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七章 再动要出事
    势均力敌的激战,让两人灵气迅速消耗,很快就只剩下小半。

    李晔挥了一下卢具剑,望着百步开外的少司命,忽然一笑:“该结束了。”

    清澈明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讶异,少司命微怔之后,发现李晔这句话,并不是说他打算跑,而是能打败她,这让她眉眼一凛,气息立即节节攀升。

    她虽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但是看得出来,她很气。

    她可是练气九层。

    李晔嘴角微微扬起,他并不是在说笑。

    《紫气东来》的功法中,拳法与掌法不以速度见长,“步步生莲”与“青莲山”的剑式,更多意义上是群攻术法,此刻面对飘若惊鸿,远战堪称无敌,近战堪称无解的少司命,他这句话本来没有道理,却说的格外认真和有把握。

    话音方落,李晔踏叶飞奔,履云靴的速度发挥到极致,整个人拉成一条直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少司命直冲过去。

    练成直线的并不是他的身躯,而是身躯留下的残影,他的速度快到极致,丝毫不让练气九层的修士。

    与此同时,李晔气海中那池一直含苞未绽的青莲,花苞悠扬张开寸许,点点星光从花苞中散落气海,仿若漂浮的晶彩,顺着灵气进入经脉。

    气海上悬浮的龙气,引吭啸吟,须爪皆张,金光氤氲,光芒万千,凝实的金色龙气不再是丝丝缕缕,而是化作两条灵气小蛇,悠忽蹿出,顺着经脉直达双腿。

    李晔目光深邃,犹如深渊,夹杂中一往无前的锐气,仿佛可穿金石。

    少司命眼见李晔奔来,神色依旧没有变化,她有着宁静空灵的气质与性子,葱根般白皙的纤细手指,在胸前飞快结印。

    此刻她仍是镇定的。

    但一个手印还未结成,少司命陡然双目如剑。

    娇躯干脆利落向后掠去,紫发与纱巾如风向前飞扬,缕缕拂过白璧无暇的脸颊。

    飞奔中的李晔,速度本来就奇快,身周忽然响起数次音爆。

    每一次音爆云炸开,他的速度就陡然提升一个台阶,如此数次之后,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不可琢磨,百多步的距离,一闪而至。

    履云靴留下的第一抹光线,还在第一朵音爆云之下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少司命面前。

    少司命身后,骤然响起声声浑厚清脆的嗡鸣,一个个阴阳图案出现又消散,不停明灭,她身躯每经过一个阴阳图案,就要更快一分,这让她看起来像是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她脸色略微有些发白。

    数条叶链在少司命身后飞掠而出,仿若犀利无匹的弩矢,向李晔猛地射去。

    躬身飞奔的李晔,猛然纵身鱼跃,卢具剑平举在前,与树梢平行身体急速旋转,一道道鱼鳞般的剑光,在身前泼洒成圆。

    剑气将临身的叶链片片切碎,丝丝缕缕灵气光线飘飞如烟、如带。

    叶链没能阻止李晔分毫。

    少司命幽亮的眸子陡然睁大。

    从纷飞的花叶雪幕中现身,最后一声音爆,云圈尚且来不及炸开,鱼跃的李晔已经近了少司命的身。

    纤嫩娇弱双掌平平击出,和田美玉般的十指周围飞叶成环,直取李晔前胸。

    李晔竖剑胸前。

    双掌轰在剑身,卢具剑颤鸣一声,向内弯曲。

    环叶飞刺在李晔周身,抹抹血光乍现。

    李晔面容如铁,眉头都没皱一下,履云靴推着他轰然向前。

    他弃剑。

    双臂张开。

    猛然环抱。

    少司命眉眼皆乱!

    嘭!

