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狂妃,霸道王爷惹不得 > 第249章 大结局 (上)
    不过事情与自己无关,云晞也就瞧瞧热闹,要不是为了看看叶飘飘的毛料解出来之后她的反应,云晞对着斗石大会的兴趣也没多大。

    云晞本来以为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到来与她没有关系,却没想到她刚用了午膳,就被人请到了朝廷给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驿馆。

    云晞用午膳的酒楼离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驿馆离得并不远,且一路上经过的街道都是非常繁华热闹的,却没想到就在这热闹的大街,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又有人刺杀她。

    这一次的刺杀,刺杀她的刺客人数比之前的几次多了好几倍,且这一次刺客的武功比之前的几次更高。

    如若不是凌御给她的暗卫全部出动,再有祁州王的人护着她,估计今天她还真逃不了。

    大街很快就被封锁,临街的店铺不少都被损毁,还好没有伤及百姓性命,那些刺客并不屑于杀无辜的百姓,狠戾的夺命的手段只用在她的身上。

    让云晞更为意外的是,祁州和祁州王妃王竟然会亲自在门外等她。

    “晞儿,你有没有受伤?”

    焦急担忧的语速和目光,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表现完全不像是初初和云晞认识的样子,可云晞印象中她真的是今天才见过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

    所以云晞不得不多想,这两人为何会对她是这样的态度。

    “谢王爷和王妃关心,我没事!”

    压下心里的疑惑,云晞看向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目光没有多大的起伏,淡然间含着几许感激。

    “你放心,那些人王爷和本王妃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祁州王妃上前一步,抓着云晞的手,云晞面色微顿了一下,并没有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影儿,让云晞先进去再说。”

    相较于祁州王妃的激动,祁州王倒是克制了一些,可从他落在云晞身上的目光,不难看出他心里的激动其实并不比祁州王妃少。

    云晞虽然一肚子的疑惑,可她也清楚不管这门外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更何况她相信她的疑惑,祁州王和祁州王妃会让她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晞儿,你尝尝看这糕点可喜欢?这是咱们祁州最有名的点心,做这个点心的师傅还是母妃特意从祁州带过来的。”

    一行人进了屋子,各自落座之后,祁州王妃又忍不住走到云晞身边,看她喝了一口茶水之后,马上将桌子上的点心推到她面前,看她的样子都恨不得夹起碟子里的点心亲自喂到云晞的嘴里。

    云晞本来对祁州王妃的热情客气一点的,可听到她刚刚说的话,她可没有漏掉祁州王妃刚刚自称母妃。

    母妃?祁州王妃在她的面前自称母妃?也就是说,祁州王妃认为云晞是她的孩子?

    听到母妃这两个字,云晞的心情虽然不平静,却也没有表现得过于激动,而云晞的反应落在祁州王的眼里,却让他的情绪更为复杂。

    又伤心,又怜惜,又心疼,还有一丝小心翼翼。

    云晞这会儿总算明白为什么祁州王夫妻俩对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了,看来,他们是把云晞当成他们的孩子。

    虽然之前没听过祁州王夫妻丢过孩子的传闻,可现在从祁州王妃刚刚在她面前不由自己地自称母妃,看着她的目光又是满满的激动和慈爱就不难看出,他们肯定是丢失过孩子,而现在他们把她当成了他们那一个被弄丢过的孩子。

    想到那一块图形不一般的吊坠,还有她的襁褓所用的珍贵布料,如果说她真的是祁州王夫妻俩的孩子,还真没什么不可能的。

    毕竟能够用得起那么珍贵的布料做一个小婴儿的襁褓,怕是皇室的妃嫔都不可能,可如果说是祁州王和祁州王妃,那就没什么奇怪了。

    要说尊贵,祁州王和祁州王妃可以说是一国之君和一国之后,要说财富,祁州虽然不大,可论财富,论国库的充盈,绝对不亚于龙熙国和龙腾国这样的大国。

    所以如果祁州王和祁州王妃对自己的女儿很是疼爱,那么在女儿出生之后就用那样珍贵的布料给她做襁褓,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看到云晞对自己的王妃在她面前自称母妃,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异样,祁州王心里既有对云晞至于沉稳淡然而自豪,也有几许心酸和失落,云晞这样,是不愿意认他们吗?

    或许,是他们还没说明白,所以云晞才会不觉得他们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云晞,父王知道这些年来,是父王亏欠了你,是父王对不起你,当年,是父王没有保护好你,所以才会让你吃了你多年的苦。父王知道想要让你原谅父王,你做不到,但是父王还是希望日后能够有机会弥补这么多年对你的亏欠。

    你母妃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找你,十三年的时间,几千个日日夜夜,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你这个女儿,当年的事都是父王的错,你母妃她,并没有错。”

    云晞微微蹙眉,现在他们应该做的,不是先验证她的身份的吗?即便他们弄丢了自己的女儿十几年,即便他们如何想要找到自己的女儿,即便他们心里认为自己是他们的女儿的可能性再大,也不应该这般确定她就是他们的女儿吧?

