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四章 仿若弯月
    青衣衙门练气术师九十八,凡人境的修士自然不少,这回在齐州整肃江湖势力,也有招兵买马,本来这次招选的人,不应该这么早拿出来用,但莱州情况非常,也就不得不以战养战。

    从齐州赶到莱州,宋娇带来了青衣衙门最后一批精锐。清水山庄有王家,更是平卢军的江湖据点,作用如何无需多言,宋娇进入莱州地界后,首先便往这里赶,这便有了方才一幕。

    只不过,赶来清水山庄的,并非只有青衣衙门的人。

    “阁下的话,在下一个字都不信。”

    宋娇的话音落下没多久,漆黑如墨的夜幕里,便走来一名青袍道人。

    青袍道人脚步平缓,始终面带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每一步都淡定从容,好似在闲庭漫步,他身上散发着氤氲白光,有种让荒野蓬荜生辉的感觉,他气息平和,让人看一眼就会生出好感和亲切之情,似一阵春风,总没有人会讨厌春风。

    只是他的话,却太狂妄了些。

    但从他嘴里淡淡说出来,却显得无比有说服力,让人都生不出怀疑的心思。

    他从一个个灰衣冰雕身旁走过,缓步来到青衣刀客身前,他的速度实在说不上快,不是似缓实快的那种不快,而是真的很慢。

    但他的脚步很有力,并且直面青衣刀客而行,完全没有避开两人的意思。

    两名青衣刀客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忌惮,面对不闪不避径直走来的青袍道人,他们选择让开道路,这个动作是如此突然,却又理所当然,表明在他俩看来,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物,没有交手的必要。

    宋娇依旧站立在树梢。

    站得高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因为高处,最是适合发挥她功法长处的地方,就如少司命一样。从青袍道人出现,她就一直看着对方,并且没有说话,直到对方走近了,她才缓缓开口:“你觉得我的话不可信?”

    青袍道人温和的笑道:“阁下的话,在下一个字都不信。”

    他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

    这很傲慢,很无礼,很猖狂,也很有自信。

    “好。”

    这回宋娇只说了一个字。

    这个字说完的时候,她已经从树梢处消失,转瞬到了青袍道人身前,一掌就朝青袍道人轰去。

    青袍道人伸出一掌,依旧眉眼平和淡然,微笑也依旧挂在嘴边,就好像对他而言,接下这一掌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他的自信,表露出他不仅能轻易接下这一掌,还能反过来重伤对方。

    两名青衣刀客遥遥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宋娇的实力他们很清楚,青衣衙门四大高手之一,并且是最高的那一个,但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宋娇出手。

    但眼前这个青袍道人,给人的感觉,却是上天入地神魔妖魔,我都等闲视之。

    那种气度,不是睥睨八方,却胜过睥睨八方。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两名青衣刀客,目瞪口呆。

    两掌相击,意料之中的僵持并没有出现,胜负迅速分出。

    宋娇的手掌,直接将青袍道人的手掌推回,重重轰在对方胸口!

    雨幕中翁的一声,荡开一层亮到极致的白色光圈。

    青袍道人吐血倒飞出去,犹如断线的风筝,撞倒了无数灰衣冰雕,落地后还滑出去数丈之远!

    两名青衣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这就结束了?

    青袍道人挣扎着弓起上身,捂着胸口双目突出,艰难道:“你.....九层?!”

    一个话没说完整,就倒了下去。

    他本以为,易水寒只是群攻术法,宋娇应该不擅长单打独斗,以他练气七层的修为,对上对方练气八层,未必没有胜算,就算没有胜算,也不一定会败。

    谁曾想,几年没在江湖露头的宋娇,再现江湖时,修为竟然已经到了练气九层?

    宋娇哂笑一声:“不过就是个练气七层,把自己整得跟神仙一样,唬谁?”

    两名青衣刀客,完全说不出话来。

    直到这时,跟随宋娇一起到此的青衣衙门修士,才从官道上赶了过来。

    宋娇伸出手,指向清水山庄的方向:“鸡犬不留!”

