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五章 如此秘辛
    不出意外,李晔看到了吴悠,她的阴神就静静漂浮在半空,在流溢的光彩里,这让她看起来很神秘,也更加美丽。对方发现了他,也正向他看来,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满是惊讶,还有掩饰不住的惊喜。

    李晔心头一动,像是被撞针狠狠撞了一下,那一刻他忽然感觉到极度幸运。吴悠还在,这是他的幸运。

    李晔朝吴悠笑了笑,就像往常那样。时光好似回到了很久之前,他在大槐树下午睡醒来,对守在身旁为他驱赶蚊虫的小女孩,露出柔和而平常的微笑,那意思是说你还在这里啊。

    小女孩也会笑,阳光会沉醉在她的小酒窝里,就像是在说,是啊,我一直都在这里。

    微笑之后,李晔转身,面向大青石上的猴子,深深一礼。这里是对方的地盘,他们不请自来,自当主动见礼,也是对方救了吴悠,李晔心怀感激。

    猴子仍旧坐在大青石上,不过已经转过身,在打量着李晔。见李晔深深一礼,猴子没说什么,倒是饶有深意的看了圣子一眼。圣子接触到猴子的目光,浑身一震,那目光绝对不是对他做对事的鼓励与赞赏。

    圣子他苦笑一声,却没有说什么,因为此刻无法多言。

    气氛微妙之际,苏娥眉却迈步走出,来到猴子面前,手里也多了一爪香蕉,递给对方的时候微笑道:“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你口味变了没有。”

    猴子随手接过香蕉,掰了一个撕开塞进嘴里,好似对苏娥眉的举动并不意外,他边吃边道:“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我最先见到的故人,竟然会是广寒仙子。”

    苏娥眉在猴子身旁蹲下,若有所忆道:“时隔这么多年,大圣却不复当年的光芒万丈。由威震天地的战神,成了落寞伤感的山野之人。”

    猴子吃完一只香蕉又剥开一只,哂笑道:“从未威震天地,不言山野落寞。”

    看到猴子和苏娥眉开始叙旧,李晔一时不该该当如何。猴子的威名总是响亮的,哪怕他一身都在别人的圈套中,走的每一步路都是别人为他设计好的,但他的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不管他如今有没有真的成就准圣人境,至少此刻的李晔只能仰望。

    再者,说到底,猴子还是妖族,如今吴悠又在猴子这里,由不得李晔不小心翼翼。

    猴子和苏娥眉聊了半响,向李晔招了招手,同时也示意圣子过去。

    最后猴子、李晔、苏娥眉、圣子相对而坐,正好各自占据一个方向。这下九尾妖狐就很尴尬了,在场的人只有她没有位置。不过九尾并不气恼,脸上也没有异色,竟是心安理得坐到了圣子身后,一副我不要位置只要旁听的架势。

    猴子看了李晔一眼,忽然道:“我有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客随主便,李晔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猴子这便开始娓娓道来,他的语气很平静,说话时也没神色变化,就像是在讲一个山野故事,但却听得众人都是一脸肃穆。

    “很久以前,释门从天竺兴起,广传四方,得到许多信徒,佛陀势力大增,相继兼并了很多神灵的地盘。在他们发展壮大之后,他的目光便落到了神州,这块冠绝天地的洞天福地,想要释门东传进入神州,掌控这里。如果释门能够占据神州,就有可能成为天地第一势力。然而神州向来是道门地盘,道门仙廷十分强悍,释门不敢轻启战端。”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一个人,一个神州的人,来搅乱仙廷和道门。恰好当时有只猴子出世,正在四处寻仙拜师,想要修得长生之法,却苦无门路——他当然没有门路,因为他要是妖族,道门不可能传法给妖。当时凡间正在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给道门和仙廷带来不少麻烦。释门觉得这只猴子资质非凡,便看得时机,由菩提老祖亲自出手,引这个猴子上了灵台方寸山,让他进入修真之门,教他修得一身本事。”

    “猴子学艺有成,成为菩提祖师最得意的弟子,侍奉师尊也算尽心竭力,却因为一点小过,就被师尊逐出师门。临行前,师尊还专门叮嘱他,日后若是闯了祸,不得说是他的弟子。”

    “猴子修得一身本事,却因为是妖,为仙廷所轻视,加之生性顽劣,一来二去,便跟仙廷结下梁子,最后大闹仙廷,搅乱了天地秩序。彼时凡间正值秦始皇统一山东六国的时候。始皇帝不修道法,大秦也不奉道门,道门自执掌仙廷以来,首次受到重大打击,气运大减,几乎不能维持正统。秦始皇扰乱凡间,猴子扰乱仙廷,相互应和,几乎让仙廷大乱。这时候释门佛祖出面,镇压了猴子,跟仙廷结下了一份香火情,得到了释门在凡间东传的允许,并约定了和尚西行取经之事。”

    “事后,仙廷重新抖擞精神,先以大神通,令奸臣贼子窃据高位,再迷惑李斯的神志,让他和赵高一起,扶持二世胡亥,铲除公子复苏。然后通过君王失德,搅得百姓生不如死怨气滔天,等到无数转世仙人相继成长起来,便各自扶持一方诸侯起兵,灭了那不尊道门的大秦,最终扶立了信奉黄老之术——也就是道门的汉高祖。重新确立了道门正统地位。”

    “仙廷缓过劲来之后,也意识到猴子扰乱仙廷,是释门在暗中捣鬼。便不想那和尚成功西行取经,让释门教义在神州大肆传播,这便安排了卷帘大将在流沙河。”

