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七章 联合
    (先发五千字吧。)

    李晔的目光中,不无审视怀疑之意。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既然大道显形,天机流散,谁都可以争夺,那么已经重现世间的妖族,又如何会旁观坐视?猴子方才说了,对大道的追求无分彼此,释门道门可以追求,妖族巫族自然也可以。

    猴子笼着衣袖闭着眼睛凝神半响,忽而睁眼对李晔和圣子道:“那一线天机,落在河东太原。不过看样子还有点时间才会浮现。仙人下凡也需要点时间准备。不过时机一到,必然是诸方争夺。在此之前,谁能掌控太原,谁就占了大势。”

    一线天机,一股皇朝气运,自然也是帝王气运,李晔志在必得。

    不过太原是河东节度使治州所在之地,地位相当于平卢的青州,也是李克用防备最严密的地方。李晔要夺得太原,无异于等于灭了李克用,而在平卢与河东之间,还有魏博节度使、昭义节度使两个藩镇。侧翼则有成德节度使、横海节度使、幽州节度使等。

    出兵之事自然需要回到青州再议,李晔现在不用考虑得太过深入。

    事情说完之后,猴子就找了个地方睡觉去了,李晔打算跟圣子好好说说妖族祸患平卢的事。

    不等他开口,圣子就主动把他拉到了一旁,先是搓着手嘿嘿笑了两声,略显不好意思,这才道:“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到平卢来,根本就没有跟你鱼死网破的意思。之前做的那些事,都是为了应付仙廷,我觉得我们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毕竟咱们有共同的对手。”

    李晔打量圣子两眼,其实不用对方说,他也知道,现在妖族谋求的是大出天地。估计在很多大妖看来,如今的仙廷,下不能安天下大势,上不能败诸族神灵,正是虚弱的时候,也是妖族重现辉煌,夺回仙廷的良机。

    仙廷让妖族来平卢对付李晔,是想借刀杀人,同时将妖族纳入仙廷管理体系,充实仙廷力量。但妖族压根就不愿意给仙廷当狗,他们摆明了想要自己做主人,这跟需要对抗仙廷的李晔倒是不谋而合。

    不过这却有个问题,而且显而易见。

    李晔审视着圣子道:“仙廷压制妖族千万年,现在妖族想要大出就能大出?若是妖族果真能够大出,当年秦始皇一统天下之时,乃是仙廷最为虚弱之际,妖族岂不已经成事了?”

    李晔不认为妖族有大出的实力,在他眼里,妖族现在连释门都不如。释门好歹有那么多佛国支撑,还有佛域诸神,妖族有什么?

    圣子脸色一正:“当年始皇帝一统天下,齐天大圣不也扰乱仙廷了?虽说最后败了,但那是释门横插一脚,败了也是非战之罪。如若不然,咱们妖族跟始皇帝联手,仙廷就是我们的了!不管怎么说,那一战妖族都大放异彩,证明了我们的实力。当年姑且如此,现在天道显形,天机流散,只要能将天机气运抓在手里,何愁不能成事?”

    李晔微微皱眉,猴子大闹仙廷的时候,妖族还出手了?这可跟他穿越前的记忆不一样。于是赶紧跟圣子求证。

    在圣子的说法中,当年猴子大闹仙廷,他虽然是挑事的头儿,但其他六大圣也各自出了把力气,派遣了许多高手,加入到猴子麾下。如果不然,仙廷那么多仙人大能,仅凭猴子一人,也不可能闹出那么大动静。

    只不过当时妖族懵懵懂懂,只是出于义气同盟而出手,对天地大道参悟不够,也不知道配合凡间大势,最后大秦亡了,猴子跟着败了,他们也就回去了。猴子被镇压后,六大圣后知后觉,这才领悟到错失了千载难逢的良机,于是捶胸顿足。

