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二章 无量天尊
    觉晓寺方丈法义举起禅杖,李晔眉眼凛然,禅杖上金芒太盛,遮蔽万物,无数金光从禅杖上不停涌出,因为涌动的多了,所以看起来像是流淌的河流。

    这是李晔从来没有见过的术法,两个世界有很多地方不同,此界的释门不仅发展状况不一样,连释门弟子的手段也不是李晔都见过、听说过的。不过李晔没有迟疑,身形更没有丝毫停滞,卢具剑已然在手。

    这时候,慧能等三名金刚境僧人,从三个不同的方位,一起向李晔冲杀过来,看样子是打算给法义争取时间。李晔也敏锐的发现,禅杖上的金芒汇聚成河之后,里面隐隐有恐怖的气息传来,好似有极度危险存在,马上就会破空而出。

    慧能等人作为真人境的高手,这下忽然出动,背后都生出巨大的金刚佛像,有的宝相庄严,有的怒目而视,有的神情木讷,但无论是何种表情,都有极大的威压之气。

    “魔头,还不跪下!”

    慧能朝李晔大吼一声,他背后的佛像正是怒目而视的菩萨,随着他一声大吼,菩萨像眉心陡然射出一道金光,向李晔罩来。

    从这道金光中,李晔感受到了危险之气,他没有迟疑,立即闪避,一缕飘飞的长发被金光扫中,立即化为飞灰。

    “魔头,还不跪下!”

    “魔头,还不跪下!”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金刚境,也同时向李晔出手。

    左面的神象宝相庄严,一手遥遥向李晔按下;右面的佛像神情木讷,然而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金刀,却是一刀向李晔斩来。

    李晔眉目沉静,腾挪转移,避过众人的出手。金刚境的手段,他也无法硬抗,一旦中招同样要受到重创。

    李晔到了灵池真人的境界后,攻击力更胜以往,那是因为青莲和龙气的存在,能让他的出手更有威力。再加上《紫气东来》的功法,让人防不胜防。

    就如他现在闪避众人术法的步伐,就是《紫气东来》中的踏梅无痕,但李晔的防御力并未得到提高,他的身躯跟普通的真人境一样。

    慧能等人见李晔竟能闪过他们的攻击,错愕之下都是大怒,纷纷再度出手。

    同时,法义禅杖上流淌出的金色河流,已经弥漫当空,仿若江河倒悬,又似银河将落,威势已经达到可怕的程度。同时河流不断汹涌,看起来像是要达到某个临界点。

    李晔眉头一凛,灵气点亮卢具剑上密密麻麻的纹路,龙翔九天的图案瞬间成型。整柄卢具剑灵气萦绕,起初是如燃烧的烈火,到后来就如一条青龙。

    体内气海上的青莲,之前一直含苞待放,在他踏入真人境之后,也悉数盛开,无数琉璃般的星光,在莲花上闪耀,流光溢彩。此刻他心念一动,青莲上的点点星光,立即闪亮起来,无数星辰汇入灵气,顺着经脉到了汇聚到卢具剑上。

    李晔眼中精芒闪烁,低喝一声:“步步生莲!”

    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只在他停留的地方,有一朵青莲凭空盛开。那朵青莲好似存在于虚无,在另外一个空间之中,虽然极为真实,但触不可及。

    与此同时,慧能等人身形一滞,刹那间犹如置身冰天雪地,浑身的灵气好似被冻住。这让慧能大惊失色,这样的情况他不是没有遇到过,那是在修为之力被压制的时候。

    看到李晔消失在面前,慧能心脏骤然猛跳了一下,紧接着他就看到一朵青莲,在眼前凭空绽放,霎时间浓烈的危险气息将慧能吞噬,好似给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忍不住颤栗。

    慧能意识到不好,浑身潜力陡然爆发,身上散发出无数金色光芒。但是为时已晚,金芒还未盛开,就骤然停住,随后潮水般退去,而慧能的头颅,已经高高飞起。

    其他两名真人境都是类似情况,三朵青莲盛开的时候,三颗头颅一起抛起,他们身后的巨大金色佛像,如同玻璃般破碎,化作梦幻泡影,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此刻李晔已经到了法义身前,小山上的僧人虽然不少,但却只有四个真人境,真人境之下的修士,术法攻击已经无法对李晔造成有效杀伤,现在只要解决了法义,他便能进入郿县,继续西行去陈仓,接应到归朝的李俨。

