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十七章 大少司命与黑白小鱼
    李晔眉眼肃然,即便崔克礼不继任家主之位,以他儒家文师的境界,日后若肯相助,对他治理平卢州县,也有莫大益处。别的姑且不言,只说教化平卢百姓一事,就对他修为的提升,具有莫大帮助。

    崔虎城灰溜溜的走了,虽然有诸多不服,但打又打不过人家,文比更是输得一塌糊涂,已经没有挣扎余地。

    屋子里的长老们都退了出去,崔书林单独走进去,对崔克礼的文章表示赞扬后,便问道:“那位李小友,你是从何处请来的?”

    崔克礼回答道:“李公子并非是小二请来,而是苏道长他们的朋友。听说,是他们来青州的路上结识的。”

    崔书林寻思片刻,才看着崔克礼,意味深长道:“你有没有察觉,这位李小友,有些特别?”

    “特别?”

    “你难道不觉得瞧着很亲近?”

    “亲近?有......吧?好像真的有。”

    “为父总觉得,这位李小友,好像跟咱们家,有些缘份。”

    “当然有缘分了,没缘份能出现在咱家?”

    “......”

    崔书林摆了摆手,将这个话题打住,转而说道:“这些年,你一直在接济簸萁山道观?”

    崔克礼点头道:“二十年前,小二去长安归来时,偶然路过簸萁山附近,结识了簸萁山道观观主,为其帮助百姓的义举所感动,又得知簸萁山道观并不富裕,这才暗中接济......不过小二能力有限,接济的并不多。”

    崔书林点点头,没有多言。

    实际上,他心里已有无数波澜。

    簸萁山道观......那位高人,为什么要接受小二的接济?

    他这回派了两个弟子下山,明知他们修为并不强,无法有效帮助小二解决问题,为何还要派他们来?

    这位高人,行事还是这般羚羊挂角,不可按常理琢磨啊......

    崔书林摇摇头走出屋子,不敢再深想。

    平卢的江湖,太平了数十年,大家都渐渐忘了,三十年前,曾有个行事疯癫的邋遢道人,以手中一柄桃木剑,五天时间,就挑翻了平卢五州的江湖。

    那一年,疯疯癫癫的邋遢道人,在登州海岸大浪淘沙之际,一跃跨出,就上了蓬莱仙岛。他站在蓬莱仙岛最高峰,手中桃木剑随意向下一劈,就破了蓬莱道门的护山大阵,逼得整个蓬莱道门,高手尽出......

    然而半日后,那道人就又出现在登州海岸。

    依旧是邋遢的模样,桃木剑也依旧是桃木剑。

    不过不再疯癫。

    苏娥眉和卫小庄,都以为他们的师父,是老得只剩下两颗门牙。

    实际上,从那一天起,师父就只剩了两颗门牙。

    ......

    登州临海,海之东有仙岛,谓之蓬莱。

    千年之前,便有人言,蓬莱有仙人。

    仙人不可寻,仙岛亦不可寻。若是凡夫俗子,乘船出海,饶是纵横千百里,也不得见蓬莱仙岛真容。

    多少年来,出海访仙者络绎不绝,而真能窥见蓬莱仙岛真容的,寥寥无几。

    蓬莱既有此仙道传说,且道观又有修士数百,高手如云,就更显超凡。

    道门五大盛地,蓬莱向来排名前列。

    这也就难怪平卢江湖,对蓬莱道门,都敬若神明了。

    仙雾缭绕的蓬莱仙岛,山清水秀,林木葱岭,青砖绿瓦坐落其间。

    主体殿宇后面有一座高崖,高崖上常年云遮雾绕,不见草木真容。

    道观的所有弟子都知道,那座高崖,叫作望仙崖。

    传闻在这座高崖上修行,能在旭日东升,紫气东来之际,望见云端的仙人,对修炼大有裨益,还有机会得到仙人指点,故而是蓬莱的福地。

    蓬莱道门这一代数百弟子中,只有两人可以在望仙崖修炼。

    余者不得踏上望仙崖,违令者死!

    在蓬莱道门,望仙崖是圣地也是禁地。

    清晨,凉风拂来,望仙崖的云雾中,有三人一前两后站立。

    今日天阴,没有东升旭日,也无紫气东来。

    当先的人鹤发童颜,着白袍抱拂尘,在云雾中不辨容貌。

    但蓬莱上下,只有一人是这副打扮,那就是蓬莱掌门!

    后面两人身姿卓约,向鹤发童颜者见礼,其中一个稍高的人开口问:“师父有何吩咐?”

    这声音成熟婉转,但声线略细,分明是个女子。

    “仙道大会在即,平卢却有些人,妄图不响应蓬莱号召。这对蓬莱而言,不是一件好事。”鹤发童颜者出声道。

    稍高的女子回答道:“弟子明白了。”

    鹤发童颜者轻轻挥袖,女子手中便多了一本小折子。

    “这是那些人的名册。”鹤发童颜者道,“这是你们第一次行走江湖,要记住,你们是蓬莱的隐藏多年的仙鹤,仙鹤不出则已,出则必要一鸣惊人,让天下人,都记住你们,敬畏蓬莱!”

