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对方气结,看着苏慈央说不出话来,只能作罢,气冲冲的走掉了。

    这个宅子里,苏慈央的地位无人能撼动,自己从小就被娘亲教导该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大小姐,这些个嫡妹庶妹偶尔的嘲讽,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自己都懒得应付。

    苏慈央懒懒的看了一眼对方离开的背影,也紧跟着离开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无趣,这些人根本不配和自己生活在一个宅子里,要涵养没涵养,要气度没气度。

    更别说像左晗玥那样灵动有趣,那样的女子简直少之又少。

    苏慈央在自己的房间里才休息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听见外面丫鬟惊慌的声音:“大姑娘!出事啦!”

    “怎么回事?”苏慈央睁开眼睛来,黝黑的眸子里带着不耐烦。

    丫鬟急急忙忙的进来:“您最喜欢的那一对鹦鹉,被不知哪位小姐喂了什么东西,现在一只死了!”

    这丫鬟知道自家小姐对这对鹦鹉很是喜爱,特意放在了自己房间的隔壁,这不是今天天气好,这才想着将鹦鹉笼子提到后花园去给鹦鹉们也换换气,没成想那群小姐看见了非要逗弄,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还没等来通知大小姐,一只鸟儿突然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旁边的小姐们这才知道闯了祸,一个个的都讪讪的站到了一边不再动手。

    苏慈央听见对方说话什么都没说清楚就生气,一股无名火冲上心头,咬着牙深呼吸一下,终于恢复平日镇定的样子,这才叫人领着自己去了后花园。

    还没等走近就听见一帮人吵吵嚷嚷的,一个尖锐的声音夹杂在里面,还显得很是高傲不屑。

    “不过是个鸟儿罢了,大不了我赔苏小姐一只!你这奴才不依不饶的什么意思?!”

    “穆涵郡主,不是这个理啊,这是我们小姐最喜欢的一对鹦鹉......”

    “苏大小姐来啦!”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众人这才安静下来,给苏慈央让出一条道来,苏慈央这才看清楚里面的状况。

    最中央站着一个小厮和一位身材高挑,面容明丽的女子,想来就是穆涵郡主。

    那穆涵郡主搬来气势足得很,可是苏慈央走进来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朝自己这么一看,就叫自己顿时有点虚,不敢再大声嚷嚷,沉默着自动站到了一边。

    “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的们是专门负责喂养这对牡丹鹦鹉的,方才小姐们路过这儿不听劝阻就想逗逗这对鸟,穆涵郡主趁我们不注意给那只雄的喂了一个蜜饯......”

    现在笼子里好多艳丽的羽毛凌乱的挂着,那只雄的已经躺下一动不动了,死前像是经过了十分痛苦的挣扎,旁边的雌鸟开始还试图唤醒对方,以为自己的配偶只是睡着了,很久之后终于发现无济于事,开始焦躁不安的悲鸣,甚至撞笼子。

    不断有羽毛落下来,那只雌的并不会说人话,叫出的声音尖锐又难听,直击人的耳膜,旁边的人纷纷退避,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受不了的样子。

    穆涵郡主到底是个小姑娘,看着苏慈央像是一脸魔怔的静静看着笼子不说话有些害怕,怯怯开口道:“我赔你一只就是了......”

    “我那只是会说话的......”苏慈央喃喃道,眼神直愣愣的盯着不断撞笼子的雌鸟。

    “那......我赔你两只?”

    穆涵郡主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断的提出弥补的方案:“你看你这种品种的也不好调教,我赔给你两只鹩哥好了,这个学说话快些”

    苏慈央像是根本听不到对方说了什么,出神的看着笼子里已经死去的雄鸟。

    我那只是会说话的......是会说“慈央”的......

    ——是赵鼎送给我的啊。

    现在对方人也走了,就连对方送给自己的鸟,自己也没能照顾好。

    这种牡丹鹦鹉,本来就该成对的养才温顺些。现在雄鸟死了,雌鸟也表现出了种种消极的行为。

    自己还没有只鸟重情义呢!一只死了,另外一只尚且会守在对方身边,自己呢,狠心不见对方最后一面,转眼就因为家族利益嫁给了八皇子!

    呵呵,自己可真是个自私冷血的女人啊。

    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看上自己了呢?面前突然浮现出对方傻乎乎的笑脸来,讨好的眼神明亮盯着自己。

    苏慈央悲从心来,一颗又一颗饱满晶莹的泪珠突然猝不及防的滚落下来,顺着苏慈央粉白的脸颊一直聚集在下巴,不断地凝成一大滴落到地上、衣襟上。

    周围的人突然都静了下来,只剩下了那只雌鸟凄惨杂乱的叫声。

    穆涵郡主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揪了揪自己的袖子,至于么?宠物鸟而已呀!

    “大姑娘......”

    苏慈央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吸了几下鼻子,眸光带水显得楚楚可怜。

    穆涵郡主都觉得对方怕是要和自己撕破脸皮了,正要硬着头皮顶住对方的责骂,没想到苏慈央恢复了冷静的神情,凉凉的吐出四个字:“天命难违”

    “是上天不容他,怪不得你,穆涵郡主方才受惊吓了吧”

    “啊?......哦哦哦,没什么,就是你突然开始哭,我以为......”穆涵郡主眼神中带着迷茫,一时没反应古来对方这么快的变脸。

    “方才是我忧思了,毕竟这鹦鹉陪伴我许久”苏慈央最后看一眼那个笼子,慢慢地转身领着众位姑娘回到座位上:“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让各位见笑了,方才的事情还请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穆涵郡主狐疑的看了对方一眼,众位小姐听到苏慈央这样说又活跃了起来,气氛渐渐轻松。

    “大姑娘,那这只雌鸟怎么办?”

    苏慈央怔愣一下,缓缓开口:“好生照顾着,别叫死了”

    “是”

    天意吧,自己没法和他在一起,连对方送的东西也留不住。

    苏慈央自嘲一声,强打起精神来挂上笑脸又和旁边的人说起话来,至于说了什么,苏慈央一个都想不起,像是完全凭着本能回答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