    在快到极致的速度中,李晔面前的法义,陡然睁开炯炯有神的双目,接触到对方的眼神,即便是李晔,也有刹那的心悸。

    以李晔发动“步步生莲”剑式时的速度,同境修士,还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身形,但是此刻,李晔却分明感觉到,这位大唐释门领袖,那一眼的的确确看到了自己,而且看过来的眼神中,还蕴含了无边威严。

    李晔心头一震,作为大唐释门领袖,法义自然不会是普通的真人境。

    李晔有他的手段,一般修士根本不放在眼里,这是这个世界非凡强者的固有能力,要不然也就不能称为强者。李晔是强者,法义同样是。

    就在这时,青莲如常盛开,卢具剑已经到了法义面前,无论法义是怎样的强者,李晔都没有丝毫畏惧之心。穿越前他虽然不是孤独求败的天下第一,但也从来没有在战斗时怕过谁。

    怕就会输,一直怕就会输一辈子,你怕别人也怕,李晔从来不会在战斗没结束时,因为惧怕而影响自己固有的进攻节奏。

    当的一声,法义身前飞出一个衣钵,通体青黑色,闪耀着棕色光芒,衣钵兀一出现,便迎上了卢具剑。

    两者相撞,李晔只觉剑身传来一阵巨震,好似这一剑斩在了金石之上,连手腕都有刹那的轻颤。

    李晔露出完整身形,步步生莲的剑式已经被迫中止,他并没有能杀了法义,但卢具剑也在衣钵上留下一道浅痕,衣钵已经飞回法义袖中。

    李晔一退数十步,却没有半分迟疑,长剑竖直举起。

    步步生莲是群攻招式,面对一般的同境修行者,足以让陈青取得斩杀效果,但是很明显,这样的群攻剑式并不能对付法义。至少在法义有护身法器的情况下,这一剑无法取得效果。

    李晔并不焦躁,哪怕面前的金芒河流已经遮天蔽日。

    在这一方天地的苍穹之上,已经没有夜空,更不见星辰,漫天都是流动的河流,他们或者顺流或者逆流,就像一条条彩带一样,联合在一起,将整个天空都遮蔽起来。

    李晔举剑的时候,法义的灰色瞳孔骤然变得一片金黄,如同两颗宝珠,散发出金色光芒,这让他整个看起来格外可怖。

    与此同时,苍穹金色河流组成的帘幕中,忽然探出一只手来,那手无比巨大,只露出了前臂,就已经长达数十丈。

    法义宝相庄严,朝李晔低喝一声:“降妖除魔,乃释门职责。你既已入魔,本座便借天外佛祖之力,以这‘金刚大灭手’,将你镇压!李晔,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皈依释门,我许你投胎转世,下辈子做个沙弥,一生常伴青灯古佛,偿还你这一生罪孽!”

    李晔冷笑一声:“去你-妈-的!”

    “既然不知醒悟,那就让你神魂俱灭,永世不得翻身!本座法义,觉晓寺方丈,以天地释门之名,代天地苍生,代天下四百八十寺,将你镇压!”法义庄严宣判,“金刚大灭手!”

    整个苍穹都震了一下,那是金色河流骤然加速流转的结果。无数金芒犹如萤火,从金色帘幕中落下,方圆数百丈范围内,遍是雪花一样飘落的金点。

    地上的山川荒野,在此刻全被金光点亮,纤毫毕现,整个世界都充满光明,也充满圣洁,好似被洗涤了一样。

    那只金色大手终于全部露了出来,因为它太过巨大,所以肌肉纤维都能看得十分清楚。

    闪耀着太阳般金光的大手,向李晔袭来。

    高举卢具剑,李晔眼中战意昂扬,气海上的龙气,忽然睁开双目,好似看到了半空中的金刚大手,仰天发出一声响亮龙吟。龙吟声不止在李晔体内,也从李晔身上远远传开,那声音高亢犀利,仿佛能穿透金石,方圆数十里都能清晰听闻。

