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三章 关我屁事
    李晔顺着官道前行,看似步履晏然,走的并不快,但一步抬起一步落下,就已经在三十丈外。

    官道两旁的青林迅速闪退,遥远的地方山峦如幕,也在视线中不停后撤,清风打在脸上,别有一股清幽惬意之感。

    悠忽间,李晔停下脚步。

    在他面前,官道中,原野间,山包上,各有白衣僧人迎风而立,共计十八人。

    他们仿若凭空出现的幽灵,又似亘古长存的雕像,然而无论他们气质如何,此刻出现在这里,便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阻拦李晔西行。

    不,不是阻拦李晔西行,而是送李晔西行,西行至极乐世界。

    李晔一步踏出,脚落地的时候,地面泥尘圈圈飘开。

    就在这时,前方的夜幕里,有星光明灭不定,好似启明星在闪烁,密密麻麻,各在不同的方位。当这些星辰般的白光,露出本来面目的时候,就是三十六名白衣僧人。

    释门十八金刚,三十六罗汉,竟然一起到场。

    李晔负手而立,纵目眺望,气度平和,波澜不惊。

    天下大乱,天子流离,正统不存,气运流散,逐鹿天下的不仅有汉人,也有胡人,不仅有中国门派,也有异域诸教。

    当此天下大争之时,释门借围杀李晔之际,尽起本门所有高手,从北方十八寺,西域三十六院,一致聚集到凤翔。

    他们有逐鹿中原之志,也有掌控天下之心。

    这是大唐的天下,如今却鱼龙混杂,东方神圣纯洁之地,如今遍地妖魔。

    这是真正的乱世,天下大乱,不仅是皇朝在崩塌,秩序在毁灭,连人心与信仰,文化与土壤,都在迅速变色。

    三教九流融合一处,是会盛开出空前灿烂的鲜花,还是混成一池臭气熏天的死潭?

    李晔一动不动。北方十八寺,有十八金刚,西域三十六院,有三十六罗汉,实则都是真人境的存在。所谓数十名金刚境,此言半点不虚。

    李晔忽然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自东汉释门东传以来,虽然发展不缀,但始终被道门压制,虽有兴盛的时候,但远远谈不上大兴。

    儒释道兵四门,中国三门屡有绽放夺目光彩的时候,汉有孝廉,隋创贡举,儒门一直在发展,名臣无数,世人敬之;乱世之中,兵家屡建奇功,有那封狼居胥的千古少年,有那千军万马避白袍的无双风流,世人传送,彪炳青史。

    然则释门,一直未曾见过大的动静。

    看到这十八名金刚,三十六名罗汉,李晔忽然领悟,释门不是一直在沉寂,而是一直在韬光养晦。

    否则,在如今五大道门,也凑不出多少真人境的情况下,释门何以能一出手,便是数十金刚境?

    释门要大出天下。

    借着这回控制天子,斩杀李晔的机会,大出天下,震动九洲,甚至是廓清宇内,称王称霸!

    “天下已经乱到这个程度了么?”

    李晔暗自哂笑,神州大地,自古富庶,天佑之土,国昌民强,文明胜于四海,声望传于八方,如此圣地,谁不垂涎?

    这一刻,李晔忽然醒悟,为何眼下的大唐,会有释门大出,为何如今的大唐,会边患四起。

    ......

    “中国文明,一直领先于万邦,华夏声望,自汉武帝以来,便响亮于天下。班超一介书生,定西域三十六国,令诸邦不得进犯;王玄策五品官身,在数万里之外,一人灭一国。国昌民强,人杰地灵,如此圣地,谁不垂涎?”

