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章 绝顶论道
    泰山。

    这是李晔到此界后,第一次登顶泰山。平卢五州就在泰山以东,按照李晔穿越前那个世界的说法,那叫山东。

    泰山亦有道观,只不过不隶属五大道门,而是全真观所在之地。全真观,即是苏娥眉与卫小庄创立的新道派。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于龙则灵。照老道看,全真观就没必要建在泰山上,这么高多难爬,我那个簸箕山就不错。”

    登到绝顶的时候,楚南怀双手笼袖撇嘴道,好似对东岳并不如何高看。

    天还没亮,四野一片幽深旷寂,从山顶往下去,群山都隐没在浓稠的黑暗中。启明星倒是已经非常亮眼,只不过它太远了,还不足以照亮山顶。

    苏峨眉在亲手为李晔等人布置小安、蒲团等物,李晔负手站在山崖前,闻言笑道:“借势成事,虽然俗套了些,但也不可避免。道观也好佛寺也罢,都要想尽办法占据天下名山大川。除了这些地方山灵水秀、灵气充裕,有益于修行外,借助山川本来的名声,来提升道观佛寺的地位,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楚南怀在苏峨眉摆好的小案后坐下,等着苏峨眉给他上酒。众人在山顶等着看日出,自然不能没有美酒。苏峨眉嫌弃卫小庄笨手笨脚,这些事都是她一手操办,好似又回到了年少时,在簸箕山照料道观的日子。

    楚南怀看向李晔,忽然问道:“平卢群妖作乱,殿下打算如何应对?先说好,老道已经老掉牙了,只想回簸箕山养老。”

    李晔转过身,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来到小案前与楚南怀相对而坐。

    苏峨眉给两人把酒壶酒杯摆上,还有一碟碟糕点,样式各不相同,最多的却是桂花糕,也不知道这个时节,她从哪里弄来的桂花。她做这些的时候,始终眉眼娴静平和,也没有插话,青丝在白皙无暇的脸庞滑落一缕,在山顶的微风中轻舞飞扬。

    绝顶除了李晔与楚南怀师徒三人外,就只有身着银甲的上官倾城,带了三名近卫守在平地边缘的道口。上官倾城依旧是目不斜视的样子,按刀而立,腰板挺得笔直,英姿飒爽,仿佛随时都可以抽刀暴起,将李晔护卫在身后——哪怕这里十分安全。

    李晔对楚南怀道:“我有一事不明。”

    楚南怀端起酒杯,示意苏峨眉赶紧斟满,迫不及待的饮了一口,美滋滋的咂咂嘴,这才道:“殿下只管问,老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方才说打算养老的时候,可是兴致缺缺,眼下喝了一杯美酒,情绪立即高昂起来。看他的样子,如果李晔愿意送他几十坛酒,就算让他做随从都不是不可能。

    李晔认真的问道:“这世上可有妖魔?”

    地球上自然是没有的,但是此界有没有,李晔还真不知道。若是没有,眼下祸乱平卢的群妖就没法解释,若是有,那道门释门降妖除魔,岂非就真有其事了?

    楚南怀轻笑道:“盘古开天辟地后,人教大显之前,巫、妖两族为此界之主。妖以女娲、东皇太一为首,掌仙廷,建仙宫;巫以十二祖巫为首,管大地,立六道轮回。后来共工撞倒不周山,巫妖大战,两败俱伤,各自退隐,人教才大兴。殿下如果问的是这个,那么巫、妖的确存在。至于魔......魔是什么?”

    李晔微微皱眉,进一步问道:“道门降妖,释门伏魔,是真是假?”

    楚南怀哂笑一声:“殿下聪慧之人,怎会问这种问题。”

    他轻轻一拂衣袖,徐徐道:“在道门释门说法中,妖魔就是祸害人间,杀人不眨眼的怪物,真是贻笑大方。世上本无妖魔,释门道门为了吸引人信仰他们,为了有人给他们进献香火养活他们,便编造了降妖除魔的故事。人们通过这些故事,而对释门道门敬畏不已,便开始供奉他们,尤其是在人生不顺的时候,便想祈求保佑。”

    “然而,世间妖魔,皆依仗释门道门来降服,那么释门道门出现之前,妖魔谁来制服?彼时没人制服妖魔,妖魔为何没有遍地走,为何没有祸乱人间,让百姓都活不下去?”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美之为美,斯恶已。若无妖魔,何来神佛?若无妖魔,释道还有何存在意义?释门道门为了存在,便只有编造出妖魔之事,来彰显他们存在的必要性。”

    说到这,楚南怀嗤笑一声,捡了块糕点丢进嘴里,美美享受。

    李晔饮了口酒。酒是好酒,乃是产自蜀中的剑南烧春。清香四溢,眼下是隆冬时节,喝一口正好暖胃。不过之前滋味不错的美酒,此刻到了李晔嘴里,却没品尝出什么味道。

    李晔放下酒杯,又问道:“世上没有妖魔,无需有人降妖除魔,那还要神佛做什么?就为了彰显自己的强大,叫人去崇拜?去赡养他们门下的弟子?那跟强盗有何区别?强盗岂不也是自己不事劳作,而抢夺别人的汗水果实?区别岂非一个靠武力掠夺,一个靠精神控制?”

    “若神佛是仁慈的,为何要有人供奉香火,才肯为人消灾解难?不供奉香火,便不为人消灾解难?那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江湖杀手,又有什么本质区别?若神佛果真能够为人消灾解难,世间为何仍旧多灾多难?”

