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章 莫不是福星?
    (两更一万字。)

    杨风四肢僵硬。

    刚刚他还跟玄袍公子说,侠以武犯禁,光天化日之下,除了那来头极大,连平卢官府都管不住的蓬莱道门,是不会有恶性杀人事件的,但是现在,瘦猴就在他视野中倒下,生死未知,而车马行大当家,更是右臂直接齐肩飞起,倒在地上。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是什么人要对车马行动手?

    他们是剪径恶贼,要来劫车马行的货物?

    等杨风看到那名脸色阴沉的公子的时候,他一下子反应过来。

    那人看着眼熟。

    可不就是昨日在驿站,打伤了车马行的伙计,被他教训了一顿,扬言要灭了车马行的草包公子?

    十数人直接冲向车马行的伙计,展开突击厮杀,草包公子一脸阴沉,又带着十数人,从官道上气势汹汹涌了过来,他看到了杨风,脸上浮现出复仇的快意:“本公子说过,要灭了你的车马行,说到做到!敢惹本公子,敢惹我王家,你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杨风手脚冰冷,双股发颤,车马行唯一的练气术师大当家,已经断臂倒下,此时虽然扶着货车勉力爬了起来,但脸色纸白,浑身发抖,且不说战力大打折扣,是根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对方出手的人,修为肯定比大当家高了很多,练气二层、练气三层都有可能。

    而现在,出手的人就负手站在道旁的树顶上,一击出手将车马行唯一的术师重创后,就开始冷眼旁观,睥睨四方,那份仪态气度,绝不是一般的练气修士能有,摆明了就是罕见的真正高手,练气中段都有可能!

    一个练气二层,就足以让车马行遭受灭顶之灾,何况是出现了,极有可能是练气中段的罕见高手?这回出来跑货的车马行二三十人,根本连逃跑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大多只是武师武士,平日里挣点可怜巴巴的辛苦钱,都是拿青春和健康做交换,说是血汗钱也不为过,这般兢兢业业的小老百姓,只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一点萤火,在光辉犹如日月的术师面前,连自称修士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拿什么去跟人家斗?在滔天巨浪面前,拿什么保住车马行这叶小舟,保住小舟上的自家性命?

    杨风只觉得如坠冰窟,如陷深渊,这样的罕见高手,竟然成了车马行的仇敌,听到锦衣公子嘴里的“王家”,他心里就更是没了半点希望。

    能出动练气中段的修士,这样的王家,只有青州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对方还是平卢军两大家族之一!现在杨风能够理解,为什么对方行事这样霸道,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手伤人了。

    藩镇军素来跋扈,如果说蓬莱道门行事由心,是因为他们本身地位超然,高手众多,而且世道已乱,官府和钦天监都无法节制,那么作为平卢的实际掌控者平卢军,行事就是嚣张无忌,无法无天,他们手里掌握着军队,连朝廷任命的节度使都敢驱逐,欺负他们一个小小的车马行,又算得了什么?

    杨风只是没想到会惹到他们头上,昨日夜里,看到车马行的伙计,被对方在驿站外围殴打断了腿,他一气之下愤而出手,其实并非一开始就没有顾忌,毕竟车马行这样的小势力,小心翼翼惯了,生怕惹到什么大人物。

    他也是在察觉到对方只是武师修为,而且带着的两个随从,也修为平平,判定对方不是什么大人物后,这才敢把对方揍成猪头,但是谁能想到,这个家伙是王家的人,而且今天就带了这样的高手前来?

    杨风感到天旋地转,如果他跪下来给王家公子磕头,能够让他放了车马行的人,如果他自我了断能换来众人平安,他一定会毫不犹豫,但是对方的人手冲过来,二话不说就动了手,明显是不打算善了,就是要仗势欺人,杨风能怎么办?

    看着对方的人手冲向受伤的大当家,冲向车马行的伙计,杨风自责到了极点,他觉得是他害了车马行,今天大家都要遭殃,对方可能不会真的杀尽二三十人,但是要让所有人都残废,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杨风心中怒火陡升,他恨自己生自己的气,也恨对方恨这个不公的世道,他一把拔出长刀,就要去跟对方拼命,死就死吧,不死不足以赎其罪,大丈夫何惧一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

    临动手前,杨风还忘记招呼身后的玄袍公子:“李公子你们快走,此事与你们无关,千万不要被扯进来!对方是青州王家,公子就算是崔家贵客也惹不起,快走!”

    说着,杨风一跃而出。

    但是他的脚步刚刚离地,身体就被一把拉了回来,惊愕回头,就看到玄袍公子淡然的面容,对方冲他摇摇头:“别冲动。”

    杨风想哭的心都有了,公子,这不是我冲动,是你不要冲动啊!这可是青州王家,平卢军王家!我都让你走了你怎么还不走,你留下来还拉住我,表明跟我是一伙的,你这么讲义气我很感动,但你这就是冲动,是要遭殃的!

