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一章 西行
    听了许平镜的话,蜀山掌门白惊雪嗤笑道:“你们终南山选中朱温,想要扶持他定鼎天下。但是现在,李晔独得平乱大功,可想而知,皇帝回到长安之后,会对他有多大的封赏,他的势力将更加膨胀。”

    “我听说,朱温已经皇帝任命为宣武节度使,坐镇汴州。汴州可是中原腹地,与平卢有济水相连,等李晔回到平卢,如果朱温有异动,他随时可以出兵汴州,届时朱温拿什么挡?说到底,这是你们终南山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雪庐掌门吴金陵,洞庭湖掌门王三仙,闻言俱都含笑不语,显然白惊雪这番话,跟他们心中所想也差不多。

    许平镜寒声道:“天下大乱,道门大出天下,难道希望大唐覆灭,想要扶持英雄问鼎天下的,只有我终南山不成?”

    冷哼一声,许平镜继续道:“李晔在平卢的所作所为,无论是整肃江湖,还是处理军政民政,已经说明他有力挽狂澜的能力,更胜李岘。日后如若李晔坐镇长安,只怕天下藩镇都会被他削平,如果李晔回去平卢,那就更是蛟龙入海。如今他更是晋升灵池真人,想杀都杀不了。如若李晔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拯救了大唐社稷,天下还有诸位什么事?”

    白惊雪看向张九陵:“蓬莱不是向来自诩海上仙门,还想让扶持一个傀儡大出天下?这回怎么反而让李晔,在平卢发展到如今面貌?”

    张九陵当面被揭伤疤,面上很是挂不住,冷哼一声:“白道友,李晔此子,不可以常理揣度。我就不信,你们没有算过此子的命格,但是你们谁能在星象中,看出此子的命运?我们根本就算不到他!”

    说着,张九陵看向吴金陵和王三仙,“释门已经选中李克用,沙陀兵的战力如何,李克用的才能如何,相信诸位已经看得很清楚。如果道门再不齐心协力,只怕道门危矣。倘若真让释门占了天下,别的不说,仙庭震怒,我们都得神魂俱灭!数千年道门毁在我们手上,我们也会成为千古罪人!”

    白惊雪不说话了,许平镜附声道:“李晔是心腹大患,只有先解决了李晔,道门才有可能像以前一样,扶持一方诸侯大争天下,到时候谁输谁赢,大家各凭本事。但如果解决不了李晔,一切都无从说起。”

    白惊雪冷冷道:“既然要做,就得用雷霆手段。祭出诛仙大阵杀此子,绰绰有余!”

    ......

    长安。

    李晔负手站在窗前,眉头紧皱。

    不时,宋娇走进房中,径直来到李晔身旁,寒声道:“刚刚接到消息,凤翔出现大批僧人,而且修为不低。”

    李晔转身看着宋娇:“李昌言要跟释门联手?”

    宋娇面容肃穆:“僧人的确去见了李昌言。”

    李晔沉默下来,复又看向窗外,半响不言不语。

    许久,李晔忽然问道:“上官倾城到何处了?”

    宋娇道:“依照行程,明日就能迎上陛下的车驾。”

    李晔又沉默下来,这回沉默的更久。

    再度开口的时候,李晔问了一连串问题:“还有没有其它消息?李克用有没有什么动静?道门有没有什么动静?”

    宋娇将各种信息在脑海中捋了一遍,以确保没有遗漏任何一点,值得注意的细节,“雁门军都在大营,李克用也在营中,并没有新增多少僧人。至于道门,我们能得到的消息有限。北雪庐南洞庭西蜀山,都太远,青衣衙门在彼处的探子很少,只要他们没有大动静,就很难察觉。如果是练气高段的修士出动,就连青衣衙门的探子,也不可能查得到。”

    李晔负在背后的手,几度握拳又张开,他的眉眼有长时间的纠结,最后忽然舒展开来,“无论如何,必须要迎陛下归朝。如果让陛下落在李昌言手里,那么天下立即大乱不说,以李昌言的立场,绝对不会让朝廷给我多少封赏。甚至会找借口对付我,毕竟我是宗室子弟。而现在,平卢军出征已经太久,时节已经入冬,普通将士经不起大战折腾。我去一趟凤翔,青衣衙门高手随后接应。”

    宋娇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最后道:“要不要让苏娥眉他们过来?”

