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九章 慷慨赴死
    众人抬头,发现头顶云层中,有方圆百丈的空白,可见蓝天。虽然百丈的范围,相比整个六道轮回大阵的覆盖范围,如沧海一粟可以忽略不计,此剑也并非是抗衡六道轮回大阵的轰击,但仅凭这一手,就足以压制在场所有人。

    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中,头顶那百方圆的空白上,忽然有人缓缓降下。对方衣袂飘飞,青丝如瀑,如秋叶零落,却又仙气飘飘。说不出的清澈纯净,然而气势却是无比凌厉。

    那人是名女子,身着七彩云裳,手持一柄古朴长剑,徐徐落在一座峰顶的树冠上。从始至终,女子都没有看任何人,气质空灵平静,好似对天地苍生,都没有一丝一毫情感,更没有任何兴趣。在她那双幽深纯澈的眸子里,仿佛只有大道。

    众人相视骇然。

    对方的实力,让他们敬畏。

    对方的漠然,却让他们连怒气都升不起。

    就像凡人,不会因为仙人漠视自己而感到愤怒。因为那本就是理所当然。

    唯独白惊雪眼前一亮,她以蜀山掌门之尊,却忽然纳头就拜:“蜀山掌门白惊雪,拜见掌剑人!”

    掌剑人。

    蜀山掌剑人。

    许平镜、张九陵、吴金陵、王三仙等人恍然大悟,然而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却没有让他们感到轻松。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悍,那是能打破五大道门实力均衡的强大实力。

    蜀山掌剑人吴悠,面对白惊雪的拜见,却连眼神都没有变化,更莫说理睬。

    然而白惊雪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她喜不自禁,自行起身,对许平镜等人大笑道:“有我蜀山掌剑人在,区区几个和尚,区区李晔,又算得了什么,不用诛仙大阵,也随意就能诛杀!”

    李晔等人仰起头,看着落下的雷网。

    卫小庄圆滚滚的脖子,都拉长拉细到正常程度了,他喃喃道:“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

    南宫第一冷哼道:“当那道雷网落下来的时候,你我都会尸骨无存,神魂俱灭,你说厉害不厉害?”

    卫小庄收回视线,看向南宫第一,苦着脸道:“那怎么办?真要等死?”

    南宫第一拍着卫小庄的肩膀,长叹一声,宽慰道:“我们要做的事,该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你想想,释门发出了六道轮回大阵,把我们杀了,又能怎样?十八金刚死了,三十六罗汉没了,僧兵团也毁了,他们想要大出天下,争夺神州福地的的依仗,都没有了,这天下大乱的局势,无论往后如何,都是咱们唐人自己的事,跟释门无关了。”

    “咱们这一回,跟那些仗剑西行,出阳关上金山的前辈们一样,为咱们神州守住了祖宗传承,他们都不怕死,我们死了又有什么关系?护卫神州,杀东出释门,最后死在六道轮回大阵下,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

    卫小庄眨了眨眼,懵懵懂懂,也不知道明白没有。

    南宫第一转身看向岐山之巅,负手而立,忽然一声长笑,意气风发:“千百年来,觊觎神州这块福地的异族,多如过江之鲤,但是没有哪一族,能够占据这块土地,为何?无数前辈壮士,为了守卫这块土地的宗传,不惜血战沙场,马革裹尸!”

    “数百年来,神州第一高手,明知会死,却依然相继出关西行,单人独剑,杀上大雪寺,慷慨赴死!我等神州修士,生于斯长于斯,为神州宗传而死,死得其所!前人不远万里,西行西域,去慷慨赴死,今日我南宫第一,在大唐的土地上,面对外敌,为何不能慷慨赴死?!”

    南宫第一缓缓拔出惊蛰剑,神色坚绝然,目光犹如虎狼:“数百年来,死在六道轮回大阵之下的,都是神州第一高手!我南宫第一,今日死在这里,也是天下第一!我南宫第一的名字,名副其实!但我不愿坐而等死,天下第一,即便是要死,也要死在前驱杀敌的路上!”

    言罢,南宫第一嘶吼一声,全身修为猛然爆发,提剑乍然前奔。

    其疾如风,化作一道流影,转瞬不见,再显出身影时,已经高高跃起,到了丈宽的紫金火柱前。

    惊蛰剑高举过顶,衣发狂舞,骤然一声大喝:“云雷落地知惊蛰,三剑当归唯步月!狗屁六道轮回大阵,接我步月三剑,滚回去吧!”

    平地起惊雷,在方圆百丈间炸响,南宫第一身若大雁,惊蛰剑通体闪耀青紫幽芒,发出一阵高亢颤鸣。他仿佛明白主人心意,自知这是最后出鞘,所以爆发出空前威能。

    以一人一剑为中心,周围百十丈内,狂风呼啸成龙卷,旋风中心,尽是鱼鳞般横飞的剑影。刹那间,三道数十丈长的青色剑芒接连出现,犹如浮光掠影,好似长江后浪推前浪,相继斩在紫金火柱上!