    “公子你倒是快跑啊!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杨风一甩手,他娘的我的兄弟们都要被砍翻了,你拉着我做什么,别拉我,你要是再不走,你的随从也要遭殃,那位国色天香的天仙道长,就要落入歹人之手,那情景你能想象吗,你难道不会觉得心痛吗,你怎么还不走,他娘的大户人家的公子,就是不懂事,“这是我的江湖恩怨,我要去跟他们拼命,你快带......”

    杨风想说你快带天仙道长走,他转过头就要继续狂奔,可脚步刚迈出去就僵在半空,半响都没能落下来,一张嘴也张得老大根本合不上,都能看到喉咙了。

    那位天仙般的道长,还真是天仙啊,一下子又飞起来了。人在半空衣袂飘飞,拔出长剑当空劈斩,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张开的手臂,宽大的衣袍,让她看起来犹如展翅仙鹤!

    先前站在道旁树顶上,高人风范得不能再高人的修士,那个被杨风判定为,极有是练气三层,还可能是练气四层的罕见高手,被天仙道长劈出的剑气直接斩中,就好像个木头人似的,从树梢吐血摔飞出去,剑气下漫天飞扬的树叶,鹅毛大雪一样落了下来。

    杨风双目瞪大,眼珠子都要掉下来,感情这位道长,不止生得国色天香,世间罕有,还真有媲美仙人的实力?这样的女子,当真不是天上下凡的仙女?我不是在做梦吧?

    杨风刚才情绪变化太大,这才想起来,天仙道长羞红着脸掠走的时候,就是一去十多丈,那可不就是仙人之姿?

    与此同时,那位在杨风眼里,一点儿也不起眼的小胖墩,竟然也当空跃了起来,圆滚滚的身子在半空,就像被踢飞的皮球,怎么看都有些滑稽。

    但是杨风不敢这么想,因为小胖墩的动作太快了,抽出桃木剑就跃入车队,那些刚才还一副要打要杀模样的王家修士,都还没碰到车马行伙计们的衣角,就一个接着一个,惨叫着飞了起来,像是被人从里河里抛上岸的鱼,根本没有反抗余地!

    而且小胖墩出手极为讲究,没有让他们摔落道旁的农田,砸坏庄稼,而是让他们尽数摔落在车队后面,很快就一个叠一个,码起来一堆!

    两位道长的反应也太快了,而且修为也太高了!

    只有武宗境界的杨风,根本就没看清胖墩道长的出手,就看到一道道残影。

    看到王家公子的人,被这样轻松收拾,杨风觉得荒唐无比,就算对方不是王家家主,没法叫来王家的绝顶高手,但既然是来报仇的,总不会带一群草包过来吧,怎么就这么不经打?

    杨风的脚好歹踩在了地面,踩得分外结实,他回头呆呆的看着,仍旧是一脸平淡的玄袍公子,嘴巴动了动,硬是没有声音发出,这下他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能说什么呢?公子好福气,有个气质不食人间烟火、容貌倾国倾城的天仙道长,私底下暗暗爱慕,还有个罕见高手随时出手解决麻烦,偏偏这俩还是同一个人,就算是十世善人投胎,也不过这个待遇了吧?

    “我说公子咋不跑呢,原来是有恃无恐......”

    杨风见玄袍公子,始终面色如常,显然不把眼前的风波当回事,不由得大为佩服,就算眼前这个富家公子,修为不济遇事不能自己出手,要靠人保护靠人解决麻烦,但是这份处变不惊的气度,就让人不得不佩服,涵养不俗,涵养不俗啊。

    玄袍公子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忽然看向杨风背后,杨风不由得回头,这一下又是吃了一惊。不能不吃啊,一位矮小的修士,突然从王家公子身后,猛地窜了出来,速度快如一道闪电,杨风看到对方出动,实则对方已经到了他面前,随后才有一阵劲风扑面。

    对方容貌平常,身材矮小,怎么看都不显眼,先前还跟在王家公子身后,处于人群当中,就更不容易被人发现,这下突然出手,让人防不胜防,完全无法预料!

    而更让杨风惊恐的是,看对方出手的速度,完全不着痕迹,明显是个大高手,而且是比道旁树上那位,更加罕见的绝顶高手!这样的高手,杨风根本就没见过,平日里听说了对方出手的事迹,都要敬仰半天,激动半天,然后去好生修炼半天!

    而现在,就是这样一个高手,突然对杨风身后的玄袍公子出手!

    杨风不笨,他当即就想明白了,对方看到天仙道长和胖墩道长出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的人干倒,只要不跑就得想办法反击,而车马行的人,肯定无法请动这样的高手,那么站在杨风身旁,衣着不俗气度潇洒,一看就是富家公子的家伙,明显就是对方的人,那么只要擒下他,这场交手不就有了转机?

    完了!

    全完了!

    这是杨风脑海里的全部想法,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王家公子的人,反应竟然这样迅捷,这么快就做出了应对,使出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高招,那刚刚出手的天仙道长和胖墩道长,很明显回援不及,他自个儿更是连人家的身形都看不清,玄袍公子完全失去保护,暴露在对方的高手面前,那能不遭殃?

