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章 盟誓
    周岌默然片刻,杨复光的确说的没错,在忠武军的地盘上,若非感到实实在在的威胁,身为节度使他也不可能如此来见杨复光。

    前些年乱军肆掠中原,前忠武节度使薛能阵亡,彼时周岌不过一介牙将,他能做上节度使的位置,都是杨复光举荐,因此,他和杨复光关系一直很好。

    郑畋在凤翔号召各路兵马共击黄巢,李俨(登基后改名李儇)在西川下令各镇兵马收复长安,彼时杨复光就试探过周岌多次,要他反抗黄巢,出兵西征,但周岌顾虑重重,一直没有正面回应。

    只要唐室没亡,为唐室讨贼,周岌愿意这么干,因为可以获得功勋名声,得到朝廷封赏,加官进爵,假如日后天下大乱,这就是他招兵买马、招贤纳士,扩充实力的本钱,毕竟,贤臣择主而事,人才不会愿意投靠一介无名之辈。

    声望声势在任何时候都是有用的,在乱世更有大用。

    但前提是,周岌不会因此自取灭亡,别闹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白了就是风险跟收益的关系。

    周岌一直不正面回应杨复光,是因为他觉得,忠武军根本没有攻破潼关的可能。忠武军才几万人,即便攻破了潼关,没有其他藩镇配合,也不可能孤军从东面入关,去长安打黄巢。

    乱世建功很重要,但自保才是最基本的要求。

    不过现在形势又有不同,因为邓州被攻下了,朱温还让周岌去拜见,这是明摆着要把他绑上船,不给他左右摇摆和观望的机会。

    “监军看到了什么?”周岌问。

    杨复光毫不隐瞒:“想必廉使也已经发现,近来城中活动的道人,愈发多了起来,随着朱温的使者到来,城中弥漫着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息,咱家稍微动动鼻子,就能稳得到其中的血腥味儿。”

    周岌不言不语,作为节度使,这些事他不可能不知道。

    杨复光寒声道:“不仅如此,咱家还得知,一直骄横跋扈,对廉使阴奉阳违的蔡洲刺史秦宗权,在朱温攻打邓州时,就派了信使过去联络。”

    “秦宗权这匹夫!狼子野心,殊为可恨!”提起秦宗权,周岌便恼火不已,蔡州是忠武军属州,但秦宗权向来对周岌不服,黄巢过境的时候,他就主动出城相迎,还跟对方见了面,趁着那个机会,他招兵买马,俨然有跟周岌分庭抗礼的意思。

    杨复光盯着周岌道:“秦宗权想干什么,廉使想必心里清楚,他本就不服廉使,这回若是再攀上朱温那棵大树,日后会发生什么,就真的不好说了。要知道,廉使是咱家扶上位的,朱温若要控制忠武......朱温可不是易与之辈!”

    杨复光没有明言,但周岌理解他的意思。

    一朝天子一朝臣,朱温要让忠武乖乖听话,把忠武彻底变成他自己的势力,就有可能扶持秦宗权上位。但偏偏蔡州兵强马壮,周岌不敢轻易发兵征讨,不是他兵少羸弱,而是如果秦宗权踞城而守,以对方对蔡州城防的经营,他短期还真就可能攻不破,而这岂不是给了别人机会?

    对节度使之位虎视眈眈的,可不止秦宗权,想要在乱世闯出一番功业来的,大有人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冒出一大批豪杰来,而终南山道门的势力,又无处不在......

    平心而论,秦宗权的才能,还在周岌之上,如果不然,周岌也不会这么被动,拿对方没辙。可以说,如果没有杨复光,周岌的处境会更糟。

    周岌双眼渐红,拳头紧握,局势的确很艰难,莫说进一步建功立业,退一步自保都不容易。在这乱世的洪流当中,没有人能够安然无恙,很多时候进一步可能海阔天空,也可能万劫不复,退一步则可能身死道陨。

    杨复光将周岌的神色纳在眼底,面上不动神色,心里却已知道,他的一番话起作用了,现在就差一个真正的重量级砝码,让周岌就范听话。

    杨复光徐徐道:“咱家在汴州的故交,刚刚给我来了信,说是平卢节度使,率领十万大军,已经顺济水而下,不日就会抵达汴州。算算日子,差不多也到了。”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周岌浑身一震。

    这可是个重磅炸弹,在中原局势胶着的时候,十万大军从天而降,可想而知,会对局势造成多么大的影响,说不好就会造成鲢鱼效应。

    当然,周岌不知道鲢鱼效应,但这不妨碍他理解局势,他震惊道:“平卢节度使,安王殿下?”

    杨复光露出微笑,愈发有了把握:“不错,正是扳倒韦保衡和刘行深的安王殿下!”