    “释门安排金蝉子转世,让他西行取经。和尚九世转生,九世西行,都没能过流沙河,就被卷帘大将给吃了。卷帘留下和尚的九世头颅,做成了项链,戴在脖子上。这事让释门大怒。等到和尚十世转生的时候,释门启用了那只猴子,让他护着和尚西行。”

    “猴子被镇压了五百年,饿了就被灌铜汁铁水,受尽折磨不说,修为也下降得厉害,为此对仙廷大恨。和尚路过五指山的时候,救下了猴子,猴子二话不说,就决定护卫和尚西行。仙廷至此才反应过来,原来释门还留了这一手,自然是恼恨不已。”

    “仙帝大怒之余,先是让天蓬元帅下凡,寻机跟在和尚身边,没事就拖拖后腿,叫嚷叫嚷分行李回家;后又安排诸仙的仙童坐骑这类修士,下凡扮作妖怪,拦在和尚西行的路上。他们随便找了个,吃和尚肉就能长生不老的借口,就开始找和尚的麻烦。”

    “那些修士,猴子之前从未放在眼里,却因为在五指山被镇压了五百年,修为下降,难以战胜,况且他们各自都带了大仙的绝品法宝,猴子自然打不过。但猴子也不傻,看出对方的来路后,就故意去仙廷搬救兵,让仙廷难堪,仙廷不理的时候,就去找释门菩萨。最终,在释门菩萨佛陀的一路帮助下,猴子护卫和尚到了目的地,取回了经书,让释门教义得以在神州大传。”

    “释门也没忘记给猴子一点好处,封了个斗战胜佛的名头,昔日他被影响的修为,也捡回来了,还有所提升。”

    说到这,猴子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李晔道:“故事讲完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李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故事跟他之前知道的也差不多,猴子从被释门盯上、出海修行开始,就踏上了释门为他安排的道路。直到经书取回,释门随便给了封号算打发了,并没有让他常驻佛域的打算,那和尚倒是功德圆满,他本就是金蝉子转世,所以理所应当又回到了佛域。

    整个故事,都是释门跟道门的势力之争,猴子不过就是一颗棋子罢了。释门利用神州的凡间大势,让猴子在秦始皇统一山东六国,仙廷根基不稳的时候,去大闹仙廷,可谓是眼光毒辣,算计周密。不过无论是释门,还是道门,都有一点推算未来的能力,这倒是不足为奇。

    猴子就可怜了,本就是妖族,为仙廷不喜,当年大闹了仙廷,算是得罪死了仙人,后来又帮释门完成取经大事,仙廷没把他打死就算不错了,自然不会接他上仙廷。

    而释门佛域呢,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猴子,压根儿就没正眼瞧他,无论怎么说,猴子都是东方的妖,从出生就不是他们西方的僧,自然没有让他这个外人,进入佛域的意思——或许释门有,但猴子被释门利用算计了千年,最后借着释门的手,恶心一把仙廷也就算了,又怎会真的心甘情愿去做释门的狗?

    李晔暗自叹息,猴子的确可怜。当年他跟着菩提老祖修炼,以卓绝的天资,在短短时间内,就成了对方门下修为最高的弟子。这样的宝贝,哪个正常的仙门不是含在嘴里捧在手心?却因为一点小错,就被罚出师门。

    关键是临走的时候,还被对方警告,你以后闯祸了别提我名字,也别回来找我,否则我弄死你——也就是猴子心性单纯,或者说赤子之心,那会儿没有经历世事险恶,才不会对这个反常之举起疑。

    事实是,猴子走了之后,完成任务的菩提也跟着溜了......

    这也就难怪猴子现在这么落寞忧伤了,换谁谁都得落寞忧伤。

    李晔回答猴子的问题:“大圣是女娲后人,既然生于天地,自然不是给人利用的。”

    猴子没想到李晔是这么回答,没同情也没愤恨,却说出这般直达真意的话,一时有些发怔。

    苏娥眉也道:“女娲可是圣人,那是何等强横的存在,补天石怎会平白多炼一块?大圣是补天石所生,那可是要补天的!”

    “补天......”圣子咀嚼着这话,本能的陷入沉思,忽然想到什么,惊醒过来,脸色大变,随即又是一怔,眼中不可遏制就露出了浓厚喜色,一拍大腿道:“大圣,你注定是要补天的啊!”

    猴子淡淡瞥了圣子一眼,脸上半分情绪也没有,好似对补天这个天大的宿命,并无半分兴趣,他看向李晔,问道:“你可知道,你前世是扶苏公子?”

    李晔一怔。

    这事儿他当然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他可是穿越过来的,穿越前的生世就是个普通孩子,后来侥天之幸,成为东方数一数二的大修士,那也是一步步修来的,再后来灰飞烟灭意外穿越,可从没听人提起过这茬。

    李晔讪笑道:“真的假的?”

    他自然是一脸不信。

    这玩笑开大发了,他要是扶苏,是秦始皇之子,那岂不是......

    大秦一朝,可没有道门的容身之地,人家信的是法家。始皇帝老人家一把火焚书坑儒,那儒可不是指的儒家,而是方士。什么是方士,那就是道人!

    虽说徐福打着道门仙人的幌子,摆了始皇帝一道,带着童男童女去了东瀛岛,创立了东瀛国,那对当时的大秦来说,也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扶苏要是继位,大秦就不会亡,法家依然是正统,那天下还有道门什么事?

    天下还有道门什么事......

    想到这里,李晔悚然一惊!

    天下还有道门什么事......现在的大唐天下,在他的疯狂杀戮和改造下,不就已经没道门什么事了吗?

    这难道......是宿命?

    是前世的因果?

    我跟这只猴子,难道还有这等渊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