    东海之上,一望无垠的大海中,有一座沐浴清幽月光的小岛。海岛上林木葱岭,依山傍水之处,有一座庐舍。庐舍前的有木架走廊,延伸到海面数十步。此时有人布衣木屐,坐在走廊尽头垂钓。方才的话,便是从他嘴里说出。

    此人面容无法形容,因为过目即望,此人气质无法捕捉,因为虚虚实实,此人身形无法触碰,因为似真似幻,他的声音既无情又悲悯,既沉重又沧桑,仿佛历经无数岁月,领悟了世间至理。

    在此人身旁,有人斜坐在木椅上,邋遢的道袍,补丁密布,活脱脱碎步缝成的衣裳,他头发散乱如鸡窝,也不知多久未曾洗过。更可怕的是,他正抱着脚丫子在扣,扣完之后黑乎乎的手指,径直就去掏鼻屎。

    “你别说这些没用的。”褐皮老道一脸不屑,“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

    “你且说来。”垂钓者似有微笑。

    “你这钓鱼的鱼线上,有没有鱼饵,有没有铁钩?”褐皮老道一脸严肃认真。

    垂钓者哑然失笑,大抵面对这个邋遢道人,他也只能感到无奈:“我又不是姜太公,我是在钓鱼,不是在钓人。”

    褐皮老道冷哼一声,抬头看向苍茫夜空,声音悠远,意味深长:“你不钓人,只怕有人却在钓你。”

    垂钓者不动声色:“你看到那条线了?”

    褐皮老道撇嘴道:“看不到,也感受得到。你早该上去了,却一直逗留凡世,仙庭之上那些仙人,自然不愿看到这个局面,想要钓你上去,不是理所应当?这等待遇,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换作一般人,仙庭管你上去不上去,仙庭又不差这几个人。但是你却不同,你不上去,仙庭都要担心,怕你闹出什么乱子。”

    如此惊心动魄的话,几乎已经解开了修士飞升的面纱,若是凡俗夫子听了,只怕要笑掉大牙,说一句疯子,而若是真人境的修士听见,则要胆战心惊。

    垂钓者却淡淡道:“钓鱼要用饵,仙庭没有我看中的饵,即便强行给我连线,牵引我的气机命数,也是无用。”

    褐皮老道哟呵一声,似乎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话,睁大了眼睛道:“长视久生,这个鱼饵还不够?难道你不怕死?”

    雨线动了动,碧蓝的水面下,一群围来的游鱼,正在啃食鱼饵,欢快不已。然而它们把鱼饵啃完了,也没见被铁钩勾住。须臾垂钓者收了鱼竿,从身旁的竹楼里,又绑上蚯蚓,丢入水中。

    原来雨线下虽然有饵,但却没有铁钩。

    垂钓者淡淡道:“人人都想得长生,然而长生就真的那么好?”

    褐皮老道在走廊上躺下,双臂枕着脑袋,翘起二郎腿,望着繁星如海的夜空,徐徐道:“释门大出中原,金刚境数十人,啧啧,这等阵仗,怕是要吓死人。边关异族大军长驱直入,本已被收服的河西,再度落入吐蕃、回鹘之手,就更别说西域了。草原契丹八部里面,也出了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叫什么来着?耶律阿保机。”

    “西域释门,契丹神教,回鹘摩尼门,吐蕃月神,南诏巫神,四面蚕食大唐边疆,都想着让信徒出兵中原,占据东方这块宝地圣地,得到我们汉人的信仰,享受我们汉人的香火供奉,永葆昌盛,不死不灭。”

    “而我们的道门呢?还在明争暗斗。好不容易出了个李晔,还准备引动诛仙大阵,把他杀了。”

    “唉,也不知道仙庭众仙,挡不挡得住那些诸族之神四面入侵,保不保得住仙庭。你说,这天上地下,乱成这个样子,大唐马上就要完了,你管是不管?”

    垂钓者不言不语。

    褐皮老道也没指望他回答,

    “仙界大战啊,想想就来劲。”

    褐皮老道忽然笑了一声,“世人都说,二十年不能修行的李晔,是得了袁天罡的传承,修为才一日千里,哈哈,哈哈哈哈......笑死贫道了!”

    褐皮老道好似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不能自己,握着肚皮在地上打滚。

    垂钓者嘴角抽了抽,“关我屁事!”

    ......

    李晔不难想象,如果今日自己死在这里,死在面前数十个金刚境僧人手下,那么明日,这群金刚境就会席卷凤翔,挟持李俨。

    到时候,唐天子落入释门之手,天下会如何?

