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十八章 万叶飞花与赤手白练
    (两更共一万字。实在不好分章。)

    一行出了青州,进入莱州地界。

    崔克礼撩开车帘,从车厢里探出头,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岔口,对李晔等人道:“从这条岔路下去,再有二十里,到即墨山庄,崔某顺道去拜访一位老友,带他一起去蓬莱。”

    李晔缓下马速,跟马车车厢并行,转头跟崔克礼道:“先生这位老友,莫不也是儒家士子?”

    崔克礼露出笑容:“崔某这位老友,乃是即墨山庄庄主,的确跟崔某同出一门。不过比之崔某,这位庄主可要强上太多,他本是儒家士子,写得一手好文章,却经商有成,富甲一方,子曰有教无类,他倒好,有学无类,早年还学过木工。”

    “即墨山庄遍植百花,如今正是牡丹盛开的季节,可以好生赏玩。他喜欢结交江湖修士与文人骚客,山庄四季门庭若市,慕名前来拜访者络绎不绝,他这个庄子很大,平常也有很多高手、才子到此常住,可谓满荜生辉。”

    李晔跟苏娥眉相视一眼,都觉得新奇,“如此人物,如此胜地,若是不去见识一番,倒太可惜了。”

    崔克礼笑道:“不过我这位老友,性子也倔得很,向来恼恨道门,说他们势大却责小,享受百姓香火,却从未对百姓做过好事。这回蓬莱召开仙道大会,也给他发了帖,他却写信跟我说,他当日就把蓬莱的请帖,连同蓬莱送信的人,给赶出去了。”

    众人转入小道,行不十里,已是惊叹连连,道路两旁,遍是良田,有农夫正在拾掇庄稼,哞哞牛声不时传来,一派太平盛世的和谐景象。

    崔克礼看着这一幕,感叹道:“我这老友叫刘君来,他经商致富后,可不只是修了庄子,附近的百姓都受他的恩惠,修筑水渠,引水灌溉,赠送耕牛......不一而足。他信里曾说,百姓耕田之艺,还有带提高,并且列举了很多条陈,看的让崔某眼前一亮。即墨山庄附近的百姓,日子可是过得比青州城还要好。跟他相比,崔某实在是惭愧。”

    可不是么,李晔就嗅到,给地里农夫送饭的小娘,篮子里可是冒出肉味。农夫有肉吃,这太难得了。

    “又是一个人才,而且是大人才。”李晔暗自寻思,心里的期待又多了几分,若是能将刘君来招致麾下,那无疑对他治理青州,有莫大好处。

    众人来到山脚,顺着山道上山。路修得很平坦,马车都可以走,崔克礼心情大好:“再有三里地,就到了,到时候......”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愣在那里。

    不仅是他,李晔等人,也都惊异抬头,向山腰望去。

    就在方才,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在山腰凭空炸响,就像练气九层的修士,全力出击时引发的巨震,这震动太大,以至于地动山摇。

    崔克礼面色一变:“听声音就是山庄的位置......”

    李晔和苏娥眉、卫小庄两人,当即从马背上跃起,向山腰掠去。

    崔克礼连忙钻出车厢,在崔家护卫的簇拥下,沿着山道往上赶。

    李晔颇为焦急,刘君来可是他想要的人才,当即再无保留,全力施展身法,在林木枝梢上风一般掠过,瞬间远去数十丈。

    苏娥眉和卫小庄相顾愕然,他们都知道李晔实力强横,但是没想到他强到了这个地步,这一下掠出数十丈的距离,便是寻常练气七层的修士,也不能达到。

    李晔乘风而进,不多时,眼前出现一个建筑群。大门的匾额上,正是“即墨山庄”四个大字。他跃至大门墙顶,往山庄里面一看,立即勃然变色。

    屋舍已毁了大半,当前的正院大屋,从中断为两截,沟壑延伸出去,有二十多丈,一路毁了不知多少建筑。在这些院落之间,有无数仆役丫鬟和护卫,倒在血泊中,眼中还残留着惊恐之色。他们中间至少有一半的人,只有咽喉处有一道伤口,显然是一剑封喉。

    李晔一路往山庄内部掠去,眼神逐渐低沉。随着他的深入,见到的死者也越多,士子装扮的书生,锦衣修士,横七竖八倒在各处,有的是胸口破开一个洞,有的甚至直接成了断肢残骸!

