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一章 毁灭
    苏娥眉与卫小庄抬头,凝望半空中的李晔,都感到不可思议,这个平素亲和爽快的年轻公子,不是什么青衣衙门修士,竟然就是安王殿下本人?是新任平卢节度使?

    卫小庄失神呢喃:“这些天来,我们一直跟安王殿下在一起?我竟然跟安王殿下称兄道弟、插科打诨?安王殿下竟然一点也不恼?我的天......”

    苏娥眉没有说话,她不知想到什么,脸红的低下头。

    李晔凝滞半空,静看两军冲阵,有履云靴在脚下,滞空并不算什么。

    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安王府甲士战于沙场,往先的时候,李晔只知道,王府八百甲,昔日曾跟随李岘南征北战,是天下少有的精锐。

    银甲将军就是上官倾城。

    李晔忽而想到,上官倾城的父亲,昔日也是兵家战将境界,上官一族,似乎是兵家传承家族?

    在安王府精骑出现的时候,陈北望便下令平卢骑兵冲阵,他和王撼山落于马背的时候,两军相隔已经不远,是以此时两军都有冲阵之威。

    在近两千骑的奔驰下,山野震动,草木低伏,夜空如要崩裂。

    李晔沉眉敛目。

    两军距离愈发拉进,百步,五十步,二十步,五步。

    作为锋头的上官倾城,一马当先冲入平卢军战阵中,手中破云槊平端不动,伏低身体埋在马背上,避过迎面平卢军的刺击,破云槊准确洞穿对方胸膛,急速奔驰的战马拥有极大的冲击力,破云槊直接将对方带飞马背,槊锋从甲士背心探出来一大截,鲜血淋漓,那名甲士发出凄厉的惨叫,嘴中鲜血不停涌出,眼珠子似乎要从眼眶里瞪出来,双手下意识的抱住槊身,却已没什么力气,整个身体随风往后弓起。

    上官倾城眉眼沉静,破云槊上甲士的身体,挡住了他后面同伴的长槊,上官倾城没有受到对方长槊的威胁,这个时候,她没有改换动作,只是握紧缰绳,伏低身子,持槊的右手更加用力,从尸体后探出的锋刃,刺进第二名平卢军胸膛,嚎叫声响起的时候,她猛一用力,长槊前进一大截,锋刃从第二名甲士背心透出,随着战马相面急奔,在间不容发之际,又刺透第三名甲士的身体!

    耳畔传来沉闷的砰砰声,那是战马相撞的声响,夹杂着士卒凄厉急促的惨叫,这样的情况并不会多,骑兵不会主动拿马头去撞别人,战马相撞只是迫不得已。兵甲相交叮当声,与锋刃滑过铁甲的金属摩擦声,锋刃入体的噗嗤声,不绝于耳,混在在马蹄的轰隆声中,刺得人耳膜生疼,一切恍然若梦,仿佛山崩地裂,震的人神智模糊。

    上官倾城神清目明,三个平卢军骑兵的身体,糖葫芦一般串在破云槊上,到了这个时候,一般的将士都要丢弃手中长槊,取下鞍边的备用马槊,上官倾城却不必如此,她低喝一声,手腕一抖,灵气勃然爆发,串在破云槊上的骑兵尸体,就被猛然震碎,残肢残骸骤然飞溅,五脏六腑激射各方,血肉蓬的一下扑面而来,像是泼出的一盆血水,上官倾城眼前猩红一片。

    不少血肉打在她身上,银甲顿时被染红,视线有片刻障碍,但在她的有意控制下,碎肉鲜血更多飞射向前方的平卢军阵,其中一只断臂,正好甩在眼前冲来的骑兵胸前,打得对方身体一歪,长槊也歪了,上官倾城没费什么劲,破云槊就洞穿了对方的咽喉,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锋刃上血肉飞溅,嗤啦声令人牙酸,破云槊滑过后,对方的脑袋已经只有一张皮,还连着脖子,惊恐定格的五官,比厉鬼还要可怖。

    上官倾城没有回头,她不必回头,也不能回头,她眼中只有不断冲来的骑兵,一眼望不到尽头,在火把的光亮下影影绰绰,泛着寒光的长槊,锋刃荆棘如林,而她正朝它们冲过去,如同送死一般壮烈。

    对方士卒的面容,在她眼前不停闪过,那是狰狞凶狠而又布满杀气的脸,咬牙切齿,扭曲到了极点,有的还很惊惶害怕,嘴唇都在发颤,上官倾城嘴角微扬,对方害怕的面容出现在战阵中,胜过世间一切美景,也胜过一切灵丹妙药,她感到战意沸腾,她要将这些人斩落马下,而害怕会让他们对她的威胁,降低到最小。

    上官倾城大喝一声,双手握住破云槊,斜刺撩起,一轮弯月般的灵气轰然勃发出去,在两名平卢精骑胸前绽放出血花,破云槊横向一扫,白色匹练横飞而出,数名平卢精骑脑袋搬家,脖颈处血泉冲天而起,她再度平端长槊,伴随着战马奔驰,一连串刺穿两人的胸膛!