    猛虎扑食,李晔矫健有力的身躯,猛地撞在少司命纤弱的娇躯上,就像蛮牛撞倒了花草。她的紫发骤然往前一荡,如墨泼洒,清澈明净的大眼睛里满是茫然,神色有刹那空白。

    为防少司命逃脱,李晔双臂环在她纤弱的后背,紧紧将其禁锢,两人的上半身贴合无缝。

    这时李晔才感觉到,原来这副娇躯竟然如此消瘦,仿佛不堪盈盈一握,一握就会折断,唯独胸前的触觉分外厚实,弹性十足。

    紫发在耳畔掠过,轻痒撩人,栀子花般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丝丝热气钻进鼻孔,魅惑的人目眩神迷。

    李晔仿佛投入了温水池,舒服的想要呻吟,又好似翱翔于云端,身体与精神都倍感轻盈。

    风声在耳畔轻吟,树叶哗啦飞起,李晔抱着少司命穿越树枝,向地上坠去。

    与少司命激战多时,李晔基本已经确认,眼前的少司命无论面容如何,所使用的功法,都跟他穿越来碰到的一样,正因如此,李晔知晓一些对方的弱点。

    作为道门传承千年的身份,少司命的能力与她的术法,都堪称完美,然而少女的矜持与娇躯,却让她有一个无法被掩盖的缺点。穿越前的李晔,也正是因为抓住了对方这个弱点,才能在跟对方的纠缠中,屡次赢得一丝先机。

    远攻无敌,近战无解的少司命,不擅贴身肉搏。

    而李晔在穿越前,可是全能修真者,战技不说完美无暇,但绝对十分全面。

    过往无数次的斗争经验告诉李晔,只要能与少司命贴身而战,对方多半就要溃败。

    这就是李晔不惜代价,也要近少司命的身,并且抛弃天池剑的原因。

    两人从半空坠落,砸断无数树枝,少司命从震惊与无措中回过神来,双目恢复清明,两人的姿势让她满面酡红,眼中更是闪过一抹浓厚的杀气。

    只不过她双臂都被李晔禁锢在身侧,像一个稻草人一样被捆绑着,无论她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挣脱,倒是两人贴身的摩擦,让她感到丝丝异样,娇躯温度陡然提升,说不出的难受酸麻。

    然而少司命出招,未必需要动用双臂。

    那双清澈明净,仿若山涧清泉的眸子,杀气浓得犹如实质,仿佛都要溢出来,火苗般的碧绿灵气,在白皙指尖环绕,她开始单手发动“万叶飞花诀”。

    周围的绿叶片片震颤,发出声声嗡鸣,在刹那间飞离枝头,从四面八方向她身上的李晔后背射来!

    李晔嘴角微扬,他早就料知少司命会有这样一手,履云靴骤然发动,带着两人笔直向前冲去。

    树叶枝梢在身旁不停滑过,拍打的李晔也觉得疼,而绿叶飞刃在两人身后不断刺落,唰唰声不绝于耳,无数树枝被斩断,无数绿叶被划碎,纷落如雪。

    履云靴的速度飞快,但李晔体内灵气不多,已经无法支撑告诉飞行,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绿叶开始滑过他的后背,虽然勉力闪躲,奈何少司命操控飞叶的本能,已经炉火纯青,李晔后背不时飞出一抹鲜血。

    李晔咬了咬牙,顾不得去感知身下娇躯的美好,更顾不得缠绵暧昧,在他眼前,出现了一棵大树,树干粗的两人才能合抱,他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弧度,向树干骤然冲去。

