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八章 四大天王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脸庞,任何赞美之词,在这张灵动美好的脸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那不仅仅是容貌本身的美丽,更有一种说不清的空灵宁静的气质,既像晚霞一样美好,又如白云一样飘渺。

    看到这张脸,如同看到岁月静好。

    取下纱巾的少司命,略显羞涩,双颊绯红,略显忐忑的看了李晔一眼。见对方有些神思不属,分明就是被惊艳到,约莫是因为雀喜,绽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不失可爱的同时,平添一丝娇媚。

    好在这个笑容很快敛去,李晔这才回过神来。以他的心境竟然会发怔,显然不只是因为少司命的确美的不同凡响,也有两人朝夕相处的情愫在。

    敛去笑容的少司命,娇羞却没有消散,但她仍是直直看着李晔,目光并不闪避,显得很是大胆,同时又有某种昭示之意。

    李晔为了掩饰自己失态的尴尬,脱口而出道:“如此盛世美颜,之前为何一直纱巾罩面?”

    这句话问完,李晔忽然觉得不妥。但不等他再说什么,少司命看他的眼神,却更加亮了,有种楚楚动人的意味。

    李晔被逼得扰头,这种没有言语的凝视,还真是让人无法消受。大概人们已经习惯了,用言语来化解尴尬和调节气氛,而现在,少司命依然未曾开口,所以气氛玄妙旖旎的无法承受。

    李晔默然片刻,问道:“平卢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少司命没有开口,眸子里满是茫然之色,似乎在奇怪李晔这个问题从何而来。

    李晔无奈,他其实是想说,平卢如果对她不是那么重要,日后犯不着为他再冒生命危险,现在看来少司命不解其意,遂起身道:“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他转身,却忽然感到自己的手,接触到冰润如玉的一片腻滑。原来是少司命拉住了他。

    李晔转身,看到对方轻轻扬起小脸,那一脸的胶原蛋白,拥有无限的活力和青春,只是看着,都能感受到能滴出水来的白嫩和弹性,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仿佛会说话,明亮动人,她轻启红唇,洁白的皓齿里,流淌出山涧清泉般的声音:“家。”

    李晔怔了怔,既是惊讶于少司命终于肯说话,而且声音如此动听,更是惊讶于那个温情的字眼。

    李晔若是还不明白少司命的心意,那也白活了两世。

    他在床榻上坐下来,将少司命冰凉柔润的手放在手里,这一刻不知少司命的心头,是否小鹿乱撞,李晔的确已经不平静。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俏美的脸,和那双明媚动人的眸子,李晔不再迟疑,缓缓靠近,轻轻吻住少司命。

    少女浑身一僵,好似被闪电击中,随即就放松下来,好似骨头都已不存在,娇躯变得软绵绵的,而且烫得惊人。

    李晔一手环住少司命的腰,一把扶住她的肩,把她抱在怀里。

    ......

    田令孜到了成都之后,以雷霆手段将西川军政大权把持在手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整编神策军。

    黄巢攻破潼关攻到长安的时候,田令孜护卫李俨走的急,神策军并没有带多少。而且这支军队本身就是富家公子组成,大半都毁在战争中,不过中坚部曲,也就是有战力的一万多人,事后还是跟上了田令孜和李俨,并且一路护送他们到程度。

    田令孜很清楚,宦官得以把持权柄,靠得不是皇帝宠信,而是手握能够控制京畿的大军,所以在成都这些日子,田令孜不断招兵买马,想要将神策军恢复鼎盛时期的兵力。

    经过不懈的努力,田令孜将神策军恢复到了十万人的规模,并且有派出部分上战场去磨砺一番的打算。

    他虽然不知兵,但至少有常识,很清楚军队无论怎样训练,都必须经过战场磨砺,才能称得上是精兵。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晔克复长安的捷报到了成都。

    “黄巢败亡,战事不日就会停歇,神策军再想要上沙场磨砺,怕是没什么机会了。”宦官杨复恭躬身站在田令孜面前,不无担忧的说道。

    田令孜坐在太师椅上,脸色阴沉,不言不语。

    杨复恭看了田令孜一眼,他是田令孜的义子,也是对方的心腹,所以继续道:“安王克复京师,拥兵十余万,现在牢牢掌控长安,陛下回京后,神策军如何区处?岂不是要被平卢军取代地位?”

