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鼎被派去盐城,在铁甲将军手下,直接做副将。

    旨意一出,别说平阳侯和赵鼎,别的朝臣都弄不懂上面那位九五之尊在想什么。

    赵鼎身为平阳侯之子自然是要上军营历练的,只是为何,不直接跟着平阳侯?!

    况且那铁甲将军,为人出了名的铁血无情,想来之前也是前平阳侯手下出来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和平阳侯很是不和,两人居然再没有来往过。

    各自在自己的地盘上守着,倒也相安无事,现在将人家儿子送去,摆明了欺负人?

    赵鼎在朝堂上接旨的时候都迷迷糊糊的,不过对于铁甲将军和自家的事情也不甚清楚,还是满心高兴的接了。

    终于要出去建功立业了啊!

    平阳侯冷着脸看自家傻儿子一脸兴奋的在屋子里窜来窜去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了,半句话也没说。

    而远在盐城的铁甲将军,在收到消息后直接嗤笑一声:“竖子无能,居然还想直接做副将?!”

    “可这是皇上的旨意......”

    “想在我的手下凭关系讲交情?”铁甲将军没再说下去,冷哼一声大步跨出屋子,已经很明显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赵鼎人还未到,已经被众人同情了一圈,偏偏不自知,还在傻乐中。

    平阳侯头疼的想了一夜要不要去和皇上求情收回成命?可是君子一言九鼎,驷马难追,更何况君无戏言,旨意都发出去了,万万没有收回的道理。

    罢了罢了,就随鼎儿自己去吧,在铁甲将军手下......得到的历练确实是多些......

    平阳侯一掌将桌子上的青玉镇纸拍碎,皇上到底在想什么啊?!行军打仗的人多多少少会比较古板,带些煞气,铁甲将军算是其中最冷酷无情的一位,赵鼎到了盐城指不定让怎么折磨呢。

    “父亲,我去找晗玥表妹告个别”

    赵鼎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迫不及待得想到盐城去。

    “去吧”平阳侯叹了口气,挥挥手放人走了。

    赵鼎完全没发现平时缄默不语的父亲多了几分愁绪,兴冲冲的出门找左晗玥去了。毕竟在外人眼里看来,只不过是一个沉迷寡言的人变得更加沉默寡言罢了。

    晗玥阁。

    “你要去盐城?”

    左晗玥从梳妆台前刷的站了起来,神情激动:“去多久?”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去历练一下,想来一年半年的也够了”

    “跟着舅舅不就好了?为何是在铁甲将军的手下?”左晗玥被这个消息惊得有些消化不过来,一时间脑子纷乱。

    “谁知道呢,可能在盐城更好?铁甲将军更严厉些?”

    舅舅已经够严厉的了,对自己这个长子寄予无限期望,赵鼎皮糙肉厚早就被练出来了,就是缺些实战经验和随机应变的能力。

    左晗玥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好端端的怎么就要去盐城。

    平阳侯就够厉害的了,自己的儿子用的着别人教?

    赵鼎大大咧咧的摸了下左晗玥的头:“行啦,别太想我,一眨眼就回来了”

    “我眨眼可没那么快”可惜左晗玥怎么想都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说铁甲将军和祖父有些交情,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父亲这儿就不来往了,不过我想着两家关系应该挺不错的吧?”

    左晗玥心里一紧,铁甲将军和外祖父有交情?这是自从外祖父去世后,自己第二次从别人嘴中听到外祖父的事情。

    第一次,自然就是自己收到那个玉佩的时候。

    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左晗玥满腹猜测,总觉得离真相很近了,却又不敢确定,又一次一次将自己的猜测推翻。

    赵鼎看着左晗玥半天不说话,只以为对方是伤感。

    “咳咳......”

    赵鼎清了清嗓子,成功引得左晗玥抬起头来。

    “无需担心,你哥哥的身手你信不过?”

    赵鼎咧出一口大白牙,显得很是自信,毕竟自己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左晗玥空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眼前的人仿佛和少年时的稚子渐渐重合。

    “我以后做大将军保护你”

    左晗玥心上一哽:“此去经年,你......万事保重”

    “知道知道!”赵鼎点着头,接着不自然的挠挠头:“晗玥,我还有事,先走了”

    左晗玥沉默一下:“是去见慈央?”

    “是呀,叫她等等我”赵鼎羞涩的点点头,说出的话倒是很直白。

    那天苏慈央来找自己哭的时候,说的话还印在左晗玥的脑子里。

    左晗玥只觉得乱死了,事情怎么突然都变得棘手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再过不久,就是自己的忌日?

    左晗玥的手不由自主的一拂,袖子带下梳妆台上一堆碎小的首饰,稀里哗啦的掉了下去。

    自己会逃过这一劫吗?

    还是说不论自己怎么努力,最终事情还是会走向本该有的结局?

    赵鼎发觉左晗玥的脸色不太好,关切的上前将人扶住,出声询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左晗玥用手扶住自己的额头,揉了揉太阳穴:“没事......你先去找慈央吧”

    赵鼎想着下午就走,到了晚上正好能在下一个地方歇着,也不想多耽误时间,愣了一下就点头答应。

    “行,我先去找苏小姐,日后遇上什么麻烦,一定要及时告诉我父亲”赵鼎颇有些豪气的又接上一句:“要么等我回来给你报仇,说不定那时候我就是将军了”

    将军哪里是那么好当的,左晗玥硬生生扯出一丝苦笑:“你去吧”

    到了镇国公府,门口的人却说大小姐今日不在,赵鼎遗憾的等了半天,眼看中午了实在不能等了,这才潦草的写了一封信交给门童,转身走了。

    “大姑娘,赵公子送来的信”

    “人走了吗?”

    “走了”

    苏慈央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黑沉的眸子里毫无光泽,伸手接过那封信。

    里面无非就是说自己要去盐城,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拜托自己一定要等着。

    “慈央——慈央——”

    苏慈央抬头看了看旁边悬挂着的笼子里的牡丹鹦鹉,扬手将信交给旁边的丫鬟。

    “拿去烧了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