    也是从那一刻起,妖族卯足了劲,一直想要再出来闹腾一番,夺回仙廷。

    眼下就是他们看准的良机。

    听圣子说到这里,李晔若有所悟。他渐渐明白过来,为何圣子对他的态度,从一开始就仿佛带着天然的亲近劲儿。

    圣子见李晔有所领悟,喜上眉梢,挤眉弄眼的凑过来,热乎道:“你看,千年之前,咱们妖族跟秦始皇已经并肩作战过了——秦始皇是谁,那不就是你爹?咱们交情匪浅啊!这可是几辈子的缘分,多难得?只不过当时我们虽有并肩作战之实,但主观上并没有联合,也没有保护好你,让仙廷扶持了胡亥,你这才被祸害了,最终导致了大秦覆亡。你难道就不恨仙廷?就不想重建大秦帝国?重现当年扫**、驭宇内的辉煌?”

    说到后面,圣子已是两眼放光,仿佛口水都要流出来,笑容也变得犹如拐卖小孩的老大叔。

    说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李晔就感到一阵无力。尤其是圣子那副模样,实在是让人倍觉不自在,让他总有种要是自己答应了,就被拐骗了的错觉,“我跟仙廷有那么大仇?都是上辈子的事了。哦,不,上上辈子。”

    圣子双眼一瞪,大叫道:“怎么是上上辈子?这辈子也是如此啊!你看,你把凡间道门都整成什么模样了?在平卢,传承千年的蓬莱都快灭了。在天下,五大道门的掌门,除了白惊雪都让你给咔嚓了。你这些所作所为,跟当年秦始皇,也就是你爹,焚书坑儒,打压道门有什么区别?分明就是一脉相承啊!你别不承认,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一脉相承?这是什么,这就是命啊!是前世未竟之志,是此生注定的使命,是大道赐予你的未来啊!你好好想想......”

    圣子越说越激动,唾沫横飞,滔滔不绝,看他手舞足蹈急切难耐的样子,就差抓着李晔的肩膀狠狠摇晃,把他给摇醒。

    九尾妖狐看到圣子这番模样,嘴角抽了抽,有些不忍直视,偷偷偏过头去,无法再看。

    她跟圣子从小玩到大,青梅竹马,对圣子可是了解到骨子里。

    在旁人眼里,圣子永远都是一副沉思沉默,高深莫测的模样,最喜欢高作宝座发呆。只有她明白,那家伙根本就不是在思考问题。他沉默,只是因为他脑子缺根弦,常常纠结很多明奇妙的问题。比如妖族为什么叫妖,不叫石头?巫族为什么叫巫,不叫树木?

    如若不然,她也不至于敢爬到对方身上去“勾引”对方。

    但看到圣子在李晔这个并不熟悉的“外人”面前,表现出如此不着调的一面,九尾替圣子觉得丢脸。但她又不好劝,只能转头默默呲牙咧嘴,两颗虎牙都快刺破精致的下巴。

    李晔拍拍圣子的肩膀,叹息一声:“就算你说的都对,我且问你,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圣子见李晔松口,神色大振,又开始兴奋的搓手:“你看,我妖族到平卢来了不少。虽然修为不怎么高,但最低也是个练气术士,真人境更多。这些人若是加入到你的大军中,绝对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啊!另外......”

    说道这里,圣子再度凑近李晔,毫不客气攀上他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模样,“我妖族虽说祸患了平卢,给你造成了不小麻烦。但今日之后,你回到平卢,只要振臂一呼,我就让他们悉数聚集到青州,向你跪拜行礼,表示畏服归顺。到时候你想想,连妖都服你,那平卢还不人人服你?这是多少民心?尤其是在大战将启的时候,民心就是战力啊!妖族出现在平卢,先祸乱再臣服,这叫什么,叫先抑后扬啊!服不服?现在是不是特别感谢我?哈哈,哈哈哈哈......”

