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章 兵家战阵
    李晔到了之后,问了一下这边的情况,随后就来到众人之前,把少司命放了下来,开始打量数百步之外的平卢军精骑战阵。一千精骑摆开,杀气凌然,压迫感十足,而且对方摆的还是锋矢阵,这是准备随时冲锋。

    宋娇来到李晔旁边,瞄了少司命一眼,没有深究,对李晔道:“只要我们这边一动,精骑就会冲锋,即便你我能迅速杀过去,也无法杀破敌阵,更何况对方还有隐藏在暗处的高手,配合军阵如鱼得水。”

    “昔日乱兵围攻襄阳,恰逢沙陀五百骑在城内,在襄阳守军数战失利的情况下,襄阳节度使请动沙陀骑兵出战,仅仅五百人而已,一个冲锋就突入乱军阵中,打乱了地方阵脚,襄阳军趁势突击,这才得胜。也正是那一战之后,沙陀骑兵参与平定庞勋之乱,立下赫赫战后,事后才有以沙陀骑兵为核心的振武节度使。”

    李晔面容平静:“眼前这一千骑,能跟沙陀骑兵相比?”

    宋娇微笑道:“自然不能。如今的大唐,论马军战力,无人能及沙陀骑兵。”

    李晔点点头,不复多言,静静打量那一千骑。

    宋娇见他不再说话,也没有多说什么,安静站在他身旁。

    后来赶到的苏娥眉等人,和其他青衣衙门的修士,看到李晔只是安静站着,都不明所以,不知道李晔要如何应对。

    时间渐渐流逝,眼看天亮的时辰越来越近,很多人都开始焦虑。能参加此次行动的人,都知道能否拿下清水山庄,关系重大,但李晔来了这么久,别说有所行动,连命令都只是让众人原地待命,这就让大家十分彷徨。

    之前李晔扛着少司命回来,和苏娥眉有过一番“帮我还是帮蓬莱”的对话,崔克礼等人,已经当李晔是青衣衙门的话事人之一,此刻看到李晔没有什么举措,也是暗暗着急,毕竟崔家已经投靠了李晔。

    终是忍不住,崔克礼来问了李晔几回,李晔只是笑而不答,让崔克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山腰的凉亭上,陈北望满脸得意之色,嗤笑道:“本以为他们来了人,会尝试着冲一冲骑兵阵,没想到什么动静都没有,看来青衣衙门的人,也没什么三头六臂。”

    王撼山微笑道:“这也是他们识趣,只要冲阵,那就是找死......”

    话音未落,夜幕深处,隐有雷声传出,须臾,雷声渐大,密集不歇,大地微颤,片刻后,雷声滚滚而来,就如在夜幕的不远处,有排山倒海的巨浪,正在飞速席卷过境,要将所有人都吞噬。

    陈北望、王撼山两人,先是疑惑,继而惊疑不定,到最后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骇然,两人作为军中宿将,在滚滚雷声汹涌而起之后,当然不难想到那是因为什么。

    那是骑兵冲锋引发的震动,雷声便是马蹄声!

    王撼山吃惊的望向陈北望:“陈将军还调了马军过来?”

    陈北望脸上的自得之色,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此刻只剩下凝重:“没有,只有山下这一千骑......”

    王撼山神色肃杀,心中波涛起伏,既然不是陈北望调的骑兵,那对方是谁?而且他们事先没有接到消息,也不可能是平卢军的其他将领,擅自调兵过来增援。

    崔克礼等人听到马蹄声渐近,连忙转身去看,等了许久,先是看到黑夜中火星点点,连接成线,最后马蹄声如雪崩临面,这才清楚看到,一支支火把下,是正在奔驰的精甲铁骑!

    他们已经让到了道路两边,给精骑让开道路。

    崔克礼神色惊骇,其他人眼中也充满忌惮,甚至是敬畏,无论他们修为如何,只要还没到真人境,精骑冲阵的威压,就如泰山压顶一般。

    在众人紧紧注视的目光中,从夜幕中冲来的火龙渐渐清晰,铁甲洪流最前面,有一名银甲将军,白马长槊,英武不凡,哪怕对方的面容都隐藏在面甲之后,众人看不到那人的五官,但仍是清晰感知到了对方的杀气。

    “这是谁的兵马,是哪一军骑兵?”

    崔克礼忍不住出声,仅是看威势,他就感到了对方不凡,虽然他是一介书生,但对兵事并非一窍不通,骑兵是否精锐,从冲阵时战马衔接、骑兵间距、将士气势、马蹄声的分合起落等这些细节,都能窥知一二,而眼前这支骑兵,无论从哪个方面判断,都达到了绝对精锐的标准。

    崔克礼从未听说,平卢军骑兵,是如此精悍。

    在精骑还在数百步之外的时候,李晔徐徐升空,周身灵气环绕,白芒闪耀,如指路明灯一样醒目,他看了精骑一眼,转身拔出卢具剑,向一千平卢精骑一引,声振寰宇:“王府铁骑,听孤号令,冲阵!”

