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阵风似的,苏慈央还没来得及害怕,娄景耀就到了苏慈央面前,一柄银剑出鞘,轻轻地抵在苏慈央的脖子上。

    苏慈央不敢后退,她感到剑尖戳到了自己的肉里,对方再微微用力的话,自己绝对会死。

    初夏早都吓傻了,慌慌张张的将抽屉合上就跑来跪在了娄景耀脚下。

    “你在找什么?”娄景耀深邃的瞳孔微微泛着幽光,冷冷地继续问对方这个问题,手腕动了动,剑尖旋转一圈,苏慈央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红点。

    苏慈央咽了口口水,还是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娄景要突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来:“是这个吗?”

    玉佩闪着温润的光,正是左晗玥的那一个。

    当时左晗玥给自己的时候很郑重,说是极为重要的东西,要自己好好收好,当时没看出来玉佩的重要性,现在居然引得八皇子都惦记,看来这玉佩真的是有些故事了。

    苏慈央看着那个玉佩,和八皇子描述的极为相像,动了动唇,滔天的悔意漫上来。

    现在好了,原来左晗玥将东西给了瑞王世子,自己不但没拿到东西,反而叫瑞王世子给抓住了,这下晗玥该怎么看自己?

    只怕对方会很失望吧。

    真心待自己,没想到自己是这样的人。

    “慈央,我摘到了!”左晗玥欢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门就被推开。

    几乎是一瞬间,娄景耀将剑入鞘,静静的站在那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你瞧瞧你可喜......咦?娄景耀你什么时候来的?初夏跪着做什么?”左晗玥狐疑的看了一眼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人,又将目光放在地上跪着的小丫鬟身上,对方看起来很是惊慌。

    娄景耀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苏慈央,周身一股寒气,拧眉道:“只是打碎了茶杯,没什么”

    左晗玥看了看干净的地面皱起眉来:“娄景耀,你到底在做什么?”

    苏慈央惊讶于娄景耀居然没有直接戳穿她,嘴角下压,讪讪的勉强笑了笑:“晗玥,还未恭喜你要成亲了”

    左晗玥看着明显脸色突然不好起来的苏慈央,威胁的瞪了一眼娄景耀,转过头来和颜悦色的对苏慈央说:“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你莫怕,我帮你收拾他”

    娄景耀淡漠的看着苏慈央:“没有”

    苏慈央连连摆手,从对方手中接过那枝迎春花,心底乱成一团,慌乱地说:“自然没有,晗玥你想到哪儿去了”

    “没有就好”左晗玥虽然不怎么相信两人没发生什么,但是既然苏慈央都这么说了,自己也就不用再继续钻牛角尖了。

    苏慈央给跪在地上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对方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腿都有些软。

    毕竟刚刚目睹了娄景耀眼睛眨也不眨的就将剑架在了小姐的脖子上,现在还紧缩深眉看着两人,心里实在是直打鼓。

    苏慈央感觉到额上有点冒虚汗,咬咬嘴唇干巴巴的看着那枝迎春花说道:“这花,我一定会好好保留”

    “唉”左晗玥眸子间全是惆怅:“你若是回不来,我就去看你”

    苏慈央心中一软,紧紧捏着已经被去了旁支十分光滑的花枝,声音微微颤抖,眼里怀着希冀:“真的?”

    “自然是真的,只是你去了那儿千万不要忘记给我写信”

    说到这儿左晗玥又掰着指头数了起来:“金川的信到京城都要好久呢......娄景耀,要多久来着?”

    左晗玥自己数不来,转过头去问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娄景耀。

    娄景耀眼底戾气一闪而过,面部的线条此刻显得十分冷硬,沉默着看了一会儿苏慈央,然后才开口道:“大概一个月左右吧”

    “一个月!”左晗玥嘟了嘟嘴,闷声闷气埋怨道:“这也太长了”

    苏慈央在娄景耀的目光下如坐针毡,面色尽失,只想赶紧找个借口离开,硬着头皮对左晗玥说:“晗玥,我得走了”

    “这么快吗?”左晗玥吃了一惊,整个脸垮下来显得很是失落。

    “没法子,出来的时候和殿下说好了早些回去的,况且,我们今天就要启程,实在是有些着急”

    左晗玥无可奈何的拉了拉对方的手,恋恋不舍道:“那行吧,你回去吧,免得那个......八皇子有要说什么难为你”

    左晗玥,处处都是为自己考虑的。

    苏慈央叹了口气,心底狠狠一痛,抽回了自己的手。

    “晗玥,有缘再见吧”

    “好,那我现在就给你写信,等你到了金川,就能收到我的第一封信了,”左晗玥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笑的有些羞涩俏皮。

    苏慈央微微抿嘴,也嫣然一笑:“那我在赶路的时候就开始回信好了”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只是左晗玥是真心实意,苏慈央略带苦涩。

    左晗玥一直亲自将苏慈央送出去,看着对方的马车走的不见了,这才将心里的悲伤全都摆了出来。

    “唉,造化弄人,我与慈央注定不能在一起,”左晗玥嘴角牵起一抹苦笑,谁叫两人的夫家完全是对立的呢。

    娄景耀看着左晗玥为了苏慈央难受的样子心里就一阵气闷,刚刚没有一剑杀了苏慈央,就是知道对方在左晗玥心中分量颇重,这才没有下手。

    左晗玥一边进门一边责怪的问娄景耀:“你方才到底做了什么,将人家的丫鬟吓成那样”

    娄景耀懒得回答,有时候,还是让左晗玥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所有的险恶都让自己挡住,小姑娘要一直保持这双纯净的眸子才是。

    娄景耀看着对方薄薄的粉唇,上前蜻蜓点水般亲在嘴角。

    “你那玉佩,到底什么来头?”

    左晗玥捂着自己的嘴角正要捶对方,又被对方的询问吸引了注意。

    犹豫再三,反正自己已经完全相信娄景耀,也将玉佩给了对方,还是说清楚吧。

    “这是我的外祖父留给我的,说是与兵权有关,”左晗玥微微压低声音,悄声解释道。

    兵权?

    娄景耀心里一动,怪不得八皇子都惦记上了。

    难不成是平阳侯手下的兵权?

    左晗玥看出对方的心思:“不是,我也纳闷,若是舅舅手中的兵权,外祖父没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劲,毕竟就算外祖父不说,舅舅也会选择护着我,更何况舅舅也从来没见过这玉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