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七章 初遇
    李克用沉默下来,惆怅又无奈,半响才道:“旧事何必再提,眼下该怎么办?”

    慧明正要说话,內帐的帘子被掀开,从里面走出一名妙龄少妇,人还未出现,即出声道:“自然是韬光养晦,静待时机。”

    看到这名少妇,慧明起身双手合十。

    少妇没有倾城之色,但眉清目秀,举止温婉,显然是大家闺秀出身,而且是个纯血汉人。

    她还过慧明的礼后,就对李克用道:“普天之下,能平黄巢的,只有夫君。夫君一日不出,乱贼便一日不能平定,与其现在急哄哄强索钱粮,被人刁难,不如整顿兵马,积蓄实力。他日朝廷焦急之时,自然会为夫君扫平障碍,那时候就是夫君平定乱贼,名扬天下的时候。”

    少妇刘氏,是李克用的妻子,颇有谋略,常有高见,李克用征战,她就随在军营,颇得李克用幕僚敬重。

    李克用与刘芸十分恩爱,私底下对她也很尊重,当即起身拉过刘芸与自己同坐,并认真思考刘芸所说的话。

    慧明道:“夫人所言,正是贫僧想要说的,还请将军三思。”

    李克用瞄了慧明一眼,有些不忿,我这不是正在三思么。

    很快,李克用就拿定了主意,决心按照刘芸和慧明的意思做。

    暂时不用向中原用兵,李克用就不太担心粮食的问题,他在操练士卒的时候,也没忘记招兵买马,都说黄巢拥兵百万,他可不想只用十万兵,就去中原跟对方决战。

    ......

    邓州。

    朱温现在不是很开心,这让他在巡视城防的时候,一直都沉着脸。身后跟着的将校亲兵,见他如此模样,也敢上前打扰,所以队伍很是沉默。

    无涯子已经回来了,断了一条手臂回来的,这回他没有向往常一样,来去如飞,直接跃上城头,而是乖乖走了城门,进城之后就晕倒在地。

    事后朱温去见,就得知了终南四剑回不来,和安王李晔到许州的消息。终南四剑死了就死了,朱温完全不放在心上,那批老道士他从来不喜欢。

    虽说黄巢南征北战的过程中,终南山道人无论是出谋划策,还是冲锋陷阵,都出了很多力,但朱温从不觉得他们有多么了不起。

    说到底,朱温是不喜欢黄巢对道人唯命是从的样子,在他看来,大丈夫建功立业,为的就是一言九鼎,万众俯首,岂能对装神弄鬼的道人,唯唯诺诺?

    朱温担心的是李晔。

    无涯子也不知道,李晔是怎么到的许州,更不知道李晔要来干什么。但朱温知道,作为沙场宿将,他有自己思考问题的方式,李晔作为平卢节度使,出现在中原腹地,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领兵来勤王了。

    李晔的威名,朱温早有耳闻。

    昔年黄巢还未作乱,只是个书生的时候,朱温还是个泼皮,在乡下靠打猎混日子的时候,李晔扳倒奸臣韦保衡、谋诛宦官刘行深的英雄事迹,就在天下传开了。

    那时候,朱温从说书先生那里,听到这等人物这等事迹,很是激动敬佩,毕竟对方跟他们年龄差不多,想不敬佩都难,还跟二哥朱存兴致勃勃讨论了许多日。言语之中,都夸赞李晔是人中龙凤。

    朱温跟他二哥说,安王没发迹的时候,二十年不能修行,也被人称作废物,现在我们虽然也没名声,但谁能保证,将来不会像安王一样,一鸣惊人?

    朱温不知道偶像这个词,如果知道,他就明白,他已经把李晔当偶像了。

    自打从了黄巢,朱温就没听说过安王了,有时候听说官军换将,他也曾思忖,会不会换安王来领军,毕竟老安王李岘,昔年常常领兵平乱,但是没有。朱温说不上是遗憾还是庆幸。

    后来朱温见过邸报,知道李晔去了平卢,也曾暗自松过一口气。两任安王的威名,实在是太大了。

    不料,这回安王到了许州,而且据无涯子所言,还是奔着忠武军来的,这是要做什么,摆明了要攻他啊。

    跟偶像交手,很有压力。

    朱温在东城门停下脚步,纵目远眺东北方向,默然片刻,他忽然问道:“去河南的探子回来没有?”

