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九章 攻城(2)
    这样的陷阵士,五人成阵,武师都莫能奈何,若是有个一二十人,组成三四个能彼此援引的战阵,练气一层的修士见了也不敢硬拼,一旦被他们缠住,还要被杀。

    上官倾城眼神一凛,知道不能让这批邓州军陷阵士这样横冲直撞,稍有拖延,他们背后就会涌上来许多邓州军锐士,那这段城头就会被邓州军牢牢控制住。

    数名官军将士正被对方杀散,其中两人更是被斩于刀下,上官倾城从这些官军将士身旁掠过,银枪如利箭,直奔北周陷阵士!

    “守!”邓州军陷阵士既然是军中骁勇,自然不缺对阵经验,眼看上官倾城持枪而来,气度不凡,就知道可能是练气术师,于是连忙收了盾牌挡在身前。

    前脚在地上重重一踏,细尘如雨水向两旁荡开,上官倾城沉腰立马,灵气贯穿枪身,手中银枪重重击在盾牌上,嘴中陡然吐出一个字:“破!”

    “嘭”的一声,在陷阵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盾牌应声而裂,化为四五块碎片,向四周迸射,盾牌上传来的力量太大,陷阵士脚下不稳,就要被震得往后倒去,但是不等他往后倒去,一杆银枪已经出现在视野,瞬间洞穿了他的咽喉。

    上官倾城一枪破盾杀人,银枪左右掠过,战阵中的陷阵士随即又倒下两人。

    后排的陷阵士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上官倾城已经欺身而进,一脚踹在一名陷阵士胸口,将他踹飞出去,撞倒他身后的同袍,战阵自此空门大开,上官倾城不由分说杀进阵中。

    银枪掠动间,快得不见踪影,陷阵士无法捕捉到锋刃的痕迹,只能看到道道虚影。他们拼命挥舞长刀,想要挡住银枪,却一次次劈空,他们没有出第二刀的机会,因为银枪太快。

    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中,陷阵士一个接一个倒下。他们空有一身勇力,碰到上官倾城却毫无用处。

    杀入邓州军甲士群中的上官倾城,凭借一己之力,如入无人之境,手下没有一合之敌,她走过的地方,倒下一个又一个北周甲士。

    鲜血,很快染红了她的衣袍,银枪上的红缨,也被鲜血黏在一起。

    在她身后,平卢军将士紧紧跟随,一面为上官倾城护住两翼,一面收割被他杀伤的邓州军甲士的性命。

    这一段城头,很快被上官倾城清理出来,一个邓州军甲士都看不到。

    “找死!”

    “狂妄!”

    就在这时,两名灰炮道人跃上城头,他们一个虎背熊腰,生了一对斗鸡眼,一个须发皆白,有高人风范,皆手持长剑。后者长剑砍在上官倾城的银枪上,将上官倾城逼得后退数步,在身后将士的帮助下,才堪堪稳住身形。

    两名练气五层的修士!

    这不是棘手,而是危险!

    极度危险!

    上官倾城的疯狂杀戮,终于引起了朱温等人的重视,所以派遣了更厉害的高手过来,再度争夺这段城墙的控制权!

    上官倾城眼神微敛,眉目依旧沉静,在稳住身形的那一刻,他没有犹豫,轻喝一声,手持银枪再度杀上!

    沙场之上,没有退路!

    退,就意味着将后背留给敌人,那就意味着死!

    更何况那是留给两名练气五层,那根本就没有一线生机!

    上官倾城选择迎战!

    斗鸡眼同时一剑向上官倾城刺来。

    银枪乍出,上官倾城运足元气,锋刃上白光大盛,直取斗鸡眼咽喉!

    “混账!”银枪比剑长,斗鸡眼一声大喝,长剑劈在银枪上,犹如黄鹂鸣叫的剑吟声中,银枪被长剑劈开。

    “去死!”白须老者目露杀机,趁机欺身而进,一剑直取上官倾城咽喉。

    上官倾城收回抢尾,挡在身前,与长剑击在一处。

    仓促应变,敌不过对方的蓄力一击,更何况对方是练气五层,上官倾城立即受创,再度倒退数步,只觉脏腑内翻江倒海,嘴角一丝鲜血溢出。

    “嗯?”白须老者一怔,他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击,看似只有练气三层的上官倾城,竟然还站得住,这让他大怒,神色一正,再度挥剑向她杀来。

    刹那间,剑光闪动,鱼鳞般的光华如水墨泼洒,将上官倾城和他身旁的平卢军将士,都笼罩在其中!

    上官倾城不敢怠慢,挺枪迎上!

