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五章 并肩
    青袍修士借此机会,落入阵中,与李晔并肩而立。他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持剑,与微微躬身的李晔不同,他腰板挺得笔直,目视前方,神色波澜不惊。好似并未身处重围,只是来游山玩水。

    李晔扭头吐掉一口血水,看到身旁的青袍修士,也有些愕然:“父亲,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奇怪,人父救子,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然而李晔却很清楚,八公山之役后,他这个便宜父亲,就对世间一切失去了兴趣,或者说已经了无牵挂,估计七情六欲都没了。唯一还在意的东西,就是大唐社稷。

    这个时候,李岘应该直接去找李俨才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李岘回头看了李晔一眼,目光里没有什么波动,就如一阵清风吹过竹林,但他仍是笑了笑,“你若死了,大唐社稷也就没了,我怎能不来救你?”

    听到这话,李晔感觉怪异,在怎么说也是血肉至亲,但听这话的意思,好像如果李晔不是关乎大唐社稷,李岘就不会来救他一样。

    然而李晔心中,其实并无大唐的江山社稷,自己的江山梦倒是有一个,再多,也就是不愿神州这块地方,落入外人之手。无论是外来的大军,还是外来的教派。

    李晔心头暗叹,果然,现在天下人,都已经把他视作大唐最大最有实力的忠臣,他俨然已经成为大唐的社稷脊梁。

    李岘见李晔神色有异,也知道他那番话,凡夫俗子怕是不好接受,不过他并不在意,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手腕一抖,手中长剑发出一声响亮啸吟,微微扬起下颚:“说起来,你我父子,还未真正并肩征战过沙场。既然都是大唐领兵将帅,今日便放手一搏,浴血到底,如何?”

    李晔一把抹去嘴角血迹,嘴角微动,勾勒出一抹浅笑:“谁先倒下,就是丢李唐的脸。”

    “好!”李岘纵声大笑。

    僧兵团没想到还有人会入阵,一时应对不及,让此人悍然杀入阵中,不过僧兵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全都没有退缩之意,又纷纷围杀上来。

    两人遂不再多话,背靠背一同挥剑迎上,互相为彼此照顾好对方后背。

    有了李岘帮忙,李晔压力减轻很多。他伤势本就没有复原,刚才一番激战,旧伤崩裂,灵气消耗巨大,几乎就要走上末路,如今有了李岘帮他,自然轻松不少。

    先前被众僧围杀,对方有战阵之力,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大增,远不是寻常的练气高段可比,李晔孤身入阵,必须一击杀敌,击击杀敌,无法有片刻懈怠,这就让他的进攻方式极为野蛮,出手就是大消耗大威力的招数,战技根本无从发挥。

    此时与李岘背靠背拼杀,李晔就能抛却蛮干的手法,用细腻的战技杀人,虽然不再如先前那样高效猛烈,但无疑是长久之计。很快,在他面前,就倒下了一二十人。

    李岘虽然也是真人境,而且入阵的时候,是全盛状态,但是比起战力,自然不如全盛时期的李晔,不过李岘也不是一般的真人境,眼下的情况倒是不比李晔差多少。

    只不过随着战事进行,李岘也体会到了僧兵团战阵的压力,那是连他都感到压力如山的存在。若是换作一般的真人境,只怕进到阵中,没杀几个人就要被灭,李晔在八公山之役的时候,伤了根本,久战之力不强,很快就和李晔一样,血染衣袍。

    两人背对背放手搏杀,僧兵团也不是傻子,逐渐不再想要迅速击杀两人,而是开始打消耗战,用车轮战术轮流上前。这样就避免了上前送死的局面。

    很快,李晔和李岘杀人就变少了,而且压力越来越大。

    扑哧扑哧两声,李晔和李岘身上都多了一道伤口,李岘喷了一口血,身体一个趔趄,禁不住后退数步,而此时几名僧兵看准时机,猛然扑杀上来。

    危急之境,李晔一把扶住李岘,转身掠到他面前,卢具剑掠过一道寒光,剑气猛然勃发,将冲来的僧兵悉数击杀。

    李岘被李晔拉到身后,也没闲着,因为面前也有冲来的人,不过被李晔扶住之后,他身形就稳住,这下长剑连连挥刺,将面前的僧兵不是击杀就是逼退。

    杀倒眼前的僧兵,李晔欺身而进,动若脱兔,冲入几名僧人中间,剑光如流星闪过,几道血光乍现。他身形快如鬼魅,在僧兵间往返纵横,须臾就将面前的人击倒击伤大半。

    回到起点的时候,李晔没回头看李岘,但是嘿然一笑:“老头子,你受伤了啊,是不是撑不住了?”

