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六章 吞噬
    苏娥眉呆了呆,眼中掠过一抹慌乱与无措,低下头去。没过片刻,重重点了点头,像只挨训的猫儿。

    “你先疗伤。”李晔心头一软,语气缓和下来。说完话就站起身,向东天深深看了一眼,这才向蜚妖的尸体走去。

    当日岐山之前,吴悠为他挡下诛仙剑,肉身被毁,李晔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件事给他的触动深入骨髓。今天看到苏娥眉也自作主张,去跟蜚妖拼命,李晔不由得想起吴悠,心里有些发堵。

    踏上了修士这条路,就有无数挑战与危险,也会面临无数艰难与选择。李晔不是少不更事的小男孩,不会有类似“都是我不够强,我够强就能让我的女人,在我的羽翼下安然无忧”的想法。世界那么大,总有些存在修为更强,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哪怕是夫妻,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一起,也都有只能自己面对和解决的挑战与艰难。彼此都变得强大才是唯一的大道,而在变强的路上,最不可能少的,就是鲜血与磨砺。做一生并肩战斗的同袍,那才是道侣。

    出乎李晔预料,蜚妖身上没什么法器丹药,好似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那对牛角一看就不是凡物。

    李晔拿卢具剑劈了劈,以卢具剑的品阶,也无法在牛角上留下什么伤痕。作为蜚妖施展术法的媒介,牛角的主要功用还是术法增益,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它本来也不该有什么硬度。

    李晔拿起牛角,回到苏娥眉身边坐下。在对方疗伤的时候,他就静静想些心事。

    第一个大妖就给他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也不知后面的存在会强到何种程度,李晔忽然觉得,齐州比他想象的要可怕得多,妖族的实力也远超想象,哪怕对方没有过来那几个大圣。

    但是整个平卢,或者说整个大唐,凡间修士已经没有人,实力比李晔更强,眼前的挑战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替他解决。

    过了两个时辰,苏娥眉结束了疗伤,伤势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她看到被李晔随意放在脚前的两只牛角,眸子亮了亮:“这就是蜚妖的牛角?”

    李晔点了点头:“蜚妖化身为兽时,牛身蛇尾,有两只牛角,变成人形时,便是以牛首作为法宝。我斩断他一只手,让他没了一只牛角后,他的领域和术法威力,就下降了很多。所以我怀疑,他的一身修为,与这对牛角密不可分。”

    苏娥眉看了李晔一眼,那是欣赏赞叹的目光,她徐徐道:“如果我记得没错,蜚妖的领域和术法,都系于这一对牛角之上,他没了牛角,也就相当于凡人没了武器。如今你得了这对牛角,很有可能把蜚妖的领域术法都学过来。”

    李晔倒是没有想过这一点,他对妖族没什么了解,听到苏娥眉这话,不免有些惊喜:“还能这样?”说着就把牛角拿在手里,输入灵气试了试。

    蜚妖的术法本身并不出奇,结合他那个恐怖领域才厉害,蜚妖的领域泯灭生机,覆盖范围内草木皆亡,连积水都要蒸发。对修士的灵气和术法攻击,也有压制作用,如果李晔能通过掌握术法的形式,运用蜚妖的领域,那绝对是个大杀器。

    不过试了两回,李晔就有些失望,“没什么用,感应不到牛角中的灵气气息。”

    苏娥眉好心提醒:“要用妖族的法宝,总得先祭炼才是。”

    李晔老脸一红,他方才竟然忘记滴血祭炼了,难怪没有反应。这下得了提醒,不禁有些尴尬,好在李晔两世为人,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也没多纠结,赶紧滴血祭炼。

    这回李晔再输入灵气时,就有了感应,牛角中也喷出一团烟雾,不过就只有花儿大小一团,跟蜚妖天差地别。李晔也不气恼,耐心试了半天,但到最后也只喷出了冬瓜大小的烟雾,而且有形无神,根本没什么泯灭生机的效果。

    放下牛角,李晔叹息道:“看来妖族的东西,我们要用并不是那么简单。刚才使用牛角的时候,总感觉我和它之间有一层隔膜,无法做到顺畅沟通,所以完全无法驾驭它。”

    苏娥眉微笑道:“也不用着急,日后有的是时间摸索。妖族的东西都有传承,要拿过来用的确不简单,但若是能掌握,就是利器。”

    李晔点点头,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蜚妖的尸体怎么处理?”苏娥眉忽然问道。

    “埋了吧。”李晔想了想道,总不能暴尸荒野,百姓看见了估计会引起恐慌。之前追杀沈北望的那些妖族底层修士,死了就灰飞烟灭了,蜚妖却没有,估计是修为强大,一般的禁制对他没用。

    李晔和苏娥眉起身去埋蜚妖的时候,沈北望终于跑了回来。方才李晔和蜚妖开战,照顾到沈北望修为低下,扛不住蜚妖领域侵蚀,李晔就用灵气把他送了出去。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李晔就是随手一丢,也不知把他丢到哪个深山老林去了,让他现在才跑回来。

    三人来到坑边,在埋蜚妖之前,苏娥眉忽然皱了皱眉,让李晔稍等片刻,她自己就落进坑里。围着蜚妖观察了半响,最后更是蹲下来,把手放在对方胸前。

    这一放,李晔就感觉到不对了。蜚妖体内残存的灵气,或者说叫妖气,不停向胸口汇聚,然后通过苏娥眉的手心,流入她的经脉。在李晔的感知中,苏娥眉的气息迅速提升。等她收手的时候,蜚妖的尸体虽然没有变化,但苏娥眉却修为之力大涨。

    李晔猛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嗔目结舌:“你能吸取他的修为之力?”

