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六章 仙庭,苍生,大道
    (两更一万字。)

    褐皮老道张大了嘴,呆呆望着黑、白小鱼消失的方向,良久不曾挪动,看他的样子,倒像是已经丢了魂魄。

    好半响,缺了个口的陶碗里,饭菜都已经凉了,褐皮老道这才回过神来,他再也顾不上吃饭,把碗放在缸沿上,闭目掐诀,念念有词,想要算出些什么。

    “练气九层......我的天,这两个小屁孩,竟然到了练气九层!这怎么可能?”

    褐皮老道打了个寒颤,他不禁抬头望天:“这鬼天气,连个星象都没有,我怎么算?”

    褐皮老道气急败坏,负手在院中来回踱步,嘀嘀咕咕:“簸萁山虽然没什么名气,但却是藏风聚水,凝聚一方气运的好地方,我这两尾游鱼,一黑一白,养了二十年,夺天地之造化,汇八方之灵气,非同小可。”

    “且我二十年如一日,积德行善,造福乡民,未曾旦夕懈怠。天地造化,山水灵气,再加人气,两尾游鱼养成之日,便是我那两个徒儿,修为大成之机。”

    “他俩昔年上山的时候,我便将他们的气血,汇入水缸,融于两尾游鱼,建立隐秘联系,确保游鱼养成时,能为他俩所用。现在......”

    褐皮老道抬起头,无语望苍天,面色极为悲愤:“可现在,这两尾游鱼还没养成啊,咋个自己跑了?!”

    褐皮老道低头重重叹息一声:“自己跑了就跑了,我也不着急,它们只能去找我那两个弟子,但问题是......”

    说到这里,褐皮老道顿了顿,语气再度悲愤起来:“虽说簸萁山造化钟神秀,我也做了不好好事,可哪有将修为直接从练气五层,冲到练气九层的?天下人要是都像我这么干,那还不乱了套了?”

    “不正常,不正常,我得再算算,再算算。”褐皮老道凝神静气,闭上双目,再度掐诀。

    须臾之后,他脸色一变,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鬼东西,蓬莱仙岛,也突然出了两个练气九层的娃娃?”

    “乱了,乱了,全乱了!”褐皮老道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步就冲向道观外。

    冲出观门,看到“山洞”里,猎户装扮的蓬莱道人,还趴在那里吐血,褐皮老道松了口气,连忙跑过去,进了洞里,在对方面前蹲下来。

    他突然煞气腾腾的冲过来,把蓬莱道人吓了一跳,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死灰,嗬嗬笑了几声,悲惨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你动手吧,杀了我!”

    “谁有闲心杀你,我有要事问你。”褐皮老道很急切,一双平日浑浊无光的眸子,此刻精光闪闪,“你告诉我,你们那里出来的两个娃娃,分明只有二十来岁,修为怎么到了练气九层?”

    蓬莱道人脸色一变,目光闪烁:“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褐皮老道一字字的问,杀机毕现。

    蓬莱道人梗着脖子:“那都是师兄做的事,我怎么知道!”

    褐皮老道面色狰狞,咬牙切齿,充满威胁之意:“别逼我用搜魂术!”

    蓬莱道人面无血色,破罐子破摔:“你动手就是!”

    褐皮老道浑身一松,故作的凶恶瞬间破功,他长叹一声:“你怎么比我还无赖?”

    “谁有你无赖?!”蓬莱道人顿时大叫。

    褐皮老道撇撇嘴,懒得跟他争辩,一屁股坐了下来,苦涩道:“不瞒你说,我那两个徒儿,修为瞬间到了练气九层,只怕是被人附体了!”

    “附体?”蓬莱道人来了兴致,他忽然想起什么,脸色一下子又变了,很是难看,他试探着问道:“听说,那个女娃娃三岁上山时,三月时节却天降大雪,满山桃花一夜盛开,出现了雪花衬桃花的奇景?”

    褐皮老道顿时神气起来:“那算什么,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儿!”

    一句话说完,他忽的眉头一挑,盯着蓬莱道人道:“你的意思是说?”

