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十三章 家常菜的味道
    李晔没想到,崔克礼对他的感情竟然如此深厚,现在他已经明白,如果能帮助崔克礼夺得崔家家主之位,那么只要此行蓬莱不出太大差错,崔克礼就一定会带着崔家,支持他在平卢掌控局面。

    如此一来,平卢四大家族,至少有一个站在他这边,李晔接下来要收服整个平卢,就要方便得多,毕竟万事开头难。崔家扎根青州,对平卢十分了解,是绝对的地头蛇,在各方各面,都可以给到李晔很多帮助。

    念及于此,李晔帮助崔克礼的决心,就更是坚定。

    李晔和崔克礼说话的时候,苏娥眉已经将饭菜拾掇好,卫小庄打了半天下手,两人将饭菜上桌,便招呼李晔和崔克礼吃饭。

    苏娥眉天生丽质,源于多年山野清修,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但此时系着围裙站在厨房外,轻拢发丝看着李晔的模样,倒有几分妇人韵味,瞧着不再那么远在天边,而是触手可及。

    苏娥眉下厨的手艺,说不上有多么惊世骇俗,做出来的饭菜,也没到让人惊为天人的地步,但毕竟有很多年的积淀,饭菜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做出的菜品色泽也刚好,不花哨很实在,色香味都有,正是家常菜本该有的滋味,崔克礼一个劲儿称赞,连卫小庄都说,苏娥眉今儿做的菜,比以往要更好一些。

    苏娥眉礼貌性微笑,回应了崔克礼和卫小庄的称赞,小口嚼着粟米饭,弯弯的睫毛微微抬起,发亮的眸子却在偷瞧李晔的反应。

    李晔并没有称赞什么,这让她有些小小的失望,但埋头一个劲儿扒拉饭菜的模样,称得上是狼吞虎咽,让即便是没有得到李晔亲口认可的苏娥眉,也暗暗雀喜,有一种终于做成功一件事的自我认可感。

    李晔很快吃完了一碗,然后就放下了碗筷,让众人慢用,自己很快起身离席,大步出门去了院子里。

    “李兄食量这么小?”望着李晔出门,卫小庄鼓着塞满饭菜的腮帮,讶异的咕哝一声。

    低着头在碗里捻起几粒粟米的苏娥眉,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滞,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情绪,耳廓也微微红了。

    她先前看到李晔狼吞虎咽的模样,还以为李晔是觉得好吃,所以食欲大开,现在看到李晔迅速放下碗筷的模样,分明就是吃不下了的样子,她不禁想到,之前那一碗饭菜,是捏着鼻子吃完的吧,怪不得动作会那么快呢,怕是受不了难吃的滋味,也对啊,李公子分明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公子,锦衣玉食惯了,哪里吃得惯自己做的这些粗淡饭菜,而且他烧鸡烤兔都能做的那么好,厨艺当然更加了得,自己一个山上下来的丫头,笨手笨脚折腾出来的东西,哪里能入人家的口?他能勉强吃下一碗饭,已经是顾惜自己的脸面了吧?

    苏娥眉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情绪,说不出口的委屈,和对自己的失望,让她都忘了饭菜的味道,从小到大,她还没觉得这么没用过,修为不如李晔,对敌要李晔保护,江湖经验更是少的可怜,走在城里都茫然无措......她甚至不由得怀疑,自己在道观做出来的饭菜,真的跟师父和小庄说的那样,很好吃吗?

    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苏娥眉都顾不上去夹菜,只是捡完了碗里的米粒。

    卫小庄收拾碗碟去洗漱,心里五味翻陈的苏娥眉,看到李晔蹲在院子边,正在和小蛮玩耍。白日里还对李晔不假辞色的小蛮,大抵是对李晔熟悉了半日的原因,此刻和李晔玩得很欢快。

    苏娥眉抿了抿比桃花还要娇艳的红唇,踟躇犹豫了半响,还是一步步挪到李晔身旁,轻轻蹲了下来,偷偷看了李晔一眼,见他神色略显沉重,心里不由得有些突突,她费了很大的劲,鼓起勇气,小声道:“饭菜不合公子口味,让公子都没有吃饱,我......”

    “怎么会不合口味?”李晔回过头来,满脸愕然的看着她,声音也有些偏大。

    看到李晔这么大的反应,苏娥眉呆了呆,霎时间她不说清自己的情绪,不知道是意外还是欣喜,只知道自己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说不出的轻松。

    苏娥眉的神情,让李晔很快露出了然之色,他苦笑一声,歉意道:“是我离席太快,让你误会了,我给你赔不是。”

    苏娥眉眨了眨亮晶晶的眸子,她自己都没察觉,她的声音满含期待:“真的不难吃?”

    李晔摸着吐着舌头,呼呼吐气的小蛮脑袋,把它往自己脸上凑的脑袋给挡回去,看了苏娥眉一眼,穿越前那一世的记忆,再度潮水般用来,他声音略显低沉:“实不相瞒,很久没有吃到这样的家常菜了,味道浓郁的勾起人的回忆,让我想起小时候,那时,灯火昏黄的小屋子,自己坐在桌子前,敲着筷子迫不及待,看着劳累一天的母亲,满脸汗水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桌......”