    这一刻,李晔仿若天将。

    精骑最前的银甲将军,望其身、听其令,高举丈八破云槊,陡然吐气开声,竟然盖过了隆隆马蹄之音:“王府铁骑,听殿下号令,随本将冲阵!”

    八百精骑,一一取下鞍边长槊,平直端起,锋刃向前,动作整齐划一,如用线尺丈量,铁甲环佩声,清脆厚重,响成一片,八百将士,躬身提缰,目视前方,杀气凛然,在夜幕中爆发出山洪般的咆哮:“杀!”

    这一声呼喝,气冲斗牛!

    八百精骑,在奔进中迅速变阵,锋矢阵不时成型。

    阵型大成时,银甲将军将高举的破军槊,平端身侧,“杀!”

    锋矢阵骤然提速:“杀!”

    金戈铁马,让荒野刹那变成战场!

    眼见精骑洪流奔过,战阵严整,铁甲森寒,杀气冲天,压迫感让崔克礼嗔目结舌,他睁大眼睛,双手轻颤:“这......这支骑兵,竟然精锐至斯?”

    他不禁抬头,向半空中的李晔望去,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殿下......莫非,莫非是安王殿下?这,果然是安王殿下!”

    山腰凉亭,王撼山、陈北望、慕清流等人,眼见山下骑兵冲阵,无不动容,悬浮在半空中的李晔,白芒环身耀眼异常,看不清面容,他们听到对方那句军令,不由得悚然一惊,对方自称为“孤”,难不成是平卢新任节度使、安王李晔?

    可李晔不是一直在齐州吗,他怎么突然到了莱州?又是何时来的?

    震惊还未平复,陡然听到银甲将军那声呼喝,王撼山和陈北望齐齐睁大双目,死死向对方看去,那名银甲将军,浑身气势与战阵融为一体,不分彼此,而自身又成了战阵锋矢,霸道锐利,有无可匹敌之意,这副场景,让两人惶然失神,连呼不可能。

    然而银甲将军一声呼喝,竟然能盖过八百骑奔驰之音,传遍四方,那这就只有一个可能!

    王撼山、陈北望同时失声:“战......战将?那人竟然是兵家战将?!”

    兵家战将,世间少有,极难修成,王撼山、陈北望虽然自认是兵家,但修炼的却是道法,境界也是按照道门体系,练气六层。

    作为军中宿将,两人十分清楚,兵家战将之境,有多难修成,他们更加明白,世间将校,纯走兵家体系的,又只有多少,然而真正让他们畏惧的,还是兵家战将境界一旦达成,会具有多么大的杀伤力。

    兵家战将,一身修为都在士卒、战阵、沙场上,他们与身后战阵意念想通,合而为一,一旦冲锋陷阵,不但自身实力大涨,寻常将领难以匹敌,战阵威力更是骤增,有无往不破之势,这样的战将,根本不吃冷箭,这样的战阵,只要战将不死,战阵便极难攻破!

    寻常战阵,与有兵家战将统领的战阵一比,简直就是一盘散沙!

    平卢一千精骑就算再强,又如何能抗衡这样的一支铁骑?

    王撼山与陈北望同时深受震动、深感恐惧,在他们的视线中,银甲将军带领的锋矢阵,已经成势,道道流云般的锐利灵风,在战阵两侧向后滑过,所有奔驰中的骑兵身上,都有灵气氤氲环绕,那是战将和军中修士,灵气产生共鸣,从而覆盖整个战阵的反应,这在兵家眼中,有一个专门术语:士气共振!

    现在整个锋矢阵,已经完全成了一个严丝合缝的整体,那就是一根锋矢!

    “不好!”

    “要糟!”

    王撼山与陈北望再也坐不住,连忙从凉亭一跃而下,面对这样的一支铁骑组成的锋矢阵,根本不用打,平卢骑兵就毫无胜算,他俩若是再不去战阵中,己方必败无疑,此刻他们只想带头冲锋,希望能够有所作用!

    王撼山、陈北望将甲胄祭出,都是法器,瞬间穿戴,从半空跃上战马,提缰持槊,向平卢骑兵下达军令,带头冲锋:“平卢精骑,冲阵!”

    眼见王撼山和陈北望飞跃而下,上了战场,凉亭中的慕清流神色恍惚,不明所以,他不是军将,不能洞悉王府八百精甲组成的战阵,到底有多么巨大的威力,他只看到对方气势非凡,仿佛无坚不摧。

    然而王撼山和陈北望的反应,还是大大超出他的预计,他不由得想到,难道不是所有战阵蓄势之后,都有这般威力的?

    这个疑问一旦冒出,慕清流便浑身一震,露出惊恐之色,他瞬间反应过来,若是所有战阵,都有如此威能,那统领平卢军的王撼山、陈北望,还有什么理由敬畏蓬莱,受蓬莱道门的节制?

    他们直接就可以踏平蓬莱仙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