    李晔已经出门:“来不及了。”

    从长安到凤翔,以李晔如今的修为,用不了多久,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

    李晔离开后,宋娇也从院子走出,穿廊过院去青衣衙门安排诸事。

    路过一片假山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因为有人出声跟她说话。

    “他要去凤翔?”假山前的湖泊边,有人负手立在月光下,身前的湖面波光粼粼,夜风吹动他满头花白的长发。

    宋娇骤然看到这个人,却并不觉得意外,“你早就该出现了。”

    李岘淡淡道:“多早?是陛下被迫西奔的时候,还是平卢军涌入长安的时候?”

    宋娇默然。李岘阻止不了李俨西奔,也对大军征战没有决定性作用。他毕竟只是一个人,哪怕是灵池真人,面对大势能做的也有限。

    宋娇忽然问道:“他杀黄巢的时候,你看到了?”

    李岘的声音忽远忽近,似真似幻,就像月光一样,明明就在眼前,却偏偏抓不住:“我当然不会让他死在黄巢手下。”

    宋娇咬牙问:“那这回呢?”

    李岘的声音听不出感情,或许他已经没有感情,又或许,他的道,让他对天下的人,都是同样看待,就如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他道:“这回?你知道释门来了多少人?数十名金刚境,八百僧人团,如果不出意外,连六道轮回大阵都来了。我去了,能对付几个金刚境?你知道道门出动了多少人?真人境高手倾巢而出,五大道门齐聚关中,连诛仙大阵,都要被请下来!”

    宋娇瞬间面无血色,殷红的唇禁不住轻轻颤抖,“死定了?”

    “死定了。”李岘回答,“古今多少年,从来没有人,能在诛仙大阵下存活。东西多少国,也从来没有人,能抵挡六道轮回大阵。”

    宋娇的娇躯都颤栗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李岘眉眼平和,就像在谈论今晚的月光:“大势,命数。在这些面前,个人何其渺小?”

    宋娇半响没说话,她忽然抬起头,盯着李岘,冷冷道:“那你还出现做什么?”

    李岘忽然笑了笑,看了宋娇一眼,只有这一眼,他眸中有一缕温度,哪怕一闪而逝,“我来,是跟你见最后一面。”

    “什么意思?”

    李岘看向皓月,身姿挺拔,这一刻,他身上没了出尘之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勃发的豪情,好似巍峨山岳,这让他看起来,如渊渟岳峙。

    他道“我李岘这一世,生社稷,死社稷。我决不会眼睁睁看着,大唐江山在我面前崩塌。”

    宋娇脸白如纸:“你刚才说了,你去了,就是送死!”

    “慷慨赴死。”

    说完这句话,李岘就转身大步离去。

    他每一步都走得很认真,也很有力,跟他还是安王,主政天下的时候一样。这是他的人生,他从无一丝懈怠,哪怕命运让他面目全非,他也没有改变这种步伐。

    ......

    长安城外雁门军大营。

    慧明掀帘进帐,对在帅案后读书的李克用道:“李晔出长安,往西去了。”

    李克用放下书籍,击节起身,振奋道:“好!大师的人手可都到了?”

    慧明双手合十道:“李晔能出武功县,却绝对进不了郿县。”

    李克用大喜,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他负手来回走了两步,目光变得极为锐利,忽然停步问慧明:“解决了李晔,接下来......”

    慧明平静道:“释门只有僧人,没有谋士,也没有大军,天下大势面前,军帅如何应对,全凭军帅决定。”

    李克用露出笑容。没错,如果释门什么都能做,李克用不仅不会觉得开心,还会十分忌惮。毕竟他要做的,是天下至尊,而不是释门手里的傀儡。释门对他而言,只是一柄剑,既然是剑,那么只需杀人。

    李克用重新坐下,徐徐道:“解决了李晔,凤翔也完了,到时候本帅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天下,也就是本帅手中之物!”

    慧明道一声阿弥陀佛。

    离开大帐,慧明在帐外驻足,仰头看向夜空。

    明净的清辉洒落在身,让他看起来是如此圣洁。

    慧明呢喃一声:“何谓乱世,何谓天下大乱?这就是。”

    ......

    慧明向着苍穹之外的皓月,双手合十,俯身行礼。

    直起身的时候,他目光虔诚,神色神圣。

    天地万物,宇宙洪荒,只有两样东西,能让慧明感到敬畏。

    这第一礼,他给天上的星辰。

    慧明转过身,看向自己的身影,低眉颔首,神色更显庄重。

    双手合十,慧明对着自己的身影,俯身行礼。

    这一礼,他给心中的信仰。

    再抬头的时候,慧明目光如炬。

    “释门治下,人人向善,这天下,就不会再有乱世。”

    “以大凶手段,行大善之事。还苍生一片安宁。”

    “阿弥陀佛。”

    他低头行礼的时候,菩萨低眉。

    他抬头行事的时候,金刚怒目。

    ......

