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破碎,单薄,带着她固有的、仅剩的一点点骄傲。

    左晗玥看着这个妹妹,就好像第一次认识对方一般,对方眼神微微晃动,抿着嘴唇倔强的看着自己,不服输的模样其实一击就碎,紧紧盯着自己的动作,好像自己的下一句话,就要将对方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还没有那么无聊”

    两人经过冗长乏味的对视,左晗玥终于轻轻开口,发现对方随着自己这句话微不可视的呼了口气,像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你的伤,什么时候好呢?”

    出人意料的,左晗蕊的视线落到了左晗玥的左胳膊上,神情犹豫着说出这句话。

    左晗玥不由得笑了出来,像是寒冬突然绽放花蕾的腊梅。

    “你是在还我刚刚的人情吗?”

    因为自己没有将话说死,所以这样温柔的关怀自己?

    “哼,什么人情,只不过是因为你这伤和我有点关系罢了,”左晗蕊像是被人戳穿,又恢复了自己平日里高傲的样子。

    “快好了,就快好了,”左晗玥缓步走过来,自己搬了个椅子,坐到左晗蕊对旁边,静静看着对方。

    “那么你呢?”左晗玥视线往下,看到对方小腿上层层厚厚的纱布上。

    “也快好了吧......”左晗蕊的视线也落到了自己的腿上,眉眼间流露出忧愁,接着又扬起眉角:“不好也没关系,我可是伯府二小姐”

    “三婶婶院子里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知道,祖母给送去了一个三小姐,不过是庄子上来的野丫头,居然有朝一日也能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左晗蕊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在她看来,不论是之前的左晗蕾还是现在的三妹妹,都一样比自己低了一等,不值得自己正眼看。

    “我方才见了那个孩子,品行很好,唤做左晗钰,你以后莫要欺负她”

    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似乎真的回到了从前,左晗蕊不屑的目光瞟过来:“这是已经开始命令与我了么?她有什么值得你护着的?”

    “命令是不敢,还请二妹妹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吧,最近祖父祖母很是伤神,我们小辈的还是省点事吧”

    左晗蕊看着对方沉默了一阵:“大伯母快要生了?你是在替她掌管伯府了?”

    “算不上,我总要为娘亲分担点什么”

    “以前我觉得你不及我万分之一,”左晗蕊看着对方有些恍惚,那个处处和自己作对的姐姐,如今已经是可以掌控大局的人了,那自己呢?

    左晗玥忍不住笑了:“那现在可是及了?”

    “算是吧,”没想到左晗蕊居然承认了,只是笑的有点勉强,心里很是失落,真的感觉到了自己与左晗玥之间的差距,也明白祖母是在对自己失望什么了。

    自己最缺的,可能就是左晗玥这种容人的气度吧。

    “好了,看也看完了,说也说完了,你便回去吧,别蹭我屋子里的热气”

    左晗蕊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左晗玥并不在意的点点头,带着丫鬟出去了。

    刚一出门慧香就很是气不过的嚷嚷道:“什么啊,大姑娘都如此忍让了,她居然还是那副臭脸,摆给谁看呢?!”

    青鸢也不高兴,大姑娘如今在府里可以说是再无障碍,何苦来这儿受这种闲气。

    “她若不摆着脸,倒不是她了,性子如此,看到她还能骂我,就说明没什么事了”

    两个丫鬟一阵无语,何必呢,对二小姐那么好,人家可不领情。

    只有左晗玥心里知道,自己那个二妹妹是领情的,只不过,碍着面子表达的太不明显。

    有人春风得意,自然也有人心情阴郁。

    平阳侯府的庶女赵瑜,似乎是很久没有出过什么幺蛾子了,安安稳稳的一直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的。

    自从平阳侯不准赵瑜出去再见柳安晏,赵瑜似乎就真的再也没见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有时候会去街上逛逛,那也是有好几个贴身丫鬟跟着,街上人多眼杂的,更没有机会。

    恐怕平阳侯自己都没想到,问题是出在了自己府上。

    赵瑜屋子内,一个清甜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要与王掌柜商量一下衣裳的样式”

    屋子里的丫鬟都退了出去,赵瑜盯着门缝中最后一丝光线消失,紧绷着的身子松了下来,接着腰上就环上一双手,后背贴上另外一个人的胸腔。

    赵瑜脸上现出羞涩,但并没有抗拒,反而将自己的手轻轻放在了对方手上。

    身后传了一声轻笑:“都好几次了,还怕?”

    男子将人转过来,笑意盈盈,不是柳安晏又是谁。

    “怎么不怕,你又不会不知道我父亲那个性子,”赵瑜撇了撇嘴,回忆起自己被平阳侯踹的那一脚心窝子就疼。

    “有我呢,别怕”柳安晏将人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心口,眼神显得无比深情。

    赵瑜立刻就羞红了脸,撇过眼神去不再言语,心里满满都是甜蜜。

    自己怎么这般好运,全京城的姑娘都想嫁的男子,偏偏钟情于自己,在这一点上,自己总算是压了左晗玥一头。

    想到左晗玥,赵瑜的好心情被破坏了一大半,连笑都有些勉强。

    柳安晏注意到姑娘的不对劲,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你何时娶我?”赵瑜说出这句话感觉心口都发烫,自己总不能老和柳安晏这样偷偷摸摸的呀。

    柳安晏完美的表情微微裂了一阵,接着从善如流答调侃道:“怎么?瑜儿等不及了?怎么说也得等到及笄呀”

    赵瑜被对方亲昵的语气弄得一阵心跳,不好意思的侧过脸去躲避对方灼烫的呼吸,小声回道:“这是自然”

    真希望自己快点及笄啊......

    赵瑜脸上露出向往,没发现对面的人眸子深沉。

    “瑜儿,问你个事”

    赵瑜毫不设防:“什么?”

    “你可知道你们府上有个东西,是前平阳侯,也就是你的祖父留下的?”

    “祖父留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说清楚”赵瑜慢慢想着,认真的在替对方回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