    “弟子明白。”

    “还有一件事。”

    “师父请吩咐。”

    “青州崔家,这回竟然派了个儒家读书人,来参加仙道大会。儒家的人,功名利禄之辈,没有仙缘,不配踏足蓬莱仙岛。”

    “是。”

    两人下山之后,蓬莱掌门依旧站在高崖云端,沐浴微风而不语。

    他望向东天日出的方向,忽的冷笑一声:“平卢节度使?大少司命会让世人知道,这个平卢,到底是谁做主!”

    “平卢?”蓬莱掌门一挥拂尘,高崖云雾尽散,“蓬莱要的,是整个天下!”

    ......

    簸萁山道观前的石阶,蜿蜒曲折,都是由青石板铺就,不过铺路的人,明显很偷懒,每一级石阶长短并不一样,大抵是来往之人很少的原因,青石板周遭遍生野草,有的甚至直接盖过了石板,然而怪异的是,青石板的棱角却很光滑,是那种走的人很多,经年累月下来,被磨平的光滑,如此情景,看来有些矛盾,让人不免纳罕。

    只剩下两颗门牙的褐皮老道,佝偻着身子,背着一个跟他差不多瘦,面上没有半分血色,还在不停打摆子的年轻人,走在野草丛生的青石板山道上,嘴里嘀嘀咕咕的唠叨:“活了一大把年纪,疟疾我见过不少,严重到你这种程度的,还真是罕见,以往碰到的,基本都是死人了,你倒是运气好,还能喘息,真是难得,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家里连坑都给你挖好了,我估摸着,要不是我出现的及时,你晌午就会被丢到坑里给埋了,嘿嘿,不过你也别指望太多,虽说我大大小小也是个观主,但你看我这一身衣裳,比你还寒酸,能不能把你这半只脚,踏进阎王殿的家伙,给一把拉回来,还真是不好说。”

    年轻人早就意识模糊,趴在老道背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死过去。好歹爬到观门,褐皮老道一屁股做到石阶上,将背后的人随意卸了下来,然后就扯开嗓子,朝道观里面大喊:“徒儿,师父回来了,快把这个抬进去,老规矩伺候,徒儿......”

    老道的声音戛然而至,他回头看了一眼破落清净的道观,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没有半点儿动静,他拍了一把额头,叹息一声,“老了老了,什么破记性,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尤其是见过的女子,哪怕只是远远瞧过一眼,十年后碰到了她女儿我都认得出......唉,老了老了!”

    撑着冰冷的青石板起身,褐皮老道一摇三晃,朝道观旁边走去,转过墙角,就看到一块菜田,老道皱起眉头,一脸苦瓜相,不满的嘀咕:“小丫头这才走了几天,菜园子里的草就长成这样了,还让不让人活?还好老道是聪明人,认得哪些是菜哪些是草,要不然,嘿嘿,新来的家伙就要吃草喽!”

    老道在菜园子里扒拉几把,扯了一捧菜兜在怀里,回到道观门口,一把提着年轻人的后颈,一脚将大门踢开,就进了道观,可怜还在打摆子的年轻人,屁股在门槛上石阶门槛上噔噔几下,也不知摔开花了没,好在这家伙已经昏迷,要不然就算不破口大骂,也会吓得对老道的医术医德没有半分信心。

    刚进门,旁边草庐里的鸡鸭就围到了栅栏边,撑着翅膀叽叽喳喳的叫唤,一副要飞出来的模样,老道瞥了它们一眼,面露苦色,低头盯着怀里的菜叶看了半响,最后挑了几颗黄的,丢进了鸡圈,“先吃着,等我安置好这小子,再把你们放出来觅食。”

    老道正要提着年轻人进门,忽的眉头一皱,抬头向钟楼前的两口大水缸看去,这一看就是脸色一变,一把将年轻人丢进屋子里的榻上,转身两步跨到水缸里,探身往里去瞧。

    两口水缸,瞧不出年月。

    水缸里,各有一尾游弋的小鱼。

    小鱼一黑一白,模样奇特,如同画出来的一般,似真似幻,正在水缸里旋着圈。

    黑白小鱼上,此时撒发出缕缕金色氤氲,灵气四溢。

    老道干瘦枯瘪的脸,水波一样渐渐荡开,最后变成灿烂的笑容。

    他双手拢袖,双眼眯成一条缝,不无得意:“养了你们二十年,如今终于要长成。”

    但就在这时,有两道黑影,如同两道墨线,从水里不知多深的地方,分别掠向黑白小鱼,两条小鱼顿时受惊,四处乱窜。

    老道皱眉。

    他抬起头,看向东方,眼神逐渐变冷,手指下意识抚过嘴里仅剩的两颗门牙:“这般来势汹汹,是不把我齐长风当人?”

    不过他旋即收了厉色,笑容意味深长:“一个三月上山,天降大雪,满山桃花开,雪花衬桃花;一个一张一吐,就能空了一个酒缸,还得了我的桃木剑,真以为都只是练气中段?”

    大缸里两尾黑白游鱼,忽然安静下来,在水中漂浮不动。

    水深不知几许,深邃不见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