    “依我看,不是附体,而是转世!”蓬莱道人满面肃杀之色。

    褐皮老道愣在那里。

    “有没有酒?”蓬莱道人拍了拍地面,大声叫嚷,仿佛又成了昔日那个,和褐皮老道饮酒吹牛的猎户。

    褐皮老道:“没有,你快说!”

    蓬莱道人顿时很不乐意,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整了整衣襟,正色看向褐皮老道:“天下大乱之际,道门大出之时。但你可知道,我蓬莱仙门,这回为何放弃了道门一惯行事准则,不再扶持一方诸侯,而是谋求控制平卢节度使,主动去争霸天下?”

    褐皮老道撇嘴不屑道:“还不是想做国教国师?要我说,你们这帮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净痴心妄想了。昔日武王伐纣,太公也没说让道门凌驾于世俗王权之上。你们倒好,人心不足蛇吞象。有这个闲工夫,为什么不多帮助百姓,治病救人,消灾解难?天下道人那么多,要是人人如此,世道就太平了。你们真是丢尽了道门的脸!”

    “你闭嘴!你才是丢道门脸的那个!你这老匹夫,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瞎说!道人行走天下,帮助百姓消灾解难,天下就能太平了?一派胡言!天下黎民受苦,都是因为皇帝昏聩无能,朝廷横征暴敛,官府贪赃枉法,权贵鱼肉百姓!让那帮人执掌天下,天下能不乱?只有让道门凌驾于皇权之上,让皇帝和百官敬畏我等,如是我道门才能给天下苍生谋福,让他们安居乐业!”

    蓬莱道门顿时大怒,神色激动,唾沫飞溅。

    褐皮老道摆摆手:“你说这些我也不信,你还是接着先前的话题说。”

    蓬莱道人愤恨道:“说完了。”

    褐皮老道一怔:“说完了?”

    蓬莱道人理所当然:“道门就是认定,世俗皇权,无法让百姓不受苦,这才决定争霸天下,建立道门对天下的统治!你也不想想,千百年来,王朝更迭,兴衰往复,都是百姓受苦,只有道门一统天下,控制世俗皇权,才能免了战乱流离,免了争权夺利,给天下人一个太平,给百姓一个安居!”

    褐皮老道一脸迷茫:“这跟我那两个徒儿有什么关系,跟你们的大少司命有什么关系?”

    “你真是木头!”蓬莱道人一脸怒其不争,“我问你,太公为何帮助武王伐纣?”

    褐皮老道:“纣王残暴,致使民不聊生,于是诸仙临世,襄助文王与武王成就大业,拯救黎民于水火。”

    蓬莱道人:“这不就对了,现在天下即将大乱,所以诸仙早早转世,就为了定鼎天下啊!你以为洞察三界的仙庭,会眼睁睁看着天下大乱而不管?”

    褐皮老道若有所悟:“所以蓬莱就有了大少司命。”

    “这是这个道理!”蓬莱道人重重击节,表示孺子可教。

    褐皮老道:“照你这么说,蓬莱有仙庭支持,那岂不是铁定一统天下?”

    “那还用说?”蓬莱道人斩钉截铁,“凡**乱天下,致使百姓生不如死,诸仙便转世投胎,重建天地秩序,还百姓们一个朗朗乾坤!所以说天下大乱,仙凡相通。凡人建功立业,辅佐君王定鼎天下,为天地立下大功德,就能证道飞升,位列仙班,而那些转世的仙人,也可借此回归仙庭。”

    褐皮老道:“凡间大乱,让凡人自己去争好了,仙庭干嘛管这事?”

    蓬莱道人大怒:“你这是什么话!诸仙心怀苍生,岂能眼睁睁看着黎民受苦?”

    说到这,蓬莱道人缓和了语气:“你看,仙庭诸仙,心怀苍生,就是这么仁慈。但每回天下大乱,诸仙都要转世,实在太过麻烦。道门作为仙庭在凡间的代表,当然要想办法改变这种局面,所以道门一统天下,凌驾于世俗皇权之上,到时候道门直接受命于仙庭,管理凡间之事,那天下还能不太平?”