    是什么样的人,有如此高绝的修为,让即墨山庄的这些修士,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尽数死于非命?

    李晔心头凛然。

    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花圃。花圃有数亩之地,遍植牡丹,牡丹花开正好,朵朵向阳。这本是唐人最喜欢的美景,然而此时,花圃已经面目全非,被从中间犁出几道深达数尺的沟壑,花凋叶残碎了一地。更有十来具尸体,倒在其中,压塌了不知多少牡丹,花瓣顺着鲜血漂流,让人遍体生寒。

    在花海中央,立着一座不小的假山,有石阶环绕而上,假山上有一座凉亭,可容纳十数人,正好观景。

    而此时,一名身姿卓约,看似少女的女子,正单脚立于亭子顶端的锥柱之上,衣带飘扬。

    那是一个面戴纱巾,紫发如风的女子。身材略显娇小,一身白紫相间的衣袍,腰身被一条紫金玉带束紧,不堪盈盈一握,分开下身只到膝盖的短裙,膝盖下面的小腿笔直修长而纤细,罩着到了膝盖的白袜,脚下踩着一双紫色绣花鞋。

    因为面戴纱巾的原因,李晔看不清这形似少女的女子面容,但那一双幽深宁静的眸子,却亮过星海中任何一颗星辰,清澈无邪,让她的气质显得分外恬静,她单腿站在亭子锥顶上,另一条腿稍稍曲起,腰身如竹叶,胸脯微耸,抬头望着无边云海,清风徐来,美不胜收。

    刹那间李晔有种错觉,这少女根本不是凡间之人,应该是天上仙子才对。李晔不是凡夫俗子,他知道天上有天仙,他也曾有望成仙。少女身上那副虚无缥缈,而又清澈安静的气质,一如李晔对仙子的猜想。

    但是此刻,李晔没有时间多去打量,这名肯定不是少女的少女。因为在亭子前的空地上,还有一名中年男子,歪倒在地,他身前有另外一名女子。

    被白玉石栏杆遮挡,李晔看不清男子的面容,但是那名女子,他却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

    女子身材极为高挑,胜过大半男子,着紫黑色衣袍,长裙裹着圆润的臀部,两条长腿长过四尺,简直动人心魄,紫色发簪别着一头乌黑长发,洒落曲线完美的长背。

    李晔看到她的时候,她也转过头来,看到了李晔,眸藏霜雪。

    这是一个五官美艳的女子,没有倾城之色,但妖娆生媚,火红双唇红到略微发紫,气质更是邪魅的一塌糊涂,她的一双手是红的,在她手里,有一条红白色鲨齿长练,如蛇如龙,正围着她身前男子的脖子。

    李晔接触到她眼神的时候,精神一震,仿佛看到了一条美艳的毒蛇。

    如果说立在凉亭顶端的女子,清澈明净的像是一朵栀子花,那么凉亭前的女子,则就是那成熟的带刺红玫瑰。

    这两名气质迥异的女子一同站在那里,李晔立即感到棘手。

    他不是没有了解过蓬莱道门,在崔家这两日,他也听崔家说了一些秘辛。

    蓬莱道门,有两名女子,号大司命、少司命,乃是蓬莱道门秘密培养的绝顶高手!

    立在亭顶,身材娇小的少女,自然就是少司命,而在亭子前,正要取人性命的,则是大司命。

    “放开他!”

    李晔看到男子侧头,双目翻白,嘴角溢血,显然受伤极重,正有生命之虞,这是他到了即墨山庄后,见到的第一个活人,而且身在这花海中,极有可能就是刘君来,他连忙朝大司命大喝一声。

    大司命没有理会,脸上更没有表情变幻,她回过头,对刘君来说了一句话:“不遵蓬莱之命者,杀无赦。”

    说着,右手回收,红白鲨齿长练直接带飞了刘君来的头颅,血泉顿时冲起。

    李晔大怒,毫不犹豫取出卢具剑,正要当空劈斩剑气,忽的眉头一凛。

    凉亭顶端,少司命弯曲娇柔右臂,轻轻抬起纤细食指,一缕碧绿流光,如同火苗一般,在她指尖浮现。

    在李晔脚下,凌乱的花圃里,陡然飞起无数花叶!