    失策!

    失策啊!

    天仙道长和胖墩道长失策了!他们怎么就不留下一个人,来保护玄袍公子呢?是看到车马行的伙计们,马上就要被砍翻,所以没有选择,只能仓促出手?唉,都是好人呐,大好人!可现在怎么办?玄袍公子被擒住,他们投鼠忌器,玄袍公子一旦被对方要挟,天仙道长和胖墩道长,也只能后退,甚至撤走。那时候,车马行的伙计,岂不是还是要遭殃?

    功亏一篑啊!

    嘭的一声,在杨风耳畔乍然响起,他脖子都跟着缩了一下,也不知道玄袍公子这一下,被打成什么德行了。随即杨风就听到了,“咳、咳”难受的叫喊声,好像是被人攥住了脖子。

    杨风握紧长刀,拼了,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看着玄袍公子遭殃,他是个好人,杨风转身,举刀,运足力气,劈斩而下!

    嘶!

    杨风看见眼前的场景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收住刀,还好他反应快,发力随心,要不然这一刀,非得真的劈下不可。

    那样就真的完了。

    因为在杨风眼前,被攥住脖子提起来,脚步悬空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玄袍公子,而是那个发动突袭的......绝顶高手!

    杨风呆呆看着面容平静,一只手提着对方脖子的玄袍公子,好半天也没缓过劲来,这两个人的位置,好像反了啊......

    杨风第一次觉得,他真的是年轻,他看不懂这个江湖,也看不懂人,这个玄袍公子,难道不是个修为平平的家伙?他跟那位王家公子不一样?

    他根本不需要保护?

    他才是隐藏最深,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那个,真正的绝顶高手?

    杨风的脸色很精彩,他想起他跟玄袍公子说的那些话,立即羞得无地自容。人家这么强,我还让人家别去蓬莱,免得挨揍,我还劝他跑,劝他别惹王家的人,他一直那么平静,其实根本就没冲动,摆明了,他一直就没把这些人当回事啊!

    “李公子,你修为这么高,怎么一直不说,害得我担心受怕好半响......”杨风幽怨的看着玄袍公子,不无委屈。

    玄袍公子笑道:“你不是也没问?”

    杨风愣了一下,差些咬了自己的舌头,他的确没问,他从一开始,就觉得对方跟王家公子一样,毕竟,他对这些富家公子,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好感......

    “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在平卢,敢惹我们王家,你长了几颗脑袋?我要告诉我......”王家公子遥遥指着玄袍公子,气得跳脚大骂。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身后的修士,抬着一溜烟的跑掉了。

    能不跑么?高手都被人家攥在手里了,再不跑,让人公子再挨一顿揍,我们这些人回去,还不得被将军打死?

    三十六计,还是先跑再说,回头请来援兵,再收拾这些家伙,反正在平卢,他们都跑不掉......

    “多谢李公子仗义相救,我和车马行上下,都感激不尽!”杨风收拾好各种心绪,连忙道谢,旋即又叹息了一声,“唉,王家的人,李公子,这回的事大了。”

    他说完这话,就看到李姓玄袍公子,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只见他抬起右臂,向前一引。

    杨风不明白他这个动作,是做给谁看的,因为天仙道长和胖墩道长都回来了,一个也没动,但这个动作,分明就是向人下令,让人行动的意思,结合当下的情景看,就是让人去追王家公子。可是杨风没看到有人追出去啊。

    难道公子在故弄玄虚?杨风摇摇头。不至于。

    玄袍公子自然就是李晔,他将手里的修士一把丢在地上,听了杨风的话,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事情可大可小,不过王家,我早就想要会一会了。”

    杨风这下神清目明,他奇怪的问李晔:“李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晔报以一笑,未作解释。

    “得!我也不多问!”杨风没有强求,人家不愿说,自然有人家的道理,他转头就要跑过去,查看车马行大当家的伤势,李晔忽然叫住他,丢给他一瓶丹药:“培元丹,对大当家的有用。”

    “培元丹?”杨风手上一抖,差些没接住,培元可是灵丹妙药,每一颗都价值不菲,他压根儿都没见过,只听过说,这个李公子,出手竟然如此大方?杨风连忙打开瓶塞,准备倒出一颗。

    “不用倒了,都给你。”李晔笑道,“大当家的伤势要完全复原,一颗可不够。”

    杨风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晔,若非他见识过李晔的实力,一定以为李晔这瓶药是假的,哪有人随随便便就送出一瓶培元丹的,这里面少说也有三五颗吧?

    这李公子,莫非是车马行的福星?今天若非李公子,车马行铁定完了!

    “别发怔,快过去,大当家的伤势不好耽搁。”李晔温和笑道。

    “是,好!多谢李公子......”杨风忙不迭点头,此刻的李公子,在他眼中,形象高大的简直没边儿了。

    崔克礼从马车里走出来,看了倒在地上的修士一眼,对李晔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王家的人,现在双方的梁子已经结下,李公子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李晔笑了笑,“你们先走,我去会会他们,稍后再赶来跟你们汇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