    释门是扶持李国昌争霸天下,还是跟李克用合兵一处,共讨天下诸侯?

    李晔不知道释门的计划,但无论他们怎么选择,都占尽了优势,因为他们如今有数十名金刚境,还有八百僧兵,六道轮回大阵。

    这回突然发动,出其不意,八百年隐忍韬光,如今一朝爆发,又有凤翔、雁门的百战精兵,天下哪个诸侯能挡?朱温?高骈?还是根本就还没成长起来的王建、李茂贞?都不能。

    天下群雄,大唐最耀眼的豪杰,此刻都孱弱无比,对这片土地的未来,无能为力。

    而道门呢?

    天下五大道门,无数道观,享受了神州数千年香火供奉,承平日久,地位不曾受到致命威胁,不曾居安思危,早就腐化堕落,懈怠麻痹了。要不然,也不会让释门大摇大摆出现在这里。

    到时候,岂不真要让释门得天下?

    李晔前进一步。

    道门不能得天下,释门也不能得天下,得天下者,只能是心系苍生的真龙。

    所以,这些人,都得死!

    无人能挡释门数十金刚境,我来挡!

    无人能扛起这片土地的未来,我来扛!

    李晔提剑前行,全身灵气鼓荡如潮,衣发无风自动,既显得疯狂如魔,又显得慷慨激昂。

    “李晔!”

    当先的大唐北方十八金刚,陡然齐声大喝,他们分明是一个团体,这下暴喝出声,整片天空都在炸响。

    夜空无端声惊雷,此起彼伏,激荡不休,好似连星辰都在颤抖,要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那是十八人爆发出的修为之力,已经震动了空间,让李晔眼前的景象扭曲起来。那不仅仅是十八名真人境修为之力的简单叠加,还有这十八名金刚作为一个整体,所具有的法阵之力。

    在他们大喝的时候,以十八人站立的中心位置为原点,一圈喇叭状的灵气波纹,骤然向李晔袭来。

    旷野平地起狂风,灵气波纹所过之处,飞沙走石,林木折断,草木成灰。

    随着喇叭状的波纹不断扩大,前切面已经达到半径十丈,犹如末日飓风,恐怖异常。地面被卷飞无数土石后,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这条沟壑不断扩大,到后来比一般的河床都要大许多倍。

    十八金刚仍在齐声大喝:“你这魔头,为祸世间,见了释门,如果立地放下屠刀,本有可能受我释门净化,还有机会恕其罪孽,来生也能做个人。而今你打伤打死我释门弟子,犯下滔天大罪,已经罪无可恕。今日不将你镇压在此,天地秩序不存,释门威严扫地!李晔,你若识相,就乖乖跪下受死!”

    李晔提剑而行,步履稳如泰山,灵气狂风席卷到面前,遮天蔽日,飞沙走石不停向他扑打过来。

    身周的林木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最终齐齐断裂,被从地上吹起,卷入半空碎裂碎末。

    那疯狂倒卷的狂风中心彼端,一片幽深黑暗,看一眼就让人头晕目眩,仿佛藏着地狱之门,要将李晔吞噬进去,让他经历不能承受之苦。

    李晔面前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但他仍旧面色坚毅,没有丝毫畏惧之心,好似临面的不是地狱入口,袭来的也不是灵气狂潮,而只是春水初生的湖面,起了一阵微风。

    李晔面色不改,深吸一口气,体内灵气疯狂调动,龙气光芒无双,青莲尽数绽放,一道似真似幻的龙气,携无数从青莲上零落的星光,涌入经脉。

    李晔目视前方,目光如铁,收回左手,在腰际成拳。

    随着他这个动作,左拳周围的空间里的灵气,好似化作了实质,不停向他手心汇聚,束束灵气被他握在手中,周围的空间扭曲万分,月光下的灰色空间,陡然出现一片黑到极致的虚空。

