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五章 太阴星君与巨灵天神
    夜雨中的簸萁山格外幽深静谧,道观里只有一间屋子一灯如豆,昏黄微弱的灯光像是小小的蝴蝶,飞不出道观四面围墙,围墙外黑夜如墨,无月的夜晚连林子的轮廓都看不出来。

    那一道乍现的白光,声势并不浩大,然而灵气却凝炼到极致,白芒堙没了匕首的轮廓,如夏日正午的烈日,被猎户紧握在手里,青石板地面、石阶,墙体斑驳的院墙,周围幽深茂密的林子,都在这一刻被白光映照得纤毫毕现,甚至刺眼到无法直视。

    猎户脸上依然带着亲切憨厚的笑容,就像他递出的不是夺人性命的匕首,而是如往常一样的酒囊,身上感受不到丝毫杀气。他的动作是如此自然,完全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只有迅捷到无法防备的速度。

    一击必杀。

    这样的场景曾无数次在猎户脑海中浮现,因为他潜伏到簸萁山附近,为的就是今日。这是他的目标,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他已经等待了太长时间。十年一晃而过,眼下的动作已经千万遍在脑海里演练过,他很清楚,他的出手无懈可击,而无论对方怎样闪避,他都可以收获预期的战果。

    当年,褐皮老道独闯蓬莱,最终被张九陵重伤,境界大跌,至此一生都隐居道观,不复重出江湖。

    蓬莱道人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那是得意,也是如释重负,更有狰狞。

    褐皮老道兜着一捧青菜,弓着佝偻的背,消瘦的骨架仿佛随时都会散架,打满补丁的衣裳,让他看起来格外贫苦而且猥琐,当白光亮起的时候,他脸上仍旧挂着不曾散去的和煦笑容。

    那笑容落在猎户眼里,格外卑微,而且低贱。

    他本就是个卑微的道人,低贱的道人,住在这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守着一座破败到极点,连山贼都不屑于光顾的道观,做得最多的事,就是走上几十里路,去给那些蝼蚁赠送药材,然后背着那些蛆虫一般的穷人,回来道观里照顾。

    这样的行为有什么意义?

    一生修为,救了几十个上百个贱民,又有什么意义?

    天下掌握在强者手中,那些食不果腹的贱民,在强者眼里不过就是会说话的牲口,弱的一塌糊涂,根本不值得正眼相待。

    道人,就该大出天下,凌驾于世俗之上,受到万民的顶礼膜拜,让那些自以为是的权贵,爬过来跪在我们脚前。道人,就应该美姿容,一举一动都出尘高贵,怎能穿破旧的衣裳,怎能面色无光,怎能气质跟尘土一样?

    救几个蝼蚁一样活着,一生都不会对天下大势,产生丝毫影响的贱民,有什么意义?

    既然你做的事没有意义,那么你活着也就没有意义,你的生命既然没有意义,那为何不去死?

    死亡,才是你的归宿!

    扮了十年猎户的蓬莱道长,眼中涌出炙热疯狂的光芒。

    褐皮老道依旧是那副无赖猥琐的模样。

    他的右手紧紧搂着怀里的青菜,没有一叶掉落,仿佛这些值不了几个铜板的青蔬,比金银珠宝还要珍贵。

    匕首到了他腰间。

    刺破了他的衣裳。

    触碰到了他老迈褶皱的皮肤。

    却再也不得寸进。

    他的左手,印在猎户前胸。

    在手心与前胸之间,有一点星光乍现,瞬间就燎原成星海。

    咔擦一声,道人的前胸凹陷下去。

    然后整个身躯如残叶飞出。

    重重落在他来时的林子山道上。

    掌心生星海的褐皮老道,在那一刻仿若虚空宇宙中,凝视苍生的神人。

    蓬莱道人的身体,在山道上轰出一个大洞,四肢陷进泥石里,手中的匕首掉落在褐皮老道脚下。

    他没有动弹,因为已经不能动弹,他的五官扭曲在一起,七孔都流出血来,他震惊也震怒,他忐忑不安也无法置信,但这些情愫,很快就被仇恨所取代,流着两行血泪的双眼,猩红如血池,死死盯着轻轻收回手的褐皮老道。

    褐皮老道却没有再看他一眼,他低头,仔细打量怀里的青菜,还在原地转了一圈,直到发现菜叶没有一片落下,他才露出一个侥幸而得意的笑容。

    要是让那小妮子知道,我把她辛辛苦苦种出来的青菜浪费了,她一定会张牙舞爪跟我拼命的。

    褐皮老道嘿嘿一笑,兜着青菜屁颠屁颠的进门,好似浑然不知,那片菜园子已经被他的粗心,给糟蹋的面目全非。

    褐皮老道的无视,让蓬莱道人勃然大怒,他奋力从泥石中挣脱,却一下子跪倒他地上,他双手撑着地面,抬起头来,无比恶毒的盯着褐皮老道,咬牙咆哮道:“你这个废物!你就算赢了我,你也是个废物!空有一身修为,却不思为道门统治天下出力,你算什么道人,你就是个废物!可恨,当年师兄念着同为道门弟子的情分,没有杀了你,让你逃出蓬莱。要是早知你如此丢道门的脸,我说什么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褐皮老道在门口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看向“山洞”里的蓬莱道人,嘿然笑道:“你以为,当初老道能离开蓬莱,是因为张九陵心慈手软?”