    花叶前后相接,连接成线,如一柄利剑,笔直朝李晔激射而来!

    练气九层!

    李晔眉目低沉,强烈的灵气波动,让他无法无视这条花叶利剑。

    厉喝一声,卢具剑向前一扫,接着灵气反弹之力,李晔当空后翻。

    叶剑来势极快,贴着他胸前衣裳飞起,凌烈冰冷的劲风,从面前一掠而过,让李晔清晰感受到了这道叶剑的威力。

    李晔落回院墙,微微屈膝,而在此时,凉亭顶端的少司命,静静看着李晔,并没有停止食指的动作,她就像以指尖碧绿火苗为笔一样,在虚空不停勾勒线条。

    数条花叶长链,从李晔面前的花圃里升起,在少司命的操控下,它们如同有了灵魂,游弋生姿,看似缓慢,实则极快,妙不可言,如诗如画,却在陡然间,从不同方位,陡然向李晔激射而来!

    李晔冷哼一声,卢具剑当空一批,青色匹练飞射而出!

    花叶长链当空崩碎,化为无数碎屑骤然爆开,粉色红色花瓣与绿叶飞旋飘落,美轮美奂。

    少司命神色没变,只有清澈明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讶异之色,似乎是在惊奇,在这平卢之地,除了蓬莱掌门,竟然还有人能抵挡她的术法。

    李晔踏叶而进,当空跃起,卢具剑高举过顶,一道长达十丈的青色匹练,朝凉亭陡然劈落!

    少司命眉眼依旧沉静,只是双手在胸前快速结印,纤白手指变幻灵动而迅捷,让人眼花缭乱。

    花圃里再度升起数根花叶长链,依旧只是长剑粗细,但灵气波动更加强烈,花叶长链在凉亭前陡然缠绕一处,形成一张中段突出的花叶大网!

    青色匹练落于花叶大网上,笔直下垂,叶链之网往后弯曲!

    弧度大到接近直角,形成一道深堑,却仍是没有崩裂!

    而在叶网的缝隙中,一道流光攒射而起,瞬间到了李晔面前!

    正是大司命手中白练。

    白练临面,李晔不得不回剑防守,卢具剑挑在白练上,剑身一阵微颤,李晔眼神一沉,竟然又是一个练气九层!

    花叶长链组成的大网并未受损,剑气却已经消散,少司命十指交叉结印,每一根葱根般的手指指尖,都有一缕碧绿灵气,随着她结印的动作,上下翻飞。

    叶网陡然爆开,无数花叶,化作漫天利箭,密集如蝗,向李晔当头罩下,飞速射来!

    刚挑开白练的李晔,借势后撤,紧握卢具剑,身姿如燕起舞,在身前挥洒出一圈圈鱼鳞般的剑光。

    剑光连绵不绝,犹如水波荡漾,与飞来的花叶撞在一起,发出无数声气爆。

    当空爆开的剑气与花叶,如同烟花盛开,零落成雨。

    大司命就站在石栏后面,白练却如蛆附骨,在李晔身周不停跳跃,每一击都灵活而刁钻,配合不停飞落的花叶,让李晔险象环生。

    白练在她手里,仿佛有了生命!

    噗嗤一声,白练掠过李晔的肩膀,带飞一抹鲜血,他身形微滞,花叶却已密集落下,顿时噗嗤声络绎不绝,在李晔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他眼中掠过一抹寒意,“履云靴!”

    履云靴发动,李晔拉开距离,收起卢具剑,双手在身前接下不动明王印,向当空罩来的花叶飞剑一推,“者!”

    漫天花叶陡然滞空!

    少司命眼中再度掠过一抹异色。

    与此同时,李晔突然消失在原地:“步步生莲!”

    大司命与少司命同时色变,首次露出凝重之色,她们双手在身前迅速结印,刹那间,花叶在少司命身周不停起舞,如同彩蝶绕花飞,将她围得密不透风。

    而大司命的白练,长不知几何,竟然环绕在一起,如同一个蚕茧,将她完全包裹在内!

    青莲首先在大司命面前绽放,白练如遭雷击,骤然向内凹陷一点,不断放大,蚕茧被迫后移数步!

    但凹陷很快就复原。

    第二朵青莲在少司命面前绽放,飞旋如陀螺的花叶,陡然变形,在瞬息之间崩碎,无数花叶肆虐飘飞!