    数十名青衣刀客,从她身旁奔出。

    清水山庄内,慕清流正和王撼山、陈北望坐而饮茶。

    青衣衙门的修士在监视山庄,他们知道;灰衣修士出去追杀对方,他们也知道;易水寒的箫声,他们也听到了。

    但是他们并不在意。

    因为已经有人出手了。

    王撼山迟疑片刻:“易水寒宋娇成名已久,周道长真的有把握?”

    慕清流一甩拂尘,换了个边抱着,淡然道:“周师兄虽然只有练气七层,但本身气度不俗,让人望而生畏,他修炼的秘法,能让人提不起斗志,再加上战技出众,应该不成问题。”

    他这话刚说完,就有人疾步来到门外,急切禀报:“周道长被杀了!”

    慕清流神色一僵:“这......”

    王撼山和陈北望相顾无言,陈北望躬身道:“周道长练气七层,都敌不过对方,那岂不是......”

    他本意是想说,那岂不是要糟?

    孰料慕清流一甩拂尘,又换了个边抱着,神色淡然道:“没错,还有于师兄。”

    王撼山与陈北望都是一喜:“于道长?”

    “没错,于师兄性格孤僻,不喜与人说话,所以两位将军没有见到,但他就在山庄外。不瞒两位将军,于师兄修为已到练气八层,且专修剑道,最擅长单打独斗,在我蓬莱仙门,他的剑术是没有敌手的。”慕清流充满自信道。

    王撼山和陈北望欣慰的点点头:“蓬莱不愧是仙门,果然底蕴深厚,我等今日大开眼界。”

    慕清流:“好说,好说。”

    他说完话,就闭目养神,意态闲适,胜券在握。

    不时,又有人急急到门外来报:“于道长也败了!”

    慕清流正端起茶碗,动作顿在半空,默默放下茶碗。

    王撼山和陈北望相视一眼,同时饱含期望的看向慕清流:“没想到于道长也败了......先是练气七层,再是练气八层,那接下来岂不是......”

    他俩想说,那接下来岂不是该练气九层出手了?

    慕清流一甩拂尘,再度换了个边抱着,一脸严肃道:“没错,接下来就要靠两位自己了。”

    王撼山与陈北望:“......”

    刚说完蓬莱道门底蕴深厚,还以为对方派了练气九层过来,孰料竟然被告知要靠自己,王撼山与陈北望顿时脸都绿了。

    陈北望拍案而起。

    他既然敢来清水山庄,当然不会没有准备。

    陈家没有练气高段的修士,但陈北望是平卢军马军都指挥使!

    “传令:马军出击,护卫山庄!”

    他带来了两个指挥的马军精锐!

    ......

    四面方向都被阴阳图形截断,所有方位都有叶链,李晔无论如何闪避,都会受到攻击,并且只要身形稍顿,就会被无数叶链围绞!

    飞叶锁仙阵!

    李晔发动履云靴,闪避到一个行对安全的位置,卢具剑竖于眉前,双目如电,低喝一声:“青莲山!”

    半空中紫云升腾,刹那间浓厚到遮天蔽日,连雨水都不见再落下。

    紫云翻腾滚卷。

    电闪雷鸣已经分不清是灵气异象,还是雷雨之夜的正常现象。

    一座遍植青莲的紫色云山出现后,就朝荒地轰然砸下,落进飞叶锁仙阵中!

    四面的阴阳图案一阵剧烈震颤、摇晃,霎那间崩碎,如烟消散。

    无数飞起的叶链,也在青莲山下化为乌有,当整座青莲山爆开的时候,纷飞的碎叶漫天狂舞,甚至比雨水还要密集。

    李晔倒飞而出,在半空中连吐三口鲜血。

    两个境界的差距不是白给,飞叶锁仙阵更是非同凡响,然而最让李晔吃不消的,还是少司命本身的实力,她无疑强过一般的同境修士。

    青莲山虽然轰破飞叶锁仙阵,但反震的灵气波浪,让李晔气海一阵翻腾,灵气更是到处乱撞,仿佛要撑破经脉束缚,爆体而出。当此危急之时,体内龙气突然游弋吟啸,散发出缕缕金色气流,游走周身奇经八脉,将到处乱窜的灵气理顺、压下,让李晔避免了经脉断裂,当场七孔流血的下场。