    “为富不仁者,贪赃枉法者,何曾无故暴毙?心善助人者,有几个锦衣玉食?现世的景象,不过是前者愈发为所欲为,而后者愈发生存艰难,麻烦不断。如有神佛,为何不曾金刚怒目,菩萨低眉,神明现世?”

    说到这,李晔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若世上没有妖魔,若神佛不能为人消灾解难,若神佛不能惩奸除恶,神佛存在的意义,难道就仅仅是让没有力量,本就生活艰难的普通人,心存敬畏,去跪拜供奉?难道就是为了让现世的人心甘情愿的,忍受生活的苦难,与为富不仁者的折磨,去奢望虚无的来世,能够成为为所欲为的富人权贵?”

    “若世上没有妖魔,若世上没有神佛,那么被供奉的人,只不过是修为强大,而又自私自利的修士,他们跟凡尘权贵有何区别?难道一句超脱世俗,六根清净,就能心安理得的忘了,自己所食所饮从何而来?难道就能心安理得的忘了,自己血肉之躯由谁赐予,又是为谁所养育?若是心怀世界,为何不为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贡献自己的一丝力量?”

    “若世上没有妖魔,若世上没有神佛,若世上没有强大的修士,释门道门存在的意义,如果不能有益于百姓,不能有益于这个世界,那又还剩下什么?仅仅是聚集一群歌佛诵经的人,在普通百姓面前故弄玄虚,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谈着不切实际的梦,幻想着不能到达的顶峰,并借此骗取百姓的钱财?那跟传销又有什么区别?”

    李晔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方才情绪稍显激动,竟然连“传销”这个字眼都脱口而出。

    苏峨眉跪坐在小案旁,静静听着李晔和楚南怀说话,闻听此言,她双眸闪亮的看着李晔,目光显得有些怪异。

    楚南怀笑了笑,“能迈进释门道门门槛的人,必然是这世上的少数人,他们必然有着某种出众的资质,值得称道的地方。百姓生活困苦,经受各种磨难艰难,若世上没有妖魔,若世上没有神佛,若世上没有强大的修士,那么道门释门作为不同寻常的一群人,若不能襄助天下黎民,在他们困厄病痛的时候,帮他们解决病痛折磨,若不能行走于天下,让百姓闻听释道之言,而少一些生活的戾气与恶气,从而互相友爱,少生争端,从而知书识礼,孝敬双亲兄弟和睦,邻里互助,那还有什么意义?”

    言及此处,楚南怀满饮一杯酒,站起身,面向动天的启明星。

    他慷慨陈词:“世人信奉道门和释门,想要求得庇佑、求得财富、求得健康,这些自然是缘木求鱼。但不可否认的是,释门道门教义,的确有净化心灵,让人心灵纯粹、平静的作用。上善若水,大音希声,大道不争,所以也有些百姓,厌恶了俗世纷争,转而投入道门、释门,寻一丝清净。释门道门,就成了他们逃避俗世、寻求心灵安宁的避风港湾。若是如此,道门释门就不该享受香火供奉。”

    楚南怀一招手,小案的酒壶,飞到他手里,他仰头牛饮一番。

    半响,他继续开口,语调越来越铿锵,声音越来越掷地有声:“我心中的释门与道门,是剔除人心暴戾与恶念,让人平静生活的一群人!我心中的释门与道门,是弘扬仁爱友善的那一群人!我心中的释门与道门,是弘扬浩然正气,让世界更加美好的一群人!我心中的道门与释门,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减少人间苦痛,让人间更加和美的一群人!”

    “我心中的道门与释门,是走在路上,走在天下的道路上,帮助他人,对天下黎民有益,让世界更加美好的一群人!”

    “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哪怕只是美好那么一点的人,都是值得这个世界尊敬爱戴的人。人人平等,众生平等,平等之间,需要的是礼敬友爱,何须畏惧跪拜?”

    “我心中的道门与释门,不是需要人供奉,需要人敬畏,需要人跪拜,而自己又不事劳作,没有付出,却能披着光鲜衣衫,心安理得享受他人耕作成果的人!”

    “那样样的人,是世界的蛀虫!我的道观,我的弟子,不是这样的人!”

    “他们,会让天下黎民知道,道门,是值得他们尊敬爱戴,能够让他们有所依靠的存在!就算不能给他们消灾解难,至少不会拿那些神仙传说唬人,要他们一分一文!就算不能让他们丰衣足食,至少可以让他们心安气宁!”

    “这,就是我的道门,我楚南怀想要的道门!”

    李晔闻言,精神一振。

    山风呼啸,楚南怀衣袂飞舞。

    他身上穿的,依旧是那身补丁多如牛毛的道袍,看起来是那样寒酸不起眼。走在官道上走在市井中,衣锦的富人贵人,不仅不会正眼看他,还会远远捂着鼻子离开,如避苍蝇。

    然而此刻,在启明星前,老掉牙的褐皮老道,却让李晔看到了希望。

    李晔不禁站起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圣人眼里,苍生与草木都是一样的,不会厚此薄彼,道长缘何会心系苍生?”

    楚南怀转身,直视李晔:“圣人看待万物都是一样,不是不慈悲不怜悯,而是大慈悲大怜悯。若是厚苍生而薄草木走兽,总有一天,草木走兽会遭受灭顶之灾,到了那时,苍生还能存在?老道心系苍生,源于心系万物。”

    李晔怔了怔,半响后,向楚南怀深深一礼:“受教了。”

    楚南怀来到李晔面前,扶住的手,满含希翼道:“殿下为天地而生,还望早日领悟帝道,那才是天地之福。”

    李晔又是一愣。帝道,什么是帝道?袁天罡兵解前,也提到过帝道,对李晔说过类似的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