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一章 对台戏
    因为苏娥眉和卫小庄及时出手,除了一开始就遇袭的大当家和瘦猴,车马行并未遭受其他人员伤亡,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次风波只是有惊无险。

    车马行大当家在稳住伤势后,就带着众人上来向李晔等人道谢。有了培元丹的帮助,大当家的断臂虽然无法接上,但也不至于落下顽疾,就伤势而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接下来,李晔让苏娥眉和卫小庄,护着崔克礼跟车马行,继续东行,他自己则寻了个借口暂时离开,去追赶王家的人。

    “你们先走,我去会会他们,稍后再赶来跟你们汇合”这话,李晔并未说出口,在他的布局还未完成之前,他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让蓬莱知道他已经到了这里。

    离开车马行,李晔按图索骥,根据青衣衙门留下的暗记,追赶王公子逃跑的路线。

    先前他那个手势,正是向暗中跟随的青衣衙门修士,下达追击王公子的命令。而他之所以放走王公子,正是为了顺藤摸瓜,找到王家的人。

    追出去二十来里后,在一条人迹罕至的小河边,李晔看到了等待在那里的刘大正。

    看到李晔过来,刘大正上来行礼:“见过殿下!”

    “不必多礼了。”李晔在河畔停下来,“他们去了何处?”

    和宋娇一样,宫变之役后,见过李岘的刘大正,也没有脱离安王府,而是跟着李晔来到了平卢。

    就李晔前二十年的经历来看,其实他跟刘大正的熟悉程度,还要胜过宋娇。但李晔同样不认为,以他跟刘大正的那点交情,能让已经隐退江湖的刘大正,死心塌地跟着自己。

    李晔不理解刘大正为何跟着过来,就像他不理解宋娇为何跟来一样。相比之下,安王府四大高手中的另两个,以前是李克用随从的莫东篱和赵破虏,其实才是更没有理由离开李晔的那两个。

    刘大正回答道:“十里外有座清水山庄,王家的公子去了那里。我们问过附近的乡民,清水山庄是平卢军的产业,在这一带颇有实力。”

    李晔点点头:“我要你们办的事,可都办妥了?”

    刘大正肃然点头:“殿下让青衣衙门广发英雄帖,号召平卢江湖修士,到青州召开‘武林大会’,这件事已经准备得差不多,帖子都已写好,青衣衙门的修士,也赶过来半数。”

    这便是李晔的计划。

    蓬莱道门不是要借召开仙道大会之机,将平卢江湖拧成一股绳,都听蓬莱的号令吗?那么李晔索性就在青州召开武林大会,谋求一统平卢江湖。

    当然,问题是,谁会听他的?

    答案很明显,没人会听他的。

    但这件事李晔必须要做到。

    所以计划随即产生。

    李晔在齐州打压吴家和华不注山道门后,就让青衣衙门在齐州广散英雄帖,召集齐州有名的江湖势力,齐聚齐州,从此受青衣衙门节制,并且还留下了王府八百骑,让他们帮助李振整治齐州官场。

    李晔原本的计划,是一个州一个州的推进过来,一个州一个州把平卢吃到肚子里,等青衣衙门和王府八百骑到了青州,李晔基本也就站稳了脚跟。

    但是不曾想,他到了青州之后,就得知了蓬莱道门,召开仙道大会的消息,这出乎李晔的预料,所以局势一下子变得棘手。

    于是李晔给宋娇传令,让她派遣一部分青衣衙门修士,迅速赶来跟他汇合,并且制定了以青衣衙门的名义,广发英雄帖,让平卢江湖修士,齐聚青州召开武林大会的计划。

    青衣衙门的修士并不多,至今才一百多人,毕竟养修士,尤其是练气术师,是很消耗钱财的事,以李晔在长安的财力,也就安王府名下的田产,能养一百多修士,已经是极限了,这还是他四年来,不停想法子赚钱的结果。

    一百多名主体为术师的修士,在齐州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过来了一半,四大高手除了宋娇和赵破虏留在齐州,刘大正和莫东篱也赶了过来。

    蓬莱道门要平卢江湖修士,都去蓬莱仙岛,李晔自然不能让对方得逞,他必须截胡,也就是让平卢江湖修士,在抵达登州海岸,被蓬莱的大船接到蓬莱仙岛之前,都掉头回青州。

    青衣衙门在明,李晔在暗,共同来掀起这场江湖风暴。

    这可能吗?

