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八章 攻城(1)
    望楼比城墙还要高,所以能看清各处的战事,也方便李晔捕捉战机,调兵遣将。

    连营在望楼后面,望楼前是整齐列阵的十万大军。当然,李晔这面城墙外,只有五万兵马左右,但也铺陈出去很大一片,覆盖方圆数里大地。视线越过城墙,李晔同样能够看到另一端的官军大阵。

    在三面铺陈开的官军大阵面前,邓州城反而显得很小,就像是大海中的孤岛。

    大阵布置很有讲究,步军小方阵组成大方阵,大方阵两翼则有骑兵护卫,又是连接成片,最终形成铁甲海洋。

    大方阵之间有大通道,小方阵之间有小通道,一是方便传令兵奔驰传令,而是彼此部属划开界限,行动起来互不影响。

    各个方阵中,盾牌手在前,长枪手紧随其后,再次是弓箭手。至于横刀......大唐的军队,每个人都带横刀。

    李晔负手而立,不时摸出折扇,在胸前轻摇。

    今日的第一个战斗任务,是填平护城河。

    其实朱温在攻打邓州的时候,已经把护城河填平了,这段时间日夜赶工,也只是挖出了壕沟,距离恢复本来面貌,还差得远。官军已经准备好了装着土的麻袋,负责填壕沟自然是蔡州将士。

    随着李晔军令下达,震天动地战鼓声敲响,前面的方阵中开始移动,看着就像海洋分了一片湖泊出去。速度并不是很快,烟尘却已经在脚下弥漫,从李晔的位置看下去,有点像蚂蚁搬家。

    接近到邓州守军弓箭射程后,城墙上泼洒出一片片乌云一样的箭雨,箭云在半空滑过一道弧线,落进官军大阵之中。

    这个时候,官军大阵已经开始全部奔驰,前面的人顶着盾牌往上冲,后面的人冒着身子跟进。最后在壕沟前停下,拖着麻袋的将士便冲出来,把麻袋扔进壕沟里,再跑回来。

    这个过程中,很多人都被利箭射中,不过真正倒地的不多,官军将士甲胄精良,利箭要射穿铁甲并不容易,除非射到缝隙里,要不然还要铁甲干嘛。

    而射穿铁甲的利箭,要射进皮肉,进一步伤到脏腑就更难。在这个距离上,弓箭威力并不是那么大,只有倒霉的,被射中面门、脖颈、大腿,才会倒下。其余的就算中箭了,也没人趴在地上哭爹喊娘,该干嘛干嘛。

    随着战事进行,奔跑的将士,大多身上都插着几根箭矢,但他们行动依然敏捷。到了沙场上,轻伤不下火线是基本要求,身着铁甲的时候,更是连包扎的时间都没有。

    那些自持悍勇的将士,都快被射程刺猬了,还在奔跑扛着麻袋往壕沟里丢,他们没伤到要害,利箭虽然卡在甲胄里,但没钻进脏腑,不算重伤。

    不过随着战事持续进行,箭雨一波接一波落下,伤亡还是渐渐大了起来。覆盖式打击虽然很笨,但并非没有用,一波又一波箭雨,总有运气不好的,被射中要害,倒在地上。

    而一旦箭雨持续下落到一定程度,没被射中要害的,就算运气好了。

    城头的弓箭手已经换了几波,一名正常的弓箭手,能连续射个十几箭就到头了,再多手臂就受不了。这个时候修士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射箭的修士没那么容易累,被射的修士也没那么容易伤。

    填壕沟持续了小半天,官军仗着人多,准备充足,壕沟被填得差不多了。于是前面的士卒退下来。

    大阵派出第二片方阵,他们推动攻城车、巢车、棚车,还有抬着云梯的,开始全速狂奔。士卒举着盾牌冲过壕沟,顶着箭雨把云梯搭上城墙,把巢车推到城墙上。

    甲士叼着横刀,举着圆盾,开始顶着擂石滚木爬云梯,巢车里伸出木板,搭在城墙上,一队队士卒冲出来,巢车里也有弓箭手,和城墙对射。

    战斗进行到这里,就是蚁附的过程,最是血腥残忍,伤亡成倍增加,也是修士展现手段的时候,他们攀上城墙,比普通士卒要容易的多。

    ......