    嘭的一声闷响,李晔将少司命重重撞在树干上,树叶片片落下,她娇弱的身躯猛地一震,双手向后一荡,再也无法控制绿叶飞刃。

    只不过那声响起在李晔耳畔的闷哼,和吹到李晔耳畔的热气,让李晔浑身一颤。

    李晔咬了咬舌尖,恢复神情目明,手上动作更是没有半分停顿,右手成拳重重轰在少司命小腹。

    纤细若柳的腰身猛地后弯,却因为树干的阻挡无法弓起,看着分外惹人怜惜。

    少司命双臂摆脱束缚,连忙向李晔一掌轰来,然而她的出手到底慢了些,李晔架住她的臂弯,扣住她的手腕,转身抵住她的腰肋,一个过肩摔把她狠狠朝地上甩去。

    坠落的少司命衣袂飞扬,疼痛让她眉州紧蹙,双手却已飞快在胸前结印,然而李晔怎会让她得逞,迅速追下,人在半空,双拳不停轰出。

    少司命被迫放弃结印,跟李晔短兵相接,然而在被动下坠的她,护住周身都难,更别提反击,只能护住面容,不被李晔揍成猪头。

    李晔到底不是莽夫,不会去招呼少司命的脸,最后一拳轰在她胸前,将她砸落在地,轰出一个大坑,腐叶水幕般飞起。

    拳头传来的软绵弹性让李晔心神一颤,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甩甩头抛开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的诱人画面,猛地向少司命扑去。

    砸落在地少司命,纱巾下鲜血溢出,染红了绸缎般光滑的白璧脖颈,那双宁静深邃的眸子,死死盯着李晔,分明受伤不轻,十指结印却是飞快,无数飞叶射向李晔。

    李晔目光一狠,这小妮子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心性之坚韧,战意之坚决,让他也感到头疼,但凡还有一丝力气,都要跟李晔拼得你死我活。

    李晔一掌轰下,打散少司命的结印,在对方起身的时候,纵身飞扑过去,一把扣住她的脖子,窜到她身后,毫不客气施展了十字固,带着她摔倒在地。

    少司命还想结印,李晔已经无法去管她的双臂,为防被绿叶飞刃刺成筛子,他猛地翻身一滚,自己背枕泥地,将少司命禁锢在身上。

    脖子被扣住,少司命脸上很快一片通红,她不停去掰李晔的手臂,想要脱离虎口,却发现李晔手臂硬得犹如顽铁,根本无法撼动。

    水蛇般的娇躯剧烈扭动挣扎,想要翻身再战,却也是没有可以着力的地方。

    为了尽量减小少司命的挣扎幅度,被她脱离禁锢,李晔双腿毫不客气缠上少司命腰间。这本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搏斗动作,奈何少司命身躯娇小,李晔的双腿缠不上她的腰,只能缠上她修长笔直的双腿。

    饶是如此,现在的李晔就如一只螃蟹,双腿钳子一般,将少司命夹得死死的。

    少司命难受到了极点,脸上阵红阵紫,不停挣扎却无济于事,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充满不安与迷茫,还有丝丝恐惧和无助。

    她本就生得娇柔,犹如少女,这个眼神落在男人眼里,格外有杀伤力,说不定就会诱惑人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好在李晔并不能看到。

    但李晔受到的诱惑只大不小,身上的娇躯温热而又灵活,婀娜玲珑的曲线软绵而有弹性,在不停挣扎扭动下,阵阵清香扑面,缕缕热气升腾,让李晔鼻血都快涌出来。

    “别动了,再动要出事!”李晔咬牙警告。

    少司命斗志顽强,意志坚决,倔强的一塌糊涂,丝毫没有照办的意思。在气绝而亡之前,她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就不会放弃战斗的本能,与求胜的渴望。李晔的警告,并没有收到一点效果。

    李晔暗骂了一个脏字,以练气七层对战练气九层,还是非同一般的练气九层,李晔实在是不容易。但凡到了练气八层,都不至于是这个局面。但是眼下他根本不敢放少司命脱身,就这小妮子表现出来的杀气与斗志,那无异于自掘坟墓。

    李晔只求一胜,某些部位也斗志昂扬。

    少司命忽然浑身一僵,挣扎中她感到腰下有一个突出的坚硬异物,顶着她十分难受,起初她以为那是李晔携带的刀剑,便伸手想去把它拿开,直到纤纤玉手握住刀剑,猛地拔了一下没拔开,她的手指一下子冻住,娇躯骤然一颤,眸子里流露出浓浓的恐惧,就好像碰到了阎王一样。

    李晔双目突出,闷哼一声,又吐出一个脏字。

    到了这个时候,十字固的威力已经完全展现出来。

    少司命渐渐不动了,无邪明净的眸子,徐徐失去焦距,缓缓变得涣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