    有可能。

    青衣衙门的英雄帖,至今只发出去一张,那就是给崔家的那张。

    崔家接了没有?

    接了。

    因为李晔以他自己的名义,给崔书林写了一封信。

    有了他之前在崔家,对崔书林的了解,这封信写得入情入理,不出意外,博得了崔书林的支持。刘大正在来的路上,已经和莫东篱一起,去见过崔书林。于是青州武林大会的舞台,就在青衣衙门和崔家的共同努力下,在青州搭了起来。

    舞台已经备好,现在只差唱戏的和观众。观众不缺,主要是唱戏的。

    就在昨天,刘大正、莫东篱带着青衣衙门,追上了李晔,并且暗中与他取得了联系。

    这一趟东行,他们将一起把唱戏的人,一个一个接回青州。

    譬如现在,李晔就要去发第二张英雄帖。

    这一张,李晔打算发给王家。

    这场与蓬莱道门的对台戏,李晔唱定了!

    ......

    王家是平卢四大家族之一,也是平卢军两个大姓之一。

    不同于崔家,在青州江湖的地位,已经稳固了许多年,王家是最近几十年才起势的,从这个角度上,说王家是平卢新兴将门,也很恰当。

    募兵制下的藩镇军,将士都是一辈子军士,不存在干几年就回家这一说,他们也不乐意。只有披甲执锐,才能掌控权力,若是哪一天身上的铁甲卸下来了,也就意味着权和利都没有了。

    既然是将门,那么兴衰就直接跟本门族人,在军中职位的高低挂钩。军职的高低,又跟个人修为的境界高低直接挂钩。在军中,修为不够高,就不足以服众。在这个平卢军没有战争的年代,修为境界就是一切。

    王家这一代家主王撼山,是平卢军两大都指挥使之一,也是平卢军两个练气六层之一。

    现在,王撼山就在清水山庄,正会见一位贵客。

    说是会见不太恰当,看他躬身而立的模样,分明就是被召见的姿态。

    在他面前,坐着一位仙气飘飘的白袍道人,那是蓬莱道门的道人。

    “道长要我王家对崔家下手?”王撼山皱了皱眉头,他身材魁梧,生得虎背熊腰,而且面相刚毅,有久在军中打磨出来的钢铁气质。

    白袍道人淡淡道:“不是让将军带着精甲锐士,去灭崔家满门,只是让崔克礼乖乖回去而已,简单得很。”

    王撼山松了口气,“如此便不算什么难事。”

    白袍道人似笑非笑:“将军可听说即墨山庄的事了?”

    王撼山神色微变,即墨山庄在平卢小有名气,庄主向来对道门不尊敬,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只不过刘君来也就这一个缺点,其它方面的为人处事,都做得很好,有大侠之名,所以在平卢声望颇高,这回平卢江湖修士大举东行,人多眼杂,即墨山庄一夜被灭的事,虽然只过去短短两日,但早已传开。

    王撼山试探着问道:“听说此事,乃仙门大少司命所为,不知是真是假?”

    白袍道人看着王撼山,笑容深邃:“蓬莱仙门要做的事,从来都没有做不成的。”

    这就是承认了。

    当然要承认,这正是蓬莱道门,派出大少司命的目的。

    一统平卢江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蓬莱道门要让所有修士知道,违逆他们的下场!

