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七章 突遭劫难
    晚饭后无事可做,众人围着火堆闲聊,时辰差不多之后,就各自打坐吐纳,卫小庄已经能够起来走动,只是灵气运转还有些艰难,估摸着要过两日才会彻底好转。

    苏娥眉主动承担起了值夜的任务,负责添柴加火和警戒野兽歹人什么的,对此李晔不以为意,但也乐得省了布置警戒法阵的功夫,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装熊、隐藏实力,这跟走在外面财不外露是一个道理。

    李晔没什么需要吐纳的,他只是借着静坐的时机,思量青州的局势。

    作为平卢核心,节度使治州所在,青州汇聚了平卢最多的财富,相应的,除了蓬莱道门之外,最大的几个势力也在这里。之前青衣衙门做过了解,青州有四大家族,其中两个是老牌士族,两个是新兴豪门。

    有唐一朝,虽说贡举制度已经有了规模,但因为历史原因,起初百年仍是士族力量为大,尤其是河陇士族,那是传承百年的贵族世家,大唐立国后,山东士族也相继兴起,在朝堂和官场站稳脚跟,实力不容小觑。

    只不过到了安史之乱,士族世家被祸害得很惨,在这之后,藩镇林立于地方,士族世家的势力,这才受到很大打击。府兵制的崩溃,源于土地兼并严重,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流民遍地,于是募兵制兴起,藩镇招募流民,组成藩镇军,这些流民被藩镇招募后,往日遭受的不公待遇,不愿再被剥夺土地的需求,让他们抱紧成团,在藩镇形成新的流民势力,或者叫藩镇军势力,十分强大而顽固。

    他们心怀愤恨,所以对自己的利益看得极重,骄兵悍将的起源,就是流民藩镇军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反抗节度使在地方上的横征暴敛,越到后来,藩镇军便越发骄悍,节度使若是不懂得体恤士卒,不维护藩镇军利益,藩镇军便将其驱逐。

    藩镇军兴起后,在田产、财货控制上,不可避免与老牌士族世家,产生矛盾,然而人家是军队,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士族世家修士再多,也比不上几千几万人的军队,士族世家的势力,一步步受到削弱。

    因此可以说,士族世家在历史长河中的堙没,一方面是贡举(宋之后为科举)制度的兴起,另一方面就是藩镇林立。贡举到了宋代才能称为大兴,在寒门士子通过科举制,取代士族世家的地位之前,给予士族世家沉重一击的,还是唐末五代的藩镇势力。

    平卢这四大势力,或者叫四大家族,两个士族世家,另两个便是平卢藩镇军中的两个大姓。原本这两者势同水火,李晔未必无机可趁,然而平卢还有个天下五大道门之一的“东蓬莱”。

    蓬莱掌门的修为,早早就到了练气九层,现在更是在闭关冲击真人境,而且蓬莱仙门高手如云,更有千年底蕴,单论修士力量,神策军都不能与之相比,蓬莱道门对平卢的影响太大,对四大家族都有渗透,俨然修真领袖,李晔要彻底掌控平卢,让平卢对他唯命是从,首先得迈过蓬莱这道门槛。

    李晔在宫变之役中,能够斩杀刘行深,还是依仗蓬莱金灵丹的力量,现在他的金灵丹用完了,可蓬莱谁知道有多少,李晔若是贸然进去,人家冲出一大群练气九层,他怎么办?

    蓬莱作为平卢千年道门,对平卢的影响根深蒂固,士族世家与藩镇军也不能比,所以两者无论怎样敌对,都要受蓬莱节制,更何况,蓬莱还是平卢江湖领袖,各种江湖势力,谁对蓬莱不敬畏七分?蓬莱有命,谁敢不从?俨然平卢武林盟主。

    而李晔呢,在很多人看来,说白了就是为官一任,过几年最多十几年就要走人,很多节度使到了地方,就是因为这种原因,官品好的做些政绩工程,蒙一蒙吏部考核好升迁,官品差的或是升迁无望的,直接贪污受贿横征暴敛,抓紧时间摄取财富,或者两者兼有,完全不顾对地方的损害。

    这就跟本地势力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节度使把地方祸祸完了,带着财富拍拍屁股走人,云淡风轻,本地势力是扎根于此,还要继续在这生存的,他们得收拾烂摊子,久而久之,他们对节度使能有好脸色?

    平卢五州,齐、淄、青、莱、登,由西向东。李晔先前之所以先去齐州,就是要先“打下”一块地盘,作为桥头堡和跳板,进一步掌控平卢,用穿越前的话说,这就是前线基地,李晔必须先经营好齐州,这才算是在平卢,有了自己的一股势力,此时进入青州,他才算有了进退转圜的余地。

    带着苏娥眉和卫小庄两个人,进入平卢江湖,不会显得突兀和引人注意,李晔要趁着这个机会,亲眼来看一看,平卢的江湖到底是怎样的,寻找破局的机遇。

    要不然一头扎进-平卢,面对平卢的复杂局势,李晔不知道从何入手。

    李晔在脑海里,梳理这些事情的时候,苏娥眉已经放弃了吐纳。

    虽然还是盘膝而坐的姿势,但她脑子里有些乱。

    下山的这些日子,走到江湖中来,各种感官冲击,跟刘姥姥进大观园差不多。

    苏娥眉想着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注意力不由得就到了李晔身上,后者算是她在江湖中相处时间最久的陌生人了,虽然长相不符合苏娥眉的审美,但苏娥眉也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女子,想起今日李晔的种种作为,她对李晔有着浓浓的好奇,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李晔成了苏娥眉了解这个世界的媒介。