    他笑了笑,笑容里有无数岁月的沧桑,有历经世事酸甜苦辣后,对当初美好记忆的无限留恋,有不为人知的伤感和失落,还有过去人事的追恋,更有对自己的宽慰,他嗓音有些微发颤:“我很久没有回去过了,很久没有见到母亲,久到我自己都不记得到底过了多少天......但我记得母亲满脸汗水的笑,记得当时那饭菜的味道,记得我等饭菜上桌的心情......”

    他看了苏娥眉一眼,笑容显得有些勉强:“今天的饭菜,让我想起这些,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些了......”

    他没有再说下去,也说不下去,就像他刚才,只能吃一碗饭就要落荒而逃,他怕他忍不住,他怕在众人面前失态。他不想在人前失态。

    苏娥眉没想到是这样,她只是以为,李晔是单纯觉得饭菜不好吃,看到李晔情不能自己,用逗弄小蛮来掩饰的模样,她心绪难言,看着李晔的侧脸,苏娥眉察觉到李晔的肩膀在微颤,抚摸小蛮脑袋的手,也在发抖,她很清楚,李晔能想起了自己童年和亲人,都是因为她亲手做出来的饭菜,霎时间,欣喜和骄傲冲击着苏娥眉,让她头脑有些晕眩,她瞬间意识到,自己原来是那么厉害。

    苏娥眉没有细细感受自己的欣喜,李晔拼命忍住情绪的模样,落在苏娥眉眼中,让她觉得,李公子真是至情至性之人,只有心地纯善之辈,才会有这样的真情流露,她不由得对李晔好感大增,但就是瞧着有些可怜,让人于心不忍,这几天她见到的李公子,一直是潇洒乐呵的模样,很难想象他还有如此脆弱的时候,乡愁总是让人情难自禁,苏娥眉能够理解,但就是禁不住心尖微微发颤,不自觉的,她伸出手温润如玉的手,握住了李晔颤抖的手臂,想要安慰他。

    李晔一怔,惊愕回头,看到的,却是一双清澈而温暖的水亮眼眸,那眼眸里如有星海,如有能让冬雪笑容的阳光。

    ......

    竹林后的小土山上,有三人顶风而立,正冷冷看着李晔等人所在的这座院子。

    为首的是个年轻公子,锦衣玉带,风流不羁,手里一柄折扇,正在胸前摇动,但眼神里,却满是怨恨阴毒之色,这让他看起来,像是隐藏在暗处的毒蛇。

    “就是今天来了这三个人,才让伯父去找祖父,要跟我父亲争夺家主之位?”锦衣公子盯着李晔和苏娥眉,面沉如水。

    “就是这三个人,两个衣着寒酸的道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小卒。”

    锦衣公子身旁,一名家仆点头哈腰的说道,“不过真要说,崔克礼那厮要争夺家主之位,不会是受了这些人蛊惑,而是他本来就有觊觎家主之位的心思,这些人不过是他找来的帮手罢了,现在帮手到了,他自然就要采取行动!”

    “这老匹夫!”

    锦衣公子将折扇,啪的一下打在手心,咬牙切齿,“平日里一副清高的嘴脸,到头还是要跟父亲争夺家主之位,实在可恨!这等虚伪之辈,必须要好好教训!”

    说到这里,锦衣公子看向第三人,面对此人的时候,他身上的跋扈嚣张之色,一下子消散无踪,变得十分尊敬,拱手道:“还望杨公能不吝出手。”

    这名杨姓修士,背负双手,神色冷峻,有一股“山登绝顶-我为峰”的霸道气质,面对锦衣公子毕恭毕敬的相请,他不过是从鼻孔里,发出一个淡淡的声音,这就算是回应。

    对方如此拿捏姿态,锦衣公子却不敢有半分不满,见对方答应,他反而神色一喜。

    家仆满脸谄媚之色,陪着笑奉承道:“杨公乃是青州第一剑,杨公若是出手,整个青州都没人敢不避锋芒,眼下来收拾几个乡野来的道人,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不费吹灰之力!”

    这名杨姓修士,叫作杨钟秀,号称青州第一剑,成名功法大鹏展翅剑,在青州威名赫赫。

    杨姓修士面无表情,对家仆的奉承视而不见。

    “你知道什么,滚!”

    锦衣公子瞪了家仆一眼,转而面对杨钟秀时,则是满脸笑容,钦佩万分道:“杨公的大鹏展翅剑,可是连蓬莱道长都赞不绝口的,昔年杨公拜访蓬莱仙门,蓬莱曾有断言,不出二十年,大鹏展翅剑,定能名扬四海!”

    这个马匹拍到了点子上,杨钟秀脸色终于好看一些,不过他仍旧只是淡淡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语气:“区区小鱼小虾,若不是看在公子面子上,杨某根本不屑一顾。公子既然要动手,那便快些,收拾完他们,杨某还要回去修炼。”

    “是,是,不敢耽搁杨公修炼,我们这就去,如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