    枪剑相交,鱼鳞般的光华骤然大盛,四散迸射,触碰到平卢军将士,立即在他们身上撞出道道血光,这让他们惨叫着倒下。

    上官倾城面色一白,银枪在手中一震,差些脱手而出,他再度后退数步。

    与此同时,斗鸡眼的长剑已然刺来,直取上官倾城咽喉,眼看被迫后退的上官倾城就要避不过,被这长剑刺进咽喉!

    两名练气五层的高手合击,对付一个兵家武将初境,哪有失手的道理?

    上官倾城死死盯着那柄刺来的长剑,长剑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忽然间,他眼前灵气一闪。

    血光飘洒在空中!

    斗鸡眼惨叫一声,捂着飚血的咽喉慌忙后撤,长剑再也握不住,掉落在地上。

    “上官将军,可要当心了!”赵破虏从上官倾城身旁掠出,长矛迅速探出,将面前的邓州军悉数杀倒在地,他本是练气八层的修士,自然少有人能够挡住他。

    “多谢!”上官倾城平复心境,同样再度杀出。

    官军与邓州军服饰略有不同,虽然甲胄样式都差不多,但忠武军身着土黄色战袍,平卢军身着玄色战袍,邓州军则是清一色灰色战袍,所以辨认十分清晰。

    城头已经完全陷入混战,大大小小的官军战阵,在各处与面前的邓州军厮杀。他们像是海洋中的群岛,虽然数量仍旧比邓州军要少,但是每一个站稳脚跟的战阵后面,都有一座或者几座护着的云梯。

    云梯上有官军接连攀援而上,迅速汇入己方战阵中,随着战事持续进行,有的战阵被打压的越来越单薄,直至完全被灰色洪流所淹没,但也有战阵越打越大,在不断吞噬灰色洪流。

    修士在城头少有飞天遁地的,都是带领战阵拼杀,争夺城墙的控制权,双方你来我往,不断有人倒下,有的下饺子般落下城头,有的倒在城头马道上堵塞了通道。

    女墙和马道很快就便是鲜血,沾染在战靴上十分黏稠,遇到修士出手,城头碎石与断肢横飞,血肉共灵气泼洒,惨绝人寰。

    一日激战,官军数次在城头站稳脚跟,但邓州军抵抗意志顽强,最终不得不撤退。

    ......

    战斗一连持续三日,双方伤亡都很大,作为攻城方,在这样的战斗中,死伤当然比守城方要多,如若不然,城池早就被攻占下来。

    “末将等攻城不利,请大帅治罪!”

    大帐中,上官倾城、赵破虏等十数名平卢将校,齐聚一堂,向李晔请罪。今天他们血战一日,轮番上阵,虽然大大小小也取得了不少的成果,但最终还是被从城头赶了下来。

    李晔坐在帅案后,轻摇折扇不言不语,对众将的请罪不置可否。

    大帐十分宽敞,容纳数百人不是问题,帐中灯火通明,往来的书吏忙忙碌碌,作为全军中枢所在,中军大帐中就是一个完整的衙门,官吏当然不会少,地方当然不会小。

    众将见李晔不说话,都凝神静气不敢多言,间或有人面面相觑,也都看到了对方的紧张之色。

    作为平卢军的将校,他们自然深知李晔的治军之法,在平卢的时候,无论是训练还是剿匪,李晔治军手段坦荡磊落而又严格,简单概括: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如今到了邓州,李晔作为节度使,又是皇朝安王,身先士卒与三千狼牙都打响初战,并且取得莫大胜利,平卢军上下人人畏服,并且战意沸腾,也正因如此,众将士这两日攻城,都是卯足了劲往上冲。

    要不然,以平卢军新编之军,面对朱温的百战精锐部曲,也不可能上来就冲上城头,而且一度在城头站稳脚跟。但是现在,战事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领兵将校既感到屈辱自责,又感到惶恐不安。

    李晔半响不说话,是有意为之,他等众将士自我反省得差不多了,这才徐徐开口:“明日换一拨将士攻城。”

    平卢军十万将士,一日攻城自然不可能都上,即便是轮番上阵,这几日也才有一半将士攻城。

    听到李晔这话,今日参与攻城的将校,都一个个如丧考妣,羞愤到了极点,而那些还没有参与攻城的将校,则是一个个振奋不已,摩拳擦掌,预备大干一场,抢下破城的功劳。

    李晔将众将士的反应纳在心底,心里十分满意,如此情况说明军心可用。领兵征战最怕的,不是敌军强大城高沟深,而是己方士气低迷,只要见到军心可用,主帅都会心头大定。

    李晔的打算其实很明确,这场大战实际上是平卢军十万将士,最好的练兵场,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偏袒谁,而是谋求人人都上战场厮杀,只有这样,众将士都得到磨练,日后才会全军都有成为精锐的可能,如此,他才能在以后大争天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