    不过祁州王很爱祁州王妃这一点,倒是传闻无误,刚刚祁州王的那一番话,全都是维护自己的王妃,全都是希望他们的女儿不要怨恨他的王妃。丢失了他们的女儿,他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他的身上。

    “王爷,王妃,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验证一下,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孩子的吗?虽然我或许与你们丢失的孩子很相似,可认回你们的孩子这件事事关重大,如果闹出什么乌龙,那就不太好了。”

    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女儿,不亚于一国的公主,更何况祁州王那样爱自己的王妃,那么祁州王妃给他生的女儿就更尊贵了。

    所以认女儿这件事,岂能这般草率?

    “母妃不会认错的,母妃一看到你,就知道你就是我们的女儿,这么多年来冒充女儿你的人不少,可母妃一眼就知道那些人都不是你,这么多年来,能够让母妃确认的,就只有你一个。”

    祁州王妃想要抓着云晞的手,可又不敢,面对自己亏欠了十几年,害她吃了十几年的苦的女儿,只有她知道她有多心疼,心疼到不愿她有一丝的勉强。如果云晞不愿意原谅他们,他们心里即便再难过,也一定不会逼迫她。

    “我当年被忠贤伯府的人捡到之后,身上带有一块牌子,还有襁褓的布料也非常珍贵,只是这些东西也未必能给证明我就是你们的女儿,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谨慎一些,查清楚再说。”

    如果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真的是她的亲生父母,如果她的丢失有什么隐情,如果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她这个女儿,那么,云晞并不是说一定不会原谅他们。

    毕竟,已经不在了的这个身体的原主,如果有一天能够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定然是很开心的,也一定不会记恨他们。

    所以,只要能证实他们与自己的关系,证实当年他们造成的错误情有可原,云晞自然不会抗拒与他们相认。

    “云晞,你放心,就像你说的,那些东西未必能确认你就是我们的女儿,毕竟都是身外之物。我们既然这么肯定是你,一来,是因为你在赌石方面的天赋,二来,血脉亲缘其实很奇妙,见到你的那一眼,我们心里都是有感应的。如果这样你还不相信我们就是你的父王母妃,还能用我们家族的秘法来测试。”

    祁州王妃已经是满脸的泪水,所以祁州王是一边和云晞解释,一边又要安慰开解自己的王妃,所以在云晞看来,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就凭祁州王对自己的妻子的态度,云晞也会认可他们。

    如果最后的结果证明她真的是他们的孩子,那么云晞也不会说不愿意与他们相认。

    “虽然我不知道你刚刚说的家族秘法是如何去测试的,但是我也愿意试一试,如果证实我真的是你们的女儿,如果这么多年你们都没有放弃你们的女儿,那么,我愿意和你们相认。”

    云晞目光淡然地看着祁州王和祁州王妃,将他们俩的激动全都看在眼里,即便没有让人去查,仅仅是从他们此刻的表现,云晞也相信他们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女儿,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对于他们那一个丢失的孩子,并没有遗忘。

    “云晞,能不能现在就测试,虽然,即便没有经过测试,我和你父王都认可了你就是我们的孩子,可母妃知道,你肯定是想要看到测试的结果之后,才会认可我们。”

    祁州王妃尽管激动,尽管满脸的泪水,可她看着云晞的目光,却是那样的明亮和肯定。

    云晞缓缓地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于是很快就看到祁州王让人拿过来一只碗。

    那一只碗虽然很漂亮,可在云晞看来,那一只碗和普通的碗并没有什么区别。

    “云晞,你挤几滴血到碗里。”

    碗里面有一枚银针,云晞听到祁州王这么说,就拿起银针在自己的指尖刺了一下,挤了几滴血到碗里。

    那血滴刚到碗里还没有什么变化,可没多久,那鲜红的血中竟然闪现了一丝丝的金色......

    云晞惊诧地看着碗里的血,然后又看向祁州王,难不成碗里放了其它东西,然后和她的血融合之后,才会有那样的金色闪现?

    “晞儿,你就是我们的女儿,一定不会有错,你看看,你看到了没有,你的血中有金光,只有我们的孩子,血中才会有金光。”

    云晞虽然也有一肚子的疑惑,可相较于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激动,她的神色还是挺淡然的。

    “云晞,你能从翡翠中吸收灵力,同样的,也能够看透毛料,对吗?”

