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六十四章 她的故事
    (6000+)

    今日安王又来府上做客,父亲在前院跟安王饮酒,母亲带着我在后院跟安王妃闲话家常。安王妃还是那么美,她给我送了礼物,并把身旁的男孩介绍给我,说那是安王世子。

    母亲说:“快叫晔哥哥。”

    那是我第一次见晔哥哥,她好像跟我也差不多大,白白净净的,打扮的也很金贵。他有一双灵动的眸子,那时候正值换牙齿的年龄,他很喜欢笑,笑的时候总是露出缺了两颗的门牙,很傻,于是我也笑。

    但母亲说女子笑要矜持,所以我很快收了笑容,规规矩矩跟他见礼,“晔哥哥。”

    那是我第一次叫他晔哥哥,没想到后来会一直这么叫下去,叫了这么多年。

    我跟晔哥哥第一次见面就熟悉了,因为他随身带着弹弓,带我到处去打鸟。不过他的手法真的很差,总是打不中。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央求他给我试试,他哈哈笑着说:“这是男子汉玩的东西,小娘子玩不了的。”

    我很生气,他为了宽慰我,就把弹弓给我,我拿起来试了几次,很快就掌握了诀窍。那时候我已经开始修行,力气很大,所以很快就打了几只鸟下来,晔哥哥高兴坏了,连连夸赞我厉害。

    于是我们就成了很要好的玩伴。

    那天我玩的很开心,衣裳完全弄脏了,王妃走了之后,母亲责备了我一顿。说我一点女孩子的矜持礼仪都没有了,不过我并不在意,晔哥哥是我第一个玩伴。

    父亲跟安王相交莫逆,王府和驸马府也经常来往,有时候是母亲带我登门,有时候是王妃带晔哥哥过来。听说王妃恬静贤淑,交游不广,母亲是她唯一的朋友,所以她隔三差五就来。

    我很喜欢看舞戏,大抵女孩子都喜欢,因为舞姬们的衣裳很漂亮。每回府上有什么喜事或者是节日,都会有盛装若彩霞的舞姬们,在设厅里纷飞起舞。晔哥哥不喜欢这些,他喜欢玩泥巴,给自己建造城池,还说那就是他的城池。

    所以我们约定,他陪我看半场舞戏,剩下的时间我就去陪他建造城池。看戏的时候,我总是很容易入迷,每次回过神,都会发现晔哥哥面前,摆满了剥好的柑橘栗子瓜子,堆成小山一样。

    但他从来都不吃,所以每次都被我吃了,起初他总是咕咕哝哝,说不是给我吃的。可我每回去拿的时候,他从来都不阻拦。每次我吃撑不能动的时候,他都会笑话我是头牛,要不然不会吃这么多。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明白,原来那些剥好的吃食,就是他专门给我弄的。

    那天看完了霓裳羽衣舞,晔哥哥就拉着我去后院里堆泥巴。起初我不喜欢玩这个,总是觉得脏兮兮的,但是晔哥哥喜欢,我也必须要陪他。后来看到城墙、房子、街道,都在晔哥哥手下成型,才觉得真的很有趣。

    等城池做好了,晔哥哥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浑身都沾满了黄泥,看起来跟个小乞丐一样,不过他脸上有一种异样的光辉,就像是做成了一件分外了不起的事。等他用树叶当作旗帜,完成了城池的最后部分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笑着对我说:“这是我的城池。”

    我蹲在他身旁,好奇的问他:“建好了城池,你要做什么呢?”

    晔哥哥沉默了一会儿,竟然不好意思起来,然后声若蚊蝇道:“建好了城池,今后娶你进门。”

    听到那句话,我愣了好久,脑海里一片空白,回过神之后就跑开了。这样的话他怎么说的出口,真是羞煞人。

    那次之后,我都躲着晔哥哥,他来的时候,我也装病不见他,因为太不好意思了。自从他说了那句话之后,我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我可是小娘子呢,而且我还这么小。

    有几回我偷偷摸出去,躲在门后面观察,看到晔哥哥坐在王妃身旁,病怏怏的,心情很低落,好像是受了什么挫折,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看到他那副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跳忽然快了好多,扑通扑通一下一下的,像打鼓一样,难受得紧,好像呼吸都很困难,好似上了岸的鱼,坐立不安。

    后来我知道了,原来那就是心疼的感觉。

    没过多久,我姐姐出嫁,晔哥哥又来了,他还是那副不很开心的样子,东张西望。我决定做些什么来弥补他。出嫁的仪式很繁琐,大家都忙活了半天,也没个机会进食,我看到晔哥哥不止一次捂着肚子,看样子他好像饿了。我想起他为我剥桔子栗子的时候,于是连忙跑去灶房里,弄了一大碗米粥和很多小菜,摆在我房间里。