    “安王殿下竟然带了十万兵马,还不日就会到汴州?怎么如此突然?他......殿下竟然有十万兵马?”周岌惊诧不已,他的意外是有道理的,寻常藩镇哪有十万兵马,三五万就算不错了。

    也只有戍卫边关的边军藩镇,兵马才会多一些,但也不会超过十万太多,而平卢地处无战之地,向来只有三万兵马左右,眼下怎会扩军如此之多?能带出来十万兵马,那么平卢军少说也有十几万!

    周岌震惊意外之余,还有惊喜之色,这正是杨复光需要的,所以他毫不吝啬开始夸奖李晔,为李晔造势:“安王殿下出镇平卢,可是奉的陛下亲笔敕令,为的就是备战乱军。虽然乱军没有去平卢,占据那块风水宝地,但安王殿下的职责却是不会因此而消失。有朝廷源源不断的兵甲、物资支持,以安王殿下卓越的才能,三年扩军十万,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周岌冷静下来,沉声道:“监军说的不错,安王殿下可是老安王之后,虎父无犬子,才能怎会差了?他及冠那年,可是连韦保衡和刘行深都能斗倒,平卢无战之地,他有备而去,三年积累,如今坐拥十万大军,的确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周岌言语之中充满佩服。

    这就是声望的作用了,如果李晔当初没有扳倒韦保衡、刘行深,赢得天下人的赞誉与敬佩,周岌现在说什么也不会相信,李晔可以提兵十万勤王的。

    杨复光见火候到了,不再迟疑,忽然离座下拜,悲声痛呼:“大丈夫感恩图报,忠肝义胆,上报家国,下恤黎民!朝廷待廉使不薄,现在国家有难,廉使乃栋梁之材,本该为国建功,绞杀乱贼,名垂青史,怎甘背叛朝廷,为贼寇所驱使?落得千古骂名?!”

    杨复光一番慷慨陈词,已是泪流满面,但他眼神坚决,腰板也挺得笔直,让人毫不怀疑,眼前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会一往无前。

    周岌立即大受感动,连忙拜在杨复光面前,也痛哭流涕:“国家艰难,天子西奔,黎民受苦,本使心如刀割,恨不能与乱贼同归于尽。只是碍于势单力孤,不能独自抗賊,这才阴奉阳违,想要等待良机,再沙场效死!如今内有监军襄助,外有安王驰援,纵然千难万难,本使也要报效家国!”

    杨复光大喜,当即和周岌起身,抽出随身匕首,划破手掌,将鲜血滴入茶杯,两人以茶代酒,歃血为盟。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无需多么声势浩大,与同时代盛行的歃血为盟相比,并无奇特之处,甚至更加简洁。

    但无数局势的改变,很多历史走向的转换,就取决于这样并不纯粹,并不声势浩大的盟誓。

    两人决心下定之后,周岌便道:“朱温的使者还在驿馆,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手杀了他!”

    这是要纳投名状,表明坚定的决心和立场。

    杨复光当仁不让道:“何须廉使动手,咱家这里也有人,虽然并非绝顶高手,但去杀个使者,却是绰绰有余。”

    杨复光表示无条件信任杨复光。

    两人都被对方感动,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屋顶传来一声冷笑:“两位如此忠心唐室,倒是让贫道也甚为感动。只可惜,你们杀不了使者了,不仅杀不了,你们自身性命也难保!”

    “什么人?”杨复光和周岌悚然一惊,听对方说话的声音,就在屋顶,而在此之前,他俩却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行踪,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气息,这说明对方的修为比他们要高得多,但在许州还有什么人,会比他俩的修为还要高?

    两人相视一眼,双双离地而起,向屋顶挥拳出掌,直接将屋顶捣毁,从横飞的断木瓦砾中冲了出来。

    站到屋顶上,杨复光和周岌并肩而立,马上就看到了五个道人。

    年过半百的那人站在隔院的屋顶上,怀抱拂尘,面上还残留着不屑的冷笑。在四面的屋顶、院墙上,则高低站立着四名负剑道人,那四人仪态出尘,但与平常道人洒脱飘渺气质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竟然散发着铁血杀伐之气,显然不是清修的道人,而是经历过许多血战的!

    看到这五个人,杨复光和周岌都不禁面色一沉,他们从对方的身上,都感受到了浓烈的威压,像是泰山压顶一样,令两人喘不过气来。

    作为中原腹地的节度使,身在战火连绵之地,周岌的修为并不低,已经突破练气中段,达到了练气七层。而杨复光出自深宫大内,修为还要高上一层,是在练气八层之境!

    但是现在,杨复光分明感受到了,五个道人每一个都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这说明,对方的修为,竟然都在练气九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