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瑜整整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伤养好了以后,居然意外的没有大哭大闹,只是脸色苍白的坐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外面悄无声息的落雪。

    赵鼎期间来看过一次,看到妹妹这个样自己心里自然是不好受,劝说道:“瑜儿,父亲也是为你好”

    “嗯,为我好,所以我现在躺在这儿苟延残喘,就是为了一块左晗玥的玉佩”赵瑜脸上彻底没了表情,冷冰冰的话语拒人千里之外。

    赵鼎不知道该怎么说,平阳侯只知道动手,一点也不懂得口头上的教育,自己更是笨嘴拙舌。

    说到底也是赵瑜有错在先,那块玉佩肯定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要不然当时丢的时候左晗玥那样着急,要不是赵瑜一直憋着不说,自己也不用白找了那么久。

    赵鼎脸上带了尴尬之色,有心想说赵瑜几句,可是看妹妹已经被平阳侯一脚踹的这么惨了,也不忍心。

    “唉,你好好养伤,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赵鼎将自己拿的药给了赵瑜的贴身丫鬟,临走到门口,又想起来了那封信中的另外一个人。

    “瑜儿,你和柳安晏,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瑜没说话,看也不看赵鼎。

    赵鼎没法子,跨出门去走了。

    赵瑜透过窗子看到自己的兄长离去的背影,心里默默怨恨。表面上是来关心自己的,其实呢?!还不是怕自己恨上左晗玥再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偏不如你们的愿!凭什么这世上所有的好东西就合该是左晗玥的?!那个玉佩也就罢了,现在又要来和自己抢柳安晏?!

    赵瑜心里委屈的紧,自己的兄长父亲全都喜欢左晗玥那个贱人,只有柳安晏,只有柳安晏是眼里有自己的,现在连这点温暖都要被夺走了吗?

    赵鼎想起左晗玥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离柳安晏远点儿”,当时自己并不以为然,现在确实需要重新好好考量一下了。

    明明在自己面前表现出心倾左晗玥,还托自己把信交给表妹,现在又从赵瑜的房间里搜出了一大堆的信来,而且晗玥表妹的玉佩还被当做是定情信物给了柳安晏......

    这都什么关系?搅得自己理不清,自己可得好好问问柳安晏去。

    平素交情不错,自己总觉得柳安晏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但是现在可就难说了,若不是自己误会了对方,那就是对方隐藏的太深。

    赵鼎身上一阵发寒,那得是多虚伪,才能在多年的好友面前装的滴水不漏?

    京城最大酒楼上,柳安晏等了半天才见人来,笑着拱拱手:“赵兄今日迟了,自罚三杯吧”

    赵鼎眼里并无笑意,绷着脸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三杯一口灌下,坐定后解释道:“有点事情耽搁了”

    “怎么突然找我?”

    柳安晏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显出自己贵公子的翩翩风度,谈吐行为就像画一样好看,这样的人......

    赵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纳闷了半天,差点都开始为自己有怀疑他人的念头而羞愧,仰头又是一杯酒下肚。

    “怎么了?赵兄今日是专门叫我来看你喝酒的?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我问你”

    赵鼎憋不住,单刀直入话题:“你和我妹妹是怎么回事?”

    柳安晏想都不想,眉眼弯了弯:“这个不用你管,晗玥定是喜欢我的”

    赵鼎差点没将酒水喷出去,将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我说的是赵瑜!”

    柳安晏心里一凛,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就被自己掩饰过去,申请自如的说:“二小姐怎么了?”

    “别装傻!”赵鼎嗓门大,嚷得邻桌的人纷纷转过头来看,弄得自己先红了脸,将声音放小又说道:“那你说这个是怎么回事?”

    说罢掏出一块玉环,上面结了好看的淡绿色流苏,放在了桌子上。

    赵鼎憋着怒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东西你曾经带过”

    “是我的,没错啊”柳安晏拿起来看了看,迅速的承认了。

    这下轮到赵鼎傻眼了,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哦,我知道了,你可是看到了我与二小姐的通信?”

    “正是,你给我解释解释”赵鼎终于找回自己的思路,但没发现自己实际上一直被对方牵着走。

    柳安晏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我与二小姐都醉心于诗词歌赋,写信切磋,有何不可?”

    这番说辞,真是,将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但赵鼎偏生又想不出什么来反驳,毕竟那么多信里,还真全是诗词,自己的妹妹偶尔还用句子回应,但柳安晏,从来都是写诗。

    柳安晏是京城中出了名的才子,赵瑜对这方面也颇有研究......

    “不对!那你们俩怎么都交换了定情信物?”

    “令妹和你说这是我们俩交换的定情信物?”柳安晏笑的潇洒,轻轻拿起桌子上的玉环:“这么普通的玉环,我怎么会拿来用作定情信物?这岂不是太不尊重姑娘?况且我既已说过喜欢的是晗玥,对别人自然再无心思”

    赵鼎哑口无言,仔细想了想,赵瑜确实没说过这话,玉环和玉佩,似乎是自己脑补出来的关系。

    “我......”赵鼎脸上显出丝丝迷茫,不知道是该道歉还是再问些什么。

    可是再问些什么呢?柳安晏已经将话说清楚,说不定到头来只是自己妹妹的一厢情愿罢了。

    赵鼎为赵瑜叹了口气,想到对方挨了父亲那一脚伤的不轻,又拿起酒杯:“今日是我错怪你了,你莫要介怀”

    “不会”柳安晏显得十分大度,对面的人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里带着丝丝同情。

    啧,一家子都是傻子么,自己本来想从赵瑜下手,没料到对方不仅不受平阳侯宠爱,还就此缠上了自己,陷在自己的幻想里不能自拔,现在还害得自己差点叫人抓住把柄,真是个蠢货。

    至于赵鼎,更是没脑子,若论计谋,还比不上自己的庶妹。

    “大家伙约好过几日寿鹿山狩猎去,赵兄你去么?”

    “今年这么早?”赵鼎被拉住心思:“那我定是要去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