    一道剑气临面,却已去势殆尽,少司命腰身后仰,那道剑气便从贴着她的衣袍,如一道波光,从她眼前掠过!

    李晔在不远处的林间树顶露出身形。

    他回头的时候,眸中满是凝重之色,步步生莲在一个点停留的时间太短,一击不成就别无二法,而且一个点只能经过一次,这回对阵大少司命,是他步步生莲的剑式,首次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

    白练组成的蚕茧落下,大司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李晔的目光也充满杀气,显然她能挡下李晔的剑式,并不轻松。

    倒是凉亭上的少司命,依旧是婉约卓立,她面戴纱巾,看不出脸色也看不出嘴角的血迹,不知道有没有。

    轻风吹散她的紫发,吹卷她的衣带,她看着李晔。

    棋逢对手。

    李晔没有再冒然出手。

    两名练气九层,而且不是一般的练气九层,以李晔如今练气七层的实力,单独对上一个都没有必胜把握,何况是两个一起。

    “你是谁?”大司命开口问道,低音略重,这让她的声音,在女子的细腻之外,多了一丝深沉。

    “我是谁并不重要。”李晔提剑立于树顶,脚下枝梢配合他呼吸的动作,一起一伏,“重要的是,蓬莱为何要对即墨山庄出手?就因为刘君来不去仙道大会?”

    大司命眼帘微沉,白练在她身周如云带一般环绕,她红色的手微微一动,显然是又准备出手。

    凉亭上的少司命,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声音。

    她就站在那里,却若即若离。

    就在这时,苏娥眉和卫小庄赶了过来。看到花园中的这一幕,两人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娥眉当先拔剑,一步跃出,先到了李晔身边,卫小庄一怔之后,也满面肃容,他反手取下桃木剑,一步一步小心移动。

    看到苏娥眉和卫小庄,大司命先是冷哼一声,眼中露出轻蔑之色,大抵是瞧不上苏娥眉和卫小庄的修为境界。

    但是当大司命看到卫小庄手中的桃木剑后,却是眼神微变,她回头和少司命相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异色。

    “崔先生他们也上来了,马上就会赶到!”卫小庄约莫是觉得他们修为地下,连李晔耗费不少时间,都没有拿下的对手,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喊了一声,以壮声势。

    大司命深深看了一眼,卫小庄手中的桃木剑,最后对李晔道:“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着就收起白练,缩进袖中不见踪影,而后挥袖掠走。

    凉亭上的少司命跟着离开。

    她离开的时候,李晔注意到了,她手背上戴着的一朵白花。

    很像栀子花。

    李晔没有去阻拦。

    以她们的实力,若是对苏娥眉和崔克礼等人发难,他都不一定拦得下,对方愿意走,他没什么阻拦的理由。

    “她们是谁?”苏娥眉在树下抬头,问李晔。

    李晔从树梢飘落,最后看了一眼大少司命远去的方向,语气复杂:“蓬莱道门,大少司命。”

    大少司命......

    在李晔穿越前,也碰到过一对大少司命。

    如眼前的二人一样,都是天赋异禀,修为高绝,而又容貌无双之辈。

    大少司命,在修真界是一个传承,起源不可考,说是从“秦时”就有了。

    后来能继承这两个身份的人,都不是易与之辈。

    在修真界,一直有一句话,是说大少司命的。

    万叶飞花,赤手白练,杀人又杀魔,倾城又倾国。

    李晔苦涩一笑,心里暗想:“这难道就是宿命么?”

    穿越前,他就跟那一代的大少司命,有过许多说不清的恩怨纠缠,其中诸多细节,不足为外人道。没想到,穿过而来,在这个世界,竟然也碰到了。

    “刘兄,刘兄......”

    失魂落魄崔克礼,跌跌撞撞跑了过来,沿途所见,已经让她魂不守舍,进来看到毁坏彻底的花圃,又是一声惨嚎,最后跑上假山,看到身首异处的刘君来,就跪在地上,抱着对方的尸首悲怆大哭。

    这一幕看得苏娥眉和卫小庄,都是心有戚戚然。

    ————

    PS:致敬一波少年心中永远的少司命。

    感谢hugoleo212的千赏,感谢毒蛇兄、旧友丶1987、moming的家的月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