    褐皮道人沉默下来。

    蓬莱道人嘿嘿一笑:“你信了没有?”

    褐皮老道叹息一声,认真道:“差点就信了。”

    蓬莱道人一愣:“为何还差点?”

    褐皮老道:“你们蓬莱高高在上,一个个人模狗样,不把百姓放在眼里,这种做派,何谈怜悯苍生?”

    蓬莱道人瞪眼道:“蓬莱何时不把百姓放在眼里了?至于我们衣着鲜亮,姿态出尘,那也是为了让人畏惧。不让那些权贵和心怀叵测之人,畏惧我们的威严,他们岂不是要做乱?”

    褐皮老道:“我有不同的想法。”

    “什么想法?”蓬莱道人问。

    褐皮老道站起身:“天下每一次大乱,都是秩序重建,昔日春秋战国时,便有百家争鸣。自汉以来,儒学昌盛。道门仙庭已经经历数次危机,到了现在,更是局势败坏,所以人人自危。”

    “仙庭存在的根基是什么?是凡人的礼拜信仰,香火不绝,由此汇聚的气运气机。一旦人间百姓,不再信仰仙庭,道门绝了香火,那么失去百姓的气机气运供养,仙庭就将衰败、陨落,最不济也要仙凡隔绝。”

    “若是如此,仙人便不再是仙人,而只是修士,顶多就是修为强一些的修士,也要回到山川湖海间,做个野人,避免不了死亡的命运。道门仙庭为了维持自身地位,所以不停令诸仙转世,到人间来建功立业,帮助道门建立在人间的威望。这就是为何以往天下大乱,道门都会大出的根由。”

    “说到底,天地的主人,不是仙庭,而是黎民苍生!”

    “武王伐纣,太公封神,那些人何以位列仙班?还不是在凡间建立了功业,为百姓留下了大功德?没有积德行善,没有给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没有得到百姓的敬重拥护,修士修为再强,也要灰飞烟灭,何以成仙?”

    说到这,褐皮老道抖了抖衣袖。

    他看向目瞪口呆的蓬莱道人,继续道:“天下分崩之际,正统不存不时,气运散于九州,大道起于阡陌。道门应运而生,虽然历史久远,但还不是大道的主人,而是大道的遵行者。昔日春秋战国,百家并起,何以如此?还不是百家各占了天地气运?百家何以能各占气运?还不是各自都为百姓做了好事,有百姓敬重、信仰?”

    “当苍生不再拥护一个朝廷,这个朝廷就要灭亡,当苍生助力于一方诸侯,这个诸侯就有可能在乱世继承正统。大道起于阡陌,存在于每一个苍生心念之间,而不是道门的仙庭之上!”

    “道门能存在于天地间,不是因为道门多厉害,而是道门昔日也曾为天下苍生,立过功德!”

    蓬莱道人面无血色,失魂落魄。

    半响,他咬牙道:“可蓬莱有了大少司命,这是不争的事实!她们实力强横,必将掀起天下风云!”

    褐皮老道哂笑一声:“我那两个徒儿,也出世了。”

    蓬莱道人:“如果你那两个徒儿,也是仙人转世,那就得听仙庭统一号令!”

    褐皮老道:“仙庭诸仙林立,也不都是你们这种心思,有人忘本,有人不会忘!”

    蓬莱道人:“别说什么忘本不忘本!哪怕你的徒儿是仙人转世,但他们不听仙庭号令,就会被仙庭抹杀!”

    褐皮老道哈哈大笑:“诸仙位列仙班,虽受仙庭册封,但根本在于为苍生立过功德。功德立,仙人生。功德不灭,仙人不死。”

    “仙庭不是谁的一言堂,谁能肆意妄为?就算仙庭恼怒,也至多能夺去仙人职权,何以能左右仙人生死?谈何能抹杀仙人?天地万物三界生灵,遵大道而行,而非遵仙庭之令而行!”

    蓬莱道人怒火冲天,满面通红:“一派胡言!”

