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章 联合
    无涯子不知道李晔怎么到了练气九层,从李晔在太玄顶成就练气,现在才不过七年,就算是一年一个境界,现在也不过练气七层,而眼下,练气九层的李晔就站在无涯子面前。

    不过无涯子当然不会惧怕李晔,连忌惮也没有,他现在可是半步筑基的境界,整个终南山,修为比他高的人寥寥无几。

    到了练气高段,每进一步都难如登天,要不然天下的练气高层,也不会那么少,而从练气九层到大圆满到半步筑基,这一路看似没有门槛,实则步步是台阶,所以无涯子很清楚,仅是单靠境界,他就足够碾压李晔。

    “既然你来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无涯子说完这句话后,随意一甩拂尘,说不出的潇洒风流,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方才还星月齐辉的夜空,忽然不知从何处,飘来大片黑云,如同帘幕一般,将方圆数十丈都罩在其中。

    黑云中白光点点,犹如星辰,降下一道道光束。

    无涯子衣袍无风自动,满头长发笔直向后飘起,他的面色说不上狰狞,但眉宇间满是杀气,他傲然向李晔推出一掌:“天下大乱,唐室不存,你以为你是安王,我便不敢杀你?现在是大齐的天下,是我终南山仙门的天下!”

    这一掌似缓实快,无数萤火般的光亮,在他手掌周围出现,相互环绕飞掠,好似群蝶绕花。在这一掌推出的过程中,萤火不断增多,到最后,仿佛无涯子的手就是夜空,无数星辰在他掌心翻飞。

    与此同时,黑云中束束白光如日光,落在方圆数十丈的范围,周围亮如白昼,一只长达二十丈的巨大手掌,携星带月从云层中探出,兀一显形便白光大盛,遮蔽万物,让人睁不开眼,在电光火石间,就朝向李晔按来。

    这一方天地,好似成了独立的空间,而无涯子便是这方天地的大道主宰,所以能将日月星辰化为己用,发出毁灭一切的一击。

    周岌早已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威压,周身衣袍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响,双腿一软就跪倒在地,低着头大口喘息,面上全无人色,浑身打摆子一样乱颤。

    看他的模样,莫说反抗,若是威压再持续片刻,他浑身就要散架,爆体而亡。

    杨复光稍好一些,勉强能够站立,但也双股颤栗,牙关紧咬。他抬头望着自成夜空的异象,感受到了筑基修为的恐怖之处。

    修为筑基,便能形成领域,领域之内,即为修士自行控制的天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涯子一只脚已经迈进了真人境门槛,虽然还没有生成领域,但已能使出媲美领域的手段。

    这样的手段,绝对不是练气修士能够匹敌的,即便那是练气九层。

    杨复光自身修为只有练气八层,心知必死,已然无所畏惧,但李晔突然到来,分明是帮他的,他不希望李晔也死在这里,对方是练气九层,或许有逃命的机会,他用尖细的嗓音奋力叫道:“安王快走!”

    李晔神色平静。他没有走。也不打算走。

    他拔剑。拔出的是卢具剑。

    剑柄离开剑鞘少许,一丝青芒乍泄,不过是寸许的距离,青芒已如朝阳,向四面八方射出。仿佛李晔拔出的不是剑,而是一轮太阳。

    漫天星辰与白光中,一抹青绿流光乍现,从一出现,便不可遏制的扩散,将白光寸寸吞噬,最终与漫天白光分庭抗礼。

    卢具剑完全出鞘,却看不到剑身,因为剑身已经化作青绿幽芒,仿若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火光好似黑洞,不断吞噬周围的白光。

    李晔眉目沉静,举剑,竖斩,动作轻松写意,就像拂去灰尘。

    刹那间,卢具剑发出一声响亮剑吟,穿破夜空,直上九霄,剑吟声还未落下,令人心悸的龙啸声陡然响起。剑身青芒大盛,火焰如波涛般汹涌,一条青龙从青芒的海洋里飞跃出去,初时不过三尺,离剑便成三十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天空压下的巨大手掌。

