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瑜的死被人们赋予了神秘的色彩,有丫鬟甚至因为目睹了赵瑜的死相有些精神失常。

    等人再次赶来的时候,赵瑜的血都开始凝固了,原来鲜艳的颜色,慢慢变成黑红,尖锐的沾着血的簪子掉落在地,看来她就是用这个将自己年轻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这儿。

    血都流到了旁边,赵瑜雪一样洁白的身子上,只有肩膀和脖颈上有点点红色,那个简单精致的玉环散发着莹莹的光泽。

    没有人知道赵瑜那天去了哪儿,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自杀。

    她的贴身丫鬟什么都说不上来,被人逼问的没法子了,一边哭一边慢慢提到,似乎赵瑜之前脑子就有点不正常了。

    平阳侯听到这样的话,阴沉着脸当场就下令将那个贴身丫鬟处死了。

    平阳侯府里一团乱,晗玥阁倒是很平静。

    早上下朝后,左晗玥和娄景耀出去走了一会儿,现在正在屋子里坐着下棋。

    娄景耀发现左晗玥在棋艺上造诣真的颇高,本来自己有多年的排兵布阵的经验,下棋怎么也算个中高手,却连个姑娘都下不过,幸好这姑娘是自家的。

    左晗玥赢的也不容易,下完一盘脖子都直了,伸了伸懒腰就往后一躺。

    “现在心情可好了?”

    左晗玥弯了弯嘴角:“我本来就一直挺开心”

    “那现在可是更开心了?”娄景耀一边说着一边往这边挤过来,放着那边宽阔的位置不睡,非要和左晗玥平躺在一起。

    “算是吧,”左晗玥眉梢翘起带着愉悦,露出小小的得意:“毕竟,赢了世子爷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娄景耀最喜欢左晗玥叫他“世子爷”,别人嘴里很普通的称呼,放到左晗玥嘴里说出来,就是比别人动听些。

    左晗玥不满的推了推对方:“你都快把我挤得掉下去了”

    娄景耀长臂一伸,将对方裹在怀里拉近:“现在不会掉下去了”

    左晗玥无可奈何的叫对方抱着,乖乖趴在对方怀里听着男子有力强健的心跳。

    “今天为什么想要下棋?”

    对方今天可是主动要和自己下棋,真是奇怪。

    “因为想让你更开心一点”

    “为什么想让我更开心?”左晗玥看着娄景耀,心中疑惑。

    这么特意的讨好,可不像是娄景耀。

    娄景耀想了想,还是说吧。

    果然是有事,左晗玥一看对方的神情就知道。

    “咳,我父亲和娘亲应该快到了,他们想见你”

    左晗玥惊得立刻从榻上跳了起来,头差点碰到了床角上。

    幸好娄景耀及时拉住,用手护在对方额头上。

    “你......小心点”

    左晗玥激动地连问对方:“嗯......王爷王妃要回来了?什么时候?想见我?什么时候?我我我......我还没准备好......”

    左晗玥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可怜巴巴地攥着对方的袖子,水润的大眼看着对方,眼里显而易见的紧张。

    娄景耀不禁有些失笑:“没事,不过是走个过场看看你,我看中的人,他们不会说什么的”

    关键是说什么也不好使啊,娄景耀又不听。

    “那......应该快到了到底是什么时候?”

    娄景耀沉吟半晌:“差不多晚上就到了吧”

    “晚上?哪个晚上?”

    “今晚”

    左晗玥憋了半天,忍住了想说娄景耀的冲动,往外面喊了一声:“青鸢——”

    青鸢推门而入,看见左晗玥从榻上下来穿鞋,急急忙忙的过来问道:“我有没有什么能穿的出去的衣裳?”

    娄景耀一双眸子盯着对方,看对方像个花蝴蝶一样飞到衣柜那儿去看了看。

    青鸢没明白左晗玥的意思:“哪个衣裳不能穿出去?”衣裳不就是穿的么?

    左晗玥有些烦恼,一双委屈的眼睛控诉的看向娄景耀:“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啊......”

    很迟?

    青鸢还是一头雾水,看着左晗玥在衣柜里翻了翻,脸上的表情始终不满意。

    “不就是衣裳?你今日穿的这件就很好啊”

    “那可不成!是要去见王爷王妃,怎么能这么随便?”左晗玥向青鸢求救:“快给我找出来一件最好的”

    见自己就可以随便?娄景耀转念一想,这不是显得小姑娘和自己关系亲近么。

    青鸢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瑞王爷和王妃就要回来了。

    这可是大事,青鸢立刻在衣柜里找了起来。

    左晗玥就索性坐到了榻边,问娄景耀:“那我要什么时候去见合适?”

    “就明天吧”

    “明天?”左晗玥的声音升了个调:“这也太快了吧?”

    “他们在京城不会久待,办好我们的亲事就回去,事情挺多的......”

    左晗玥败下阵来,娄景耀真的是,等到现在才说,虽然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但是对于人情世故方面真是一窍不通,这次是要害的自己第一次见对方父母就要留下不好的印象吗?

    “行吧,那,伯父伯母......性子如何?”

    娄景耀显得极为放松,回想了一下道:“我父亲么,和我差不多吧,娘亲,人很好”

    左晗玥放下心来,哦,王妃性子很好,王爷性子暴躁。

    起码有一个人很温柔,不会为难自己。

    左晗玥微微放下心来,但是听娄景耀的描述,瑞王爷,会不会很难想与。

    当初和娄景耀相识完全是意外,这才敢大着胆子接触对方,要是再叫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

    左晗玥真的有点怂......

    “不就是见面?一起用次膳就好了,别担心那么多,”娄景耀看得出左晗玥是真的紧张,尽量安慰对方道:“我父亲不注重这些穿着,至于娘亲,她很宽容,你就随便穿一件就好。”

    要用膳啊......这种活动最考验一个媳妇是否称职了,自己一定要表现的很大方端庄才是。

    “大姑娘,你瞧这件怎么样?”

    左晗玥有点犹豫:“这件已经在祖母寿辰上穿过了啊”

    娄景耀看着青鸢手上拿的那件:“我父亲母亲又没见过,这件就很好”

    算了吧,娄景耀根本啥都看不来,只怕自己裹着树叶子去娄景耀都觉的好看。

    左晗玥凝眉看着那件衣裳,最后无奈的叹口气:“就他吧,也没时间找别的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