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章 绝杀局(2)
    入夜后雷雨便没有停歇。

    县邑的城门早已关了,这时竟然在两骑叫门时,缓缓打开。

    街道并未铺陈石板,都是泥地,披蓑衣戴斗笠的两骑冲入长街,马蹄下泥土不停飞溅。好在街道上已经没什么过客,倒是不用担心撞到人。

    如此大雨,即便有蓑衣斗笠,飞奔间衣袍也难免会被打湿。

    但眼下,卫念慈明显顾不得这些了,与心头的创伤与怒火相比,大雨根本不算什么。

    后面的绿萝起初还让卫念慈骑慢些,后来就渐渐不再叫喊,勉力策马跟紧,还要消耗灵气维持身形平稳。

    卫家虽然只是小士族,跟莱州几大江湖势力无法相比,但在县邑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且不说富甲一方,连县令都曾是卫家家主的学生。

    跟无空剑门的许仙剑和孙尚剑分开后,卫念慈已经无心继续东行,去凑蓬莱仙道大会的热闹,在那个小镇把自己关在客栈一整日,便决心返程。

    回到自家大宅门口,刚勒住马,卫念慈便浑身一紧。

    自家门前,有数名带刀护卫,肃立而立。

    卫念慈只一眼便认出,那不是卫家的护卫。

    不是自家护卫也就罢了,灵气波动还很浑厚。

    竟然是练气术师!

    整个卫家,包括卫念慈在内,练气术师不过寥寥数人,练气中段别说卫家没有,整个县邑都没有!

    而现在,把守大门的带刀护卫,竟然都是练气术师!

    卫念慈在自家门前被拦住。她看清了对方的服饰,清一色青袍镶金边。

    好在卫家门子及时出面,卫念慈这才得以带着绿萝进门。

    “这些都是什么人?”转过影壁,卫念慈低声问门子。

    “仆下不知,只隐约听到四个字,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哪四个字?”

    “青衣衙门。”

    卫念慈心里咯噔一声。

    回来的路上,卫念慈听的最多的传闻,就是这个青衣衙门。与之相伴的,还有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英雄帖。现在的平卢江湖,已经很少有人不知道,青衣衙门要在青州召开武林大会,与蓬莱仙门分庭抗礼。

    若是换作以往,有人敢跟蓬莱仙门唱对台戏,一定会被大家耻笑讥讽,骂作疯子。

    但这个青衣衙门不一样。

    据说,他们势力很大,旗下修士修为很高。很多不愿接英雄帖的人,在被对方教训过后,就只得乖乖听命。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却偏偏无处不在,整个平卢江湖,现在都是他们的身影!

    他们出现得太快,太突兀,不留痕迹。

    仿佛一夜之间,涌入蓬莱的魑魅魍魉!

    至今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修士,更没人知道他们是如何悄无声息,潜入平卢的,更不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组织架构。但几乎所有人都听说了齐州的风波。他们知道齐州吴家和华不注山被镇压,就在一日之间。而事后,青衣衙门就横空出世,并且将齐州江湖压制的死死的!

    可这,跟卫家有什么关系?卫家只是一个县邑势力。

    卫念慈心头不安。

    方至大院,迎面走来数人,皆着青袍,脚步生风,气息若有若无,身上那股威压之气,却犹如大山一般深重。

    卫念慈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她看到了跟在那些人身旁,不停赔笑的父亲卫石楠。

    “卫先生不必再送。”

    青袍修士出了垂花门,就此消失在卫念慈视野。

    对方让卫石楠不必再送,卫石楠就果真不敢再送。

    卫念慈看到他面色很不好。

    “父亲......”

    “你回来了?哦,还有绿萝。你们随我进屋吧。”

    三人走进正屋。卫念慈第一眼便看到了,在主位的方桌上,摆放着一张熨金请帖。

    卫念慈瞳孔猛缩。

    这张帖子,为何跟当日在小镇酒楼,那个可恶的玄袍公子,丢给许仙剑的请帖,如此相像?

    那一日,卫念慈没有看到请帖的内容,但她至少记住了封面。作为修士,神清目明,记忆力非常人可比,她暗暗回忆,立马就确定,眼下的帖子,跟许仙剑收到的帖子,的确一模一样!

    卫念慈忘不了当日的屈辱,那是她生平未受之辱。但她同样明白,那张帖子,给许仙剑,给无空剑门,带去了多大的压力。若非如此,何以让许仙剑瞬间变脸,还对她折辱至斯?

    卫念慈盯着那张帖子,目光再也挪不开,双手微颤。

    卫石楠脚步沉重,他拿起帖子,递给卫念慈,叹息一声:“看看吧。”

    卫念慈颤抖着接过帖子,打开一看,入目三个遒劲有力的字体,犹如临面的剑气!

    英雄帖!

    这就是英雄帖?

    让平卢江湖闻风丧胆的英雄帖?!

