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五章 终极一战
    李克用脸色铁青,眼见另一名和尚,和慧能陷入同样的境地,也被人挡住,短期内无法建功,他大怒不已,策马冲下山坡,率部杀入战场。

    须臾,雁门军中,高手尽出,数百僧人加入战场。

    这一战,直至天黑,双方旗鼓相当。

    李晔听说雁门军的战况后,并没有立即行动。

    接下来十多日,尚让与李克用两军相持,互有胜负,雁门军仗着修士多,还有觉晓寺的高手集团相助,并没有被尚让击败。

    反倒是李克用的军事才华,渐渐显露出来,他调兵遣将排兵布阵,明显比尚让要高明不少,此战越到后来,雁门军越是战局上风,而士卒之间的差异也有所显露,齐军到底是不如沙陀兵精锐。

    李晔推演战局,认为再过数日,李克用就会击败尚让。他看准时机,率领平卢军精锐,绕过零口战场,一路急行军,直扑长安。

    沿途碰到数股齐军,大的有数千人之多,少的不过数百人,都被平卢军击败,这就这样,旬日之后,李晔已经逼近长安。

    李克用得知李晔竟然暗渡陈仓,不由大怒,后来听说李晔已经逼近长安,气得直欲吐血,再度意识到被李晔利用,遂下令雁门军更加卖力攻打尚让部曲。

    黄巢在未央宫得到平卢军进逼长安的消息,同样怒不可遏,他连忙调兵遣将,想要阻止李晔。

    但是数股阻截之兵,都被平卢军击溃,军败的消息传回黄巢面前,让他在怒火冲天的同时,也为平卢军的战力感到心惊。

    是日,李克用在零口击败尚让,而李晔则已陈兵渭桥。

    黄巢为了扭转局势,尽起驻守长安的最后二十万大军,出城迎击李晔。

    午时,两军大阵集结完毕,黄巢单人独骑驶上渭桥。

    阳光洒在金甲上,让他浑身沐浴金光,仿若神人,真人境的威压散发出来,黄巢陡然一声大喝:“李晔小儿何在,出来答话!”

    李晔策马上前,距离黄巢百步,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拱手道:“黄巢,别来无恙。”

    两人曾今在酒楼相遇过,彼时黄巢因为怀疑李晔得了青莲,还主动搭讪跟他喝过酒。

    黄巢冷哼一声,俯瞰李晔,“李晔,你不在平卢好生呆着,为何要到关中来送死?”

    李晔面不改色:“你就要亡了,还有底气说这样的话,不觉得贻笑大方?”

    黄巢的修为之力如同潮水,隐隐向李晔笼罩过去,要压迫李晔低头,最好是让他从马背上摔下来,那样就能打击平卢军的战意,提升齐军的士气。

    黄巢讥讽道:“你好歹也是个亲王,若是乖乖回去享福,说不定还能有几年荣华富贵。但你到朕面前来挑衅,那就是找死!见了天子,还不给朕跪下!”

    最后一句话爆发出来的时候,黄巢真人境的修为,猛然向李晔压下,在黄巢看来,李晔下一瞬就会马裂人倒,狼狈不堪。

    但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李晔依然端坐马背,莫说他没事,他坐下的战马也没有丝毫异样,甚至还打了个响鼻。

    黄巢心头一震,他的真人境威压,碾到陈青身周三尺之外的时候,就如同撞上了铜墙铁壁,怎么都无法再有寸进。

    这让黄巢不禁变了脸色,然而李晔分明只有练气九层,怎么会不受他的威压?黄巢不明所以,但看李晔的目光,已经是充满杀气。

    李晔淡淡道:“你这僭越的贼子,竟然也敢自称天子,真是不知死活,你要是识相,就赶紧投降,负荆请罪,说不定还能落个全尸。”

    黄巢大怒,喝道:“李晔小儿,你休得猖狂,真当朕治不了你?真当朕的大军,都是摆设?!信不信朕一声令下,你的平卢军,就要尽数灰飞烟灭!”

    “黄巢,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该醒醒了,在孤王面前,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要还算个爷们儿,只管叫你的部曲出战。”李晔哂笑一声,调转马头,不再废话。

    黄巢怒不可遏,他自视为天子,哪能容忍被如此触犯,当即举手呼喝:“众将士听令,开战!”

    号角声呜咽,战鼓声轰鸣,二十万齐军冲过百十座桥梁,向平卢军大阵杀奔过来,声势震天,烟尘蔽日。

    李晔回到阵前,调转马头,拔出横刀,向前一引:“杀贼建功,就在此时,平卢军,向前!”