    杨复恭知道田令孜忌惮安王,这是必然的,安王在长安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对付韦保衡还是刘行深,都是扳倒贪官奸臣,田令孜自打成了神策军中尉,走上刘行深的老路后,就跟安王站到了对立面。

    田令孜害怕安王什么时候也来把他办了,所以他一直想要束缚安王的手脚,让对方少立些功勋,但是事与愿违。

    田令孜对杨复恭的话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半响,他抬起头,忽然问道:“杨复光现在如何?”

    杨复恭怔了怔,算起来杨复光还是他的堂弟,不过那是未入宫时候的事了,他不解田令孜的意思,但仍是老实回答:“杨复光也在长安。”

    田令孜忽然目露杀机,“派遣高手,找个机会,在咱们回长安之前,把他杀了。”

    杨复恭悚然一惊,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黄巢作乱,王师四面讨伐,杨复光是唯一跟着大军征战的宦官,而且多有功勋,现在他的声望,已经完全超过了田令孜,并且得到过李俨不止一次的称赞。

    可想而知,李俨回长安之后,一定会重用杨复光,那么田令孜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田令孜不会容许有人危及他的地位,哪怕只是有这个可能都不行。

    杨复恭恭声应诺,杨复光虽然是他的堂弟,但是宫闱之中,争权夺利,冷酷无情,哪里容得下什么亲情,况且,两人从来都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杨复恭试探着问道:“那平卢军.......”

    田令孜摆了摆手,“平卢军无需忌惮,他们是藩镇军,没有驻守京师的道理,事后自然会回平卢,长安还是神策军的。”

    杨复恭目光闪烁:“那若是陛下想呢?以陛下对安王的信任......”

    田令孜冷笑道:“陛下想有什么用,平卢军的将士难道没有家人?出征在外倒也罢了,总会回去,真要长久驻守长安,你当军中将士都不是血肉之躯,不会思乡?平卢军的根在平卢,他们注定了是要回去的。”

    杨复恭连忙称是。

    阳光照进窗子,李晔睁开双眼,将少司命搭在自己胸前的白玉胳膊轻轻拿开。对方仍在沉睡,青丝洒落白皙的脖颈,遮住了残留潮红的面颊,安详得像个婴儿。

    李晔起身下床,在外恭候的丫鬟们听到动静,立即躬身进来服侍他穿衣洗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入冬,关中四面的战事基本已经停歇,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平卢军一直驻守长安没有再出战外,其他藩镇军一直在到处清剿叛军。

    雁门军凶残至极,斩首已经超过二十万。

    李克用为朝廷夺回了大量州县,除此之外,李昌言派遣王建、李茂贞两人,率领凤翔军四面出战,河中军王重荣和朱温,也率领自己的部曲,立下了许多功劳。

    值得一提的是,尚让和黄巢之子,已经带着乱军残部,攻到了蔡州。蔡州刺史秦宗权出战不利,竟然归降了乱军,和尚让一起攻打陈州去了。

    淮南高骈,在消沉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再度领兵出战,不远千里去驰援陈州。

    李晔梳洗完毕,简单用过早饭,就去书房处理军务。他现在虽说占着长安城,但京畿之地的军政要务,却是王铎带人在管辖,除了最开始平卢军攻克城池,李振参与过抚民之事外,大权就到了王铎手里。

