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鼎像是早就想好了,心底有一丝苦涩开始泛滥,但是语气却无比坚定:“我打算请命常驻盐城了”

    “什么?!——”

    左晗玥要不是顾及着对方的伤口真想上去摇人的肩膀了,睁大杏眼问道:“表哥你是说真的吗?你不要这样心血来潮好不好!”

    去盐城只是为了锻炼,表哥当然还是要回京城来的啊,要不然舅舅的爵位谁继承?!

    不不不,关键不是这个,左晗玥被对方一下子惊得脑子都混乱了。

    “不是心血来潮,”赵鼎目光温柔,看着自己这个从小青梅竹马的妹妹:“我不想再回京城来了”

    左晗玥唇瓣空张了张,犹豫半天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是因为......慈央吗?”

    赵鼎没有说话,沉静的面容更像是默认。

    左晗玥顿时有种颓然的感觉,哀求的看着对方:“哥哥,你......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我很清醒,不是为了谁,只是不想在京城呆着了,我觉得盐城很好,铁甲将军人很不错,我在那儿学到了很多东西”

    “哥哥!”左晗玥惊叫一声,语气中数不尽的惆怅和哀求:“你忘了慈央行不行!就算一时忘不掉,也不要为了她,做出这种事情来呀,难道你就不考虑舅舅的心情了么?我不是你的亲人吗?你就忍心伤害我们?就为了苏慈央?”

    左晗玥情绪有些激动,娄景耀默默将对方拉回来,不落痕迹的黑着脸看赵鼎。

    赵鼎被左晗玥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是的,他没有资格,他太自私了。

    晗玥表妹为了他,瞒下所有的事情,求世子爷将他救出宫来,最后,他却还是要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

    左晗玥突然缄默了下来,神情平静的坐下来,平淡的像是没有了任何的情绪,没有情感的冷漠说道:“算了,我劝不住你”

    “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就算是这样了,赵鼎也不置一词,沉默着躺在那儿,心里经受着煎熬。

    他的眼前忘不了那一幕,苏慈央,是真的不喜欢他。

    原来一直,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另一边,平阳侯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居然违了皇命回来了!

    回来干什么?平阳侯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当初去的时候还兴冲冲的想要干出一番事业来,现在毫无理由的要回来?之前寄回来的家书中,也没有半点端倪。

    算算时间,再过一两天人应该就要到京城了,平阳侯气不打一处来,就等着人回来了好好责罚一番。

    平阳侯终于等来了人,只不过一同前来的还有左晗玥。

    平阳侯沉着脸,视线锁定赵鼎:“长出息了,敢违皇命?是要气死你老子?!”

    “还找来了晗玥?倒是聪明,不过今天就是晗玥在,我也要好好让你长长记性!”

    旁边的夫人见到赵鼎早都忍不住想要将人好好看一番,在旁边劝道:“哎呀!老爷,算了吧!人回来就好!鼎儿,快过来娘亲瞧瞧”

    左晗玥紧张的站在一旁,微微用身子挡着赵鼎,怕舅舅一个急脾气直接上手。

    现在赵鼎还没有缓好,从外面看着没什么,万一伤口崩开,那可就麻烦了。

    “舅舅,你先听听哥哥怎么说吧,别老动不动的吓唬人”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向着这个逆子?!平阳侯斜睨了一下自己的夫人,看到对方满脸的思子深切,目光又转向左晗玥,花了较为和蔼的口气无奈道:“晗玥,怎么是吓唬人,你哥哥......算了!那你自己倒是说说,为什么要突然回来?”

    本来说不定过一小段时间皇上就会将人调回来了,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是想干什么?难不成是和盐城的那个铁甲将军有什么过节了,这才回来?

    想到这儿平阳侯有些紧张,因为对方之前一直看不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哪儿得罪对方了,搭过两次话都换来对方的怒目而视,平阳侯也懒得再去和对方有什么接触,反正平日他在盐城自己在京城,也没什么交集。

    难道赵鼎过去后在对方手下受了委屈?还是很大的委屈?毕竟自己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了解的,若只是一点点小事,也不至于不管不顾的就回来了。

    还没等平阳侯在这边猜想完,只听见赵鼎沉声回答道:“我打算这次回来,向皇上请命留在盐城”

    平阳侯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什么意思?”

    赵鼎微微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吐出两个字:“常驻”

    平阳侯夫人先急了:“你......你这孩子!难不成你不想回来了吗?好端端的怎么要常驻盐城?”

    左晗玥在旁边看着,心里也是凉了半截。

    但她是知道赵鼎的性子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一旦做出决定,那不管对错,肯定是要完成的。

    就像他奋不顾身的从盐城一路奔波回到京城,夜闯皇宫,就为了见苏慈央一眼。现在又要风尘仆仆的回去,孤身一人在那荒凉之地。

    他所有的勇气,难道都给了苏慈央吗?

    半路喜欢上的女子,就比从小相处着的家人重要吗?左晗玥说不清楚,情之一字,当真难解。

    幸好她和娄景耀之间,没有这许多的弯弯绕绕。

    赵鼎在那儿静静站着,任凭自己的母亲絮絮叨叨说了半天,神情淡漠的仿佛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至于平阳侯,他又开始了沉默,正如送走赵鼎的那一天。

    “为什么想留在盐城?已经想清楚了吗”终于,平阳侯开了口。

    旁边的夫人大吃一惊:“老爷!你不会是想同意他去吧?!不!不行!我就鼎儿这一个......”

    “是的,我想清楚了,”赵鼎吐字清晰,回答铿锵有力。

    “至于原因,不为什么”

    平阳侯脸上抽搐了一下,硬生生忍住自己想一巴掌抽上去的冲动。

    “好!”

    平阳侯面上覆着一层凉凉的寒霜,语气寡淡的丢出两个字:“你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去了就不要后悔,若是这种违反皇命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不会”赵鼎说得轻松,简简单单吐出两个字。

    左晗玥心底五味杂陈,看着平阳侯宽大的袖子底下紧紧攥住的、忍不住颤抖的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