    平卢军爆发出响彻云霄的喊杀声,十万将士脚步重重踏在地上,地面都跟着震了一阵。

    两军战阵很快碰到一起,在连绵十多里的战线上,分部奋勇厮杀,交战声远传百里,渭水河畔化为炼狱。

    忽然间,交战的齐军军阵中,六个方阵亮起濛濛白芒,数千人的战阵,仿佛化作了巨兽,不仅防御力大增,连战力都大幅提升。他们面前的平卢军战阵,立即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黄巢漂浮在齐军战阵上空,他远远朝着李晔大小,志得意满道:“朕乃天子,自有天助,天地气运,朕都能调用,如今朕有六座兵家战阵,李晔小儿,朕看你拿什么跟朕斗,朕......”

    黄巢的话说到一般,就戛然而止,如同给人卡住了脖子,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

    平卢军战阵中,也亮起了一大一小两团白芒。虽然平卢军亮起白光的只有两座战阵,但是小的白芒就有对方两个大,大的那个白光战阵,更是三倍于齐军。

    黄巢愣住:“这怎么可能......”

    兵家战阵,首都在这场战争中交锋。

    上官倾城率领的较小战阵,此刻正好对上孟楷率领的兵家战阵,但见银甲将军一马当先,手下没有一合之敌,率部勇猛精进,打的孟楷的战阵步步后退。

    同样是兵家战阵,且不说上官倾城成为兵家战将,已经有好几年,对兵家战将、战阵的领悟,不是孟楷可比,单说平卢军的甲胄就比齐军精良,战力也更高,此刻哪有孟楷逞威风的余地?

    很快,上官倾城的战阵,就将孟楷的战阵击溃小半。悠忽间,孟楷战阵白芒一闪,接着就如打碎的瓶子一样,轰然破碎。

    上官倾城战阵发出一声高呼,趁势高歌猛进,将对方战阵彻底击溃,部曲突入齐军大阵中,再也无人能挡,瞬间前进数十步。

    刘大正的情况跟上官倾城类似,在击溃眼前的兵家战阵后,他又率领一部分将士,去迎击另一个齐军兵家战阵。

    黄巢看到这副景象,顿时又惊又怒。

    好在他还有数名半步筑基的高手,此刻从齐军中飞跃而出,向平卢军战阵发动术法进攻,半步真人境的修士,一个术法攻击,哪怕是面对防御严整、甲胄精良的战阵,也能灭敌过百、伤敌过百。

    平卢军的进攻之势,顿时被扼制住,受到打击的战阵,陷入一片混乱。

    黄巢哈哈大笑,再度得意起来:“李晔小儿,看到没有,朕乃天子,得天地眷顾,有众贤才辅佐,朕的麾下,人才济济,不是你能比......”

    话没说完,黄巢惊怒异常,脸上肌肉不停抖动,一声厉喝:“竖子尔敢?!”

    只见李晔已经飞身而出,一身青衫,一柄长剑,人在半空若飘叶,剑气激荡如长虹,两剑劈下,两名半步筑基的齐军高手,身体就被击中,吐出一大口鲜血,直接在半空坠落下去,掉在战阵中,被人潮一拥而上,瞬间淹没。

    李晔轻笑一声,直接朝黄巢飘来,卢具剑当空斩下,剑气直奔黄巢头顶,“孤王有什么不敢的?”

    领军进入中原的时候,李晔刚入练气九层,就能一剑重创无涯子,现在经过数月征战,连战连捷,他的声望不停攀升,自己就已经是半步筑基的境界,龙气更是凝实了一半,威力上升了一个台阶不止,又哪里会把同境的修士放在眼里?

    黄巢拔刀挥斩剑气,对李晔怒目而视:“朕乃天子,世间真龙,你这逆臣贼子,竟然对天子动手?!”

    刀气与剑气相交,黄巢原本以为,凭他真人境的修为,剑气会瞬间消散,并且刀气会直奔李晔。但是情况恰恰相反,消散的是刀气,而且剑气瞬间临面。

    这让黄巢连忙后退,长刀不停挥斩,一阵手忙脚乱,才将剑气悉数展开。

    “你算个屁的真龙。”李晔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之意,卢具剑纵横劈斩,两名想要来袭击他的半步筑基修士,立即被剑气斩杀一人,斩退一人。

    李晔半步不停,追上黄巢,卢具剑斩在长刀上,两人顿时面对面,黄巢惊惶不定,但仍是咆哮道:“朕能借的天地气运,让臣子修为提升,如何不是真龙?!”

    嗡的一声,卢具剑响起一声剑吟,锋刃上青芒大盛,黄巢只觉如遭重锤,身体不禁倒飞出去,胸口一阵气闷,差些口吐鲜血。

    他看李晔的目光,充满震惊与不解,还有浓烈的忌惮。他想不通,对方一个明明连真人境都不是,为什么能反过来压制他?

    李晔淡淡道:“真龙?既然你那么想要成为真龙,孤王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