    在这个紧要关头,展现实力和态度,都是必须的。

    甚至即墨山庄出事,能迅速在修士中间传开,恐怕也少不了蓬莱道门,暗中推波助澜。

    王撼山不说话了。

    江湖中有许多势力,修真家族,大小帮派,绿林山头,但都没有正面跟军队冲突的实力。硬要说大小,军队才是最大的山头。作为平卢军两位节度使之一,王撼山一向是俯视江湖修士的。

    但是很可惜,平卢有天下五大道门之一的蓬莱。王撼山可以不把大小江湖势力放在眼中,但唯独不敢俯视蓬莱道门。若非如此,什么仙道大会,王撼山根本不屑于参加。

    白袍道人悠悠道:“天下大势在变,平卢风云也在变,想必王将军不会看不出来。我仙门既然已经决定大出江湖,那么一切不服从仙门的势力,都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比如说,即墨山庄,再比如说,崔家。只是动手顺序的先后而已。”

    王撼山心头凛然,这话的意思很明确,这回还只是让崔克礼乖乖回青州,那么等到仙道大会后,青州也就没有崔家了。

    白袍道人饮了口茶润嗓,放下茶碗,看着略显沉默的王撼山,微笑道:“青州四大家族,马上就会只剩下三家,这三家中谁为首,平卢军中又是谁为首,想必王将军不会不在意吧?”

    言下之意,让你办事,是给你机会,让你做大,你得珍惜,否则,我们还可以选别家。

    王撼山同样明白,今日接下这事,往后的差事就会源源不断,王家、平卢军,最终都会成为蓬莱道门手里的一把剑。

    这么做值得吗?

    这个问题,在王撼山心中,早有答案。

    白袍道人继续道:“听说王将军,也是兵家弟子?”

    王撼山肃然道:“军中将士,都是兵家弟子!”

    白袍道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在世人眼中,传统大派,有儒释道兵四门,何其谬矣!”

    王撼山默然。

    所谓兵家,往大了说,军中将士都算是兵家。哪个领兵征战的将领,会否认自己是兵家呢?披甲从军,即为兵家,这是共识。

    但若是往小了说,以道门体系修炼的修士,修炼道法的修士,其实都不算纯正的兵家......王撼山暗暗摇头,没有深入却想。那种兵家,世上还有几个?

    还有一个共识:兵家,是最没有自己势力的大派,甚至谈不上团结,根本不足以单独列为一个大派。

    兵家信奉的,是领兵征战征、为人主逐鹿天下,留名青史......就算是师从同一人的弟子,到了沙场之上相见,如若各为其主,那也会毫不犹豫、毫不留情作生死之争。

    在很多人眼里,兵家就跟一把刀没有区别。

    但乱世将至,兵家弟子,也会趁势而起,去天下沙场上,一展本门风采。

    “好了,贫道的话都说完了,也该走了。”白袍道人站起身,看了王撼山一眼,“得提醒将军一句,万莫大意,崔克礼身边,似有高手相助。”

    王撼山抱拳道:“道长只管放心便是。”

    白袍道人没有多说什么,大步出门。

    即墨山庄一役,崔克礼身边有一位高手,可是跟大少司命都能过上两招的,岂是易与之辈?最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位从未在平卢江湖出现过的修士,对抗大少司命时,展现出来的境界,竟然只有练气七层!

    以练气七层,能跟被誉为蓬莱仙鹤,修为都在练气九层的大少司命过招,这难道不诡异?而偏偏对方只是个无名之辈!

    对方是谁?

    蓬莱道门已经警觉起来。

    来头肯定不简单!

    必须要查出这个是谁。

    最好是,将他背后的势力,一便挖出。

    仙道大会召开在即,不容有失,更容不下意外。

    对方有什么企图?是谁意图插手平卢江湖?

    神秘势力的底,必须要摸清!

    还有那个背负桃木剑的胖墩......那柄看似普通的桃木剑,可是曾给蓬莱道门,留下过深刻印象。

    他们为什么会走在一起?

    王家,就是蓬莱投石问路的棋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