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九章 绝杀局(1)
    无论是少司命还是李晔,速度都不是练气中段的修士,所能望其项背,两人一前一后离开驿站,片刻便远去数里之地。

    夜雨惊雷,乍现的闪电,间或映亮驿站屋檐下,那一张张不安的难民面孔。

    驿站数百步之处,宽阔的官道上,有一人撑伞而行,朝驿站走来。

    伞是最普通的油纸伞,伞面绘着青色荷叶粉色荷花,执伞的手是猩红的,手指纤细而修长,油纸伞下的女子身姿高挑,每向前一步,都是长过三尺的大长腿先迈出来。

    撑伞的女子身旁,还有一名负剑中年道人随行。道人双手笼袖,偶尔看一眼驿站,神色平淡。他没有撑伞,但也没有淋雨,阵风拂面,干爽的衣袂与发脚丝毫不见飘起。

    “你不必来的。”大司命率先开口,略显不满。

    “我必须要来。”中年道人平淡道。

    “师父信不过我们?”大司命皱眉。

    “有一点信不过。”中年道人直言不讳。

    “哪一点?”大司命含怒不发。

    “有关实力的那一点。”中年道人道。

    “师父信不过我们的实力,却信得过你?”大司命冷笑。

    “加上我,师父就信得过了。”

    “我不明白。”

    “你应该明白。”

    大司命停下脚步,远远望着灯火阑珊的驿站,沉默片刻:“青衣衙门的确到了莱州,但那又如何?崔克礼身边,仍旧只有三个修士,值得我们正眼相看的,不过一人。”

    中年道人也停了下来:“是在即墨山庄跟你们交手那个,还是背负桃木剑的那个?”

    大司命道:“背桃木剑的那个,只是练气中段。纵然他是当年那人的弟子,眼下也不足为惧。”

    中年道人不置可否。

    大司命转头看向他:“跟我们交手的玄袍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中年道人:“这就是师父为何派我来的原因。”

    大司命:“什么意思?”

    中年道人:“意思就是不知道。”

    大司命:“难不成是青衣衙门的人?”

    中年道人:“青衣衙门不容小觑。”

    大司命哂笑一声。

    中年道人:“平卢新任节度使,也就是安王李晔,人虽然还没到莱州,但已经卷动平卢江湖风云。来者不善,我们先前都太轻视他了。”

    大司命:“就因为齐州,因为青衣衙门?”

    中年道人:“难道这还不够?”

    大司命:“他们能闹出多大风浪?”

    中年道人:“三日之内,青衣衙门连发二十三道英雄帖,所有接下英雄帖的人,都在原地逗留,包括王家。”

    大司命怔了怔。

    她问:“你见过他们了?”

    中年道人:“见他们做什么?我要见的,是青衣衙门。”

    大司命:“驿站有青衣衙门的人?”

    中年道人:“或许有。”

    大司命:“如果有呢?”

    中年道人:“自然是杀了。”

    大司命:“师父派了多少人来对付青衣衙门?”

    中年道人:“派来多少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足够除掉青衣衙门。”

    大司命:“崔家已经接下英雄帖,并且明确表示听其号令,如果那个玄袍公子,如果真是青衣衙门的人,那么崔克礼身边,就还有青衣衙门暗中保护。”

    中年道人:“我意引蛇出洞,再顺藤摸瓜。”

    大司命:“他们真会出现?”

    中年道人:“他们已经出现了。”

    七八个身着青衣的修士,已经从驿站两边出现,迈上官道,向大司命和中年道人走来。

    中年道人:“我有一个问题。”

    大司命:“你有足够的时间问。”

    中年道人:“为何打伞?”

    大司命嫣然一笑:“因为好看。”

    好看的不只是油纸伞,还有乍然出现的剑光。

    ......

    “你选的地方不错。”

    李晔在一处荒野空地上停下来,对少司命道。

    他脚下的地面很平坦,身周都是齐膝高的荒草,而在空地彼端,跟他相距百余步的地方,却是山脚一片树林,少司命踩叶站在树梢上,隔空与他对望,却没有开口说话。

    哪怕相距颇远,李晔似也清晰看到了,对方那双清澈明净的眸子,如苍茫大地飘落的第一片雪花。

    周围有数十丈方圆的空旷之地,李晔根本不用担心袭击,但与之相比,百步之外的少司命无疑具有更大的威胁。

    蓬莱道门传承千年,拥有修士千百,对乱世又早早布局,但达到练气九层的修士也寥寥无几。据李晔所知,除却已经踏入真人境的蓬莱掌门,在大少司命横空出世之前,就只有蓬莱这一代的首席弟子。

    少司命安静立于树梢,没有着急出手,或许她在等李晔先动。

    李晔也没有丝毫急切的意思。

    虽然离开驿站远奔至此,他不免担心驿站的情况,但他更加明白,哪怕大司命不在,眼前的对手也有着致他于死地的能力。

    百步距离,不长不短,李晔急奔两步就能冲过去,但这也是少司命发动《万叶飞花诀》的最佳距离,她的战斗风格以远程杀伤为主,偏偏身法矫健,速度快得不可捉摸,李晔心知自己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都不一定能够碰到她的衣角。