    等礼仪差不多要结束,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到晔哥哥身旁,拉了拉他的衣袖。他回头看到我的时候,一脸错愕和惊喜,我示意他跟我来,埋着头穿过人群,像是做贼一样,带着他来到自己的屋子。

    晔哥哥饿得很厉害,吃得很开心,还不时望着我呵呵傻笑。他那个模样,真的很傻啊,连菜都从嘴里掉出来了。我只能装作生气的样子,不停给他夹菜,然后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天之后,我们就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他不能修行,为此伤心难过了好久,常常发呆走神,看到他那副那样,我可心疼了,就不停劝他。后来他终于振作起来,开始发奋读书,说将来要做一个良臣名臣,我就陪着他一起读。

    夏天的午后,晔哥哥读书累了,喜欢靠在枝繁叶茂的槐树下打盹。

    阳光从枝叶缝隙中洒下来,落在他脸庞,光亮斑驳,我喜欢看他睡觉的样子。因为修炼后精力旺盛,不需要睡那么多觉,每回他打盹的时候,我都会在旁边等,也为他驱赶蚊虫。

    等他睡醒了,就会拉着我,在午后的阳光下飞奔。他会给我讲从书里读到的故事,述说他领悟的道理,畅谈他治国理政的规划,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很佩服他。我不喜欢读书,总觉得太晦涩难懂,能从书中领悟到自己的道理,晔哥哥一定很了不起。

    有时候晔哥哥也会写诗词歌赋,他写出的第一首诗,就给送给我的。我一直保留着那张宣纸,上面写着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句子。我喜欢诗词,也读诗写词,每回写好了就拿给晔哥哥看,有时候会给煮上一壶茶,让他评点。我们一起讨论诗词的时候,是我很开心的时候。

    闲暇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去放风筝、踏青。虽然我已经有了修为,但仍旧喜欢玩一步跳跃水坑的游戏。晔哥哥不再玩泥巴了,他说城池已经在他心里,他日后要按照他心目中的样子,去建一座真正的城池。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让我既是心慌又是期待,因为他说过,城池建好的时候,就会娶我进门。

    我想,他有才略,可以建城池,那么我就来保护城池,也保护他。所以我要努力修炼,早日变得强大,让我们的城池早日建成,最好是能名扬天下。这样天下人就都知道我和晔哥哥了。

    小的时候,总是日夜期盼着长大,以为到了那个时候,就能随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以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然而真正长大了,才发现一切都措手不及,自己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面对眼前的道路一片茫然彷徨。那时候才会惊醒,原来长大是一件这么突然的事。

    晔哥哥长大的时候,安王战没沙场,他消沉了整整两年。我长大的时候,就被父亲严厉告知,再也不能和晔哥哥来往,还要嫁给我根本就不认识,也不想嫁的人。那时候我是那么惊慌,惊慌的发现我其实从未长大。

    那是第一次,晔哥哥保护了我,他打败了那个叫作李克用的家伙。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发现晔哥哥不需要我保护了。他得到了袁天师的传承,修为一日千里,很快就赶上我,甚至超过了我。我既高兴又不安,高兴的是晔哥哥成了文武全才,日后一定会大展宏图。不安的是,那样的话,我就对晔哥哥没用了,他会不会忽略我,嫌弃我?

    晔哥哥接连做下大事,扳倒韦保衡,扶持俨哥儿即位,成了皇朝最耀眼的俊彦,连父亲都开始敬畏他。我知道他会大放异彩的,我一直都相信。

    然而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每刻身边都环绕着数不清的人。很多时候我去找他,都只能远远看上人群中的他一眼。不,不是看一眼,我会看很久,然后默默转身离去。

    我不能打扰他,不能让他为我分心。他有那么大的抱负,现在终于有了实现的机会,我不能分担他的精力和时间......但是,晔哥哥真的好久,没有跟我一起饮茶读书了。

    黄巢大乱,晔哥哥出镇平卢,我本想一起去,晔哥哥说藩镇凶险,不让我跟着。晔哥哥说的话,我一直都会听从。你要走,我不留,你不让我跟着,我亦不强求。长安城外,天子送别,诸公赠言。我无法上前,只能在人群之外,默默说,晔哥哥,保重。我告诉自己,我会等你回来。或者,你建好那座城,娶我进门。我告诉自己要相信。

    但是,你真的会娶我进门吗,还是你早已忘了?自从你承袭王爵,长安四年,平卢三年,为何再没有提起过这件事?还是你心中已经有了江山社稷,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或许,是我太没用了吧。修为太低,帮不了你。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在王公子弟嘲笑你的时候,冲上去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你的对手,我已经无法战胜,你走在前进的路上,披荆斩棘,而我,已经没有跟你并肩战斗的资格了吧。

    你在平卢三年,我在长安三年,日夜东望,不见君归,连书信都那么少。或许,你已经遗忘我了。是的,你已经是安王,是节度使,是社稷重臣,昔日那个玩泥巴的少年,早已经长大,而我,其实还没长大......所以,不会有那座城了,对吗?

