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十章 攻城(3)
    邓州城内,朱温坐在房中,埋头不语。

    少时,有亲兵来报:“将军,诸位将校都到了,就等将军过去召开军议。”

    朱温摆摆手:“让他们等着!”

    亲兵见朱温面色不虞,不敢多言,连忙抱拳退下。

    朱温的脸色谈不上有多难看,但也不好看,这几日的城池攻防战,邓州军曾一度陷入危机,差些被官军攻入城中,要不是他调兵遣将得当,及时派遣骁勇部曲去堵住缺口,又有终南山道人组成的修士团到处灭火,只怕邓州城早就给官军攻下了,他现在也不能安稳的坐在这里。

    官军的战力强悍,远超朱温的预料,他原本以为,平卢军再怎么修炼有素,毕竟没有经历过战事,无论是战力还是将士心性,都不可能太好,突出的表现,就是战阵衔接不严密,彼此配合不娴熟。

    这样在攻城战中,大大小小的战阵,就会露出很多破绽,丧失很多机会,让人有机可乘。而且攻城战最是残酷,攻城方的压力也是最大,试想城头擂石滚木箭雨铁水,不停当头浇下,一般人哪敢往上冲?

    说是刀山火海,这就是刀山火海!看到同袍就云梯上掉落,在地上摔成肉饼,看到同袍死在身边,肠子都流出来,一般的新兵难道不会吓哭?

    然而这几日朱温看到的,却是平卢军将士的一往无前,他们不惧生死,是不惧怕自己战死,也不惧怕同袍战死。

    诚然,作为沙场新卒,他们还有太多做的不够好的地方,犯失误的地方很多,抓机会的能力不够强,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一次次被赶下城头。

    但就是这群将士,却偏偏有一股不要命的冲劲,无论面前有多少敌人,无论面对怎样的境遇,就是敢于往前冲,不要命的冲,他们以他们的不怕死和沸腾的热血,弥补了他们的不足,打的邓州军百战精锐都一阵阵叫苦。

    沙场之上有个永恒的真理,敢战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了的。

    面对一群完全不跟你讲道理的士卒,不管什么结果,不管不顾望你脸上冲,抱着你就往城下跳,这仗还怎么打?好在那样的人并不是很多,再多邓州军的士气就要崩溃了。

    这几日朱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平卢军这帮新兵,为什么这么不怕死?为什么这么疯狂?他想了很久也没有答案,因为那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朱温也不愿意承认的,那就是李晔治军有方。

    抛开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朱温不再多想,起身离开房屋,去跟众将召开军议,无论如何,他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碰到强大的对手,他也会越战越强。

    然而不等朱温走出门,亲兵就急切来报,说是官军又开始进攻了。

    朱温一怔,他抬头看了一眼夜色,这可是快子时了。

    这几天,官军攻城没日没夜。

    ......

    攻城第七日。

    旭日东升,霞光洒落邓州城内外,官军大阵已然集结完毕,李晔来到战阵前,策马观望邓州城。

    经过这几日血战,邓州城已经毁得面目全非。女墙已经坍塌损坏了大半,到处都是血火的痕迹,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裂痕与缺口无处不见,面对李晔的这面城墙,都给血水洗刷的变成深褐色。

    邓州军将士肃立城头,队列还算齐整,然而在李晔看来,这些人个个面容凄苦,显然斗志已经所剩无几。朱温在众将的簇拥下,肃立城头,也在看着李晔这边。

    李晔夹了夹马肚,缓缓来到城楼前,看了朱温一眼,笑道:“朱将军,依本帅看,邓州城破就在今日,不如你下来投降得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附近的人听到。

    朱温不急不缓:“安王,依本将看,你们永远无法攻占邓州城。你们已经攻了六日,邓州城还不是安然无恙?”

    李晔笑着指指破烂的城头:“就这样,朱将军也敢说安然无恙?”

    朱温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强作硬气:“只要安王攻不下城头,城池就安然无恙。”

    李晔笑道:“朱将军如此说话,本帅就是不信也得信了。说起来,本帅跟朱将军也算有缘,早在战前就见过一面,实话说本帅颇为欣赏将军,一直想要跟将军再座谈一回。今日这城池就要被我军拿下,若是将军死战不退,只怕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不如将军下来,我们阵前叙叙话如何?”

    朱温面不改色:“安王要破城池,本将还是那句话,痴心妄想。至于安王想要座谈,不瞒安王,本将对安王也殊为敬佩,不如安王上来,我们在城头摆案,议论天下,谈笑风生,也不失为一桩美谈。安王意下如何?”