    这是一个劲敌。

    面对劲敌,唯有一战。

    李晔眉眼一凛,一缕灵气注入卢具剑,点亮剑身密密麻麻的纹路,青芒氤氲在剑身闪现,刹那间,长剑本身已不可见,只有青芒氤氲显得虚无。

    他一步奔出。

    而在这时,眉目平静的少司命,已经抬起纤细柔弱的手臂,以食指间跳动的灵气为笔,在身前勾勒出一个阴阳图形,似真似幻。

    她拿捏时机恰到好处,正是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

    前奔一步的李晔,一直盯着少司命,乍然看到这个动作,他心头警兆陡升,浓烈的威胁当空劈来,让他不得不抽身后撤,凌空后翻:“妈的,又是这一招!”

    平静的荒野陡然生变,地面猛然一震,无数荒草化为碎屑,从地面激射而起,在荒草之下,一个巨大的阴阳图形忽然出现,图案上青光如极光。

    李晔当空一剑劈下,将他脚下飞起的花草碾为齑粉,剑气砰然落地,在阴阳图案上犁出一道巨大沟壑,尘土飞扬。

    少司命绘完身前的阴阳图形,纱巾上那双比宝石还要明亮的眸子,陡然闪过一抹精光,霎时间她浑身气势骤升,衣袂紫发俱都向后一荡,杀气兀一出现,便弥漫当空!

    砰砰砰数声清脆而又不失厚重的声音,在李晔身周炸响,在他前后左右四面,当空各自浮现一道巨大的阴阳图形,好似封锁了空间!

    李晔讶异去看少司命,就见对方十指翻飞,结印的动作快得无法看清,只有一道道上下跳跃的灵气,犹如乐章上一个个灵动的音符!

    李晔双目圆睁,他脚下的土地迅速炸响,声音此起彼伏,一条条叶链破土而出,四面八方向他席卷而来!

    四面方向都被阴阳图形截断,所有方位都有叶链,李晔无论如何闪避,都会受到攻击,并且只要身形稍顿,就会被无数叶链围绞!

    李晔骂了一个脏字,朝少司命愤恨道:“飞叶锁仙阵!妈的,上来就放大招!”

    ......

    “少司命能解决那小子?听说在即墨山庄的时候,你二人联手,他都跟你们过了几招。”

    驿站外,面对步步逼近的修士,中年道人从容不迫取下背负长剑,还有空跟大司命闲扯两句。

    大司命嘴角扯了扯,嗤笑道:“一个练气七层的家伙而已,再厉害又能折腾出什么浪花?在即墨山庄,他之所以能跟我们过几招,不过是他的战力明显高过修为境界,我们轻敌了而已。”

    中年道人哦了一声:“果真如此?”

    大司命沉下脸来:“少司命的性子你应该知道,虽然平日里安静恬淡,看似与世无争,实则什么时候服输过?上回的事,已经让她很不开心。这回她自请单独与那家伙交手,还把战场选的远离此处,就是要我们都无法插手,她这是要找回那天丢掉的尊严。”

    中年道人竖剑眉前,两指在剑身一抹,密集的纹路被次第点亮,竟然勾勒出群鹤翱翔云端的图案,面对冲来的七八名修士,他气定神闲斩出一剑:“少司命只要肯用心,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她认真的时候,连我都不敢正面接她的飞叶锁仙阵。”

    中年道人正是蓬莱这一代首席弟子,张云鹤。

    他一剑劈斩而出,身前二十丈范围内,再无一滴雨水落下。

    四周再无雨声。

    唯有一只振翅白鹤凭空出现,引颈长吟,如欲飞天!

    向他们冲来的七八名修行者,有的正要跃出,有的举剑欲斩,有的正在手中掐诀,此刻却全部僵在原地!

    悠忽间,白鹤升空,大雨砸落,风声雨声再度响起。

    那七八个修士,在第一滴雨水落于肩头时,就陆续倒在泥地里,连手指都没有再动一下。

    大司命无语的看了张云鹤一眼:“一群蝼蚁而已,也值得你用《鹤气诀》,闹出这么大声势?”

    张云鹤收了长剑,负手迈向驿站:“这叫先声夺人。”

    大司命讥讽一笑,却还是跟着上前。

    《鹤气诀》发动后,苏娥眉和卫小庄就相继出现在驿站门口,他们看到了白鹤腾空飞升,也看到了七八名修士相继倒下,那是他们没见过也不认识的青衣衙门修士,然而此时看到张云鹤信步走来,两人都眉眼凛然。

    撑着油纸伞的大司命,苏娥眉和卫小庄在即墨山庄就见过,此刻见她和张云鹤一同出现,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是来找茬的。

    然而,练气九层的大司命,就已经不是两人所能对付,何况还加上一个,能一剑斩杀七八名修士的张云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