    或许,那只是小孩子的游戏。

    蜀山,他们说,我有成为掌剑人的资格。掌剑人是什么,我一点都不在意,但是成为掌剑人,就有了力量,从他们热切虔诚的目光中,我知道,那是很强的力量。

    那么强的力量,如果我拥有了,就可以帮助晔哥哥了吧,就可以回到他身边了吧?是的,我要拥有这个力量。我要帮晔哥哥建那座城,我还要守卫那座城。那是晔哥哥的心血,是我的梦。

    原来我晔哥哥前世是扶苏公子,原来他就是汉帝刘协。记不起有多少个夏天的午后了,晔哥哥跟我谈起扶苏和刘协,说他们本有明君之姿,只可惜生错了时代。如果不是出生于皇朝末年,如果不是皇朝的根子已经烂了,他们一定会有所作为,成为流芳百世的君王。

    原来,我前世就陪在晔哥哥身边了,我们是三生三世的青梅竹马。晔哥哥说,最好的爱是陪伴,原来我们已经有了三世相伴。如果世间还有缘份,那么这就是最大的缘份了吧。他果然三世都是一个样子呢,都是那样丰神俊朗,心有家国,抱负远大。

    那就是我的晔哥哥,他注定要成为顶天立地的君王,一世不成,还有一世,两世不成,还有三世。我知道他最终一定会实现抱负的,我愿意陪在他身边,在他疲惫的时候,厌倦的时候,脆弱的时候,给他支持,给他鼓励。哪怕全世界都背弃了他,我也不会。

    我当然不会。他心怀苍生,为此不惜一切,世间还有什么样的大丈夫,比他更配称作大丈夫呢。我会一直守在他身旁,默默守在他身旁,就像我前世所做的那样。他做了两世亡国之君,这一世一定不会重蹈覆辙。问仙剑后影壁里投出的第三世,我根本就不信,现在的晔哥哥,不是已经平定黄巢之乱了吗?

    或许那是真的,发生在另外一个地方。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晔哥哥成功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成为像汉光武帝那样流芳百世的君王,我愿意仰望他的光芒,像普通百姓一样称颂他的贤明;如果,亡国之君是晔哥哥的宿命,如果那座城晔哥哥最终也建造不成,我也要跟他并肩战斗,直到最后。

    如果真的有宿命,那么我的宿命,就是守护在晔哥哥身边,和他一起去经历命中注定的辉煌和低谷,成功和失败。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怎样的境遇,哪怕是死,我也要跟晔哥哥死在一起。我们青梅竹马,我们福祸相依,执子之手,生死契阔。

    如果,晔哥哥的宿命,真的是要做亡国之君,连上天都不垂怜,世人也不垂怜,后来人也不垂怜,至少,还有我怜爱晔哥哥。

    在成为蜀山掌剑人之前,晔哥哥征战天下,我却没有力量跟在他身边,再也不能保护他,现在,我又有这个力量了。

    那个声音,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我听明白了,那是我的怨恨,两世累积下来的怨恨。原来六百年前,我是刘协的皇后伏寿时,就是蜀山掌剑人。

    我恨晔哥哥,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因为他真的......好久没有陪我饮茶读书,观花赏月了。好久好久,我都只是在远处,遥遥注视他一阵,然后默默转身离开。

    或许,我最终也不会被晔哥哥娶进门。被他娶进门,住进那座城的,有另外一个人。我感觉到了。

    成为道门的蜀山掌剑人,他们要我去杀晔哥哥。

    那天从问仙宫出来,天还没亮,我坐在问仙宫的飞檐上,望着东方的启明星,坐了很久,很想起很多事。问仙宫很高,崇山峻岭沃野大川,都在冷冰冰的云雾下。

    我知道我要启程了。

    如果我不去,诛仙大阵就没人能挡。哪怕我杀了道门五大掌门,也没有用。我杀不完五大道门所有弟子,只要五大道门还在,就会有新的掌门,诛仙大阵还是会开启。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诛仙大阵现世,如果我能为晔哥哥挡住这一次,晔哥哥就可以安全十年。

    十年之后,或许晔哥哥就再也不怕诛仙大阵了吧?

    但我知道,如果我直接过去,晔哥哥一定不会让我去挡诛仙大阵的。虽然他好久没有陪过我了,但是黄巢攻占长安的时候,他不是派人来护送我了吗?他心里是有我的......或许只有一点点。但也是有,不是吗?