    “你这废物!你根本不是我师兄的对手!你竟然还不知恩,你就不配活着!”蓬莱道人吐血叫嚣。

    褐皮老道啧啧感叹:“你也不想想,如果我当年真被张九陵重伤,境界大跌,你现在又怎会是这番模样。”

    说完这些,褐皮老道懒得理会疯狂谩骂的蓬莱道人,孩子般跳过门槛,高高兴兴的直奔厨房。

    等褐皮老道抱着一个缺了口的陶碗,蹲在厨房门外吧唧吧唧吃得正欢的时候,他忽然脸色一变,猛地一拍额头,像是想起什么,连忙跑到那两个水缸前,伸头往里去看。

    他立即缩回了脖子。

    面前两座水缸里,同时升起两道巨大水柱,直冲云霄。

    其中一条水柱白光如日,一条水柱漆黑如墨。

    只是眨眼间,就到了目力不可及的高处,仿佛永无尽头。

    有一黑一白两尾游鱼,从水柱攀援而上,瞬去百丈。

    隐约间,高空传来声声响亮龙吟,最后两道光影,齐齐飞向东方,不见了踪影。

    等水柱落回水缸,四周重归平静,端着碗的褐皮老道还在愣神。

    在如此巨大的水柱面前站了许久,褐皮老道身上却没有沾到一滴水。

    好半响,褐皮老道回头神,张开只剩门牙的嘴,啧啧道:“不可能啊,气势怎么强到这种地步,这是借了谁的气运?”

    ......

    驿站门前,大司命与张云鹤并肩而行。

    苏娥眉与卫小庄严阵以待。

    卫小庄一脸忐忑愁苦:“师姐,我怎么感觉,这两人是冲着我们来的?”

    苏娥眉沉声道:“根本不用感觉,他们就是冲我们来的。”

    卫小庄颤颤巍巍道:“可看他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们怕是打不过啊。”

    苏娥眉不动声色:“打不过也得打。”

    卫小庄圆滚滚的脸挤到了一起:“打不过拿什么打?”

    苏娥眉道:“我用我的剑,你用你的剑。”

    卫小庄见苏娥眉已经拔出长剑,哀叹一声,慢慢将背负的桃木剑取下,握在手里,已经愁苦得快要哭出来:“看来只能这样了。”

    大司命和张云鹤走到驿站门前,停下脚步。

    张云鹤嘴角含笑,上下打量苏娥眉和卫小庄几眼,饶有兴致,转头问始终神色冷漠的大司命:“他俩就是那人的弟子?”

    “那柄桃木剑,你难道不认识了?”大司命淡淡道。

    张云鹤笑眯眯道:“那时候我才十岁而已,哪里记得这么多。”

    “那我现在告诉你,这柄桃木剑,就是那名桃木剑,你还有没有疑问?”大司命漠然道。

    张云鹤手一摊:“没有了。”

    “那就动手。”

    张云鹤看了苏娥眉和卫小庄一眼,握剑在手,笑容醇和,认真道:“我叫张云鹤,这柄剑叫飞鹤剑,我的功法叫作《鹤气诀》。这三者无论是谁,都很厉害,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卫小庄咽了口唾沫:“明白。”

    张云鹤笑容更甚:“那还要打吗?”

    卫小庄点点头:“打。”

    张云鹤也点点头:“那好。”

    “好”字落下的时候,飞鹤剑身的纹路,再次被灵气次第点亮,张云鹤温和的目光,也骤然变得锐利,衣发无风自动,“既然是那人的弟子,为示尊重,我没有不出全力的道理。如果你们接得下我这一剑,便算是我输,如果你们接不下,你们就会死。”

    飞鹤剑剑身,渐次亮起九只翱翔云端的仙鹤图案,张云鹤一剑挥出,半空中骤然响起声声鹤鸣,九只白色仙鹤凭空出现,振翅翱翔,美不胜收,悠忽间直冲苏娥眉和卫小庄,前后连接成一条直线。

    苏娥眉前踏一步,三尺青锋笔直劈落。

    大司命看到苏娥眉的剑气,不由得哂笑一声,仙鹤每一只都有丈余大小,气象万千,而苏娥眉斩出的剑气,拢共不过三丈长短,怎么看都太弱了些,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就在这时,大司命眉眼一凛,因为卫小庄已经平举桃木剑,向她刺来。

    她本不欲出手,既然张云鹤要逞威风,那便由他去好了,她当然不认为,苏娥眉和卫小庄能够接下张云鹤一剑,练气九层跟练气中段差距太大,就算张云鹤只是最弱的练气九层,也能一击让苏娥眉和卫小庄丧命,更何况他不是。

