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左晗玥看见对方眼里的泪水大吃一惊,连忙拿了帕子轻柔的给对方擦掉,身子坐近了些,与对方挨着:“你别哭呀......”

    谁料苏慈央闻言哭的更厉害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要钱的往外滚,弄的左晗玥擦都来不及,苏慈央接着就一头埋进了左晗玥胸前,闷闷的哭着。

    左晗玥心里软了下来,知道对方是信任着自己的,轻柔的慢慢拍着对方的后背:“唉,那你便哭吧,如果哭出来能好些的话”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要不苏慈央不会这样反常,对方一向以良好的自持力引以为傲,现下却是在自己面前哭得这样伤心,颇有点不管不顾的意思,声音大的像是将自己所有的委屈全都发泄了出来。

    大概过了好久,苏慈央这才收了声,用帕子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净,看着左晗玥肩膀那儿明显比别处深的一块布料瓮声说道:“让你,见笑了”

    左晗玥叹了口气:“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到底怎么了?你这样......叫我很担心”

    担心吗?

    苏慈央心里难受的厉害,但是脸上已经冷静了下来,擦干眼泪,如果不是还红着的眼睛,丝毫看不出这是前一秒大哭过的人。

    “你之前说的都是对的,我没有勇气,我没有勇气去和娘亲父亲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是,我说话太冲了......”

    苏慈央打断对方未说完的话,抬起头来镇定看着对方,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脆弱:“我要嫁人了”

    左晗玥细微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觉得呼吸一窒。

    “过几天,皇上的赐婚圣旨可能就下来了......”

    “是作为八皇子的侧妃......”

    左晗玥呆呆看着对方,像是根本反应不过来这些话的意思。

    苏慈央过于冷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双美目还含着水汽,却是冷到了极点。薄薄的,花瓣一样的淡粉色唇瓣有些发白,像是太过用力。

    左晗玥胸口胀得满满的,有很多话,堵在嘴边,却又所不出口。

    为什么呢?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可是早告诉我又有什么用呢,我并不能帮到你。

    “我......”

    “你不要讲话......”苏慈央说完后已经觉得好了很多,像是在央求对方:“你能听我说话,我已经很感激了”

    这是自己已经料到的结果,所以在它到来的那一刻,苏慈央并没有多大的惊诧,只是扑面而来的沉重而已,而偏偏,这种沉重叫自己说不出口,无人诉说。

    只有左晗玥,世上只有一个左晗玥,肯在这儿静静听自己废话,然后感同身受的难过。

    “那你要怎么办......”说出这句话来,左晗玥都想打自己两个耳光,自己何必在对方心上再插刀子呢。

    苏慈央倒是并不在意,像是已经想好了,语气平平的说:“那就嫁呗,还能怎么办,私奔吗?”说到最后三个字,苏慈央的语气带着淡淡的讽刺。

    “这事若是让表哥知道,他怕是真的要拉着你私奔”左晗玥第二个想到的,就是赵鼎。

    苏慈央双手交叉捏了捏,没说话。

    居然是皇上赐婚,贵妃娘娘好大的脸面,是真的想将自己这个侄女塞到皇家去。

    “我和他,之前就没有缘分,后面,更不会有,”苏慈央现在真的庆幸,幸好自己当初并没有给过赵鼎什么让人误会的暗示,现在自己要嫁人,对方应该也就是伤心一阵就罢了吧。

    “以后若有机会,你代我向他说声......”说声什么呢,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自己嫁人也不关对方的事。

    “算了,什么都不用说”

    苏慈央真是低估赵鼎这个人的执着了,左晗玥真的不敢想象若是表哥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样。

    “你们家呢?最近可好?”

    苏慈央准备换个话题,硬生生转到了左晗玥身上。

    “还好吧,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左晗玥像是尽量想让对方开心,脸上带着笑说道:“二妹妹似乎是不恨我了,我的伤也快好了,还有娘亲......嗯!我快及笄了呢!”

    左晗玥兴冲冲地说完,又反问苏慈央:“慈央呢?什么时候举行及笄之礼?”

    苏慈央并没有被这种喜悦的情绪感染,黑沉的眸子看着对方:“娘亲说要在及笄的时候将我嫁出去”

    “喜上加喜”苏慈央嘴里挤出这四个字,声音苦涩的很。

    像是一盆凉水当头倒下,左晗玥当即被冷的手脚冰凉。

    “别说我的事情了,你方才说你二妹妹......”苏慈央像是在斟酌语句:“从之前来看,她不像是那种大度的人,你还是不要太天真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总觉得,你太过善良”

    也真是奇了怪了,左晗玥这么心软的人,有时候却比自己勇敢的多。

    “我已经打扰你够久的了,你去睡吧”

    外面的风似乎停了,一点声响都没有,屋子里只有偶尔烛火噼啪作响。

    左晗玥拉住苏慈央的手,对方背影看起来太过孤傲,叫人忍不住心疼。

    苏慈央没有回头,就那样背对着左晗玥等待对方说话。

    “不管怎么样,我都永远站在你这边”说完后,左晗玥松开了对方的手,吩咐来人将苏慈央送出去。

    “不可能的,左晗玥,如果我嫁给八皇子,你们伯府如果没有选择相应的立场,那我们注定是对立的”

    “你们会选择八皇子这边吗?这样我们就还是一起的”苏慈央像是在问左晗玥,又像是在问自己。

    苏慈央的话,点醒了左晗玥,她这才意识到,已经不是两个小姑娘闹别扭的事情了,而是两人从此有可能背道而驰,甚至对立为敌。

    而自己根本不可能站在八皇子那边。

    “伯府......伯府向来是中立的”

    苏慈央背影微顿,头也不回地走了,隐入茫茫夜色。

    苏慈央比自己要理智得多,她既然选择了为家族荣耀嫁入皇家,那也肯定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八皇子那边。

    左晗玥很迷茫,伯府没有态度,但是自己有,况且自己想嫁给陆瑞,陆瑞又是太子党。

    左晗玥摸了摸胸口上的玉佩,被自己的体温捂得温热,和兵权有关的,玉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