    李晔挥拳成掌,似缓实快的向身前轰出,灵气浓缩到极致,周围的空间,发出噼里啪啦的雷暴之因音,空间在这一刻扭曲撕裂,只剩下一片虚无的黑暗。

    乍然间,青色星光在掌前乍现,犹如启明星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亮起,一点紫芒闪过,瞬间紫烟成云,覆盖李晔身前数十丈范围。

    紫云与狂风相撞、撕咬,最后破裂、消散。

    一条化为实质的青龙,在李晔手臂上成型、蹿出,汇聚到掌心,勃然冲出,直奔狂风黑黯漩涡深处,有进无退。

    在电光火石之间,青龙前的狂风寸寸消散。最终,青龙冲进黑黯漩涡中,引动呼啸狂烈的气爆。周围的林木杂草,被席卷的灵气风浪掠过,直接化作粒粒尘埃,随风消散。

    这一方天地如同经历末日浩劫,被夷为平地。

    汹涌的灵气狂潮还未停歇,李晔已经提剑冲出,他嘴角挂着一丝血迹,显然以紫气无相掌硬撼十八金刚联合之力,他也并不轻松。

    数百步的距离,李晔一冲即至,在他面前,是站位如星罗棋布的十八金刚。

    他们看到李晔冲出来,无不露出惊讶之色,显然,方才的联手出击,已经能够硬撼阴神真人,却只是让灵池真人境界的李晔,受了一点伤,这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的。

    “剑气生莲!”李晔低喝一声,卢具剑向一名金刚平直刺出。

    他一眼就看出来,十八金刚站立的位置很有讲究,暗含法阵,使得出手威力骤增。

    他若是在原地不动,就会承受对方源源不断的术法攻击。

    唯有欺身而进,先杀一人,才能破了这个十八金刚阵。

    卢具剑刺向的那名金刚,脚下位置就是十八金刚阵的核心,李晔如能将其击杀,则必然能打乱对方的阵脚。

    “魔头尔敢?!”十八金刚见李晔竟敢冲到面前来,还想要仗剑杀人,无不金刚怒目,齐齐一声大喝。

    每个人的嘴都犹如一个喇叭,吼出一个小型的灵气波纹风阵,瞬间到了李晔面前。十八人分开出手,威力自然不是比不上先前的合击,但也不容小觑。

    若是硬接,李晔也要身受重伤。

    他们此举,为的就是给大金刚解围,毕竟对方站立的位置,关系到整个法阵的运转,不容有失。

    他们不信李晔会不闪避,因为如果不闪避,重伤之下只有死路一条,即便是杀了大金刚,也顶多只能拉他一人陪葬。

    然而李晔毫无惧色,对临身的术法视而不见,更没有回剑去格挡,任由自己的身体被击中。

    他闷哼一声,咽喉一动,就有鲜血到了嘴里,但他含而不发,因为不想被吐血的动作,耽误了进攻,让眼前的大金刚有活命的机会。

    李晔来势极快,大金刚也只来得及和其他人一样,吼出一圈灵气波纹,忽然间眼前青莲绽放,随即咽喉一凉,就被卢具剑掠过脖子,血涌如泉。

    临死之际,大金刚仍旧死死盯着李晔,眸中充满惊恐与不解。似乎是想不明白,李晔为何要选择跟他同归于尽,而且如此果断,丝毫没有犹豫。

    悠忽间,他瞪大了双目,眸中满是渴望之色,想要看到李晔,下一瞬就被他的同伴轰杀,跟他一起命丧九泉。

    然而大金刚失望了,李晔虽然被击中,也受了伤,但并没有被重伤,在余下十七名金刚发动第二次攻击之前,他的身形就消失在原地,“步步生莲!”

    大金刚的身体从半空倒了下去,双目死鱼眼一样突出,竟是死不瞑目。

    他是这样,十七金刚也是如此,就算是李晔急速突进,他们仓促应变,但十八圈灵气波纹,也足够让李晔重伤垂危。而现在,李晔竟然还能立即发动剑式,消失在原地,这根本就不可能。

    噗嗤噗嗤的声音在夜空突兀的响起,七朵青莲在半空次第绽放,与之相伴的是七名金刚咽喉被切开。

    中剑的人,再也无法维持悬浮半空的状态,一个接一个下饺子般掉落。

    他们和大金刚一样,死不瞑目,无法接受李晔还有如此战力的事实。

    那些没有被剑式选中的僧人,则是在疑惑震惊之余,一个个怒目圆睁,显然已经气愤到极点。

    但也就是在这时,当李晔再度露出身形的时候,他们看见了,李晔飞扬的青衫衣袍之下,竟然还有一件衣物。

    那衣物是如此熟悉,金刚们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袈裟!