    我挡掉诛仙大阵,晔哥哥会心痛吗?或许是会的吧。但是我不能让晔哥哥心痛,他还要拯救时艰,还要匡扶大唐的江山社稷,要是为我心痛太久,去找道门算账,影响了去救俨哥儿,那我岂不是害了晔哥哥?

    我要让晔哥哥恨我。

    如果他恨我,那么万一我死了,他就不会心痛了吧。要怎么让晔哥哥恨我呢?这可真难啊。我应该表现的冷漠一点,不,应该是很冷漠,很无情。就像一点都不在乎他一样,还要向他出手......但是万一,晔哥哥心里还有我呢,只凭这些,怕是还不能让他恨我吧?

    我要刺伤他。我要装作恶狠狠的模样,去痛斥他,还要扬言要为道门杀他,说尽一切难听的话。他一心为社稷,我就说道门要夺他的社稷......可这样的话,要说出口,真的很难啊。

    那一世,晔哥哥被李曜夺去王爵,流落市井,我去找他,他却对我越来越冷淡,最后还对我大呼小叫,让我滚,说他再也不想见到我。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为我好,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只是觉得他配不上我了,不能给我未来了,所以不想耽误我。

    可是我真的知道,他说那些话的时候,眼神是那么痛苦,比我还要痛苦,我怎么可能看不到。他真傻,像小时候为我剥橘子栗子,却口口声声说不让我吃一样......

    不过看到那些画面,听到晔哥哥说那些话的时候,我还是很心痛。谁让我那么在乎他呢。所以这回对他说那些话,算是小小的报复吧?谁让他那么可恶,谁让他这么久没有陪我了,我心里也是有怨恨的,虽然只有那么小小一点。

    可是,如果要扮作很冷漠无情的样子,就不能叫他晔哥哥了......我已经三年没有见他了,已经三年没有当着他的面,叫他一声晔哥哥了......这个称呼我已经叫了十多年,这回相见,很可能就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却要忍住不叫他......可是真的不能叫啊,一开口叫,我肯定会忍不住,肯定会哭,肯定会不顾一切去抱住他,那就前功尽了。

    不,吴悠,你已经长大了,你要跟晔哥哥并肩战斗了,虽然只有一次并肩作战的机会了,但正因为只有一次,所以不容有失......你能忍住的。

    真的很难啊,根本就做不到......那就,现在叫吧。在这里,在问仙宫屋顶,在天还没亮,在还没启程的时候,在启明星之前,叫一万遍吧。把这一世还没叫的次数,在天亮之前,都叫完吧。那样,见到晔哥哥的时候,就能忍住了。

    晔哥哥,晔哥哥,晔哥哥......

    那天夏日,灿烂炽烈的阳光,从老槐树顶洒落院子,热气蒸腾,明媚刺眼。我看着那副画面,脑海里不由自主冒出一个念头:这个夏天,明媚的像是滴血的伤口。

    原来,我早就有所感应了吗。

    晔哥哥,你从沉云山太玄顶回来之后,就是会一个人发呆。每回我问你,你都笑着说,你想起一些旧人旧事。你说,你是一个念旧的人。

    晔哥哥,如果我也变成了旧人,以后,你会念我吗?

    等你建好那座城的时候,你会想起哦吗?

    晔哥哥,你曾说,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以前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懂了。原来,你曾今为我剥过皮的橘子,是那么甜。原来,你拉着我的手,在回廊假山后奔跑的时候,阳光是那样明媚。原来,我们曾今煮茶读书的岁月,是那样静好......

    晔哥哥,启明星不见了,天亮了。

    晔哥哥,我启程了。

    晔哥哥,我来跟你并肩战斗了。

    晔哥哥,我来为你挡诛仙剑了。

    晔哥哥,最后一次叫你晔哥哥了。

    晔哥哥,让我在心里再多叫一次吧。

    晔哥哥......你说,还会有来世吗?

    晔哥哥......

    ————

    PS:完整的内容,就不分章了。写这一章,耗费了我很大精力,几度情难自禁。这让我想起李永宁,想起十国里那章“多少韶华在梦中”。这样的内容,一本书里面,可能也就一章,写多了未免矫情。但是不写,也不是我的风格,总有些东西,打动过我,所以我想把它们写出来。

    PS2:我不会写虐心的故事,吴悠最终的结局会很美满,大家放心。

    PS3:愿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完美的情,至少是让自己满意的情。正在拥有的都是值得珍惜的。还是那句话,愿大家的天空常悬明月,照亮脚下的前路与归程。

    PS4:最近PS有点多,以后会控制,本月已经更新三十一万字,日更万余字,上月末说的正经爆发,也算是勉强完成。今天可能就这一章了。最后,感谢大家一路支持,谢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