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三章 赴战之人
    大雨落身,浇湿了赵破虏的长发,也将手-弩森寒锐利的棱角,勾勒的淋漓尽致,那明显是一件法器,而且品阶不低。

    墨袍道人的长剑悬在赵破虏头顶,动作有刹那的凝滞,当弩矢穿透他的咽喉,在脑后飞射出去数十步的时候,他的五官瞬间僵硬,不等他艰难发出嗬嗬之音,整个身躯就随着弩矢巨大的力道倒飞出去,轰然摔落在地,激起无数泥水。

    “你......”道人强撑着弓起上半身,朝赵破虏发出一个模糊的声音,第二个音节还未出口,他便无力的倒了下去,再也没有动静。

    赵破虏站起身,抽回伴随他多年的长矛,在旷野的夜雨中肃立,身体笔直的犹如一杆标枪。

    雨瀑将他包围,同伴与敌人横尸在侧。

    夜风格外冰凉,然而他发烫的身体却久久没有冷却,因为他身体里沸腾着热血。

    赵破虏抬起头,凝望无垠夜空。雷雨之夜没有星辰,他的眼前注定是一片漆黑。他的双眸并不闪亮,夹杂着化不开的忧伤。

    他无法看到夜幕外的光明,他看到的,只是昔日战死沙场的同袍。

    他仿佛看见了千军万马,在草原咆哮奔驰。

    青衣衙门进入青州以东的地界,广发英雄帖,掀起与蓬莱道门之争,博弈无处不在,对手戏在各处上演,捉对厮杀屡见不鲜。

    但被半道设伏,这还是头一次。对方出动两名练气高段,以近三倍兵力,将赵破虏的随从围杀殆尽。

    在青衣衙门四大练气高段修士里面,赵破虏修为最低,实力最弱。昔日黄梨乡一战,他与刘大正交手,被对方一击重创,瞬间丧失战力。然而这并不代表着,赵破虏就真的是易与之辈。

    将青衣衙门刀客的尸体收拢,赵破虏在道旁挖了一个大坑。

    丢了长矛,他抱起同伴的尸体,把他们一个一个放进去、摆端正,肩并肩、脚对脚。

    他甚至还跪在他们身旁,帮他们理顺衣袍。

    斗笠,放在同伴胸前,长刀,置于同伴手畔。

    他在林子里伐了许多枝叶,将他们的尸体盖上,盖得严丝合缝,密不透风,这才将湿泥堆砌上去,垒成坟堆。

    赵破虏的动作一丝不苟,就像昔日在战场山,埋下同袍的尸体时一样。

    站在坟堆面前,赵破虏静默无言。

    他想起往昔那些浴血沙场的场景,在那些岁月里,他亲手埋葬过无数同袍。

    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照顾的队正,笑起来没有门牙的伍长,跟他分食过一个蒸饼的狗娃,总是屁虫一样跟在他后面的二蛋,一起跟他被节度使嘉奖过的军中骁勇,和他并肩转战数十里,灭了草原蛮子半个百人队的都头......

    他们有的人头都没有找到,因为被草原蛮子割走了;他们有的被蛮子修士轰得五分五裂,尸体都拼凑不完整;他们有的临死都瞪大着眼睛,诉说着临死的恐慌。

    他们有白发苍苍的双亲,有嗷嗷待哺的幼儿,有倚门等其归来的妻子......

    沙场是赵破虏的战场,大漠王庭是他的目标,他没日没夜想着大军封狼居胥。

    而如今,他到了平卢,在这完全不相干的地方,成了一个江湖杀手,面对一群不知所谓的江湖道人。

    人生的遭遇总是这样让人措不及防。

    赵破虏掏出一个酒囊,洒在坟前,最后留了少许,仰头一饮而尽。

    做完这些,赵破虏默默低头,戴上斗笠,在大雨中决然转身,头也不回远离坟墓而去。

    走上官道,背起一名重伤的青衣刀客,赵破虏踏雨而奔。

    处理同伴的尸体,他已经耗费了太多时间,距离他抵达目标地点的时辰,已是越来越近了,他必须尽展身法。

    数十里之外的无空剑门,是他此行的战场。

    他已经只剩下一个人,还背着一名重伤的同伴。

    但他必须赶去。

    作为战士,无论身旁有没有同袍,无论同袍已经变成什么样,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必须准时赶赴战场。

    握紧长矛,挺身而战,全力以赴,不死不休。

    无论那是怎样的战场,无论是面对他喜欢或是不喜欢的对手,无论有没有胜算,赴战。

    若生,与同袍同生;若死,与同袍同死。

    赴战!

    ......