    随着这声啸吟,龙气上散发出无边青芒,一条似真似幻的龙气,从本体上脱离出来,汇入灵气冲进经脉,最终来到卢具剑上。

    这一刻,本就青龙一般的剑身,骤然凝实厚重了数倍,整个剑身悠忽变长,一道青光直冲云霄,碧绿高深,直接透过金色河流组成的帘幕,上到目力尽头,汇入星海银河。

    青芒光柱周围的金色帘幕,如云消散,出现了方圆十丈的真空地带。月光从这片真空地带洒落,照耀悬空而立的李晔,也照耀他脚下的无边旷野。

    李晔感觉自己不是握着一柄剑,而是握着一条出海蛟龙,剑身啸吟阵阵,如同脱缰的野马,要想挣脱李晔的束缚,去翱翔九天。

    李晔再无迟疑,陡然低喝一声,双手持剑,向按来的金刚大手用力斩下。

    卢具剑化作的青色光柱,在金色帘幕中向前滑行,犹如陈风破浪的战舰,汹涌的金色河流被分作两端。一条笔直的通道,在青色光柱前生成,就如利剑划开布匹,迎上金刚大手。

    李晔陡然浑身一震,一道若有若无的龙气,从卢具剑上飞跃半空。那一刻蛟龙出海,翱翔九天,剑身前不知其长的青色光柱,陡然一阵变幻,竟然化作一条青色巨龙。

    巨龙啸声如雷,在苍穹乍然炸响,在它面前的金色河流帘幕,骤然一阵剧烈颤抖。紧接着,无数条裂缝相继出现,悠忽间,整个帘幕轰然破碎,化作云层般的碎步,四下荡开,须臾就消失不见。

    法义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身体禁不住后退一步,捂胸一口鲜血喷出。宝石般散发金光的眸子,瞬间恢复到灰色模样,布满惊骇之色。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空:“怎么会这样?”

    青色巨龙迎上金刚大手,龙爪狠狠击下,庄严无边的佛手顿时出现道道沟壑,无数金光剥落,好似血肉离体一样。

    不过是间不容发的瞬间,巨龙就跟金色大手完全碰撞在一起。漫天金光与青芒混合在一处,翻滚卷腾,犹如大缸中的颜料。

    但彼此相合只是刹那,金芒很快就被青光吞噬,悠忽间苍穹之下,再不见丁点金芒,那些零落成雪的金光,也就此消散。

    旷野山川恢复沉静,只有皓月的清辉洒落,好似方才并不曾被无数金色星芒照耀,而青云在吞噬完金光之后,也消散无踪。

    法义如遭雷击,身形暴退,每一回退后,都要闪烁数十丈的距离,吐出一口鲜血,很快他就面无血色,手中禅杖再也握不住,当空掉落。

    李晔欺身而进,挥剑竖斩,一道青色匹练,划破好不容易沉静下来的夜空,当头向法义斩去。

    法义骇然抬头,看到如此剑气,已经无力抵挡。他猛地一咬牙,一把扯下披在身上的袈裟,当空甩出。袈裟化作数十丈大小,金芒闪耀。

    剑气击中袈裟,金芒断为两截,如烟消散,袈裟也恢复到原来大小,枯叶般当空飘落。

    法义趁机遁走,已经不见踪影,唯有一声大吼传来:“李晔,你等着!释门十八金刚,三十六罗汉,八百僧兵即将到来,你今夜必死无疑!我释门必将大出天下!”

    李晔冷笑一声,不做置评,卷来禅杖、袈裟,放在眼前一眼,眉间露出喜色。禅杖、袈裟都是极品法器,品阶也就比卢具剑稍弱。

    法义用的东西当然不会差了,这很可能是释门在大唐的镇山之宝,如今到了李晔手里。

    方才法义引动金刚大灭手,就是借用了禅杖的威能,最后能逃走也是依靠袈裟。可想而知,没了这两样东西,法义再碰到李晔,瞬间就要被杀。

    李晔收了禅杖袈裟,落回官道,负手在月光下继续前行。

    一路向西。

    ......

    蜀山。

    蜀山道门,也是修剑道门,本门弟子不使其它术法,唯独练剑而已。所以蜀山的剑式,独步天下,无人可比。

    蜀山历代掌门,都是女子,无一例外。传说只有女修,才能窥知蜀山剑道最深之奥义,掌控本门镇山法器,问仙剑。

    蜀山剑式独步天下,蜀山问仙剑更是天下第一剑,然而要蜀山弟子,要掌管问仙剑,却是难如登天,比攀援蜀道要难上百倍。那不仅是需要资质,更需要机缘。

    传闻问仙剑有自身灵识,就如世间大才一样,择主而事。所以蜀山历来不是剑侍人,而是人侍剑。只有当那个,能让问仙剑心动的弟子出现后,问仙剑才会认主出世。

    但只有蜀山历代掌门知晓,蜀山问仙剑,已经六百年未曾认主。

    这并不奇怪,自打有蜀山道门以来,问仙剑一共就没出世几次。

    不过这回,天下形势有了变化,蜀山也坐不住了。

    以往天下大乱,都是道门大出天下,儒道兵三门虽然也有争雄的努力,但都无法撼动道门的地位,最终能够执掌天下的真龙,都是由道门扶持。这也是为什么,此界一直道法显昌,就连那些出仕为官的士子,军中的将领,都会选择修习道法。