    起初威压绝伦,仿佛能碾压一切的仙人之手,被青龙一冲,就如一张纸一样被捅破,化作白云嘭的消散。青龙高亢啸吟,去势不减,直接冲破漫天黑云。黑云幻灭之时,无数星光破碎,雪花一般飘落,漫天流光溢彩。

    天空重新恢复清明,皓月星空一如当初,银河如带高悬,清辉洒落街坊,唯有青龙翱翔九天。

    而此时,李晔竖斩卢具剑的动作,刚好劈了下来。

    青龙悠忽蹿出,直奔无涯子,张牙舞爪,去势如电,快的不可捉摸。

    周岌身上骤然没了威压,强撑的一口气消散,直接累瘫在屋顶上,当他看到青龙翱翔的时候,睁大了双眼,忘了呼吸。

    杨复光恍然失神。

    掌消云散的时候,无涯子便喷出大口鲜血,连退数步,差些从屋顶失足摔下。

    眼看青龙奔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恐怖的无法反抗,他想要转身就逃,却发现体内灵气运转晦涩,好似被禁锢一般,根本无从调用。

    无涯子心头大骇,眼珠突出,他很清楚,这是修为被压制的效果,就像他先前压制周岌杨复光一样。

    可李晔分明只有练气九层,为何能反过来能压制他?

    生死存亡之际,无涯子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一声尖利呼啸,终于能行动自如,顾不得其它,抛出拂尘,想要阻挡青龙片刻,自己转身就走。

    拂尘仅仅让青龙扭了一下头,却没能让它停步,此时它已到了无涯子身后,一口就咬了下来。无涯子半步筑基的修为勃然爆发,咬破舌尖再度喷出一口鲜血,以燃烧生命为代价,速度骤增。

    但他逃得还是慢了一步,青龙咬住他的右臂,直接扯了下来,血肉当空爆开。

    青龙去势不减,撞进院子,数丈宽的龙头,直接将屋宇撞塌,在地上轰出一个深达丈余的大洞,烟尘团云暴起。

    丢掉一只手臂的无涯子,已经消失在城墙上,临走时连句狠话都来不及留。

    李晔持剑而立,没有去追赶。

    他来这里本就不是为了杀终南山的道人,没必要为了一个连真人境都不是的修士,去浪费他的时间。修为达到练气九层之后,唯有真人境的修士,才能让他正眼相待。

    周岌已经爬起来,先前他面对李晔的时候,就十分恭敬,此刻却是连看都不敢正眼看李晔,只是低着头表示敬畏。杨复光虽然是个阉人,但气度的确不凡,此刻还能站直身体,但看李晔的目光,也是如看神人一般。

    以练气九层的修为,一剑杀败半步筑基的无涯子,李晔越是镇定从容,杨复光便越是觉得李晔深不可测。

    战斗并未就此停歇,大少司命与宋娇三人,还在和终南四剑鏖战,看样子终南四剑还处在下风。无涯子被李晔击伤远遁,终南四剑神色不虞,已经想要撤走,但有宋娇易水寒的牵制,他们没能如愿。

    就在这时,终南四剑齐齐咬破舌尖,以燃烧生命为代价,陡然拉开距离,暂时摆脱易水寒的控制,转身就要掠走。

    李晔冷哼一声,卢具剑当空劈斩四次,四道青色剑气飞射而出,化作四朵青莲,悠忽追上终南四剑。他可以容许无涯子逃脱,因为他不想费力去追,但终南四剑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面对背后临身的青莲,终南四剑没有想要去接,他们已经耽误不得,所以下定决心,拼着受伤也要逃走。但他们失算了,四朵青莲印在他们背后,爆出团团血雾,直接将他们从半空轰下,撞塌屋舍院墙,一时再也爬不起来。

    恼火的大少司命与宋娇,自然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终南四剑半身被冰霜覆盖,旋即就被碧绿叶链和白练斩杀。

    名震江湖的终南四剑,就此被从世间抹去。

    解决完了来搅局的对手,李晔收起卢具剑,和杨复光、周岌讲明来意,希望对方能和一起,合兵共击朱温,这本就是杨复光和周岌商量好的计划,自然没有异议,当即答应下来。

    监军府邸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战斗,杨复光的心腹将校和忠武军的部曲,都四面赶了过来。杨复光和周岌没有去安抚众人,而是借此时机,将终南山道人,受朱温指使,来刺杀他们的事,大肆宣扬。

