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觉得甚好”柳安晏爽朗地笑起来,一扫之前的让左晗玥觉得有些压抑的感觉,微微含笑看着自己,恍若隔世。

    甚好......甚好个......

    “我觉得不妥!”左晗玥转过头来,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左晗蕊,微微有些怒气:“二妹妹!出来的时候祖母特意交代过叫我带着你!你自己一个人......”

    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要不要自己?

    左晗蕊被两个人截然相反的态度弄得很懵,犹疑着说:“我都这么大了,难不成还能走丢了吗......”

    “你多大?你还没及笄”左晗玥冷冷回道,大有对方在敢拒绝就硬拖着走的意思。

    你也没及笄啊......

    这话左晗蕊万万不敢说出来,只能弱弱点了点头:“长姐,你说的,对”

    难不成是长姐不好意思和柳公子单独在一起,要拿自己做个幌子?至于么,左右都要及笄了,自己也不是那种大嘴巴,一下子就说出去了。

    左晗玥满意的点点头,觉得孺子可教。

    柳安晏一点都不意外,点点头从善如流:“那咱们一起吧”

    不太合适吧......你们两个在一起还带我?自己还想听戏呢......

    左晗玥没料到对方这都能答应,三个人一起,是想干啥?

    算了,总比自己一个人好。

    左晗玥一个人先出去,柳安晏随后跟上,走在左晗玥身侧后方。

    左晗蕊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蝶衣,蝶衣心里都快气死了,对方给了三次的钱半个曲子都没听完,是在侮辱谁呢?

    “晗玥想去哪儿?”

    站到门口叫冷风一吹,左晗玥的脑子这才清醒起来,看着面前两架马车计上心头。

    柳安晏没法和自己坐一个马车,不如就在路上将人甩掉好了。

    “去......太平湖吧”

    太平湖今日有花船游行,上面活动也多的很,说这处地方不会被人怀疑。

    “嗯,好,”柳安晏自然答应,然后笑吟吟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小姐先吧,我跟在后面”

    “......”

    左晗蕊看着左晗玥一脸气冲冲的上了马车:“怎么了?......”

    失策!真是失策!没想到柳安晏要直接跟在后面,这下死都甩不掉了。

    左晗玥黑着脸坐在马车里,左晗蕊偷偷去看对方,都不敢说话。

    到了太平湖,柳安晏特意到这边来,先是将左晗蕊轻柔的抱下去放在轮椅上,又伸出手来想让左晗玥扶着。

    左晗玥刷的一下将对方的手打掉,自己扶着马车壁下去了,差点摔了。

    青鸢也不知道来扶自己一下......

    青鸢:我一下子被柳公子挤开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太平湖上许多游船挤在一起还没有开始行进,上面挂着各种各样式的花灯,中间有一个最大的游船上,竖起一个高高的杆子,上面挂着一个个玲珑小巧的灯笼,越往上的可以看得出做工越精细。

    “那是在做什么?”

    左晗蕊出声询问,上面的花灯还挺好看的,旁边还有好几面威武的打鼓,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左晗玥根本心没在这儿,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赶紧回去算了,又责怪的看一眼左晗蕊。

    天生派来害我的吧?好端端的非要去奎星阁,去也就算了非要较劲扔花,现在弄得自己落到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

    湖边风大,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已经围了好多人,而且无一不是在翘首期盼的看着最中央的那个游船。

    仔细看看,周边大多都是一对一对的,像这样三个人来的,还真是......诡异。

    柳安晏上前去突然对着左晗玥伸手,左晗玥反应极快的退后一步。

    “......不过是想给晗玥拉拉斗篷”柳安晏看着对方,眸子极其认真。

    “哦,我自己可以拉”左晗玥伸手整理了一下。

    柳安晏这才开始解释中间的是在干嘛。

    “那上面挂着的是姻缘灯,游湖开始行进,鼓声开始之后,周围围着的男子各凭本事从周围的船上到达中央,摘到上面挂着的姻缘灯,即为好运,摘到的越上面,寓意越是美好”

    啊......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虽然自己挺想要那个花灯的,晶莹剔透的样子真是好看啊,左晗蕊心里有些可惜,去望左晗玥。

    “晗玥想要吗?”柳安晏也转过头来,轻声询问。

    “不想,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姻缘,柳公子还是不要做这种引人误会的事情好了”

    柳安晏没有再笑,脸色微微冷了下来,看起来有那么一丝落寞。

    原来是这样吗......

    左晗蕊这才弄明白,原来长姐不喜欢对方,怪不得两人之间的气氛一直各种别扭。

    那自己岂不是做了错事?

    可是柳公子这样温柔的人,长姐拒绝的也太果断了吧。

    谁知下一秒,柳安晏就又笑了起来:“晗玥说这种话,为时太早”

    说完对上左晗玥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我们之间,是命定的姻缘”

    在左晗玥还在发愣的时候,湖面上突然鼓声大躁,柳安晏突然利落的脱下自己身上的斗篷,施展轻功飞身向湖中心。

    “柳公子真是英姿飒爽......”

    左晗蕊喃喃道,不光是左晗蕊,湖边多少小姐,眼神都巴巴地追着那一点白,心里小鹿乱撞。

    周围也有武功在身的男子,但都没有柳安晏身手好,对方一路简直是遥遥领先,将所有人比了下去。

    大多数的男子都想要靠游过去的方法,冬日寒冰刺骨的水,抵不住男子们炽热的心,都想让自己心仪的姑娘高兴,自然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就不觉得这湖水冰冷了。

    对方现在为自己去摘那个姻缘灯,自己就算不接受,后面也会被传的似是而非的了,周围多少人盯着呢。

    柳安晏绝对是故意的把。

    还“命定的姻缘”,命定的劫数差不多,自己上辈子和柳安晏在一起那么久,都不知道,原来对方身手居然这样好。

    陆瑞和柳安晏比,谁的武功更高些呢?

    想到陆瑞左晗玥气都气死了,叫对方别来找自己就真的没来!一次都没有!现在已经元宵节了还不来!

    今天若是柳安晏摘下了姻缘灯,自己该怎么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