    天下有一万个人,便有一万条道。

    每个人的大道,每个人的道路,都不同。

    哪怕他们有同样的身份,被认为是相同的人。

    李晔的道,在他的脚下。他现在在武功县边界。

    长安府与凤翔府相邻,从长安城逆流而上,顺着渭水一路向西,出了长安府最西边的武功县,就进入了凤翔府最东边的郿县。而李俨从蜀中进入凤翔的位置,却在凤翔最西的陈仓。

    也就是说,李晔要横穿整个凤翔,才能见到李俨。

    现在,李晔进一步,就到郿县,到了凤翔。退一步,就回到武功,回了长安。

    李晔站在官道上,脚边就是界碑,官道两侧,是齐整的杨树林,月光洒落旷野,落在李晔肩头,夜风吹卷长发。

    “进一步,苦海无边;退一步,回头是岸。”

    一名白衣僧人,在李晔面前数百步外,双手合十,道一声阿弥陀佛,抬头时看向李晔,用满含慈悲又不容置疑的口吻,庄严的说道。

    数百步的距离,对真人境根本就不算距离。但对方既然敢站在李晔面前,就不会没有依仗。

    李晔饶有趣味打量对方,一点也不着急。从出长安城的时候,他便知道,今夜西行,这一路上不会平顺。他有耐心,也必须有耐心,哪怕形势危急。

    李晔看着白衣僧人,不曾言语。

    白衣僧人心平气和看着李晔,就像在看一个待拯救的人,需要他来渡,他继续道:“苦海没有尽头,施主难道不想上岸?”

    李晔轻笑一声,依旧没有说话,但他往前踏出了一步。

    官道数里之外,有一座小山,山上有很多人,僧人。

    为首的僧人手持禅杖,生一对白眉,正看着踏出一步的李晔。在他身旁,一名身材高大犹如铁塔的僧人,正出声问道:“方丈,为何要让师兄去劝李晔回头?直接杀了他不就完了?”

    这名僧人,正是慧能,李克用与尚让在零口大战时,他曾上过战场,以一己之力,去挡尚让的兵家战阵。

    白眉僧人笑了笑,却没有回答慧能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们有多少人?”

    慧能不解,但还是老实回答:“十八金刚,三十六罗汉,八百僧兵团,还有六道轮回大阵,都在路上。”

    白眉僧人点点头:“既然李晔必死无疑,那又何必心急?”

    慧能扰头道:“方丈的意思是?”

    白眉僧人徐徐道:“此子不可小觑,身不在六道之中,运不在三界之内,命不在轮回磨盘上,若肯投靠我释门,也是一个机缘,我们就能好好研究研究他。你师兄踏入金刚境多年,在整个觉晓寺,也就是比本座弱些,由他出面,正好试试李晔的深浅。而且你看,李晔已经踏入你师兄的领域,你师兄的领域,有威慑人心,让人聆听教诲的奇效,多少妖魔都是因此而被降服,皈依我释门,那李晔......”

    他这话没说完,就目光一凛,因为官道上,已经起了异变。

    李晔一步踏出,白衣僧人眉头一皱,目中冒出火气,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充满不可触犯的威严:“苦海便是地狱,施主这是不肯向善,执意要入地狱?”

    李晔身形一闪,已经到了白衣僧人面前,眉眼淡然:“你说是苦海便是苦海,你说是岸便是岸?就算是,那也是你的苦海你的岸,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音未落,李晔收手成拳,迎面轰向白衣僧人。

    白衣僧人没想到李晔说动手就动手,眼中掠过一抹恼羞成怒的诧异之色,连忙抽身后退。

    他的领域据有蛊惑人心的效果,会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他的言语和气质所震慑,从而从内心敬畏他,相信他说的话,这样就能达到转换对手思想的目的。

    一言可渡人,一言可杀人,这便是白衣僧人的领域能力。

    这种能力,曾今让他降服了无数对手,哪怕是修为比他还高的,只要不立即跟他动手,给他说话的机会,心智稍微不坚定,就会中招。

    曾今白衣僧人北上草原,就用这种手段,“渡”了一个威名赫赫神教大祭司,这件事一直被传为美谈。但是白衣僧人没想到,李晔竟然完全不受他的影响。

    “想不到这厮心智如此坚韧,真是少见。”

    白衣僧人暗暗感到心惊,不过此时,这点惊讶早就被怒火取代,他陡然一声大喝,稳住身形,一拳就朝李晔轰去,“魔头,既然你不受度化,那本座便收了你,将你神魂镇压......金刚拳!”

