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章 交锋
    无涯子重伤而归,进城就晕倒在大街上,被守城将士救醒之后第一件事,不是去找个地方疗伤,而是急匆匆去见朱温,把在许州的情况前前后后都跟朱温说了一遍,让朱温赶紧备战,以防安王有什么阴谋。

    除此之外,因为深深畏惧李晔和大少司命等人的实力,无涯子用秘法紧急联系终南山道门,让后者派遣修为更高的修士过来,帮助朱温稳住邓州局面,务必不给李晔丝毫可趁之机。

    终南山道门,位在中枢,修士众多,比蓬莱实力还要强上一线。门内的修士因为辅佐黄巢攻占长安,建立大齐皇朝,夺得了不少原本属于唐皇朝的气运,门内修士借此机会修为增长不少。

    原本练气九层的修士,大多到了半步筑基的境界,原本有望筑基的,现在都已经筑基成功。

    无涯子疗伤两日,情况基本稳定下来,但是距离康复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断臂更在隐隐作痛,无涯子很清楚,如果三日之内,终南山的真人境修士不赶来,用真人手段帮他彻底修复伤口,那么他的境界就会大跌,而且此生都将无法复原,更不必说更进一步。

    从房中出来,无涯子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忽然眉头一皱心头一跳,感觉到好似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

    他连忙手指掐诀默默推算,在这个过程中,他眉头皱得越来越厉害,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半响后他一口鲜血喷出,酿跄后退数步,已是面如死灰,连站都要站不稳。

    守在房门外的几名道人,见状都是大惊,连忙过来搀扶,“师叔,你没事吧?”

    无涯子被道人们搀扶,这才没有倒下去,他死死抓住道人的手臂,双目如狼,十分可怕,咬牙切齿道:“快去,去问朱将军去了何处!”

    一名道人应声而去,无涯子又对另一人急切道:“召集所有练气中段以上的弟子,快!”

    众人不知无涯子意欲何为,但是都不会怀疑他的话,纷纷行动起来。

    当二十多名练气中段的修士,得到消息,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无涯子这边来之后,去军中询问朱温去向的道人,也赶了回来。

    “师叔,朱将军往东边去了,只带了百余亲兵,不知去意!”

    无涯子面色大变,他挣扎起身,连走三步,忽又停住,转身看着众人,目光如鹰,咬牙一字字道:“朱将军有难,你我需得立即赶去救援。你们记住,朱将军是我终南山兴衰存亡的关键,你我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好护得朱将军回城!可都听明白了?”

    “明白了!”道人们齐声回答。

    “走!”

    “师叔,你的伤.......你还是不要去了,我们去就行。”

    “我刚才说了,跟道门大兴相比,个人生死荣辱,不足道哉!”无涯子说这话的时候,道人们都看得分明,无涯子眼中有决然之色。

    众人没有骑马,而是飞掠出城,修为到了练气中段,奔跑起来自然快于骏马,只是不能持久而已,但是现在朱温不可能走得太远,他们就顾不上修为损耗。

    无涯子虽然重伤未愈,但一马当先,去势最快,只有寥寥数人,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

    茶棚里,朱温一刀劈在木桌上,断木横飞,烟尘四溅,李晔坐着板凳滑退数步,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在面前随手一扇,一道狂风凭空出现,冲向他的断木烟尘,就被悉数回卷过去。

    然而朱温一刀接着一刀,瞬间就是七刀斩下,犹如惊涛拍岸,气势万千,分别罩向李晔四人。虽然刀气并未蔓延十多丈,但修为之力却被浓缩,威力更上层楼,显然朱温对修为的领悟,要超出常人很多。

    李晔以扇为盾,挡在面前,刀气轰然落下,在他面前,出现了深过一丈的沟壑,一眼看下去犹如天坑,漆黑一片,仿佛没有底,端得是恐怖异常。但在李晔脚下,沟壑就陡然消失,他身下的长凳也丝毫无恙,只是手中的折扇,到底是寻常之物,已经在暴虐的灵气下崩碎。

    大少司命和宋娇,后掠飞退,如同燕雀一般飘上树梢,对临面的刀气一半躲一半接,并没有受到创伤。只不过整个茶棚,已经在刀气下化为乌有。

    茶棚的老头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惊骇欲绝,然而在爆开的木屑与泥土中,他竟然安然无恙,一点伤都没有受,却是被李晔分心照顾了。

    朱温这一连七刀,可谓是用了全力,一身修为没有半分保留,刀气落下之后,发现众人竟然都没有受伤,而且对方一动,修为实力立即暴露,竟然都是练气九层。

    这让朱温心头猛跳。他原本还想跟李晔力战,看看有没有机会,将李晔击败,此时不由得想到:“安王就是安王,果然英武不凡,修为已经到了练气九层不说,身边的美人竟然也都如此强悍。看来老朱今天无机可趁,还得迅速逃离,否则就要饮恨当场。”