    “就是不知道修为怎么样。”苏娥眉闭着眼,在心里默默想到,“师父说过,江湖人嘛,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修为够高,所有的事都不是事儿。”

    苏娥眉想着各种各样的事,完全没有察觉到,已经有人出现在马车后的黑暗里。

    在四面八方,林子内外,近十个精于隐匿的黑影,正猫身向他们靠近。

    陡然间,一道流光闪过。

    苏娥眉面前的火堆,毫无预兆爆裂开来,柴火烟花一般盛开,明灭的火光在刚升起的时候,就陡然熄灭,四周瞬间陷入黑暗。

    苏娥眉一惊而起,一把抓住身旁的长剑,噌的一声拔剑出鞘。

    不等她看清眼前情景,漆黑如墨的黑暗中,突然有一团强光在她眼前炸开,白光强烈到极致,不知道是什么法器,映亮了苏娥眉绝美而紧张的脸,也让她双眸受到损伤,她不得不扭头闪避,伸手挡在眼前。

    而在这时,三道剑气,从不同的方位已经向苏娥眉飞来,视线大受损伤的她,仅仅只能看到一点星光,那剑气就到了面前!

    苏娥眉虽然没有江湖经验,但并非没有经历过战斗,她的卫小庄的修为战力,可是经过了山上那个师父的多重磨练。

    苏娥眉不会忘记,很多漆黑无月的夜晚,师父和小庄就会破窗而入,对她展开刺杀,她也不会忘记,她和师父去刺杀卫小庄时,对方那惊慌失措的模样。

    苏娥眉纵步急退,长剑斜刺撩起。

    无数片鱼鳞般泼洒的剑光,连成一道弧线,在她身前亮起,一道飞来的剑气,直接被鱼鳞剑光击碎。

    与此同时,她上身后仰,一扭纤细的腰身,一道剑气便从她胸前掠过。

    然而,此时身体处于变化之际的苏娥眉,却无法再避过左面一道,直逼她腰际的剑气!

    霎时间,苏娥眉花容失色,手脚冰凉,后仰身上的她,正好还看到,一个黑影从身后的林子跃了出来。

    对方纵身于弯月之下,正好遮挡了月光,而对方手中,已经劈出一道刀气匹练,如彗星坠落一般,瞬间到了她面前!

    “练气中段!”苏娥眉瞳孔猛地一缩。

    对方竟然是练气中段,修为并不比她弱多少,这一刀匹练,她躲不了,也接不下!

    苏娥眉怎么都料不到,会有人在半道突然杀出来,而且手法和配合如此娴熟,对她展开雷霆刺杀!

    在下山之前,师父从未说过,山下有什么仇人。她的反应和应对已经足够快,但面对这样精于隐匿,和手法老辣的江湖刺客,她还是无法应对!

    在苏娥眉水杏眸子里,闪过一抹深沉的绝望时,她感到自己的脚后跟好像踢到什么,又好像是被什么踢到,十分突兀,后仰的身子当即不受控制,径直倒了下去!

    左面的那道精细剑气,直接从她胸前掠过,藏青色的道袍,当即被划开一条口子,冰冷的剑气,让苏娥眉高耸的胸脯,感到了浸入雪肌的凉意!

    但也仅止于此,剑气并未能伤到她分毫。

    然而苏娥眉却一点也不惊喜,因为半空的刀气,已经到了她面前,在她眼眸里,一条鱼线陡然放大,而耀眼光芒,已经照亮了她苍白的面容!

    一缕青丝在苏娥眉面颊上掠过,触觉轻痒,接着苏娥眉就看到一道衣袖,在她面前升起,看着像是有人掌心向天,抬了起来。

    不过是瞬息之间,衣袖收了回去,苏娥眉再度恢复视野,看到的却是漫天星辰,在远不可及的夜空,银河如带,胜过世间一切灿烂的珍珠!

    刀气呢?

    苏娥眉讶然的发现,刀气完全不见了踪影。

    直到这时,她才感觉到,她的后背并未落地,而是跌到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好似某人盘膝而坐的大腿上,一点都不冷硬。

    苏娥眉尚且来不及弄清状况,银河就被燕雀遮挡。

    那不是燕雀,而是身若燕雀,高高跃起的人影!

    他们高举长剑,陡然向苏娥眉劈斩下来,随着他们跃击的动作,长发猛地直直向上抛起,而剑气如瀑布一样落下,遮挡了银河繁星!

    刺客的攻击,竟然连绵不绝,前后衔接没有半分缝隙。

    急速变幻的影像在苏娥眉眸子里闪过,四道剑气已经劈斩到了跟前,她甚至都来不及跃起!

    电光火石之间,她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一把扶住她的腰身,苏娥眉睁大眼,刚想要出声,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四道剑气在她身周落下!

    清脆的声响中,炸飞的泥土,水花般飞溅而起,苏娥眉感到了冷风拂过的凉意,却没有感到疼痛,因为没有一道剑气伤到她!

    苏娥眉忽然感到浑身一轻,她愕然抬头,就发现自己正朝星辰飞去。

    夜风在耳畔呼呼作响。

    那些被剑气蹦飞的泥土,一点也没有落在她身上!

    一只手臂扶正她的肩膀,随即就到了腰际,从后面环住在她小腹,温热的手掌感觉如此清晰,微妙的触觉犹如雷电,震得苏娥眉娇躯一颤,她终于发现,她已经升到了半空,林子与官道,都在她的脚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