    他是觉晓寺大弟子,而觉晓寺是北方释门领袖,同时也是大唐释门领袖,他自拜入佛门,多年修行者,挑战过无数对手,唯一失败的一次,不过是败给了觉晓寺方丈。

    李晔哂笑一声:“受你度化就是良善,不受你度化就是魔头,感情释门就是如此区分善恶的?这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何区别?”

    “找死!”随着白衣僧人一声大喝,眉眼中密布杀气,显然已经抱定杀心,在他身后,陡然出现一座巨大的金色佛像,缓缓抬头,遮蔽了半个天空。

    佛像眉目庄严,俯瞰苍生,不可侵犯,让人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他一拳轰出的时候,那金色佛像便向李晔按下手,看那架势,就跟要按死一只蚂蚁一样。

    就在这时,佛像前忽然升起袅袅紫烟,转瞬就云雾升腾,美如朝霞。在遮天蔽日的翻滚紫云中,一个偌大的紫色拳头,以雷霆万钧之势,骤然轰出。

    面对轰来的巨大拳头,白衣僧人骤然感应到危险,心脏好似给人狠狠揪住,让他几乎忍不住要惊叫出声。这是从未遇到过的情况,他心头骇然,同时更加恼羞成怒,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利呼啸,金刚拳迎上紫气聚云拳。

    李晔嘴角微动,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与白衣僧人拳头轰在一起。在两人身上的半空中,偌大的紫色拳头,也撞上了金色佛像按下的一掌,刹那间灵气如浪翻涌,遮蔽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气爆声遮蔽了一切声音。

    白衣僧人接触到李晔的拳头,感觉如同轰在了砸下的山峦上,剧痛从手指传来,刹那间蔓延到整支手臂,直逼心脏气海。浑身猛地一颤,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吐血倒飞出去。手臂面条一样耷拉在身侧,骨头已经完全碎裂。

    小山上,觉晓寺方丈与慧能等人,看到这一幕,无不露出惊骇之色。

    他们先前只是听说李晔战力卓越,具备越级挑战的能力,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觉晓寺大弟子,会被李晔一拳轰倒。论越级挑战,觉晓寺大弟子也做过,可为何碰到李晔,就败得这么快?

    众僧惊骇一场,不明所以,唯有觉晓寺方丈,从李晔这一拳中,感受到了一丝大道的意味。

    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曾在某本古籍上,看到过一门功法,叫作《紫气东来》。传闻是老子过函谷关时留下来的,饱含了老子对大道的领悟!如果说《道德经》五千言,老子是以文载道,那么《紫气东来》这本功法,就是以力证道,两者殊途同归。

    这样的功法,本身就具备无上威势,越级挑战自然也就不奇怪。然而让觉晓寺方丈奇怪的是,《紫气东来》的功法根本就只存在于古籍记载中,此界根本没有人修练过,连道门弟子都无法找到它。

    李晔是怎么会这门功法的?

    李晔没有给觉晓寺方丈多思考的时间,他在轰倒白衣僧人之后,没有丝毫停留,就朝他们冲来。数里的距离,对真人境的修士而言,转瞬即至。

    觉晓寺方丈本就没有隐藏气息,之前的打算,是给觉晓寺大弟子造势,但是现在,却完全暴露在李晔面前。

    不过,觉晓寺方丈当然不会畏惧李晔,他身后也有三名真人境,再加上他自己,要对付李晔并不难。更何况,十八金刚和三十六罗汉,马上就能赶到。

    觉晓寺方丈骤然升空而起,此刻,他浑身散发金色光芒,整个人犹如神佛降世,可谓宝相庄严,自然不是觉晓寺大弟子可比,他朝李晔叱咤一声:“李晔!我释门好心渡你上岸,你非但不受教化,一言不合,还伤我释门弟子,如此疯狂行径,莫不是入魔了,真成了魔头?!”

    李晔撇撇嘴:“要打就打,何必废话?”

    觉晓寺方丈大怒:“你果然已经入魔!人主入魔,必是暴君,为免你日后为祸世间,贫僧今日就为天下除魔!”

    言罢,觉晓寺方丈举起禅杖,刹那间,半空金芒大盛,光亮竟然流淌成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