    李晔怔了怔,他还真没想到,圣子竟然是这般打算。看着身旁笑得仿佛喝了十斤假酒的圣子,李晔禁不住以手抚额,这家伙还真是个奇葩。

    思前想后,李晔觉得妖族的力量可以借重。

    不过妖族谋求的是再占仙廷,这种联盟是以有共同敌人为前提的,日后怎么样还不好说。不过这倒不是李晔眼下担心的重点,先过了眼下的这一关再说,日后的问题日后再解决。

    和妖族联盟,必然招致仙廷打击,不过李晔本来就是仙廷大敌,债多不压身,也没什么好怕的。

    跟圣子初步敲定了这件事,圣子心情大好,开始跟李晔推心置腹,“如今你我交情也不一样了,是时候告诉你我的本名了,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这在我们妖族都是个秘密,你听好了......”

    圣子一副你很荣幸的模样,咳嗽了两声,这才一脸庄重道:“本圣子,姓尤,名达袅!怎么样,这名字很霸气很震撼吧?哈哈哈哈......”

    看着圣子叉腰而笑,李晔点点头,敷衍道:“好名字......”

    旁边,忽然想起啪的一声异响。李晔转头看过去,就见九尾正准备溜走,却不小心踩碎了脚下的石子。大约是感受到众人的模样,背对众人的九尾动作一僵。

    李晔很纳罕,不解九尾为何一副做贼要溜的模样。忽地他脸色一变,猛然明白过来,为何在妖族,都没几个人知道圣子的本名了。要是他有这种名字,只怕也要藏着掖着,“尤达袅......有大鸟......你这名字,果然不同凡响......”

    李晔朝圣子裆下看了一眼,忽然感到一阵恶寒,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混天大圣鹏大王的儿子,再大的大鹏也是鸟,也就是说,他这不是裆下有大鸟,他本身就是一只大鸟啊......不得不说,这名字取的,嗯,很写实。

    和圣子也就是尤达袅谈过之后,李晔来到石洞门口,打算进去看吴悠。不出意外,门口有结界。双手枕头翘着二郎腿的猴子,看也没看这边,在树梢上挥了一下手,结界就打开了,李晔顺利走进去。

    “晔哥哥!”吴悠在光柱中站起身,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满是雀跃与欣喜,说着就要冲过来。结果发现身在结界内,根本无法出来,怔了一下之后,亮若星辰的眼眸瞬间黯淡,不过旋即她又满脸笑容,望着李晔一动不动。

    听到那声熟悉的呼喊,李晔没来由心头一颤,那是滔滔黄河的一个小堤口,蕴含了饱满到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深情。

    “感觉怎么样?”李晔收拾心情,露出一如往昔的温暖笑容,来到石台面前。习惯性想要伸手摸摸对方的小脑袋,动作到一般才如梦初醒,不得不讪讪收回。

    “没什么感觉呢。”吴悠歪着头说道,随即就是一连串问题轰炸,“晔哥哥已经削平贼人了吗?现在晔哥哥该被封宰相了吧?晔哥哥还在平卢坐镇吗?现在天下成什么样子了?大唐太平了吗?我父亲母亲还好吗?晔哥哥......”

    小丫头仿佛永远都没有长大,说着话就激动的脸通红,好似熟透的红苹果。每说两句话,她都要带上一声“晔哥哥”,仿佛那是世间最美好的字眼。无论重复都少遍都不会厌倦,反而会倍觉亲切,又好似每叫一遍,都有新的情愫。

    李晔看她的样子,时光好似回到了从前。他双手沾满泥巴,在夕阳下堆一座城,而她蹲在一旁满含期待的静静看着。岁月不老,繁华落尽,原来初心就在那里。

    李晔盘膝坐下来,漂浮到跟吴悠一样的高度,温声细语一一解答她的问题。

    不知不觉间,时光流逝,石洞外已经是夜幕低垂,星海高悬,清辉遍野。

    直到次日的晨曦洒进石洞,落在吴悠肩头,李晔这才惊觉已是一夜过去。吴悠依旧是兴致勃勃的样子,跟她不停说着话。

    恍惚间,李晔有种洞外沧海桑田,洞内时光永恒的错觉。

    李晔不愿起身,但也知道,天下未平,天地未定,他还有许多事要做,无法长久呆在这里。

    “我会常来看你的。总有一天,我会为你重塑肉身,让你回到长安。”李晔伸出手,悬在光柱前,就算是摸过吴悠的小脑袋。

    李晔手掌前,吴悠闭了闭眼,小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

    半响后,她睁开双眸,不舍得望着李晔,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蓄满清水,轻声问道:“晔哥哥的那座城还没修好吗?”