    法义的袈裟!

    法义的袈裟能挡李晔全力一件,自然是释门无上防御宝物,被法义丢下保命之后,就落在了李晔手里。他祭炼之后毫不客气,立即穿在自己身上。

    袈裟并非一次性法器,只要往里面注入充足灵气,就能循环使用,先前李晔一剑,不过是消耗了它的全部灵气而已。

    李晔把袈裟穿在青衫里面,为的就是出其不意。

    十八金刚,三十六罗汉,都是真人境的高手,李晔也不敢说能胜过他们,当然要采取一点手段。

    眼下就是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李晔突然出手,对方仓促应变,他们可能会想到那件袈裟。但是一切发生的太迅捷,让金刚们根本来不及想到这层蹊跷。

    李晔露出身形的之后,面对十大金刚,急速抽身后退,眼中一片肃杀,嘴角则是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十八金刚阵型齐整的时候,就是一个整体,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大过简单叠加。彼时李晔如果冒然动用步步生莲这种群攻剑式,很可能无法破防,或者是被对方挡下。所以只有单点突破,先集中全部力量,全力斩杀一人,这才有了撕裂对方阵型的机会。大金刚死后,十八金刚阵出现缝隙,步步生莲这才能连杀七人。

    这场激战,李晔丰富的战斗经验,为他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战果。

    而这些,都是他穿越前的积累,是他能够纵横修真界的本钱。

    十八金刚再厉害,论及战斗经验和临场发挥,又怎能跟曾今是真人境第三重,也是最高一重境界,阳神真人的李晔相比?

    李晔竖剑眉前,眼神冷冽。

    “魔头!”

    “你竟然使诈,果真是魔头!”

    “卑鄙小人,还想逃?受死!”

    “今日不将你镇压,我们枉为释门金刚!”

    “今日必要杀你,否则,日后不知还要被你害多少人!”

    剩下的十大金刚,在发现李晔的猫腻后,无不勃然大怒。

    眼看李晔抽身后退,他们哪里能忍,全都冲杀过来。

    作为释门十八金刚,不仅是大唐释门最为顶尖的战力,平日里受到无数尊敬与供奉,更是卯足了劲要在乱世大展拳脚,为释门打下大唐的天下。眼下初次出战,竟然就被李晔用“阴谋诡计”,给瞬间杀了八人。这种耻辱他们未曾经受,这种损失他们承担不了,是以一个个全都金刚怒目。

    十人身后,十个巨大金色佛像凭空升起。

    一时间满天神佛,金光万千。

    佛像神情各有不同,或喜或怒或哀或乐,不一而足,是世间终生相,也是佛门要摆脱的相。释门修行,随着修为增强,要领悟佛法,最终达到不喜不悲,脱离终生相,不着相,生出法相的境界。

    此刻十八金刚阵已经被破,十大金刚索性不再拘泥阵型,各自施展手段。

    十大金色佛像屹立当空,半天天空都给他们遮挡住,旷野再度沐浴金光。山林中的野兽鸟雀受此惊吓,不是展翅仓惶飞走,就是嚎叫着在山中乱奔,一时间秩序不存,凌乱到了极点。

    十大金刚一起出手,有的出拳,有的出掌,有的挥动金刀,有的挥起棍棒,有的凝聚出禅杖,哪怕是损失了八名金刚,此刻十大金刚一起出手,哪怕是阴神真人也不敢无视。

    抽射后退中的李晔,卢具剑竖在眉前,剑身一片清亮,没有燃烧的灵气火焰,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意味,他伸指在剑身一抹,一声响亮的剑吟声中,卢具剑陡然飞上高空,李晔目光如电,双手掐诀,骤然低喝:“青莲山!”