    李晔没什么意见,也没有要跟王铎争权的意思,他的功劳已经足够大,若是这个时候还到处抓权柄,说不得就要被有心人参上一本,说他居心叵测,野心滔天。

    虽则如此,李晔仍旧是长安的王,而且是唯一的王,毕竟,宗室其他的王公不是在成都,就是死在乱军中了,现在他手里又有平卢军,所以每日来拜访的人不少。

    “殿下,朱全忠求见。”负责王府护卫事宜的上官倾城,在门外禀报。

    “朱温?”李晔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放下毛笔,起身来到门外,和上官倾城一起去设厅。

    朱温来见李晔,没有着甲,当然也用不着穿官袍,一身锦衣玉带,倒也显得不凡,李晔还在院中,他听到动静,早早起身离座,向李晔抱拳,笑容满面:“见过安王殿下。”

    “朱将军,别来无恙。”李晔抱拳还礼,来到主位坐下,笑着看向朱温,“朱将军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

    朱温笑道:“到了长安,怎能不来拜见殿下。殿下克复京师,又手刃黄巢,此战论功第一,英名早已传遍天下,谁没有仰慕、结交之心?”

    朱温这番话说的很热络也很自然,看得出来是发自真心,倒不全是奉承之词。以朱温的性格,要他如此**裸的奉承谁,只怕他也做不到。

    李晔心头微动,克复京师、手刃黄巢这样的滔天功劳背后,是天下瞩目的名望,随之而来的便是无穷气运,李晔的修为已经迈入真人境,但气运仍旧源源不断汇聚而来。

    李晔和朱温在邓州大战一场,彼时各为其主,作沙场之争,如今朱温早已是唐臣,两人走到了同一个屋檐下,此时见面再无金戈之气,就如在茶棚初遇一般,竟然相谈甚欢。

    平心而论,朱温并不是君子,草莽之气很重,李晔听说他在征战之际,杀伐手段极为狠辣,堪称残暴。但无论如何,这是个真汉子。

    两人从茶棚初遇,聊到邓州之战,又谈及天下大势,不知不觉间,时间就悄然流逝,最后李晔摆下宴席,与朱温痛饮一番。

    朱温只是拜会李晔的诸多豪杰之一,安王府门庭若市,宾客不绝,他和朱温还在开怀畅饮时,上官倾城忽然来报:“凤翔军王建、宋文通前来拜见。”

    王建和李茂贞与李晔是故交,昔日那场宫变,也多亏了王建和李茂贞出力。所以事后李晔在长安那几年,双方都有不少来往,很是亲近。

    李晔没想到他们也到了长安,看样子是刚到就来拜见,要不然李晔也不会没听到动静。

    李晔看向朱温,朱温豪气干云道:“凤翔王建、宋文通的威名,老朱早有耳闻,都是响当当的汉子。今日托安王的福,若是有幸与他们畅饮,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

    李晔点点头,让上官倾城请他俩过来。

    不时,王建、李茂贞联袂而至,李晔起身相迎,朱温也跟着来到门外。

    “安王殿下,别来无恙。”

    “见过安王殿下。”

    王建和李茂贞抱拳行礼,与李晔见礼过后,看到他身旁的朱温,两人都怔了怔。

    说起来,朱温从邓州回到关中,领兵抗击过凤翔、邠宁、夏绥等镇的联军。那一战藩镇军败北,王建和李茂贞在他手下吃了不少亏,此刻与朱温意外相见,神色都有些精彩。

    “河中行营招讨副使朱将军,想必两位之前就认识。”李晔为王建和李茂贞介绍朱温,又对朱温道:“凤翔王将军、宋将军,与我乃是故交,昔日诛杀刘行深、韩文约,就亏得两位将军相助。”

    王建和宋文通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讶然,他俩也知道,朱温和李晔在邓州交过手,此刻见李晔竟然在设宴招待朱温,都感到新奇。

    倒是朱温,神色如常,笑着跟王建和李茂贞打招呼,好似双方之前并无嫌隙。

    “别在门外杵着了,入座吧。”李晔笑着招呼众人进屋,眼见众人分别落座,遂端起酒杯道:“世道离乱,诸位都是英雄豪杰,今日有此际遇坐于一室,也算是风云际会,何不同饮此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