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名门嫡秀:上品世子妃 > 171 注定不得良眷
    六小姐走后,大姑娘作了一下午的画,张张不满意,青鸢都看得出对方心绪不佳,又不敢上去劝,只能看着对方画一张扔一张,随手揉了直接抛到纸篓里。

    青鸢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终于出声:“大姑娘,不早了,您今儿也累了,快些睡下吧”

    左晗玥面上还是带着寒霜,啪地将笔随手一放:“行,睡吧,我今日确实是累了”

    青鸢服侍着左晗玥洗漱完毕,走前将灯吹了,打着哈欠将装满了废纸的纸篓拿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清清冷冷的月光将大地照得通明,好像一地白霜,青鸢缩了缩脖子,总觉得背后冷飕飕的。

    将手上的纸篓倒空正要走,白天那个精致的扇面滚了出来,恰巧落在了青鸢脚底下。

    青鸢眼神复杂的瞅了半天,将东西捡了起来细细端详了一番,到底是被撕成两半了,也没什么用了,还是扔了吧。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青鸢脖子上的汗毛竖了起来,正要叫就被人捂住了嘴,手上的扇面“啪嗒”一声掉了下去。

    来者将东西捡起来,冷冷的目光又瞥向青鸢。

    原来是陆瑞。

    感情这位爷爬墙爬习惯了,隔三差五的上门叨扰呢?!

    “行了,放开她吧”

    青鸢这才被人松开,大喘了几口气也不敢对陆瑞发火,转身一看这才知道自己是被白千翎捂了嘴,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娄景耀皱着眉看那面被撕成两半的扇子,凉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青鸢面对着陆瑞压力山大,特别是对方不含感情的眸子透过冰凉的面具看向自己,自己简直像是结冰了一样。

    “呃......这是大姑娘为您画的扇面......”青鸢想拔腿就跑,奈何白千翎将退路堵得死死的,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只觉得这寒夜冷极了,也不然自己怎么直哆嗦呢。

    娄景耀的眉头皱的更深,显然是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那为何撕了?”

    “为何......为何......”青鸢嚅喏了几下嘴唇,半天不敢直说。

    这个丫鬟是怎么回事?娄景耀不高兴的用眼神示意白千翎,叫对方赶紧解决。

    白千翎为难的干咳一声:“快说,再不说就把你扒光了扔到大街上”

    青鸢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有些害怕,娄景耀看到有效果,满意的点点头。

    “还不说?”

    青鸢怒了,没好气的回答道:“因为大姑娘生您的气,不想画了”

    “生气?为何生气?”

    “这我哪知道,陆公子好自为之”

    娄景耀神色一变,被对方不知天高地厚的态度弄的很是恼火,眸子里有什么迅速划过,上前快速捏住了对方的脖子,指尖一点点加大力道,看着对方的小脸一点点变白:“你说什么”

    白千翎有些焦急:“爷,她是左小姐的贴身丫鬟......”

    娄景耀目如寒星,瞥一眼白千翎,慢慢松了手,白千翎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

    “小丫头快点好好说话,别惹恼了我们家爷”

    惹恼他?我还恼呢!青鸢脖子被掐得生疼,弯下腰干呕几声,心里委屈到不行,这怎么说着说着就来掐自己的脖子呢,慧香说得对,大姑娘对他根本不了解,这性子太可怕了。

    抬起头来眼里就带了泪:“陆公子还是自己好好想想吧,恕奴婢要回去睡觉了”,说完转身就跑,被白千翎挡住,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看着青鸢带泪的眼睛微微一愣,青鸢直接一脚踩到白千翎脚上,趁着对方愣神推开人就跑了。

    娄景耀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被对方的一番话说得不知所措。

    白千翎将人不小心放走,跪下请罪:“属下失职”

    许久,头上传来淡淡的一句:“我不是故意的......”

    娄景耀看着自己的手眼神复杂,方才的戾气全然不见,周身笼罩着微微的惆怅。

    “你起来吧”

    若不是白千翎,方才只怕是要掐死那个小丫头了。

    白千翎站起身来,看着自家爷茫茫然的站在原地,神色悲伤。

    “小时候算命的说我天煞孤星,注定不得良眷,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只觉得和她在一起最舒服”

    “但是如今,她也讨厌我了”

    自己明明还没有摘掉脸上的面具,对方就已经开始厌恶自己了吗?若是见了自己脸上的这道疤,知道自己一直在骗对方,岂不是要退避三舍,恶心都来不及?

    娄景耀心口一阵绞痛,不敢多想那个画面。

    白千翎叹了口气:“爷,您别多想,左小姐只是一时不高兴罢了”

    娄景耀没有说话,手上捏着那把破了的扇子,眉宇间隐隐带着孤寂。

    一阵风吹过来,周围树叶刷拉刷拉的响,地上斑驳的影子光怪陆离张牙舞爪,黑漆漆的夜色中像是隐藏着不知名的鬼魅,娄景耀的披风被掀起一角来,冷冷的风像是灌进了空荡荡的心房里。

    在人家的院子里干站着也不是个事啊,白千翎小声问道:“爷,还去看左小姐吗?”

    “不了”

    娄景耀提脚走在前面,路过晗玥阁往上看了一眼,接着翻过了墙去。

    白千翎摇了摇头,方才自己可没错过,爷小心翼翼地将那破扇子收在了自己怀里才走的。

    世人都说瑞王世子性情多变,残忍暴虐,谁又知道他有时候并非自己所愿呢?

    据说是在战场上落下的毛病,易怒且乖戾,很多时候控制不住自己。

    嗨,据说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

    不过爷真是挺惨的,白千翎看着对方寂寥的背影,手脚利落的跟着翻了回去。

    有一件事情却是真的,自从认识左小姐,世子爷发怒的时候真的少了。

    慧香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门响了一声,半睁开眼睛发现是青鸢,翻了个身嘟囔一声:“怎么才回来啊,赶紧睡吧”

    突然身上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慧香醒了一半,手摸出去摸到了一个荷包:“做什么呢?”

    “一个月的月钱”

    “嗯?”慧香坐起身来,喜滋滋的将荷包放到自己枕边。脑子还不是很清楚,口齿不清的问道:“怎么回事?”

    “今日你说的对,大姑娘不该和陆公子在一起”

    “嗯......我就说嘛......”慧香根本没听进去对方说的啥,倒头一闭眼又睡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