    李岘将面前的三名僧人,杀死一人击伤一人逼退一人,闻言哼了一声:“你不也受伤了?你的伤可比我多,别是自己快撑不住了吧?”

    几名僧兵扑来,李晔低吼一声,脚步在地上重重一踩,一拳轰出,将僧兵轰沙包一样轰开,嘴里轻松道:“我年轻,有什么撑不住的,我看你要先倒。”

    李岘腰肋重了一剑,他目光一冷,领域勃然爆发,面前的僧兵一怔,他就势杀倒数人,这才大笑一声:“我李岘一生,从未丢过李唐宗室的脸!”

    片刻之后,他耳畔才传来李晔嘿嘿的笑声:“那你可得撑住了!”

    半空中,天罗和法义看着李晔与李岘,在僧兵团中纵横捭阖,神色一片肃杀,双眸冰冷如雪。

    天罗面沉如水:“竟然是李岘?这对父子,倒是真能打!”

    法义叹息一声,感慨道:“大唐天下,豪杰无数,但要论父子英雄,恐怕没人比比得上眼前这两人。新老安王,虎父无犬子,都是军政大才,功勋卓著,扬名天下的人物。”

    天罗冷哼一声:“大唐将亡,皇朝崩塌,竟然还有这等宗室父子,倒也少见。不过那又如何?就算他们能再杀一百人,难道就不会死在这僧兵团战阵中?”

    法义沉默片刻,徐徐道:“的确,如此英雄,能死在僧兵团中,也不算埋没了。”

    斜谷,许平镜寒声道:“真没想到,老安王李岘,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当年八公山一役,他果然没死。前些年长安宫变,李俨登基的时候,就传出两名真人境在西内苑大战的消息,那时候就说李岘没死,之前一直没有见过他,没想到还真的活着。”

    白惊雪眉若寒霜:“这对父子,倒是一个比一个能给人惊喜。八公山之役,天下人都以为李岘死了,他没死,还踏入了真人境。李晔这小子,二十年不能修行,却突然一日练气,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成了灵池真人,战力更是高的不像话。”

    听到白惊雪竟然夸赞李岘父子,张九陵顿时不乐意了,他冷笑一声:“再能给人惊喜又如何?李唐覆亡,这是天数,改变不了的,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李唐都要亡了,李岘父子纵然战力逆天,又能如何?他们父子,能违逆大势不成?身为宗室子弟,气运跟国运一体,如今李唐还剩多少国运,李岘父子又能有多少气运?”

    吴金陵满面弥勒佛式的笑容,呵呵道:“张道友不必心急,你看,李岘父子,又受伤了。说起来,从李岘入阵,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他能帮李晔撑到现在,已经殊为不易。眼下无论是李岘,还是李晔,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贫道敢断言,顶多再有半个时辰,这对父子,就要共赴黄泉!”

    王三仙大点其头,深表赞同:“这释门僧兵团,还是很厉害的,就算我们五人一起入阵,都免不了身死道陨的下场。今日要不是李岘父子,杀了他们两百人,来日我们还真不知道如何对付他们。”

    说到这,他长叹一声:“李岘父子,也是我神州修士,杀释门僧兵而死,为我道门大出天下扫平障碍,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众人连连点头,唯独白惊雪冷哼一声,似是对这等行径,不屑一顾。

    许平镜看着镜面惊喜道;“李岘又中了一剑,他快不行了!”

    “李岘又中了一剑,看起来你很高兴?”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当空炸响,那声音饱含愤怒,兀一出现,便让许平镜如坠冰窟,浑身都冒着寒气。

    众人纷纷色变,连忙循声望去,就见半空之中,有人踏散流云,径直走来,如有地毯在他脚下。他每踏出一步,就越过数十丈的距离,须臾到了众人面前。

    这人身着星月道袍,背负一柄通体雪白的华丽长剑,浑身气势犀利,整个人就如一柄利剑。

    看到这人,众人脸色更是不好看,吴金陵惊呼出声:“钦天监第一司首,南宫第一?”

    来人正是南宫第一。

    他骄傲的俯瞰众人一眼,目光如视蝼蚁,充满不屑之意,“身为大唐道门,眼见释门大出,不说让你们保家卫国,去上阵杀敌,眼下李岘父子舍身忘死,与释门作殊死之争,你们冷眼旁观不说,竟然还在这风言风语,你们的廉耻呢?你们的道心呢?你们竟然连祖宗之法都不顾了?真让释门占了天下,道门何去何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