    面对聚集在府外大街上的将士,周岌和杨复光义愤填膺,一条条数落黄巢、朱温的罪过,成功挑起了众将士的情绪,同仇敌忾之下,两人顺势表明态度,号召忠武军全军将士,准备出战朱温,立即引得众将士齐声应和。

    其实无涯子并没有杀杨复光和周岌的意思,他来这里,本意是为了控制杨复光,让周岌不要有异样心思,但是没想到两人已经密谋反抗朱温,无涯子便想着先擒下两人,让他俩乖乖听话,帮助朱温来接收忠武军。

    李晔的突然到来,打破了无涯子的计划,被迫迎战后,只落得重伤逃离的下场。

    府邸大门处,杨复光慷慨激昂,对聚集在大街上的数百忠武军将士,痛心疾首道:“自黄贼造反以来,中原连年战火,州县十室九空,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千里沃野成为荒地,饿殍遍地白骨累累。如今京师沦陷,天子西奔,实乃奇耻大辱,我等将士,受国家奉养,本该浴血沙场,以死报国,岂能怯战自保,犹如妇孺?”

    忠武军将士群情激昂,此刻无不以拳击胸,以刀击盾,金戈之音惊碎夜幕,在街巷中回荡不休:“杀贼报国!”

    “杀贼报国!”

    “杀贼报国!”

    杨复光继续道:“今安王提兵十万,不辞劳苦,从平卢至中原,欲死战报国,誓灭贼寇。我忠武军将士,皆血性男儿,忠肝义胆之辈,杀贼报国,岂能屈居人后?众将士,乱贼朱温,就在邓州,我等该当如何?!”

    “杀!”

    “杀!”

    “杀!”

    呼声震天,气冲斗牛,此刻的忠武军将士,便是刀山也上得,火海也去得。

    李晔在旁看着这一幕,颇有些感慨,他的目光最终落在杨复光身上,禁不住高看对方几眼。

    杨复光他穿越前是听说过的,的确有才能,而且对唐室赤胆忠心。后来杨复光促成各镇兵马,入关与黄巢决战,可谓是呕心沥血,毕竟这里面涉及的利益之争太多。

    李克用能用兵长驱直入,最终克复长安,将黄巢主力歼灭,就是杨复光运作的结果。

    在平定黄巢之乱的过程中,所有的宦官里面,也就杨复光对局势有贡献,而且贡献很大,田令孜虽然在战后,依然把持权柄,但眼下就是个隐形人,后来有声音也是在争权夺利。

    杨复光演讲完了之后,周岌适时下令,要求忠武军整军备战,择日出发。

    监军府宅刚经大战,屋舍院墙损毁颇多,周岌的意思是,大家都到节度使府邸去议事,李晔没这么多讲究,不想来回折腾,便提议找个清净院子就成。对李晔的话,杨复光和周岌都不会反对,所以就依了李晔。

    议事的时候,堂中就只有李晔、宋娇、杨复光、周岌四人,大少司命不涉军务,便在院中充当护卫。

    “朱温新近攻占邓州,立足未稳,城防修缮必定还没完备,以平卢、忠武二镇之兵,要攻下邓州,是大有可为。”杨复光对局势很有信心,“若能再召襄阳兵马,两面合围,那朱温就必败无疑。”

    “襄阳刘巨容怕是不会轻易出兵。”周岌对刘巨容没有信心。

    “就算没有刘巨容,要击败朱温也不是不可能。”李晔说道,他本来就没对刘巨容抱指望,“只不过,忠武军要上下齐心才是。”

    他后面这句话,指的当然就是蔡州秦宗权。对秦宗权这个人,李晔穿越前也是有耳闻的,杨复光英年早逝,死得突然,属于暴毙,没了他的帮助,周岌就没斗过秦宗权,最终被对方取代了位置。

    秦宗权后来势力大涨,一度成为中原最有实力的诸侯之一,与朱温互相攻伐多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