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名门嫡秀:上品世子妃 > 331 番外三: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名门嫡秀:上品世子妃 331 番外三: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你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是黄粱一梦的空欢喜一场。

    赵瑜真是恨死左晗玥了。

    明明自己才是平阳侯府的人,她一个外人,为什么要拿走自己的一切好东西?

    父亲和兄长的关注,府上只有要好东西就送过去,就连自己身边的丫鬟都觉得她要比自己好看些。

    自然是自己偷听来的,那个丫鬟第二天就被自己以别的名义打发出去了。

    好在左晗玥是个蠢物,自己只要稍稍的亲近与她,随便在她耳边说点什么兄长和父亲的坏话,她就信了。

    更让自己解气的事,左晗玥和她那个窝囊的娘亲在肃毅伯府过得并不好,谁叫那个窝囊废生不出儿子来,活该!

    只是左晗玥一受欺负就跑到自己家里来,父亲和兄长自然是心疼的不行,全都围着她转。

    不过也没事,左晗玥现在已经不喜欢父亲和兄长了,每次来府上都是来找自己,自己假惺惺的安慰上两句,也就罢了。

    听说她在镇国公府的骑赛上居然被晒晕了,赵瑜高兴了一整天,只是事情从这儿就不太对了。

    再次来到自己家里时,明显不愿意同自己说话了,直奔着父亲和兄长去,自己是露出了马脚?

    居然又拿了好东西出去!肯定是父亲给的!赵瑜当然气不过,这些东西本应该都是给我的,现在全给了左晗玥这个外人!

    心里一动,她将东西偷了出来。

    啧,真是块上好的玉佩,这么好的玉,怎么能给左晗玥那个贱人用?

    喜欢是什么呢?她不是很懂,赵鼎天天去镇国公府门口“路过”,就为了看镇国公府的小姐一眼,难道这就是喜欢吗?

    只是当那个少年出现的时候,她觉得她全都懂了,原来喜欢是这样。

    一身蓝色长衫,朝自己微微瞥来一眼,当真是公子如玉,一下子就看进了自己的心里。

    别说京城第一公子,就是天下第一公子这个名号,他也当得。

    世间怎么会有生的这样好看的人,一双桃花眼仿佛能让沉沉冷冷的夜湖化作那一池温柔的春水,让人恨不得溺死在里面。

    他眼里只看着自己一人,轻声叫自己“瑜儿”,多么好,我们两情相悦。

    赵瑜想也不想就将偷来的玉佩给了柳安晏,自己只有这一个拿得出手的东西,自然是要给他。

    柳安晏送给她的是一个玉环,上面挂着淡绿色的流苏,正如他这个人一样,带着淡淡的温柔。

    她妥帖保管,将这枚玉环看做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两人不常见面,但是互相通了很多信。

    柳安晏很喜欢诗词歌赋,正好,自己也喜欢,两人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柳安晏问自己家中的情况,问自己的父亲平阳侯,问自己的哥哥赵鼎,她统统没有保留的全盘托出。

    柳安晏是真心喜欢自己,自己恨不得快点到及笄嫁给他。

    如果不是左晗玥那个贱人,这一切真是完美。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知道玉佩在柳安晏身上,逼得自己硬生生受下父亲的所有怒火。

    幸好柳安晏还是属于自己的,只有他,只有他眼中盛的全是自己。

    不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柳安晏就想尽了法子混进府中来陪自己,这样的人,叫自己怎么不喜欢呢?

    可能左晗玥是上天派来害自己的吧,连自己手中唯一有的一点点欢喜都要夺走吗?

    柳安晏为什么会去肃毅伯府提亲呢?

    赵瑜心中很慌,她将所有的恨意都记在左晗玥身上。

    实际上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女子,她微微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可她不愿意想明白。

    她只愿意看见柳安晏的好,哪怕是自欺欺人的。

    幸好左晗玥要和瑞王世子在一起,居然能攀上瑞王府,这个贱人真是不简单。

    可她不在乎,她一心想嫁进荆国候府去。

    平阳侯府和荆国候府,这才对嘛,门当户对,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

    可是少了一个左晗玥,凭什么又多出来一个穆涵郡主?

    那个骄纵的野丫头,怎么配得上那样美好的男子?

    她站在墙根后面静静看着两人的对话,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赵瑜心如刀绞,她不能放手,别的什么都可以,柳安晏是她唯一的温暖,谁也不能从她身边抢走。

    她做了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她站出去,用自己的小聪明逼走了穆涵郡主,又狡黠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说一句“我有孕了”。

    这下总该娶自己了,她心里得意的想。

    少年还是那样温暖的微笑,只是下一秒,手就掐上了自己的脖子。

    实际上也没多么痛,就是心上突然被开了个口子,一阵冷风突然往里面呼呼的吹,叫自己遍体生寒。

    她这才想起来以前那些激极力被自己忽略掉的小细节,明白了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她的心上人,根本不爱她。

    不但不爱,一开始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对着她的笑意是假的,说的每一句话是假的,说要娶她更是假的。

    她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尊严,甚至想跪在柳安晏面前求他,哪怕是个妾也好,不爱她也没关系,只要他肯要她。

    可是柳安晏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原来他的眼神可以这么冷。

    她不该开那样的玩笑,不该用那样劣质的谎言来试探对方的心意,如果不是自己突然的出现,两人会不会还是像当初那样的好?

    所有的错都在自己。

    左晗玥她不在乎了,父亲兄长她都不在乎了,只要柳安晏。

    甚至就连柳安晏对自己灌药的时候,自己对他都恨不起来,自己真是卑微到极点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巷子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夜色很好的遮住了她的满身狼狈。

    她看到铜镜中,自己白皙的脖颈上一道明显的淤青,是对方掐自己的时候留下的。

    柳安晏想叫自己死。

    他定是不喜欢自己这身脏兮兮的衣裳,他向来最喜干净。

    赵瑜将自己身上的衣衫一件件除去,把玉环放在自己的心口。

    好了,我们永远在一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