    如果说云晞刚才还很淡然,可听到祁州王的话,云晞脸上的诧异再也瞒不了任何人。

    这件事就算是凌御也不清楚,可祁州王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却那么肯定地说出她能够获取翡翠中的灵力,甚至是看穿毛料。

    “云晞,我们家族的嫡出一脉,每一辈都有人有那样的能力,你父王我也一样,除了父王我,还有你哥哥同样有你这样的异能。”

    云晞惊愣地看着祁州王,没想到天底下除了她之外,竟然还有人能够从翡翠中吸收灵力,而且还能将毛料看透。

    而那样的人,竟然有两个,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哥哥。

    眨了眨眼,云晞蹙着眉头,看着满脸欣喜的祁州王和祁州王妃,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这么说来,我真的是你们的女儿?”

    终于能够在云晞的脸上看到她不再是淡定漠然的神色,祁州王不是一般的兴奋,于是,兴奋之下的祁州王,有点不正常了。

    “千真万确,绝对不会错得了,其实,咱们祁州之所以那么有钱,就因为咱们家的每一代都有人有这样的异能。晞儿宝贝肯定也清楚,那些异能咱们吸收了之后,就能转化为内力,有了那样深厚的内力,咱们的武功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差不了什么,这样一来,咱们的祁州想不强大都难,那些觊觎咱们的人,是来一个就被你父王收拾一个,来一双你父王让他们都没命。”

    云晞看着满脸得瑟,甚至是有卖弄嫌疑的名闻天下的祁州王,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虽然他们已经确认自己就是他们的女儿,可她还没说要认他们吧?

    这么快就在她面前得瑟,或者说这么快就在她面前暴露他祁州王这般欢脱的个性,真的好吗?

    “宝贝晞儿,你放心,日后有你父王和你王兄在,放眼天下,不管你想要谁不好过,你父王和王兄一定帮你办妥。谁敢再欺负你,咱们就欺负他全家。忠贤伯府的人虐待了你这么多年,咱们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还有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你想要自己欺负回来也行,或者你觉得累,那就让你父王和哥哥动手。以后你想怎样就怎样,绝对不会有人能让你受委屈。”

    云晞看着眼前的夫妻俩,她算不算抱上了天底下最大的大粗腿?

    她的爹娘的意思是不是说,日后她就算要横行天下也不怕?

    其实,有大粗腿抱着的感觉还挺好的。

    “晞儿,当年把你偷走的人父王和你王兄已经查清楚了,只是要将那人连根拔起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你放心,在父王和母妃启程之时,你王兄就已经动手了,今天的那些刺客,只不过是那人狗急跳墙。现在你不用再担心了,今天之后,潜进了龙熙国的人,已经全都被父王收拾了。”

    其实她想说,你们把人都收拾了,那么她拿谁来练手?

    不知道这话说出来,眼前的她刚认的父母会不会去招惹一些仇家来让她收拾?

    虽然她还没说认他们,可云晞觉得,日后的日子,恐怕这一对父母是要经常黏着她了。

    “父王,母妃,”

    云晞很想知道自己突然这样叫他们之后,这夫妻俩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可她心里就算有再多的猜测,也猜不到她的话音刚落,祁州王和祁州王妃怔愣了一会儿之后,这夫妻俩竟然会激动得晕过去。

    虽然,祁州王晕过去一会儿之后,就醒了过来。

    虽然,云晞在祁州王晕过去之后,就知道他是装的。

    可云晞还是对他们的反应,非常的无语。

    “晞儿宝贝,父王偷偷告诉你,如果你母妃知道她刚才晕过去,父王却没有晕过去的话,她肯定会让你父王睡三天的书房。所以,父王并不是故意假装晕过去的。”

    祁州王“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之后,对上云晞意味不明的目光,顿时一脸的委屈地解释。

    云晞“呵呵”了几声,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直直地看了她刚刚认回来的父王几眼,然后就去看她刚认回来的母妃了。

    留下满脸忐忑不安的想要跟在云晞后面又不敢的祁州王,继续体会女儿唤他父王的兴奋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认回女儿之后,整颗心都放在女儿身上的郁闷。

    看来,认回了宝贝女儿之后,他很快就要像自己的儿子那般,被他的女人整天嫌弃丢弃了。

    祁州王和祁州王妃找回了自己亲生女儿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不到半天就传遍了整个京都。

    于是,整个京都的人,还有前来参加斗石大会的人都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忠贤伯府的养女,竟然会是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亲生女儿。

    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亲生女儿啊,那可是比一国之公主都要尊贵的人,谁能想到,竟然会是忠贤伯府的养女。

    这一会,和忠贤伯府有关系的人,只恨不得马上和忠贤伯府划清界限。

    忠贤伯府这些年那样对待这个养女,祁州王和祁州王妃不生气才怪。

    忠贤伯府定然是要承受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的怒火的。

    恐怕这一次,忠贤伯府再也无法在京都立足了。

    下午的斗石大会云晞没在出席,而祁州王和祁州王妃也一样,就像云晞所猜测的那般,恨不得时时刻刻粘着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