    褐皮老道叹息一声,看了蓬莱道人一眼,眼中有了怜悯之色:“如若仙庭果真如你所言,是这等心思行径,只怕大劫不止在人间,也会在仙庭。人心败坏,大劫降临。若真到了那时,便是大道之怒,到时候功德被罪责抵消,仙人只怕也会陨落,仙庭......”

    说到这,褐皮老道没有再多言,摇摇头离开山洞。

    蓬莱道人在他身后怒吼:“胡说八道!现在回头,你还有生还之机!不遵仙庭之意,一旦仙庭震怒,降下神罚,你会死得很难看!”

    褐皮老道已经回了道观,没有接话的意思。

    回到道观,端起放在缸沿上的碗,褐皮老道神色如常,碗里的饭菜已经冰冷,他却浑不在意,把饭菜一点点吃得干干净净,一粒米都没有剩下,一片菜叶都没有糟蹋。

    徒儿的心血,可以因无心之失,而有所折损,但绝不容许有心浪费。

    褐皮老道忽然笑了笑。

    神罚?

    死?

    死有何惧。

    向道而死,虽死犹生。

    ......

    张云鹤盯着大司命一动不动,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那么大司命,你又是谁?!”

    大司命神色恢复平静:“我是谁?我现在是蓬莱仙门的大司命。至于其它的,重要吗?”

    张云鹤怔了怔,转投过,沉默下来。

    张云鹤之所以对大司命是谁,有那么浓厚的兴趣,无非是他觉得,对方很可能不是凡人。这是张云鹤之前未曾想过的地方,这样的事也太过骇人,几乎超出了他的一惯认知。

    但是仔细一想,转世之事也并不是那么难以让人接受,既然凡人可以成仙,那么仙人为何不能转世?

    只不过,天下已经很久没有人成仙了,张云鹤虽然修为高强,但也几乎忘了这件事,平日里大家都习惯了,修士修炼,只为变得更强,至于那虚无飘渺的仙道,实在是太过遥远,触不可及。若非张云鹤天资非凡,修为进展神速,也不会去想那么久远的事,眼下就更不会怀疑大司命。

    此时听了大司命的话,张云鹤至少可以肯定很大一部分,大司命就是转世之人。这让他心里五味翻陈,毕竟这也就意味着,修士的确可以成仙。这对一般的修士,诱惑力可能不大,引不起多少内心波澜,但张云鹤不一样,他是有那么一丝可能的。

    张云鹤深吸一口气,将这些杂乱的念头压下,心情平静之后,张云鹤就发现,平卢的局势忽然变得十分有趣,在这五州之地,竟然出现了四个转世之人。

    张云鹤道:“对面一个太阴星君,一个巨灵天神,可都不是善茬......不,是都厉害到了极点!你既然也是转世之人,对付一个应该不成问题,可我凡体肉胎,如何跟对方抗衡?”

    大司命在对方说“你既然也是转世之人”的时候,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似是有些嘲讽之意,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听张云鹤把话说完,她淡然道:“就算是仙人转世,现在也不过练气九层,你是**凡胎,他们何尝不是?说到底,你现在面对的,并非仙人,而是凡人修士。”

    说到这,大司命露出一个诡异诱惑的笑容:“张云鹤,你想尝尝弑仙的滋味吗?眼下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要错过了。”

    张云鹤平举飞鹤剑,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不管是不是仙人,也不管弑仙是什么滋味,既然对上了,就先打过了再说!”

    他话音落下的时候,苏娥眉和卫小庄两人,从大梦初醒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双目俱都恢复清明,锐利的目光向他和大司命投来。

    约莫是听到张云鹤的话,苏娥眉温婉的嘴角动了动,似是勾勒出一抹笑意,含义莫名,美艳不可方物。

    缕缕清黄色光芒,从她握剑的手中升腾,寸寸弥漫剑身,一朵朵挂花状的花瓣,在剑身上浮现,当最后一朵挂花成型之际,苏娥眉真真切切露出了一个笑容,并且向张云鹤一剑斩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