    李晔哈哈大笑:“听说将军勇冠三军,怎么连出城的勇气都没有,本帅跟你保证,咱们就在大军之前一晤,绝不动手。”

    朱温道:“有本事你就上来。”

    李晔:“有种你就下来。”

    “你上来!”

    “你下来!”

    李晔和朱温同时啐了一口,骂了一声懦夫,然后都不跟对方说话了。

    李晔回到阵前,环视平卢军战阵一圈,士卒们神情坚毅,目光如铁,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浓烈的战意,他们的目光落在李晔身上,一片火热。

    李晔看着这个年轻而勇敢的面孔,不禁微微动容。

    他徐徐开口,声音传出去很远:“自黄贼祸乱中原,七年以来,山河破碎,百姓流离,烽烟不息。国家不幸,社稷沉沦,此正大丈夫浴血疆场,杀贼报国,全忠义之志时!你们都是热血儿郎,自从军入伍以来,日夜操练,旦夕不休,为的不就是今日?好男儿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上报国家,下报父母,青史留名,封妻荫子,为后人颂!”

    李晔一把将横刀拔出鞘,语调激昂:“男儿不展凌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现在贼寇就在眼前,邓州城就在眼前,本帅要尔等回答本帅,你们要如何?”

    三千狼牙都率先齐声大吼,声振寰宇:“杀贼报国、杀贼报国、杀贼报国!”

    十万平卢军齐声大吼:“杀贼报国,杀贼报国,杀贼报国!”

    十六万官军齐声大吼:“杀贼报国,杀贼报国,杀贼报国!”

    呼喝声如惊涛骇浪,在官军大阵之中,在邓州城三面城墙外,此起彼伏,回荡不休。

    这一刻,万物无声,天色失色,只有热血男儿杀贼之志!

    邓州城头的守军将士,见状无不色变,相视惊恐。有的人甚至止不住后退数步,连手中的枪矛都握不住,便是朱温等将,眼中也流露出惊骇之色。

    李晔勒转马头,面对在血火中残破不堪的邓州城:“今日,我李晔,与众将士并肩杀敌,虽浴血而不退!今日之战,只有前方,没有退路!若同死,与尔等马革裹尸;若同生,与尔等直驱长安!”

    横刀向前一指,李晔喝令道:“传令,攻城!”

    “帅令:攻城!”传令兵疾驰而去,战马奔驰,尘土飞扬,绕阵急奔。

    “帅令:攻城!”

    “帅令”攻城!“

    传令声远远传开,准确抵达每个方阵。

    “呜呜!”沉闷厚重的号角声呜咽响起。

    “咚,咚!”雄壮的鼓手挥动鼓槌,重重砸在战鼓上,鼓声一下下响起,摄人心魄,直达灵魂深处。

    将士们听着鼓声迈动脚步,铁甲海洋分出整齐的方阵,三面向邓州城逼近过去。

    他们的脚步合着战鼓的节拍,似乎连心跳都与战鼓声一致,数百面战鼓齐声雷动,天地间只有鼓声炸响。

    士卒们每迈动一步,铁甲环佩声便齐齐响起,金戈之音令人热血沸腾。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俄而鼓声渐重、渐密,士卒的脚步也跟着加快,方阵的移动有条不紊提速。

    “咚咚咚咚咚!”当战鼓声如暴雨般炸裂开来,三面方阵无数将士,骤然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喊杀声,齐整的军阵瞬间化为海浪,潮水般向邓州城汹涌奔去。

    这一刻地动山摇,连邓州城都好似颤抖起来,只剩下汹涌的铁甲浪潮,可以摧城拔寨,可以移山填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两军交战已经数日,但没有哪一天,城头的邓州军将士,如现在一样胆战心惊,眼看官军铁甲狂潮奔涌而来,城头的弓箭手们,不少都忍不住双手颤抖,连箭矢都稳不住,无论将校们怎样呵斥,有的人浑身一直在抖个不停,甚至有人控制不住手指,让铁箭率先飞射出去。

    “放箭!”

    眼看官军浪潮袭到城前,邓州城头响起将校们的大声呼喝,在密集弦动声中,铁箭咻咻射出,在半空形成乌云,落在了官军阵列中。

    箭矢射在盾牌上,嘣嘣作响,有的直接被弹飞,有的卡进了盾牌,但更多的是插进了地面。有将士被射中甲胄,动作一顿,却立马又继续奔驰。

    有将士被射中要害,鲜血迸射,仍在奔跑,几步后才惨叫着倒下。军阵中露出星星点点的空白,但空白很快就后续士卒填上。铁甲洪流依旧势不可挡,他们脚下弥漫着成片的烟尘,烟却又很快被将士身影淹没,周而复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