    朝廷专设钦天监,替朝廷掌管天下道门,这就说明,朝廷必须要借钦天监之手,才能约束道门,本身并不能直接给道门下令。而一旦到了乱世,钦天监便形同虚设,道门大出天下,钦天监管不了,朝廷更加管不了。

    但是这回的形势,明显有所不同。释门大举出动,更是扶持了兵强马壮的李克用,对天下志在必得,可谓来势汹汹。这是千年之后,道门初次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威胁,就如千年之前,百家争鸣的时代一样。

    彼时,天下诸侯林立,各据一方,成百十国,百家出世,大争天下,各有势力范围,道门的正统地位,第一次受到巨大挑战。

    “如今的情况,与千年之前,百家争鸣又有不同。诸子百家,虽然各有主张,但说到底,都是中国门派,就算道门最后争输了,也是输给自家人,并不丢脸,日后也未尝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但是释门却是外来门派,释门教义更是让人不敢苟同。他们让百姓皈依释门,日日吃斋念经,喊着人人为善的口号,却唯独不事生产。不事生产,不种地,不纺织,吃什么,穿什么?说到底,还不是要百姓来养活他们?这跟吸血虫有何区别?要是释门控制了天下,那天下还不乱了套。”

    说话的是蜀山大长老莫问愁,此刻,她正走在上山的石阶上。她脚下的石阶分外陡峭,从山脚直上山顶,何止千步,却偏偏没有转弯的地方,笔直向前。

    此景果然蔚为壮观,但同样的,坡度陡的让人心寒,人到了半途,回身一望,心智稍微不坚定的人,只怕都要骇得滚落下去。

    莫问愁年事已高,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身法稳健,有飘渺之气,就算不是真人境,只怕也半只脚迈进了真人境。

    在莫问愁身边,跟着一名玲珑女子,看起来像个小姑娘,方才这番话,莫问愁便是对她说的。

    莫问愁抬头看向千步玉阶,徐徐道:“这还不算,除释门之外,更有李晔横空出世。此子虽然是李岘之子,但原本二十年不能修行,道门早就给他算过,他有帝王之命,但不长久,最后必是亡国之君。”

    “但不知为何,自打他从沉云山出来,得了袁天罡的传承,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为师此言非虚,他是真的完全不同了,修为一日千里不说,命格更是看不透了。天下道门,无数德高望重之辈,都已经算不出此子的命运,就连星象中都无迹可寻。”

    说到这,莫问愁叹息一声,转头看了跟在身旁的女子一眼,眉眼复杂,“李晔破潼关、杀黄巢、复长安,滔天功劳之下,朝廷必有厚赏,日后权势会比李岘还重。但这还不是道门忌惮的地方,道门忌惮的,是这样一个根本看不透的人,竟然有如此逆天气运。破潼关、杀黄巢、复长安,哪一样不要大气运,哪一样是普通人做得了的?在道门原本的推算中,黄巢不会这么早死,克复长安的功劳......”

    莫问愁忽然笑了笑:“克复长安的功劳,原本在李克用头上,李晔抢了过来,就是抢了释门的风头,道门自然乐见其成。如果李晔可以扶持,道门不介意帮他一把,反正蓬莱也在平卢。”

    “但李晔偏偏不尊道门,或者说,不信道门,还要道门像地方官府一样,受朝廷管制,去跟百姓相处,不问修行,只问为百姓谋福......道门是仙门,求的是天下大势,可不是去做朝廷的衙门!”

    说到这,莫问愁约莫是觉得累了,停了下来,她沉默了一会儿,看身旁女子的眼神,充满怜爱与期望:“为师知道,你对李晔用情颇深,有非君不嫁之志。但是现在,你入了我蜀山,就不能再跟李晔有任何瓜葛,否则就是自取灭亡,别说蜀山要清理门户,仙庭也不会坐视。至于非君不嫁......”

    莫问愁笑了笑:“你若真被问仙剑认主,那便有通天之途,日后飞升成仙,进入仙庭,长视久生,还嫁人做什么?”