    亲信朱珍将领回答道:“还没有。”

    朱温行事有他自己的章法,既然安王已经来了,那逃避是不可能的,唯一的选择就是打一场,这个时候,摸清安王的底细就十分重要,至少他得知道,安王带了多少兵马来。

    朱温虽然是黄巢的爱将,但刚从亲军统领外放领兵,麾下兵马不是很多,打完邓州伤亡颇大,现在能战的也就五万之众左右。

    都说黄巢拥兵百多万,那都是假的,说出来壮声势用的,大部分都是裹挟的平民,老弱妇孺都有,真正的战兵也就五十万左右,精锐就更少。

    现在义军主力,都在关中,在黄巢手里,朱温一共也没带出来多少兵马,他还想着打下邓州,就能顺势打开局面,再好生招兵买马,或是吞并临镇,扩充势力。

    潼关以东基本没什么义军大将,朱温势单力孤,要守住邓州并不容易。

    朱温回头左右看了一眼,邓州这些兵马,很多都是他的嫡系,而且是真正的精锐,是他乱世建功立业的本钱,跟着黄巢征战多年,有这份家底不容易。

    “罢了!再多派探子,去忠武、河南、宣武打探消息,务必要弄清安王带了多少兵马!”朱温下完命令,感到一阵心烦意燥,不愿在城头多呆,走下甬道,翻身上马,带着一队亲兵出城,顺着东面官道策马飞奔。

    朱温想要换换心情,看看沿途风景。

    他听说唐太宗带兵征战的时候,没事干就喜欢带着百余亲兵,跑到敌军地盘去探查军情,为此还被追杀过很多次,但他死性不改,有时候还用这个方法诱敌,打过很多胜仗。

    朱温没想跑到宣武军去,但他也可以往那边走走,看看沿途有什么风声,很多时候,难民带来的消息,也是有用的。

    跑了半天,距离邓州已经快要百里,官道两旁并没有多少行人,朱温停下马来,准备回去。现在毕竟是战时,不能在野外过夜,虽然他胆子大,没什么惧怕的,但他也很谨慎。

    不过在回头之前,他看到前方官道转角处,有个茶棚,茶棚里还有几个人在喝茶,朱温转念一想,去喝碗茶也可以,顺便跟百姓聊聊天,看看他们对义军对大唐是个什么态度。

    现在黄巢都称帝建立大齐了,不知道民心向着谁。

    朱温让亲兵就此等候,他只带了朱珍等数人,就策马来到茶棚。茶棚的老板是个瘦骨如柴的老人,衣裳单薄,看到他们就很惧怕。

    朱温下马后大步走进茶棚,爽朗笑道:“老人家莫要害怕,我就是来喝几碗茶,放心,少不了你的茶钱!”

    朱温坐下之后,饶有趣味向一旁的桌子看过去,准备跟对方搭话,他认真看了一眼,不禁有些错愕,好几个倾城绝色的美人,个顶个的肌肤如雪,身段婀娜,人间难得一见。

    左面那个风韵成熟,一双桃花眸无端生媚,右面那个娇小玲珑,满头紫发,面戴纱巾,虽然看不清面容,但绝对不是一般的美,那双眸子格外大而且亮,清澈!明净!背对他的这个,身着黑红长袍,哪怕是坐着,都能看出身段高挑。

    无端看到这样三个气质迥异,但都倾国倾城的美人,普通人恐怕就要惊异了,朱温却没有失态,这一看就是行走江湖的修士,搞不好就是那个大门大派的弟子,否则不至于底蕴如此深厚,美人都凑到了一起。

    这样的江湖修士,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有了麻烦就呼朋唤友,惹不起,惹不起。

    惹不起是不可能的,朱温没打算惹而已,对方虽然都很美,但他向来不干强抢民女这种事,而且他压根儿就不垂涎对方的美色,他心里早就有人了!

    朱温打量了对方几眼,就收回目光喝茶。这时候他注意到,一个玄袍公子从茶棚后面溜了出来,就在那张桌子上坐下,看样子跟对方是一起的,刚才估计是上茅厕去了。

    李晔看到了朱温,也看到了远远停留的百余骑,不过他没在意。

    现在中原乱成这样,到处都是兵马,从汴州到许州,从许州进入邓州地界,一路上他们碰见了太多。眼前这些人,顶多也就是看起来精锐些,虽然对方身着乱军服饰,不过李晔没打算见到乱军就杀,那没有意义。

    不过既然看到了乱军,而且极有可能是邓州的军队,李晔怎么都要搭个话的,刺探一下邓州的情况,他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这位将军......”

    “这位公子......”

    朱温也打算搭个话,想看看李晔等人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消息,又或者是问问这些江湖修士,对新建立的大齐有什么看法。

    两人一起开口,话头撞到了一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