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名门嫡秀:上品世子妃 > 184 我当时只是嫉妒姐姐
    “话说那日,徐娘正要出门与......”

    “行了别念了,好没意思,下去吧”

    赵瑜嘴里含着一颗冰糖,含糊不清的挥了挥手,怏怏的躺在榻上,方才念书的那位丫鬟悄声无息的退了下去。

    “真是的,好无趣”自从和左晗玥关系僵了以后,赵瑜很是安静了一阵子,侯府里自己的存在感更低了,平阳侯都不愿意理睬自己,任自己在这小破院子自生自灭。

    存在感低也好,大家总会将那天的事情忘记,自己总有一天会洗白,依旧是侯府里最美好的小姐。

    “小姐,老爷叫您去一趟书房”

    嗯?爹爹找自己?

    赵瑜惊喜的一下子将嘴里的冰糖嚼碎咽了下去:“父亲找我什么事?”

    “侯爷没说,只是叫您去”

    总之不会再是坏事了,自己最近又没做什么,左晗玥也没来过府上,应该不是要挑自己的错。

    “哥哥可在?”

    “大公子也在”

    嗯......只叫自己和兄长呢,赵瑜眼睛笑了起来,眯成一条线,冲着通报的丫鬟点点头,两人随之就出了门。

    等两人离开院子,立刻就进去了两个侍卫将赵瑜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

    “父亲,什么事情?”

    平阳侯面色不虞,但也没说什么:“先坐吧”

    父亲一向很严肃,现在这种脸色到也看不出什么来,赵瑜看了赵鼎一眼,发现对方也是面带疑惑,看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叫来。

    三个人就这样静静坐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有侍卫从外面进来,递给了平阳侯一摞信,赵瑜瞟了一眼脸色大变,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信就问:“你们......你们从哪儿拿来的?”

    “你坐下!”平阳侯现在脸色极差,音若雷霆,直接喊得赵瑜当场又坐了回去。

    喏喏说道:“爹爹,我没打算瞒着你们,只是柳公子说我还没及笄,现在说这种事情不太合适......”

    赵鼎在看到刚刚的侍卫就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难不成自己这个妹妹又闯了祸?只是越听越纳闷,关柳安晏什么事?听赵瑜这意思,自己妹妹和柳安晏......?

    柳安晏这个王八蛋——先前不是喜欢自己表妹吗?!什么时候又盯上了赵瑜?!

    平阳侯细细查看完了信件,赵瑜有心想阻止,又怕自己的父亲生气,只能又羞又恼嗔道:“爹爹,这种信......还是不要看了吧......”

    柳安晏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听了真叫人脸红。

    平阳侯没被气死,把信直接甩了出去甩了赵瑜一脸:“你!你做的好事!逆女啊逆女,死不悔改啊,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连这种东西都敢......”

    “父亲,到底怎么了?”赵鼎一头雾水,有些不解平阳侯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若只是两人私自交往,随便说说也就罢了,实在犯不上这样当面羞辱啊!

    赵鼎上前去开始捡一地的信件,想上前安慰一下赵瑜,却见对方已经红了眼眶,刷的一下跪在地上,梨花带雨乞求道:“爹爹,我又做错了什么?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庶出,但这并不代表我不能和柳公子在一起啊”

    “若不是晗玥写信来,我真不知道我要被你这幅样子蒙蔽到什么时候,幸好还未酿成大错”平阳侯已经确定那玉佩就是赵瑜偷了出去那给了柳安晏,因为在赵瑜的房间里还搜出了一枚从没有见过的玉环!赵瑜那一份,就是自己当初给晗玥的玉佩。

    赵瑜看不出,自己难道看不出么。柳安晏和八皇子交好,这玉佩若是落到对方手里可了得,这不是逼着自己要站队,和太子一方为敌。

    赵鼎听到这儿皱了皱眉,也开始翻看自己手上的信件。

    赵瑜跪在地上,心里咯噔一下,又是这个贱人......

    “晗玥姐姐到底说了什么?不管她说了什么,爹爹您都要相信我啊,怎么能只听信她的一面之词?”

    “我问你,之前晗玥说她的玉佩丢了,是不是你拿的?”赵鼎终于从信中看出端倪,语气凝重逼问赵瑜。

    这件事情!自己差点都忘了!

    赵瑜一瞬间慌乱了起来,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的裙摆:“不是我......”

    “瑜儿,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平阳侯看见自己的女儿冥顽不灵,都这个时候了还是抵死不认实在是痛心,没想到自己的庶女被教成了这个样子。

    那不就是个名贵点的玉佩吗,至于这样?反正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顶多因为此事骂自己一顿给左晗玥出出气,自己若是不认的话,怕是平阳侯会更生气......

    这么想着,赵瑜换上一副知错了的模样:“爹爹,那玉佩,是我拿的......我当时只是嫉妒姐姐,凭什么她可以有您送的玉佩,我就没有,我知错了......”

    “你知错个屁——”平阳侯见女儿承认了错误,偷拿玉佩居然只是出于嫉妒,气急攻心,直接一脚踢到了赵瑜心窝子上。

    平阳侯那一脚哪里是一个柔弱女子能抵得住的。

    “啊!......”赵瑜被踹的血气翻滚,趴到一边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话都说不出。

    “父亲!”赵鼎赶紧跑到赵瑜身边将人扶着:“父亲,妹妹错不至此啊!”

    “不至?那你真是不知道她偷了一件什么东西,以后若是我们平阳侯府因此叫诛九族,你再来跟我说这句话吧”

    赵鼎只知道那玉佩是祖父留给左晗玥的,这么看来还有深层次的意义?

    赵瑜疼的躺在赵鼎的怀里,喘气艰难,第一次尝到自己的血原来是这样的腥甜味道。

    “不就是个......玉佩......父亲......”赵瑜是彻底死了心,用余光挣扎着去看平阳侯,觉得自己在父亲心中,真的是比不上左晗玥的半分。

    “父亲这是......为了左晗玥......要我死.....”

    平阳侯才是最心痛的那一个,不知道自己这个庶女怎么这么不叫人省心,现在看着对方被自己一脚踢得直吐鲜血,心里万分懊悔,又觉得不给个教训不行。

    “刚刚传的大夫呢?”赵鼎将人抱到榻上:“别说话了”

    赵瑜脸色苍白的紧,完全不顾胸口的疼痛,一边说话一边从嘴角溢出更多的血:“你为了她,你们,都是为了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