    李晔神色平静,将上官倾城的战斗情况,尽数纳在眼底,他无声笑了笑。

    那是他的战将。

    千骑战阵并不会很长,很快,两军彼此冲阵而过,各自向前奔驰,在他们身后的空地上,留下了一地尸体,火把零星散布,粗看不下两百,多半都是平卢骑兵,安王府精骑寥寥。

    这就是兵家战将统领下的战阵威力。

    两百,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在有精甲护身的情况下,致死并不那么容易。

    失去骑兵的战马,有的裹挟在战中继续奔驰,有的伤了倒在地上哀鸣,有的四下彷徨。

    骑兵冲阵而过,或者勒住缰绳停下来,次第转身,准备第二次冲阵,或者直接甩过一个大弯杀回来。后者无疑是更好也更常用的选择,然而在安王府八百精骑面前,却是山脚,他们没有转弯需要的距离,只能被迫勒住缰绳。

    这也是平卢精骑的设计,选择战场很重要,他们让安王府精骑被迫停下来,而他们面前却是坦途,能从从容转弯杀回,速度会快很多,能在安王府精骑速度还没提上来之前,杀到眼前,那样他们就占据了绝对优势。

    陈北望与王撼山咬牙回头望了一眼,眸中俱都闪过狠戾之色,平卢军的伤亡太大,让他俩肉疼不已。但也就这样了,失去地利的安王府精骑,接下来就会面对他们的雷霆打击。

    回过头,陈北望与王撼山,却一下子遍体生寒,惊恐的睁大双眼,差些喊叫起来。

    在他们面前,有四人拔地跃起,正好到了当空。

    李晔高举卢具剑,嘴角掠过一抹冷笑,在他身旁,宋娇、刘大正、苏娥眉、卫小庄,正飞跃到最高处,纷纷举起了手中法器。

    三个练气九层,一个堪比练气九层,一个练气八层,全力发出一击,会有多么大的威力?

    在一千平卢精骑战阵严整的时候,他们出手的效果会大打折扣,但是现在,刚经历一番冲阵,军阵有些散乱,还未在奔驰中调整过来的平卢骑兵,则给了众人最好的出手时机。

    李晔一剑劈下,数丈青色匹练轰然斩落骑兵军阵,刹那间血肉横飞,泥土暴起如潮,声声惨叫与马嘶传来,让人不忍听闻。

    练气九层的宋娇、苏娥眉、卫小庄,和练气八层的刘大正,同样使出自己的最强一击,灵气匹练让半空亮若白昼,又瞬间轰下,笼罩了平卢骑兵,炸响的轰鸣声中,无数断肢残骸纷飞而起,血雾泼洒如雨,泥水飞溅如瀑。

    当灵气散去,地面横七竖八,躺了无数残肢残骸,血肉模糊了泥地,潺潺细流汇聚成溪流,剑气、刀气犁出的沟壑,让地面看起来犹如丘陵,也像干枯的老树皮,惨叫声此起彼伏,挣扎的人、马让这一方天地看起来,犹如人间炼狱。

    平卢八百余骑,只有零星数十人生还!

    而在彼处,上官倾城统领的王府精骑,遭受了同样的待遇,蓬莱道门的大司命、张云鹤、于道长,同样向他们轰出了最强一击。

    在灵气光华罩下的那一刻,上官倾城抬起头,兜鍪下看不到她的面容,但眼神格外战意昂扬,她举起破云槊,大喝一声:“御!”

    安王府八百精甲,同时高举长槊,发出一声潮浪般的震天高呼:“御!”

    翁的一声轰鸣,整个战阵中,从中心荡开一圈水波般的灵气光华,形成一层没有缝隙的白色光幕。

    兵家战阵,不止能进攻,还能防御。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是为兵家战阵!

    大司命等人的全力一击,轰然落在白色光幕上,顿时光华漫天,遮蔽万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