    说到这,两人来到山峰下,眼前已经只有几百步玉阶,但玉阶直达山顶后,仍然没有尽头,末端隐入云雾中,依稀可见通天之阶。

    在云雾之上,虚无缥缈的天空,玉阶的尽头,似有一座殿宇悬浮,在月光下清幽深远,不可揣测,如同仙宫一般。

    “问仙剑,就在彼处。能通过这条玉阶,抵达问仙宫的弟子,就有可能得到问仙剑认可,从此执掌问仙剑,替我蜀山扫荡天下。问仙一出,道门俯首。”

    “自古以来,我蜀中为天府之国,虽有天子,却无一人能够问鼎中原。你若有幸执掌问仙剑,这一切就都有了可能。”

    莫问愁看向身边的女子,祥和之色已经不见,眉眼如剑,分外锐利:“徒儿,踏上玉阶,你就不再是大唐的郦郡主,而只是我蜀山弟子,蜀山掌剑人!你,可想好了?”

    在莫问愁面前的女子,正是吴悠。

    “而今李晔势大,李俨归朝后,封赏必重,他日不可控制,所以他现在必须死。虽说这回道门已有安排,释门也想杀他,李晔必死无疑,但若真有那么一丝可能,你有幸执掌问仙剑,成为蜀山掌剑人,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李晔。”

    莫问愁说到这里的时候,盯着吴悠,一字字的问:“你,做得到吗?”

    吴悠怔怔看着眼前的玉阶,仿佛没有听到莫问愁的话。

    眼前的玉阶直达仙宫,乃是通天之途,只不过此刻吴悠好似神思不属,大大的眼睛里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天子奔蜀,吴弘杉带吴悠很快追赶上车驾,随后一起到了蜀中,寓居成都。值此天下大乱之际,道门都在各处寻觅机缘,以求扩大本门实力,在乱世中有所建树。莫问愁到成都,偶然见到吴悠,便惊为天人。

    莫问愁当即要收吴悠为徒,吴弘杉自然十分乐意,如今天下局势不好,宗室王公也不一定能够得到保全,若是吴悠能成为五大道门之一,蜀山的弟子,那么自身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莫问愁带吴悠回到蜀山后,当夜子时,蜀山忽然剑影幢幢,似有无数飞剑,在山中纵横飞掠,而问仙宫里,更是传来响亮剑吟,充满期待与召唤之意。

    沉寂六百年的问仙剑,半夜啸吟,引得蜀山震动,掌门大喜,最后测试过众弟子,发现只有吴悠靠近问仙宫时,云端之上才有灵气涟漪出现。

    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哪怕明知吴悠跟李晔两情相悦,蜀山也别无选择,因为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况且在通天之路面前,区区儿女私情,又算得了什么。跟得道飞升,位列仙班相比,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要掌仙剑,要踏仙途,必须斩断七情六欲。与天下苍生相比,个人**又算得了什么?不斩断七情六欲,就不能抛却私心,就不能对天下苍生,一视同仁,也就无法触摸大道,飞升成仙。爱苍生,岂非胜过爱一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斩断**,非是无情,而是大爱,徒儿,你可明白?”

    莫问愁见吴悠不说话,遂又问了一遍:“徒儿,你可愿为我蜀山,掌仙剑,杀李晔?”

    清凉的山风从云端而来,带着仙宫飘渺的气息,掠过云雾吹卷衣袂,吴悠精致的小脸在清幽的月光下,有点淡淡的苍白。

    她咬了咬小巧的嘴唇,眼中的茫然之色,最终被明悟与坚定所替代。她向莫问愁躬身行礼,清丽的声音飘渺无依,空灵的犹如云中雨露:“徒儿愿意。”

    欣慰的笑意浮上莫问愁苍老的面容,那双历经沧桑的眸子里,充满期许与赞赏之意,她柔声道:“去吧,如果足够幸运,你就能得到问仙剑青睐。”

    吴悠轻声应是,她娇柔的身躯此刻挺得笔直,缓缓迈动脚步,踏上面前的一步玉阶,稳稳走了上去。

    莫问愁眼中精芒大盛。

    修士至此处,一步玉阶,天壤之别。能进一步,则有望直通大道,这一步不能进,便是凡夫俗子。

    吴悠拾级而上。

    莫问愁面朝吴悠轻灵的背影,带着莫大的敬畏与希望之意,缓缓躬身,道一声:“无量天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