    朱温是行事果决之人,拿定主意后半分犹豫都没有,七刀落下之后,就没有再继续抢攻,而是借势抽身回撤,一去二十多丈,瞬间拉进了跟亲兵的距离。

    朱温的亲兵不愧是百战精锐,早在朱珍抬手的时候,亲兵都头就已经下令冲杀,朱珍不是朱温的亲兵统领,不知道这些亲兵的脾性,实际上,在看到朱珍做出手势,感到朱温可能有危险后,亲兵们就拔刀出鞘了。

    对亲兵而言,可不管主将是不是真的危险了,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会冲上去,先把对方制服再说,至于是杀是放,那是危机解除后的事,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他们不会让主将冒一丝风险。

    朱温一退,就到了亲兵队列前,再起身一跃,就上了当先的一匹骏马,原本战马上的士卒,也是一名修士,则识趣的飞身掠到一旁,不给战阵添麻烦。

    上了马背,朱温心头一定,有了可以驰骋天地,面对一切强敌的信心,这就是军中宿将的底气。

    只不过,朱温这回面对的,并不是沙场上的兵马,而是四个练气九层的高手。

    李晔起身来到官道上,面对朱温而立,他手中没了折扇,取而代之的是青芒闪耀的卢具剑。

    从两人偶遇,到相谈甚欢,到突然翻脸刀兵相向,事情发展的超乎想象,也顺顺理成章。

    两人没有私怨,但动手之前却半分迟疑都没有,沙场相见,各为其主,当然不用多言,不拼个你死我活,就没有说话的余地。

    宋娇和大司命还没来得及出手,少司命已经双手结印,十余条碧绿叶链从道旁蹿出,翻卷着射向奔驰中的朱温亲兵。

    惨叫声接连响起,骑兵相继坠马,瞬间就死伤十多人,朱温的亲兵当中,修士占比很大,一名练气中段的修士,举刀就劈向临面的叶链,然而长刀斩在叶链上,却没有能破坏叶链。

    那名修士只觉一刀砍在了金石上,反震之力让他五脏六腑一阵翻腾,长刀直接脱手,一口鲜血不禁喷出,在他惊恐绝望的目光中,叶链洞穿了他的咽喉,长蛇一般就从后颈窜出,飞向下一个亲兵。

    距离很近,骑兵的速度完全提不上来,但同样的,骑兵也迅速到了李晔面前,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百余精骑,纵然不是全速奔驰,杀伤力也不会小。

    李晔一动不动,面上没有什么神情变化,既不凝重也无嘲讽,看起来云淡风轻,他举起卢具剑,剑身密密麻麻的纹路,被次第点亮,好似镶嵌了无数星辰。

    他似缓实快一剑斩下,半空中风声骤起,林木枝梢瞬间堙没,化为飞灰消失不见,被树荫遮蔽的天空,露出了他本来的湛蓝面目。在天空之下,一道长达二十丈的剑气,悠忽落向骑兵阵列。

    李晔举剑的时候,朱温就感到一阵心悸,那是只有面对无法战胜的对手时,才会有的本能畏惧,当青芒剑气出现在湛蓝天空下,朱温心跳骤然加速,一股泰山般的威压陡然降下,让他握刀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同样是练气九层,在李晔这一刀之威下,朱温却有了无法匹敌之感,这让他觉得荒唐又惶恐。

    奔驰中的骑兵队列,突然传来凄厉的马嘶,不少战马承受不住巨大的威压,直接双腿跪倒在地,马背上的骑兵摔了下来,场面一片混乱,而就在这时,剑气落在了队列中。

    刺眼的青芒掩盖了爆射的血雾,众骑兵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悉数命丧当场,当青芒散去,横飞的泥土却还在到处激射,打在树叶树枝上噼啪作响。官道长出现了一道巨大沟壑,鲜血横流,骑兵们尸体横七竖八,有的人马还未死绝,有气无力的哀号声此起彼伏。

    大少司命等人这便看到,朱温捂着胸口,弓着身体,已经朝荒野奔逃而去,只剩下了一个背影。

    李晔这一剑是范围打击,对朱温的单点照顾难免不足,这就给了朱温逃命的机会。朱温也果断,见事不可为,就迅速撤退,毫不拖泥带水。

    然而在四个练气九层面前,朱温真的能够跳脱?且不说大少司命以速度见长,就算没有她俩尾随出去追捕,李晔要追上朱温也不是太难的事,此时朱温已经受伤,根本就跑不远。

    李晔没有让朱温就这么跑掉的打算,虽然他今天与对方相谈甚欢、相见恨晚,有惺惺相惜之意,但是在天下大势面前,在各为其主的沙场,见面就要竭尽全力分出胜负,若是一方不肯投降,那便要分出生死。

    众人尾随而出,正要去追击朱温,荒芜的庄稼地彼端,官道拐弯之后的林子里,忽然跃出来一个黑袍人影,直接掠过朱温头顶,向李晔等人冲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