    之前不用青莲山,是忌惮不能破防,现在十八金刚就剩下十个,李晔自然凛然不惧。

    卢具剑化作一道闪电,从十座神色各异的金色佛像面前,陡然飞上苍穹。

    噼啪一声雷鸣,夜空已是紫云升腾,波涛如怒,无数道闪电相继落下,紫云翻腾滚走,气象万千。卢具剑周身紫芒无限,化身为一座紫色大山,山上遍开青莲,在不时明灭的闪电下,忽明忽暗,深邃凌厉,不可捉摸。

    “李晔,去死!”

    “魔头,要你灰飞烟灭,永世不入轮回!”

    “镇压魔头!”

    十大金刚纷纷发出大吼。

    在青莲山出现的刹那,他们就感到一阵心悸,那是危险的味道,直入骨髓,令神魂颤栗,他们心头骇然,心知李晔这一招剑式,必有无上威力,都不敢有丝毫懈怠,全都将修为之力尽数爆发,配合着大吼声威,向李晔攻来。

    在十大金刚之后,三十六罗汉本已准备出动,看到这副景象,互相对视几眼,又停了下来。

    他们来自西域三十六寺院,僧衣风格不同,修炼的功法也有流派差别。之前跟大唐北方十八寺并无多少往来,罗汉阵与金刚阵也不能融合。

    在看到十八金刚瞬间死伤之后,他们便有相助之意,只是十大金刚不退下,罗汉阵便无从发挥,只能如一盘散沙一样,群起攻之。

    那样的战法,对付一般对手自然没什么问题,但眼前的李晔,分明具有瞬杀金刚境的能力,冒然出击,即便是胜,也死伤难料,那自然不是他们想要的。

    “落!”

    此时此刻,李晔面无表情,冷冰吐字出声。

    青莲山轰然下落,看似高远,实则转瞬即至,方圆近百丈的范围,都笼罩在青莲山之下。

    一片阴影投在旷野上,满地金光好似蒙上一层深色面纱,看起来似金非金,似黑非黑,格外诡异。

    然而这只是刹那的景象,青莲山很快就砸落在十大佛像之上,霎时间云空金光乍泄,犹如滔天洪浪席卷云天。

    滚滚波涛之中,声声怒吼传来,金光如潮水,蔓延到青莲山上,这一幕不是水漫金山,胜似水漫金山。

    轰隆隆的气爆声中,天地失色,万物失音,地动山摇,无数灵气狂潮席卷这一方天地。

    到处都是爆炸声,到处都是明灭的灵气光团,飞沙走石,林木毁灭,好似火山爆发,地震袭来,如有一万斤鞭炮在各处炸裂。

    无数野兽被气浪震的七窍流血而亡,当空飞腾的鸟雀齐齐爆开,成了一团血雾,天空流光溢彩,美轮美奂,好似一万朵烟花盛开。

    李晔捂住胸口,低头吐出一口鲜血。

    一声剑吟,卢具剑从云天闪电般飞回,插在李晔脚旁,不停颤抖。

    李晔抬起头,目视前方。半空中,十大金刚向四面八风倒飞出去,身在半空就爆开团团血雾,最后跟飞射零落的土石一起,砸落地面。

    十大金刚一个个身下血积成潭,全身痉挛,七窍流血,瞳孔涣散。看他们无意识抖动的身体,就跟软泥一样,分明是骨头尽碎。如此模样,不说死没死,活是肯定活不成了。

    所谓大唐十八寺,十八名金刚境,至此已经不复存在。

    李晔一手擦去嘴角血迹,掏出一个丹药瓶子,将里面的丹药悉数倒出,全部喂进嘴里,他苍白的面色,须臾就涌上一层鲜红。

    方才连续两场激战,让他灵气消耗不少,现在他急需补充灵气。

    因为在他身前,还有三十六罗汉。

    李晔一把提起卢具剑,迈出脚步,无畏前行。

    他此行目的地,是凤翔西面的陈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