    李晔怔了怔,默然片刻:“待到天下长安,我送你一座长安城。”

    吴悠眼前一亮,用力点头。

    李晔走出石洞,在晨光下长吐一口浊气。望着东升旭日,他清晰感受到了岁月流逝。时光在金灿的树叶间跳跃,为万物生灵都打上了光阴的烙印。

    在圣子等人目光中,李晔沉默了一会儿,禁不住呢喃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猴子终于没有坐在大青石上发呆了,他现在躺在树梢间,姿态说不出的怡然闲适,有种格外洒脱的意味。

    李晔来到树下,在斑驳的晨光下抬头问猴子:“大圣,可否为郦郡主重塑肉身?”

    猴子晃了晃二郎腿,依旧是望着长天的动作,懒懒散散道:“如果只是一般的肉身,那有何难。可要是想要三太子那样的肉身,可就不容易了。”

    李晔心头一动:“三太子那样的肉身?”

    猴子淡淡道:“若无玲珑琉璃身,如何上得了仙廷,下得了地府,纵横天地间,长视久生?”

    饶是以李晔的心境,也禁不住神色一变。猴子的意思可谓是十分明确,就算没有仙廷接纳,就算不能证道飞升,有了那样的肉身,也能和仙人一般无二,在某种程度上不死不灭,得大逍遥。

    怪不得,以猴子的修为,把吴悠接来此处,却没有立即为她重塑肉身,原来竟是这般打算。那样的身躯,自然不是想要塑造就能塑造的,光有修为不成,还得有灵材。三太子的藕身可不是随便的藕。

    意识到这一点,李晔不禁为吴悠感到庆幸,若是能得如此,吴悠也算因祸得福。他向猴子深深一礼:“谢大圣!”

    猴子摆摆手:“谢什么谢,还没成呢。好了,你们也该走了,这么多人围在这,闹哄哄的,扰得我不得清净。”

    最后那句话,却是对所有人说的。

    圣子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过来攀过李晔的肩膀,就把他拉走了。

    临行前,圣子忽然想到什么,又腆着脸跑回树下,一脸谄媚的仰头对猴子道:“大圣,给个飞行法宝呗,我那盾牌太小了,挤不下这么多人。”

    猴子干脆利落的给了两个字:“没有!”

    圣子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打算,笑容更加灿烂,叫声温柔的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大圣......”

    “没有!”

    圣子一扭腰,一手绕到脑后,竟然开始搔首弄姿:“大圣......”

    “没有!”

    圣子猛抛媚眼儿:“大圣.....”

    “他娘的,你要不是那只大鸟的儿子,我早一掌拍死你了!拿去!”

    快要崩溃的猴子从脑门上猛地拔下一根猴毛,丢给圣子。

    圣子接过一点都不轻的猴毛,嘿嘿笑着道了谢,屁颠屁颠的跑到李晔等人面前。他全然没有一点羞臊的意思,反而仰首挺胸,一副大胜归来的得意模样,还不忘朝李晔挑了挑眉,“你看我**不?”

    李晔果断拒绝:“不看!”

    圣子得意的哼了一声。

    猴子给的是一艘轻舟,四个人总算都有坐的地方,还很宽敞。不过这是一次性法宝,用一次就没了,不过圣子明显很知足,能好生回平卢他就很满意。

    众人乘舟翱翔云端,穿山越海,很快来到青州城上。

    就在圣子控制着轻舟,要落入城中的时候,这时候,城门处有名负剑修士,抬头看到轻舟,面色一变,当即拔剑而起,十丈剑气猛地斩过来:“妖孽受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