    第一日蔡州兵出战,乏善可陈。

    第二日,平卢军、忠武军相继出战。

    大军接城后,一批批官军将士,突然从军阵中奔出,他们身手矫健,动作迅猛,他们没有持盾,只是握刀,他们没有攀爬云梯,脚尖在云梯上几点,几个起跃,就上了城头,长刀劈斩,白光闪烁间,面前的邓州将士一一倒下。

    邓州的将领、修士,纷纷出动,迎上这些官军修士,各自捉对厮杀。

    城头陷入混战,如一锅沸水,到处都是厮杀的双方将士、修士。

    出现在上官倾城面前的邓州将士,是一名持刀的练气一层,他冲杀过来,手中长刀挥出道道匹练,附近的平卢军将士,非死即伤,一时之间被他清理出一片空地。

    他看见倒持银枪,身材偏瘦的上官倾城,眼前一亮,随即就奔杀过来,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狰狞的笑容中饱含杀意。

    “小子,给我死!”练气术师迅速奔近,催动灵气,全力一刀斩下。在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上官倾城尸首分离的画面。

    然后他就看到面前的银甲将军动了一下,似乎是动了一下,因为一个恍惚间,对方的身影有些模糊,这让他感到奇怪,他是练气术师,在练气术师眼中,不该有对方身影模糊的时候。

    只是不等这名练气术师想出个所以然,他就感到胸口一痛,四肢顿时僵硬无比,举起的长刀再也无法落下,周身的灵气如风消散,力量如泄闸洪水,瞬间消失了个干净。

    愕然低头,练气术师睁大了眼睛,他无法置信的看到,一杆银枪,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

    刹那间,他终于反应过来,方才对方模糊的身影,是因为对方瞬间靠近了,因为速度太快,乍然消失在原地又乍然出现在面前,才会有身影模糊的错觉!

    “你......高手!”练气术师双眸布满恐惧,看向面前神色平静,眼神深邃的上官倾城,勉强说完这句话,他就倒了下去。

    抽回银枪,上官倾城没有在原地停留,奔向下一个对手。

    在他身前不远处,一名邓州军练气二层的修士,正一刀砍下一名平卢军小校的手臂,横刀斩向他的脖子。

    那名练气一层的平卢军小校,目露惊骇之色,一退再退,后背贴上城墙,终于无路可退,眼看就要被对方斩于刀下,他眼中尽是绝望。

    上官倾城及时赶到,银枪一挑,将练气术师的长刀格开,一把抓住小校,拖到身后,交给背后的同袍,银枪直指练气术师面门。

    “敢挡你爷爷的路,找死!”练气术师大怒,提刀就向上官倾城劈下,刹那间连斩数刀,道道匹练向上官倾城袭来。

    刹那间波动的灵气携带劲风,还未临面,就吹动上官倾城的战袍,威力不可小觑。

    上官倾城眉目沉静,抢出如龙,撞进匹练中,那方才还威力绝伦的匹练,接触到他的长枪,纷纷消散,而银枪去势不减,直奔对方咽喉!

    练气术师大惊,连忙回刀护住咽喉。刹那间,刀枪相交,撞击声清脆悦耳。

    练气术师本以为他的防守万无一失,孰料长刀刚接触到银枪就被弹开,银枪上传来的雄浑灵气,让他手臂发麻,如同被针扎一样,这让他心惊胆战,他知道遇到强敌了,连忙抽身回撤。

    为时已晚。

    上官倾城纵身前奔,银枪再进,如毒蛇吐信。练气术师没了长刀护住咽喉,顿时空门大开,饶是他再如何闪避,也没逃过被银枪咬破脖颈的命运。

    “啊!”练气术师惨叫一声,已是惊骇之极,只是他的叫声很快戛然而止,因为上官倾城的银枪在他脖颈旁往回一带,就将他的半个脖子划开!

    练气术师无力倒下,上官倾城从他身旁掠过,而围上来的平卢军将士,则乱刀将他剁死,临死之前,练气术师犹在惊骇:“好浑厚的力道......”

    有了修士开路,在城头抢占地盘,掩护云梯上的官军将士登城,官军将士攻势迅猛,很快就有精锐甲士接连越过女墙,杀到邓州城守军面前。

    上官倾城前方,一个邓州军战阵正冲过来,十来个甲士持盾握刀,个个身高马大,如同小山一般,给人莫大威慑。

    他们身上也不知穿了几层甲,官军将士手中的刀枪,好不容易突破盾牌,寻得一丝缝隙刺中他们,却无法破甲,根本伤不了他们,而他们手中的刀斧,势大力沉,反手就将官军将士杀倒。

    上官倾城看了一眼那些邓州军甲士,就知道他们是军中的绝对精锐,虽然不是修士,但也是凡人武夫中的佼佼者,除了窍门不通不能动用灵气外,全力一击并不输给武士多少。

    在军阵中,这样的精锐就是突破敌阵的尖刀,他们有个专门的称呼,谓之“陷阵士”。所谓陷阵士,破军陷阵是也,撕裂敌阵摧城拔寨,无往而不利,乃将领手中的王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