    卫小庄冲来,落在大司命眼里,说是不知死活都轻了,是根本就不知所谓,她冷笑一声,连白练都懒得祭出,就一掌向卫小庄击去。

    她可没有张云鹤那样的闲情逸致,面对弱得不像话的对手,还有全力以赴给对手尊重的心思,在她眼里,杀人无需多么声势浩大,只需动用刚刚好的力量就可以。

    仙鹤扑击,三尺青锋猛的一颤,剑气如烟消散,九鹤毫无损伤,直奔苏娥眉面门。

    手劲凌厉,犹如日月,转瞬到了桃木剑面前。

    眼看苏娥眉和卫小庄就要罹难。

    但就在这时,天地失色,陡升异变,无边无际的黑云中,乍然冲出一道白色长虹。

    不是只有白色长虹,只不过黑色长虹看不太清楚。

    白色长虹前有一条似鱼非鱼、似龙非龙的存在,浮光掠影一般,扑向苏娥眉,化为一道灵气小蛇,钻进她的眉心。

    霎时间,苏娥眉浑身爆出一团炽烈白光,遮蔽万物,亮到极致,让人睁不开眼。

    临面的飞鹤,一只只消散,就如被燃烧成灰烬的白纸。

    张云鹤陡然倒飞出去,当空喷出一口鲜血。

    大司命碰到同样的情况,在卫小庄全身爆发出黑气的时候,她脸色大变,连忙祭出白练,抽身急退,白练在身前疯狂飞卷,形成一道圆锥形屏障,想要挡住爆发的黑气,最终的结果却是白练轰然荡开,大司命也受创吐血,滑退数丈。

    张云鹤后空翻稳稳落地,与大司命相隔十步,并肩而立。

    两人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骇然,“这是怎么回事?”

    白光散尽,苏娥眉的眉心中,留有三道火焰状图案,当她睁开眼的时候,气势万千,以往娇媚清丽的眉眼,此刻看上去,变得极富威严,仿佛睥睨苍生,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

    若说之前的苏娥眉,不食人间烟火,是清纯靓丽的仙子,那么此刻,她就是神威赫赫的星君!

    卫小庄周身黑气弥漫,整个人包裹在黑气中,当黑烟散去,以往那个天真无邪的胖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腰大膀圆、身形伟岸、披黑甲执巨斧的巨人。

    他整个人煞气深重,威严如山,双目一片幽绿,巨斧绿光如火萦绕,仿佛诛杀邪魔的仙宫大将,正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当他双目看过来的时候,便有让邪魅震颤的威力!

    好在两人并未立即行动,好似还在神思恍惚的状态,如同大梦初醒,正在适应。

    大司命眉头紧锁,凝神戒备,眼神在苏娥眉与卫小庄之间,来回打量,心头骇然:“这两人的灵气波动,已经到了练气九层!这是怎么回事?”

    张云鹤原本一脸严肃,须臾就恢复了那副温和如玉的姿态,他没有多看苏娥眉和卫小庄,反而是回头打量大司命,目光充满怀疑,甚至还有揶揄之意。

    大司命恼火道:“你这么看我作甚?”

    张云鹤悠悠道:“你和少司命幼年上山,彼时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就被师尊收为闭门弟子,多年居于望仙崖,闭门修行,门中弟子无一得见。说起来,这回是你们第一次现身江湖,也是我等第一次相见,我很好奇,短短二十年,你们的修为,是怎么达到练气九层的?”

    大司命沉眉敛目:“你什么意思?”

    张云鹤看了苏娥眉和卫小庄一眼,两人虽然没有动作,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对方灵气波动达到练气九层,值得他全神贯注对待,但还不至于让他忌惮,他一直没有出手试探的原因,是因为对方身上那股威压,根本无法以常理揣度。

    张云鹤道:“张某修行四十年而到练气九层,李岘修行四十余年也没成就真人境,我俩的天资已经是领袖群伦,睥睨天下。但跟你和少司命一比,简直不值一提。然而纵观古今,修为天资比我和李岘还好的,也是凤毛麟角,在而立之年前踏足练气九层的,更是几乎没有,连袁天罡都不是!”

    说到这,张云鹤深吸一口气,好似想到了什么极为震撼和恐惧的事,要借此压下心潮的涌动,他一直平和稳重,心境稳如泰山,此刻却禁不住五官抖动。

    看向大司命,张云鹤一字字问:“望仙崖,望仙崖,传说能望见仙人,但真的只是能望见仙人?大司命,你和少司命,究竟是谁?”

    大司命没有说话。

    张云鹤等了许久。

    见大司命不欲回答,张云鹤再度看向苏娥眉和卫小庄,徐徐说道:“武王伐纣,诸仙临世;太公封神,凡人成仙。天下分崩之际,正统不存不时,气运散于九州,大道起于阡陌。诸侯逐鹿,群雄争鼎,真龙立业之期,证道飞升之日。故而曰:天下大乱,仙凡相通!”

    张云鹤的声音越来越颤抖,他紧紧握住飞鹤剑,陡然转头盯着大司命:“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站在你面前的,一个是太阴星君,一个是巨灵天神!”

    大司命双手一颤,眼神巨变,不可思议的看向张云鹤。

    张云鹤盯着大司命一动不动,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那么大司命,你又是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