    卫石楠在木椅上坐下,声音沉缓,仿佛有人掐着他的咽喉,让他言语艰难:“青衣衙门英雄帖。想必你已听说了,不用为父多解释。接到英雄帖的人,都必须在三日之内,启程去青州。否则,就要遭受严惩!你应该知道,接下英雄帖,意味着什么。”

    卫念慈忘记了说话,现在她脑中一片混乱。

    当日许仙剑接到的,就是英雄帖?

    那么给他发帖的玄袍公子,难道也是青衣衙门的人?

    接下英雄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与蓬莱仙门为敌,意味着要听从青衣衙门号令!

    卫念慈几乎站立不稳,她现在终于知道,当日她身处怎样的险境!

    那样的人,一个不高兴,就会杀了她吧?杀了她她又能如何?那可是敢跟蓬莱仙门为敌的青衣衙门,那是平卢节度使手里的刀!对于一个县邑势力而言,平卢节度使太过高大,就是泰山一样的存在!

    卫石楠见卫念慈神不守舍,只当她是震惊于卫家为何会接到英雄帖,他沉声道:“蓬莱仙门召开仙道大会,卫家连受邀的资格都没有,但是现在青衣衙门发了英雄帖,卫家就和很多势力一样,处在了风口浪尖上。这个武林大会,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何来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在贫道看来,卫家只有一个选择!”

    忽的,一个不满而威严的声音,在屋外凭空响起。

    卫石楠、卫念慈、绿萝转身去看,就见一名负剑的灰炮道人,已经迈上石阶,大步朝屋中走来。

    灰炮道人看向卫石楠,目光如电:“现在,将英雄帖交给贫道,贫道自会处理。而卫家,就当没有收到过它。”

    卫石楠站起身,惊魂不定:“可......可事后若是青衣衙门找来,卫家该如何区处?”

    “卫家不敢忤逆青衣衙门,难道就敢触怒蓬莱仙门?!”灰炮道人声色俱厉,“若是如此,贫道不介意,现在就让卫家,知道不尊敬仙门的下场!”

    他一挥手,顿时有数名道人,跃墙而入,长剑已然在手,对卫石楠虎视眈眈。

    卫石楠惊骇不已,连忙双手奉上英雄帖:“英雄帖在此......”

    ......

    清水山庄。

    雨打芭蕉,淋漓有旋律。

    房中灯火明亮。

    王撼山负手站在窗前,静默不语。

    今天是他收到英雄帖的第三日夜。

    按照之前的计划,明日一早,他就必须启程,返回青州。

    但王撼山并未下令仆役收拾行囊,安排马车。

    他在等。

    房门被叩响,有人在门外道:“禀报将军,穆道长与陈将军到了。”

    现在,他等的人来了。

    王撼山露出笑容,来到门外相迎。迎面走来的,除却那日的道人慕清流,还有一名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眉目含威的老者。

    这老者,便是平卢军另一名都指挥使,也是青州四大家族之一陈家的家主,陈北望。

    三人见礼,进屋落座,丫鬟奉茶。

    饮茶毕,慕清流率先开口:“青州说起来有四大家族,但在我蓬莱眼中,王家和陈家才算名副其实。至于那什么崔家周家,不过一群食古不化的老蛀虫罢了。”

    崔家接了英雄帖,明确表示站在青衣衙门一边,周家作为士族世家,虽说也接了英雄帖,但对蓬莱仙道大会,并不如何热衷,这回接到青衣衙门英雄帖之后,便已经准备返程。

    陈北望冷哼道:“什么青衣衙门,闻所未闻。也学蓬莱仙门,想要号召群雄,召开什么武林大会?真是可笑至极!邯郸学步也不过如此。真以为是新任节度使的人,又有崔家那群老不死相助,就能掀起风浪了?自不量力!”

    王撼山笑道:“青衣衙门来势汹汹,可见新任节度使野心不小。也是,堂堂皇朝亲王,当然胃口大。”

    陈北望不屑道:“胃口大又如何?平卢岂是他吞得下的!想要在平卢为所欲为,可曾问过本将与王将军,问过平卢数万将士了?连谁手里握着刀都搞不清楚,还想兴风作浪?到了平卢,不先来拜会陈家与王家,就敢大动干戈,把我等置于何地!”

    王撼山笑容更甚:“若是本将果真听了青衣衙门号令,那日后岂不是新任节度使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这个都指挥使,岂非都要将军权拱手相让?”

    这三日,王撼山想了很多,现在有了结果。蓬莱道门知道他接了英雄帖,但并没有对他发难,而是让慕清流好生劝说。

    如此,在蓬莱道门的“礼遇”和陈北望的支持下,王撼山最终还是决定,跟蓬莱道门站在一起。因为他认定了,青衣衙门和新任节度使,不会有胜算!

    ————

    PS:月末了,单更两天,存点稿,下个月正经爆发一下。“正经”画个重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