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六章 身死道陨
    话音未落,灵气点亮剑身密密麻麻的纹路。

    卢具剑本为天子佩剑,雕刻的纹路便是龙吟九天之图,之前李晔使用卢具剑,不能将纹路全部点亮,但是现在,他修为到了半步筑基的境界,体内龙气又凝实过半,已经可以勉强让龙纹成型。

    “你本草莽,僭越称帝,却不恤苍生,为天地所不容,今日孤王便替天行道,让你知晓,什么叫作敬畏!”

    李晔飘立当空,剑身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火,他举剑过顶,一点绿芒直透苍穹,天空顿时风起云涌,四面八方的灵气疯狂聚集,形成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

    黄巢看见这番惊天动地的景象,神色骇然,目光惊恐,握刀的手忍不住轻轻颤抖,但他依旧死咬牙关,不愿流露出半分畏惧之色。

    “黄巢!你纵兵为祸天下,百姓因你十室九空,你可知死?!”李晔高立当空,一声厉喝,卢具剑悠忽落下,刹那间苍龙啸吟,声动九天,剑气化身为一条青色巨龙,携天地威势,卷无边灵潮,向黄巢当头扑下!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两军将士,都齐齐浑身一震,眼中流露出极致的敬畏之色,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

    平卢军将士神色大振,因为异象是出自李晔之手,齐军将士无不失色惊慌,因为黄巢正被青龙扑来。

    黄巢发出一声疯狂凄厉的大吼,灵池真人的修为全部爆发,领域从脚下施展开来,形成护体结界,所有的修为之力都汇入手中长刀,猛地向扑来的青龙当头劈下:“朕乃天子,朕有何惧?!”

    刀气与青龙撞在一处,如气泡一样嘭的一声炸开,当空消散无踪。青龙去势不减,扑在黄巢的领域结界上,结界咔擦一声碎裂,径直穿过黄巢的身体。

    黄巢连吐三口鲜血,身体如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去,直接轰落长安城墙。城楼被他身上乱流般的狂暴灵气砸塌,断木与瓦砾横飞,烟尘如云暴起。

    而黄巢刚一落下,就从废墟中冲了出来,却是背对着李晔,迅速朝长安城遁走。

    “想走?”李晔冷哼一声,凌空虚渡,直接追上长安城。但就在这时,余下的三名半步筑基,从各个方向上朝李晔杀来,术法勃然爆发,将李晔笼罩其中。

    “找死!”李晔升起灵气屏障,持盾一样抵在身前,抵挡对方的术法攻击,同时冲向三名半步筑基。卢具剑接连挥斩,没用多久,这三名半步筑基,就直接被斩杀当场,下饺子一样掉落在地。

    但是被这三人一耽搁,黄巢也已走远,以对方真人境的修为,李晔未必追赶得上。就在李晔失望的时候,他陡然目光一凛,因为两道敏捷的身影,竟然已经出现在黄巢前面,不知是何时就埋伏好的,现在直接朝黄巢迎去。

    半空中白练如云带,遮天蔽日,将黄巢罩在其中,飞卷的叶链多达数十,化作禁锢锁链,朝黄巢四肢锁去!

    竟然是大少司命。

    李晔顿觉错愕,经过数月征战,大少司命的境界,也到了半步筑基,但是她们怎么会埋伏在黄巢逃窜的道路上?问题是她两虽然修为不低,但面对真人境的黄巢,又哪里敌得过?

    李晔急忙飞掠过去。

    首先是云带一般的白练被黄巢几刀斩断,无力的飘落下去,紧接着他一声怒吼,真人境领域爆发,缠绕在他身上的叶链,齐齐崩碎化为齑粉,大少司命先后吐血倒飞出去。

    黄巢不管不顾,埋头就要从两人身旁掠走。

    然而这时,已经受到重创的少司命,清澈明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色,隐藏在雪白纱巾下的面容,充满了决然的嫣红之色。

    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顿时雪白纱巾就猩红一片,而她娇小瘦弱的身躯骤然当空滞住,葱根一般白嫩纤细的十指,带动着碧绿的灵气火苗上下翻飞,瞬间结印完成。

    空前密集的飞叶在她胸前环绕,结下一个厚重灵动无比的阴阳图形,猛地向黄巢推去,顿时数十条叶链从阴阳图形中飞出,化作漫天灵气长蛇,向黄巢缠绕过去!

    “不要!”下落的大司命看到这一幕,吓得花容失色,双眸瞪大到极点,好似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场景,她一声凄厉悲怆的大叫,仿佛看到了亲人离散,“你会死的!”