    轰轰轰三声震天动地的炸响,紫金火焰如潮水般向两侧流散,青紫剑气一道炸裂又一道接上。持剑下斩的南宫第一,被灵气风潮勾勒出狂放不羁的身影,这个嗜酒如命痴迷剑道的天才修士,此刻有开天之姿。

    转瞬步月三剑斩完,天地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犹如末日,狂暴袭来的灵气波浪,犹如海潮将李晔等人冲得步步后退。

    那道坚如壁垒,凝满梵文的紫金火柱,如花瓶般嘭的破碎,就此当空消散。南宫第一则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跃过李晔等人头顶,落在众人身后,砸出一个大坑,烟尘弥漫。

    李晔等人挥散烟尘,俯身去看,就见大坑里,南宫第一吐血弓起上身,额头青筋暴突,小眼瞪圆:“狗屁大阵,步月一出,灰飞烟灭,我南宫果然是......天下第一!”

    言罢,身体重重倒下,脑袋一歪,没了声音。

    卫小庄哇的一声哭嚎着冲进大坑,去抱起南宫第一的身体,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李晔沉默无言。

    他转身去看那道被斩碎的紫金火柱,果不其然,刚一消散,半空就又落下一道新的,重新封住了缺口。

    头顶的雷网正在迅速落下,约莫再有片刻,就要落在众人头顶。

    李晔深吸一口气,看了李岘、苏娥眉一眼,取出卢具剑。

    李岘忽然一把握住李晔的手,神色肃然庄重,将卢具剑拿了过去:“你还不能死。”

    李晔乜斜他一眼,伸手去夺卢具剑:“老头子,别傻了,今儿都得死。”

    李岘将卢具剑放到身后,正色看着李晔:“我可以死,我本就是已死之人,但是你不能死。”

    李晔撇撇嘴:“人人都能死,人人都会死。”

    “李晔!”李岘陡然一声大喝,脸上瞬间满是怒容,还有一种恨其不争的意味,“你是大唐安王!是大唐社稷脊梁!是大唐中兴的希望!你死了,的大唐的江山社稷怎么办?!”

    李晔怔了怔。他还没见过李岘这番模样,记忆里没有,穿越后更是不曾见到。

    李岘深吸一口气,目光凛然,满是肃杀之色:“我大唐,开亘古唯有之盛世,疆域之广,前人不能及,八方来朝,前时未曾有,文明昌盛,更是旷古烁今!如此大唐,煌煌天朝,至今不过两百多年,怎能覆亡!”

    “你是我李岘的儿子,更是李唐宗室,是大唐养育你,让你有今日成就!你给我记住,你可以死,但绝不是现在!你有能力让大唐中兴,但你没有去做,如若今天你死了,如何对得起祖宗?!”

    “十代君臣的操劳,十代子民的热血,百万边军战死边疆,亿万百姓翘首以待,难道就是让你今天,心安理得去赴死的吗?!”

    李晔愣住。他忽然感到,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了他的肩上。

    李岘长吐一口气,用饱含希翼与热泪的目光,盯着李晔:“你记住,大唐不兴,你连赴死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是李晔,是李唐宗室!”

    李岘抬头,看着越来越近雷网,嘴角微动,勾勒出一抹意味复杂的笑容:“我李岘本就是已死之人,我这辈子,注定了生社稷死社稷。我李岘一生,曾受君王猜忌,曾受君臣迫害,我有恨,有滔天之恨,我有怨,有覆地之怨。但我李岘,不会忘了初心!拯救时艰,你去,慷慨赴死,我来!”

    言罢,李岘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道气势滂沱的血气,将李晔冲得后退数步,他自己骤然拔地而起,冲向覆盖天地的雷网。那柄他从未用过的卢具剑,在他手上青芒氤氲,啸吟如龙。

    李晔无畏直上:“我大唐两代安王,一腔热血,不会都死于非命。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行!”

    一人一剑,化作一道青色剑芒,直冲雷网,刹那间到了雷网中心。

    半空雷电大盛,落在剑气之上。

    轰隆的电击之音,不绝于耳,汹涌的紫电光芒,遮天蔽日。

    李晔呆呆看着这一幕,心潮翻涌。

    穿越以来,他一心求仙,对大唐的社稷存亡,根本不屑一顾,只想等到天下大乱,去成就自己的真龙功业。

    而对李岘这个便宜父亲,他感情复杂。记忆中那是严父慈父,也是他仰望敬畏的对象。但是自他穿越以来,再见李岘,对方已经忘情忘性,并没有跟他父子情深。但是李岘毕竟两次帮过他,这一回更是并肩作战,父子血战沙场的壮怀激烈,足以温暖一切。

    此时此刻,望着李岘手提卢具剑,身影淹没在雷电狂潮中,他禁不住双手颤抖。

    半响之后,雷电消散,一道浑身焦糊的身形,从半空坠下,嘭的一声,落在李晔身旁,卢具剑叮当掉在一旁。

    李晔闭上眼。

    这大唐,这唐人......

    ————

    第三更九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