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盐城的春天迟迟不来,赵鼎搓了搓手,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天边还挂着的寥寥几颗星辰。

    大部分士兵已经起来了,纷纷在外面的空地上活动着。

    经过上次的事情,大家到底是对赵鼎刮目相看了,再加上赵鼎确实武艺不错,为人豪爽,很快就和周围打成一片,偏偏就是铁甲将军,每次见到赵鼎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姿势,赵鼎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对方了。

    按理说自己和对方之前根本没见过面,应该不会结仇才是,难不成是自己的父亲平阳侯与对方结了仇?

    赵鼎想了半天无果,也就不再去想他。

    “赵鼎!你的信!”

    有人毫不客气的直接将信甩在赵鼎身上,接着就又扯开嗓子又去喊下一个。

    众人都羡慕的看着赵鼎捏着那封信进了屋子,赵鼎也太好命了些,这信一封接着一封的,而且看那个信封样子,明显是女孩子啊,难不成对方在京城早有良缘?

    果然是左晗玥的,赵鼎喜滋滋的将信拆开,然后被里面那团皱巴巴的信纸惊住。

    赵鼎将信纸展开来,使劲拿手压了压,这才觉得能看。

    里面是左晗玥的字迹无疑,但是,晗玥表妹这次是怎么了呢?平时她都是很注意这些小细节的啊。

    信的最下面还有三大团墨迹,像是人写上后又被抹掉。

    赵鼎怀着疑惑的心情看完了前面,心情立刻激动了起来。

    晗玥表妹要嫁人啦!姑母生了个儿子,母子平安!

    太好了!赵鼎顿时高兴的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两圈,深呼吸好多次这才坐下来,又继续看下去。

    晗玥表妹居然要嫁给瑞王世子?

    赵鼎和对方唯一的一次近距离接触就是那次狩猎,对方虽然很是奇怪的非要抢自己的猎物,不过最后还是将那只杂毛的狐狸送给自己了,也算是个不错的人。

    但是,听闻对方性格暴虐,晗玥表妹真的会幸福吗?

    自己得赶紧成为大将军才行,这样若是晗玥表妹被欺负了,自己一定要上门揍对方一顿才行。

    赵鼎默默点了点头,但是想到娄景耀那双阴鸷的眸子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赵鼎将那两张信纸翻来覆去的看,,始终没有找到关于苏慈央的只言片语。

    唔,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平阳侯自己喜欢谁,所以这件事情也只能问左晗玥,可是对方为什么没有说呢?

    两个小姑娘闹矛盾了?

    赵鼎兀自摇了摇头,不应该,两人关系很好。

    也不知道自己送给苏慈央的那一对儿鹦鹉怎么样了?

    想到那一对鹦鹉,赵鼎腼腆的笑了笑,自己教了好久才学会的“慈央”两个字,有它们陪着,苏慈央在院子里,总不至于太寂寞。

    “赵兄,你又有信啊?”

    和赵鼎一个屋子的一个汉子进屋子来,拿着冒热气的毛巾胡乱的擦了擦自己的脖颈和脸上。

    赵鼎每天早上都要出去和人练一会儿的,今天居然没在训练场上看到人,回来一看人又坐在那儿傻笑,想必是家里来信了。

    “嗯,我的表妹写来的”

    那个汉子带着一身寒气大剌剌的坐下,拿着茶壶就往嘴里直接倒,喝完后啪的一下将茶壶放回去,毫不在乎的拿手抹了抹嘴上的水滴。

    “渴死老子了”

    赵鼎无奈的过去将茶壶拿走又添满,汉子接过去的时候说了一声:“多谢赵兄”又咕噜咕噜对着嘴就喝开了。

    那个汉子不经意间瞟了一眼赵鼎的信纸:“赵兄你这是......不小心将墨水糊上了?”

    “大概是吧,我也不知道为何这次表妹的来信最后几行被糊住了”赵鼎显然是很想知道左晗玥到底是为什么将这几行划掉了,划掉就划掉,为什么不换张信纸呢?偏偏就将这个污渍留在这儿,弄得自己真的很好奇。

    “我有个法子”那个汉子终于喝完,这才觉得解渴了,开口道:“以前抓住敌军的信鸽的时候,各种各样的信都有,像你这样被墨迹糊住的,也能用一个法子看到”

    赵鼎面上一喜,很是信任的将信纸递给对方。

    那个汉子接过来一看,皱着眉直接说道:“这个抹的很深,显然是故意为之,不像是不小心糊上的墨迹”

    接着就取来一支毛笔和一张白纸:“成不成的我也不知道,不行你可别怪我”

    说完看了看赵鼎的神色,赵鼎直接点头答应“这是自然的,反正前面的内容我也都看了”

    只见那汉子将白纸衬在信纸下面,拿着毛笔在本来就有污渍的地方又重重涂了一笔。

    “......”赵鼎无语的看着已经彻底被抹的看不出原样的信纸,如果说之前还能隐约看见下面有字,那现在可是一点都看不清了。

    左右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赵鼎不能说人家什么,正准备把信纸接过来,那汉子将下面衬着的白纸抽出来,吹了吹递给赵鼎:“勉强能看清点,你自己猜吧”

    赵鼎接过来一看,原本是空白的纸上,现在被印上了三行字,虽然都是断断续续的看不清楚,但是比之前的肯定好。

    想来是因为有字的地方本来墨迹就深,再次用毛笔抹一遍,有字的地方墨迹就渗了下去。

    赵鼎谢过对方,对方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又听见外面开始吹号子。

    “要开始晨跑了,赵兄你快着点啊”

    那汉子穿好衣裳就出去,外面的人步履匆匆,都开始往训练场上集合。

    赵鼎本来准备现将信放下去晨跑,因为辨识那个字迹也是需要时间的,但是第一行上面,就隐隐约约有“慈央”两个字。

    赵鼎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皱了皱眉,本来站起来的身子复又坐下去,准备将信读完。

    第一句勉勉强强能认出来个“慈央”、“八皇子”。

    至于中间写的是什么,偏偏看不到。

    好端端的为什么扯到了八皇子?

    第二句“表哥......何......草”

    第三句“表哥,不要再等苏慈央了”

    赵鼎手中紧紧捏着信,死死盯着上面的三行字,一颗火热的心渐渐凉下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