    清水山庄山脚十里外。

    数名青衣刀客在雨幕中飞掠狂奔。

    数十名灰衣修士,在他们后面紧追不舍。

    当先的青衣刀客,紧捂腰腹,鲜血从指缝间不停溢出。他死咬牙关,不曾向后张望一眼,只顾埋头前奔,脚印在他身后的泥地里,笔直连接成连。

    脚印中,一滴腥红分外醒目。

    追击的灰衣修士呈扇形散开,扇形在奔跑中张开双翼,形成夹击包围之势。

    夜幕只有雨声与脚步声,没有人开口说话。

    奔逃的青衣衙门不曾开口,追击的灰衣修士,也没有半句废话。

    这样的局势再明显不过,跑得快就逃出生天,追得快就合围聚歼,没必要浪费口舌与力气。

    陈北望和慕清流抵达清水山庄后,留在山庄外围监视山庄动静,以便确认他们三日之期后动向的青衣衙门,遭到了对方的突袭捕杀。

    若非青衣衙门反应快,及时撤退杀出一条血路,一旦对方的合围之势形成,他就将再无丝毫生机。

    只不过,此刻他也仅仅是逃下了山而已,追击的灰衣修士有二十多人,是他们的数倍,而且修为境界不比他们低,中间更有一些境界还高一些的修士,只不过是暂时没有出手,只待距离够了,就有可能施展一击必杀。

    受伤的青衣衙门修士一个不慎,脚下一个酿跄,摔倒在地。

    他受伤过重,失血过多,已经无法掌握身体的平衡,他摔倒之后,就没有再站起来奔逃,而是就势转身,向后蹿出,长刀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在漆黑雨幕中斩出一道白色匹练,并且合身就朝灰衣修士冲去!

    他已经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继续做无谓的努力,只会连累同伴。

    连累同伴,在青衣衙门是重罪。

    返身杀敌,主动断后,为同伴赢取一线生机,在青衣衙门是大功。

    这名青衣刀客的同伴,在他向后扑去的时候,身形没有半分停顿,甚至连头也没回,每个人的脚步,都更快了些。

    只有无声的泪水,洒落当空,和雨水合在一起。

    断后的青衣刀客,袭杀一人,拼死一人,就面朝黄土倒了下去,被蜂拥而至的灰衣修士,轰成肉泥。

    其他几名青衣刀客,却没有因此而摆脱灰衣修士的追击。

    眼看追兵越来越近,众人中的队长一咬牙,转身就朝灰衣修士扑杀过去!

    作为这一队人的队长,如果任务失败,他难辞其咎,作为这一队人的队长,他更加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就死在自己面前。

    这名头目,拼死了三人。

    他的实力,自然比先死的伤者强一些,而且是全盛状态,但对方在经历了伤者的反扑之后,已经有所防备,若非抱着必死之志,决心与敌同归于尽,队长甚至都拼不死三人。

    但这还远远不够。

    两人拼死五人,并没有对追击者造成根本性打击,反而激发了他们的仇恨。

    眨眼间,只剩下两名刀客还在奔逃。

    两侧的双翼队形,渐渐合拢过来,眼看就要将他们包围。

    两名刀客相视一眼,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决然之色。

    他俩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拔刀,前奔!

    既然逃不掉,横竖一死,与其被人从背后袭杀,不如面对敌人,力战而死。

    灰衣修士们见他俩竟然还敢回头,都是勃然大怒,纷纷跃出,术法已然就要出手。

    一滴雨水砸落青衣刀客刀背的时候,荒野中骤然响起一声奇异的音节。

    音节一响起便连绵不绝,犹如山涧清泉倾泻而下,犹如大江大河滔滔不绝。

    夜风忽然变得极寒。

    降落的大雨,在半空滴滴凝结成冰,似冰雹一般砸落,在地上击出一个个浅坑,落在灰衣修士身上,便如箭矢飞射,带出抹抹血花!

    所有灰衣修士脚下的泥水,瞬间结成冰花,将他们双脚凝固,再向他们的双腿、腰际、双手、脖颈飞速蔓延!

    只是刹那间,飞跃当空的,重重砸落;抬脚飞奔的,迎面摔倒;双脚站立的,僵立如石。

    每一个灰衣修士都成了冰雕,没一个灰衣修士还能动弹!

    在他们全身都被冰霜包裹之前,他们抬头愕然向前方看去,就见不远处的树林之巅,有一个优美飘渺的身影,正在吹奏手中的玉箫。

    他们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记住了对方曼妙出尘的姿态。

    只有极少数的那么几个灰衣修士,听到这箫声,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在江湖中,已经不见了数年的传说,这让他们满心绝望;不闻易水不知寒,玉箫声出百鬼还!

    两名青衣刀客,转身抱拳下拜:“拜见大统领!”

    她放下嘴边的玉箫,目光透过深沉厚重的雨帘,看向灯火辉煌的清水山庄方向,语气比这极寒的夜还要冰冷:“无论是谁,敢动我青衣衙门的人,都会付出铭记一生的代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