    少司命不为所动,这一刻她清澈明净的眸子,忽然变得平静下来。

    数十条叶链包围周身,不见天日,黄巢发出暴怒疯狂的怒号,手中长刀连连挥斩,叶链一条条崩碎,飞叶化作漫天飞扬的雪花,洋洋洒洒飘然零落。然而叶链太多,黄巢一时也没能破围而出。

    “混账!朕乃天子,贱民怎敢拦朕?!”黄巢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长刀爆发出天日般的光芒,轰然斩下,缠绕而来的叶链顿时被日光淹没,支离破碎。

    少司命隐藏在血色纱巾下的面容,浮现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充满如释重负之意,娇小柔弱的身躯好似落叶,无力从半空飘然落下,双臂颓然垂在身侧,黑曜石般明亮的眸子缓缓合上。

    黄巢费力破围而出,好歹冲破漫天叶幕,他心头一松,就要急速遁走,但等他看清眼前景象,顿时浑身一颤,手脚一片冰凉。

    一道遮天蔽日的青色匹练,闪电般朝他劈来,而在剑气后面,是面色阴沉,眼中杀气浓如实质的李晔。

    生死之境,黄巢发动秘法,全身金光大盛,在身周形成一道龟壳,同时举刀相迎,想要挡下这一剑,他已经受伤极重,此刻惊骇欲绝。

    剑气斩破龟壳,去势不减,又斩破甲胄,在黄巢胸前留下一道浅痕,但也仅此而已。

    黄巢大喜,就要逃窜,却忽然像是被踩住尾巴的老鼠,惊叫出声。

    第二道剑气,在黄巢绝望的目光中,悠忽落下,他全身血雾爆闪。

    紧随其后,第三道剑气直接轰碎了他的身体,连断肢残骸都没有留下,身体全部化作血雾齑粉,当空爆开,只有一个高高飞起的头颅,脸上还残留着惊骇欲绝的神色。

    头颅飞起十丈又落下,落在李晔手中。

    纵横天下多年,攻进长安如入无人之境,逼的唐皇帝只能狼狈逃往蜀中,四方藩镇久战不能奈何的大齐皇帝黄巢,就此被从世间抹去,只留下一颗冰冷的头颅。

    李晔收起黄巢的头颅,冷冷看向城外,低喝一声:“黄巢已被孤王诛杀,贼军拒不投降者,杀无赦!”

    声音远传十数里,城外顿时爆发出淹没一切声音的高呼声。

    屋顶,大司命泪流满面,眼神哀绝,抱着双目紧闭的少司命,跪在飞檐上哭得声嘶力竭。

    李晔在少司命身旁蹲下,神色复杂,握住对方纤白如玉的手腕,默默聆听经脉的悸动。

    少司命一动不动,双臂垂在身侧,娇小的身躯此刻愈发显得单薄,好似一阵风也能给她吹走。覆盖在面颊上的雪白纱巾,此刻猩红刺目,那双永远明澈宁静又灵动万分的眸子,此刻却被眼帘盖住,再也看不到,一缕紫发散落额前,萧索落寞。

    李晔闭眼深吸一口气,搭在少司命手腕上的手剧烈颤抖。

    如果没有少司命以命相搏,李晔就不可能拦下黄巢,说不得就要让他跑掉。重生前的记忆告诉他,黄巢兵败长安之后,从蓝田逃到中原,先攻蔡州再攻陈州还有过一番挣扎。后来大军四面合围,才将他彻底击败。

    “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城?为什么要舍身拦黄巢?你们没看到他拥有真人境的修为?”李晔转头盯着大司命。

    大司命面色惨淡,凄然一笑:“不拦黄巢,我们还能做什么?看着你大杀四方,做个看戏的?少司命早就知道,你根本无需我们襄助,更无需我们护卫,就能杀败黄巢和他的高手,我们唯一的能做的,就是帮助你擒下黄巢,别让他跑了。”

    李晔怔了怔:“这是少司命的主意?”

    大司命:“你觉得我和她谁聪明?她虽然从不说话,但她的心思比你想象的要细腻得多!”

    说到这,大司命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痛苦之色:“从小到大,她就是如此,不愿说话,却倔强到极点,什么时候都没认输过。自打遇到你,她就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我们名为护卫,但你何时需要我们护卫?在平卢如此,征战在外更是如此。攻破邓州的时候,少司命就自觉无用,眼下乱军即将被平定,少司命若是再不做些什么,往后她如何站在你身旁?”

    李晔寒声道:“我不需要她做这些。”

    “但她需要!”大司命陡然声色俱厉,“她如果什么都帮不到你,是个彻底无用的角色,她凭什么让你在乎她?她已经做了你三年影子,她不想以后连做你影子的资格都没有!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跟哪个男子说过话,连站在一起都没有,但她却跟你朝夕相处了三年!你到底明不明白,她在乎自己所在的位置,她在乎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