    苏娥眉飞上坑沿,看着李晔认真点头,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刚才看到蜚妖尸体的时候,就感觉很奇怪,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吸取修士修为之力这种事,我之前也没想过。哪怕我吸取了他的修为之力,我自己都说不清是为什么。”

    李晔啧啧赞叹:“你这运气有点逆天啊。”

    说到这,李晔顿了顿,狐疑的上下打量苏娥眉:“该不会,不只是蜚妖,妖族修士的修为之力,你都能吸取吧?这可就真的逆天了!”

    苏娥眉一脸茫然道:“这......应该不会吧?”认真想一想,她也有些心悸,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李晔没有和苏娥眉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猜测并无意义,下回碰到了大妖试一试就知道,如果真的是那样,李晔都要嫉妒苏娥眉了。吞噬其他修士的修为之力,这种加快修为的捷径,换谁都要嫉妒。

    关键苏娥眉本身就是仙人转世,因为有楚南怀养的那两条小鱼,仙力不断觉醒的缘故,修为进展就很快,现在加上吸取大妖修为的能力,日后极有可能比李晔的境界提升还迅速。

    埋完蜚妖,李晔、苏娥眉两人,和沈北望分道扬镳。临别之际,李晔对沈北望道:“你这回护村有功,宁死不屈,没有辱没平卢军的威风,回去之后直接找刘大正,日后就跟着他。”

    沈北望大喜,这是走上了康庄大道,连忙下拜恩谢。

    只是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李晔和苏娥眉已经消失不见。

    两人升入半空飞行,苏娥眉问李晔:“接下来去哪儿?”

    妖族在平卢五州占据了很多地方,尤其是道观和山头,一副广撒网要建立根据地的模样。他们为祸乡村小镇,但并没有进入大城池活动,李晔只知道妖族在齐州势力最大,并不知道这回妖族的领头人物圣子,就在华不注山,所以这回也没有明确要去哪里,只能边走边查。

    “早知如此,该问问蜚妖,他们的大本营在哪儿。”

    “问了也没用,看蜚妖那宁死不屈的架势,跟沈北望一样,从他嘴里不可能问出什么。”

    “这倒是,蜚妖丢掉一只手的时候,未尝没有逃走的机会,但他却连尝试都没有。”

    两人很快来到齐州境内,虽说不知道妖族大本营在何处,李晔却也并非是没头苍蝇乱转,至少他有青衣衙门和全真观的情报,知道哪里妖患比较严重,冲着这些地方去,总是不会有错的。

    进入齐州,李晔直接去了济水。刘知燕的长河帮,最近就因为妖患的事损失惨重,他们的几支货运船队,都遭到了水妖袭击,不仅丢了价值不菲的货物,连修士都折损了不少。

    现在不仅是长河帮的船队,已经全部停留在港口码头,不敢下河行走,很多大商队的货船都是如此。

    平卢跟中原的商货往来已经基本中止,每天都在损失无数钱财,更重要的是,某些必须物资的缺乏,会导致平卢物价上涨。这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平卢的基本秩序,刘知燕在向青衣衙门求助,齐州刺史也在向节度使府求助。

    李晔来到齐州城外的长河帮总舵所在之处,远远看到了许久未曾谋面的刘知燕。

    货船虽然已经不再下水,但刘知燕却没闲着,趁着这个时机,她组织河帮人手,对大小货船进行修缮维护。一些常年放不了几天的船夫,刘知燕也给了他们几天休沐时间。

    广阔的船坞中,刘知燕正在巡查新造的大船。

    这些年长河帮不停发展,已经开始大面积涉入运河漕运,对船只的需求量很大,刘知燕又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便索性让长河帮办了船厂。只不过,之前计划要扩展势力的货船,现在只能拿来弥补损失了,水妖破坏了许多船只。

    “大当家,咱们是不是暂缓打造新船的计划?现在济水妖患这么严重,船队一时半会儿也下不了水。”船坞一名管事忧心忡忡的进言。

    刘知燕态度明确:“不用缓。妖患闹不了多久,济水很快就会恢复秩序。”

    面对刘知燕的笃定之言,管事却没什么信心,他叹息道:“上回青衣衙门就派了修士过来,说要除水妖,那可是练气七层的大高手,结果一去不回......大当家,连练气高段的修士,都奈何不了水妖,青衣衙门还能请动什么样的高手,来解决妖患?形势艰难,大当家要谨慎哪......”

    刘知燕微微蹙眉,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管事,正色道:“你别忘了,平卢是安王殿下的平卢,莫说是妖,就算仙人来了,也不能作乱!”

    管事连忙俯首称是,刘知燕在长河帮积威深重,稍微动怒,他也犯怵。不过,管事虽然面上不敢再反驳,心里却还是不以为意,有信心是好事,但得理智一点,水妖明显很强大,凡人根本没辙——这世上多久没见过妖了?这平卢才安定了几年,只怕是又要乱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