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子嘴边带着漫不经心的笑:“这么客气做什么,马车还没来,不如再聊会?”

    苏慈央像是微微有些紧张:“殿下要聊些什么?”

    看着对面的人儿这么怕自己,八皇子觉得很是好笑,眼神微微转了转,余光却不小心瞟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侧过脸去仔细瞧了瞧不满地将眸子冷起来:“你在这儿鬼鬼祟祟做什么?”

    左晗玥真是尴尬,躲无可躲,这宽敞的大街上叫自己往哪儿去,“鬼鬼祟祟”四个字真是用的好,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

    “参加八皇子殿下”左晗玥只能过来,费力解释道:“小女本来是来找慈央玩,丫鬟说今日慈央不方便见客,我正想走了,没想到就被殿下看到了,呵呵”干笑了两声,你说巧不巧。

    八皇子还在思考对方话语的真实性,突然青鸢手上的鸟叫了一嗓子:“慈央——”

    八皇子吓了一跳,眼眸中杀气毕露,身后的侍卫纷纷拔刀出鞘,警惕地看着周围。

    “谁?”

    左晗玥都快石化了,好巧不巧的,偏偏这个时候叫?八皇子不会将自己直接灭口吧?

    青鸢立刻跪了下去:“八皇子恕罪!是奴婢手上的这对鸟儿,惊扰到殿下,实在该死!”

    “殿下,这是小女送给慈央的礼物......畜生不懂事,您就饶过小女这次吧”

    八皇子弄清楚怎么回事后冷哼一声,犹犹豫豫的上前,还是不敢掀开黑布,方才那尖利的一声真是将自己吓了一大跳。

    身后的侍卫上前将黑布揭开,一对翠色红顶牡丹鹦鹉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唧唧喳喳的叫了起来:“慈央——慈央——慈央......”

    苏慈央脸上露了笑,用帕子掩着嘴一双眼睛像月牙一般,偷眼看了看左晗玥。

    一阵阵聒噪的叫声把八皇子烦的不行,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摆摆手:“快拿走”

    青鸢赶紧将笼子又重新蒙上了黑布,静悄悄的立在了一旁,没想到那鸟儿不知道是怎么了,还是叫个不停,一群人尴尬的听着鸟叫,八皇子也没了什么聊天的心思,正好这时候马车也来了。

    “行了,本皇子走了,”男子嫌弃的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笼子:“下次别送这样的东西了,今日是看在苏小姐的面子上,本皇子才不便追究,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多谢殿下饶恕”

    “恭送八皇子——”苏慈央和左晗玥双双行礼,低下头的一瞬间都憋着笑。

    眼看着马车走远了,苏慈央这才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最后居然笑的弯了腰:“哎哟,晗玥......”一只手指着左晗玥说不出话来,笑的脸颊都红了。

    “你是怎么想起来送我这么个礼物呀,你瞧瞧方才八皇子的样子,真是草木皆兵,恨不得将整条街包围起来搜查一番”言语中带着淡淡的不屑。

    左晗玥撅了撅嘴:“这对鸟儿才不是我送的呢”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白狐毛斗篷道:“是赵鼎表哥送给你的,养了好久呢,性子温顺了才敢拿来”

    苏慈央脸上的笑突然凝住,有些微微苦涩的看着左晗玥。

    左晗玥将那鸟儿重新拿出来,倒真是奇怪,这次这鸟儿就不乱叫了,两只小小的挤在一起,颇为恩爱的样子。

    “这只羽毛蓬松些的是雌鸟,我一开始还认错了呢......”左晗月指着鸟儿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回过头去却发现苏慈央像是在发呆,眼神有些飘渺,不满的上去拿手在苏慈央眼前晃了晃:“慈央,你有没有在听啊?”

    “在听呢,”苏慈央神色温柔,忍不住把手指伸进去摸了摸,问道:“你说他自己养了好久才敢拿过来?”

    “我还能骗你不成,你自己也知道他的性子,干什么事情都粗枝大叶的,偏生对你如此上心,这牡丹鹦鹉本来性子凶恶,调教了好久才这般温顺,又一遍遍教着说话......”左晗玥赶紧极力说表哥的好,怕苏慈央又要拒绝。

    “慈央,好慈央,看在表哥这么辛苦的样子就不要拒绝了吧,要么你自己把东西退回去,我可没脸再给表哥,怕是要伤心死”

    苏慈央红润的唇瓣勾了勾,嗔了左晗玥一眼:“行了,没说不收,替我谢谢你表哥”

    “嗯嗯”

    苏慈央叫人叫笼子一道提了进去,拉着左晗玥进了门:“你今日来就是为了这个”

    “自然不是啊,我本来找你来玩,没想到八皇子也在,回去的时候碰上了表哥,一来二去磨蹭的,就和你们正面对上了”

    想到八皇子当时的惊慌表情,左晗玥还是觉得好笑,声音愉悦的问道:“他来做什么?”

    “你知道么,”苏慈央眼里带着愁绪:“那日回去我和姑母说起秀雪园的事情,姑母居然很是高兴,说八皇子对我印象不错”

    左晗玥不知道应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来回应,实际上自己已经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一脸的凝重,显然是不喜欢。

    苏慈央看了左晗玥一眼:“我自己都不喜欢,别说你了”

    左晗玥一阵心疼:“那你是真的要与他在一起?”不是为赵鼎,更是为苏慈央,就算不和表哥在一起,那也不该和八皇子在一起。

    “我不知道”苏慈央淡淡吐出四个字,面容凄然:“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

    “慈央,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了,我可不是故意贬低八皇子,”左晗玥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眸子,捉着对方的袖子组织了一下语言:“他可并非善类,也绝不像是朝臣们说的那样关心民意,为人聪颖.......阿不......聪颖可能是有的,但是绝不是正主意”

    苏慈央听着对方有些语无伦次的,叹了口气轻轻推开对方撇过脸去:“我何尝不知道呢,说起来,从小在深宫中一路摸爬滚打,能简单到哪儿去?深宫可是要比这宅子里更为可怕的,况且皇上十几位皇子,现在只有八皇子能和太子比肩,甚至是比太子殿下更得人心,若没有一定计谋和城府怎么可能呢”

    是的,道理苏慈央都懂,但世上又不是事事都能如人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