    后翻落地,李晔沉腰立马,双脚旁泥土四散飞溅,双脚周围的泥地凹陷下去一大块,膝盖以下的部位,都到了地平面以下。龙气散发的金色气流,仿佛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意志,那些乱窜的灵气很快就表示臣服,这才让李晔得以稳住身体。

    他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躬身向少司命看去。

    纱巾湿了一片,是沾染血迹的缘故,显然飞叶锁仙阵被破,少司命也并不轻松。只不过比起连吐三口鲜血的李晔,她仍是好受太多,这从她依旧脚踩树叶站得很稳,就能看得出来端倪。

    夜风拂面,纱巾轻扬,此刻的少司命依旧神色平静。

    又或许并不平静,纱巾挡住她的脸,也掩盖了她的大部分表情变幻,只不过那双清澈明净的眸子,不再一如既往的古波不惊,而是有了锋锐之意,这说明她的战意在沸腾。

    李晔没有在原地滞留,落下后便再度蹿出,于荒草地上快步奔进,他的速度极快,身形犹如劲风掠过,在他身后,荒草向两侧倾倒,露出一条笔直的通道,原本挡在他脚前的荒草,无不粉碎零落。

    少司命双手平稳,纤细十指在胸前飞快结印,一道道叶链拔地而起,向李晔飞速射去。

    受伤的李晔,气势不降反升,愈发浑厚犀利,犹如被摸了尾巴的老虎,有了咆哮的怒火。面对临面的叶链,他不闪不避,埋头前奔,卢具剑青芒氤氲,将叶链一条条斩碎。

    剑影划破夜幕,在各处明灭。

    流散的绿叶掠过衣袍,在李晔身上带出道道血痕,他恍若未觉,眼神依旧坚毅如铁。须臾间,他竟然奔进到林子前,一步跃起,与地面呈六十度夹角,卢具剑的流光在夜空中留下一道笔直线条,转瞬到了少司命眼前!

    少司命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但诧异很快就被凝重取代,她双手周围,迅速凝结出两圈飞旋的叶环,卢具剑临面的时候,她从树叶上后空翻高高跃起。

    两道叶链从她手边的叶环中飞出,将卢具剑缠绕。

    那一瞬的少司命,长发笔直垂落,娇躯如弯月,仪态美到无法言说。

    李晔仿佛成了逐月的人。

    被叶链缠住的卢具剑,成了少司命和李晔角力的凭借,有瞬息凝滞,少司命后翻之后,脚尖借势在卢具剑上一踩,娇小玲珑的身躯鱼跃而出,在半空中转身,面对李晔结下手印,双眸依旧纯澈沉静,而缠绕在卢具剑上的绿叶,如暴雨梨花针一样爆开。

    李晔早有防备,收剑后撤,左手挥出一掌,将面前的绿叶尽数轰散。

    待得绿叶落尽,少司命已经远在百步之外。她再度在踩叶而立,隔空凝视李晔,胸脯微微起伏,显然刹那激烈的战斗,对她的灵气也是不小消耗。

    好不容易近身,却不料一击未成,还是被少司命逃开,李晔心情并不好,少司命的术法灵动莫测,飞叶无处不在,给李晔造成了不小困扰,他更加没有想到,看似娇柔的少司命,在近身战中,竟然如此胆大心细,敢如此破解他的剑招。

    少司命方才那一瞬间的应对,已经无法用战技来形容,她那颗看似经不起风吹,一碰就会倒下的少女娇躯,竟然藏着如此巨大的爆发力。

    少司命凝视着李晔,目不转睛,格外认真,仿佛初次相见。李晔的修为明明比她低了两个境界,竟然还能跟她斗得旗鼓相当,这是她始料未及的,方才更是让她身处险境,若非她冷静沉着,只怕就要被李晔所伤。

    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什么让他这么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